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21-04-30 00:40:24

凡人升魔记 连载中

凡人升魔记

编辑:朱颜瘦作者:种地书生分类:仙侠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个家道中落的富家子弟,如何在这残酷无情的乱世争扎着求生本能,又如何在机缘巧合下踏往修魔之路,历尽诸多曲折坎坷,最后称宗做祖,傲视一方天地…… 凡人升魔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这是一个小城,说是小城,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大一点的镇子,名字也叫黄鹤镇,只有附近穷山沟里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才会“黄鹤城”“黄鹤城”地喊个不停,这是干了数十年门房李四的心里话。黄鹤镇真的不大,整个镇子成长条状,主街道只有一条东西方向的黄鹤街,两街的中心是整个镇子最繁华的地段,而占据此处位子的正是黄鹤镇的地标建筑,黄鹤楼。黄鹤楼集齐住宿,餐饮,娱乐为一身,也是镇子上唯一一家客栈,所有过往的客商路人,如果不想露宿街头的话,也就只有多花几个小钱,入住黄鹤楼了,否则没抢到铺位,楼里人满为患,就真的要打地铺了。现在有一辆一看就已是赶了不少路的马车,由远及近,从镇子东端一路马不停蹄,朝着街中心飞也似驶来,看都不看街道两旁的小商贩,如何吆喝拨弄着一些新鲜玩意,直接驾到黄鹤楼门前,才停了下来。黄鹤楼颇大,虽然略显些陈旧,但却充满了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此时正值响午,故而前来吃午饭的客人,可谓是络绎不绝,几乎可以说是座无虚席,甚至高峰期,还有排长队的客人。从车上首先下来一个圆脸小眼,留着一撇小胡子,微微发福的男子,然后又下来一个皮肤乌黑,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正用那一双清澈而又十分灵动的双眼,好奇地打量着陌生的热闹场景。男子直接牵着小男孩,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黄鹤楼,这时,有楼里眼尖的某一灰衣小厮,认出了胖子,一口一个“掌柜的好”“掌柜的这边请”之类的马屁话说个不停,期间也在琢磨着“掌柜身边的小男孩身份”。这边的动静,自然也引来了正在用餐的客人,投来了好奇地目光,有一和胖子相熟的常客,不禁笑着打趣道:“老孙,这黑小鬼不会是你背着家里的婆娘,在外面生的儿子吧?”这句话一出,惹得旁边的众人,一阵哈哈大笑。“呸!这是我本家带来的亲侄子,当然和我有几分像了。”胖子非但没生气,反而有些得意道。这二人正是连赶了两天路,才刚进城的孙兴,和二狗子的亲二叔别人眼中的“孙胖子”。孙胖子招呼了几位熟客一声,便把孙兴带到了酒楼后面,一座偏僻的独门小院里。“小兴,你先在这屋里休息下,养好精神,等族内的管事一到,我就叫你过去,我要先出去下,招呼几位熟客。”孙胖子指着这里的厢房,和蔼地对孙兴说道。说完,便转身匆匆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他心里又似乎有些不太放心,便嘱咐道:“别瞎跑呀,镇子里人太多,别走丢了,最好别出院子。““嗯!”看到孙兴老实地答应了一声,他才真正放心地走了出去。孙兴见二叔走出了屋子,感到很累,便一头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竟没有一点小孩子怕生的感觉。到了晚上,有个青衣小厮送来了饭菜,虽不是大鱼大肉,倒也有三菜一汤,做的味道非常可口。吃完后,那个小厮又走了进来,把吃剩的饭碗给端了出去,这时二叔才不慌不忙的走了进来。“怎们样,饭菜还合你的胃口吧,有些想家了把?““嗯,有点想了。”孙兴显得很乖巧的回答>二叔看起来对孙兴的回答很满意,紧接着和他唠起了家常琐事,渐渐地,孙兴没有了拘束感,也和二叔有说有笑了起来……就这样,一连过了三天。第四天,当孙兴和往常一样吃完晚饭,正等二叔来给他讲江湖故事时,又有一辆马车停在了黄鹤楼门前。这辆马车通体刷了一层厚厚地银漆,整个马车显得银光灿灿,驾车的也不是一般马匹,而是百里挑一地黄骠骏马,最惹人注意的是,在马车边框上擦了一面绣着“孙”字的银色小三角旗,黑字红边,自然的透着一股说不出地神秘色彩。看到这面小旗,凡是在这方圆数百里经常走动的江湖老手都知道,这片地方的四大势力之首》“孙氏家族”,有重要人物驾临本地了。“孙氏家族”又叫“兰州孙家”,由一百多年前赫赫有名的四平帮帮主“孙二狗”所创立,曾一度雄霸兰州数十载,甚至还渗透过与兰州相邻的数州,在整个吴国也声名赫赫过,但至从“孙二狗”病逝后,孙氏家族势力便一落千丈,被其他门派势力联手挤出了兰州首府嘉陵城。五十年前,被迫搬至兰州北面最偏僻的地方-—魔云山,从此在这落地生根,落为二流地方小势力。有句谚语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兰州孙家毕竟曾今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所拥有的潜力还是非同小可的,故而一来到魔云山这个地方,就立刻控制住了包括黄鹤镇在内的十几个小城镇。拥有门下子弟五六千人,是本地名附其实的四大势力之首。本地能和孙氏家族抗衡的,一共有三大势力,其中两大势力分别是“黑虎寨”和“青狼帮”。黑虎寨和青狼帮都是由江湖上的黑道中人组建而成,说到底不过是一群亡命之徒,做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无本买卖,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占山为王,虎啸山林,以劫掠为主,另一个则是聚众闹市,狼行乡镇,以勒索为主,这二方势力都是近二十年来才先后崛起的新兴势力,黑虎寨相比青狼帮,资历要早几年,势力相对来说要强些,但差距不大。近年来,随着二者的势力越来越大,野心也就越来越大了,他们觉得自己地盘上的油水,已经渐渐满足不了自己越发膨胀的胃口了,他们都盯上了孙氏家族旗下的富饶乡镇,但又有自知之明,单个哪一家绝对都吃不下眼前这个“大家伙”,故而都放下了以往的恩怨成见,暂时结成了同盟,号称“虎狼之师”,从一年前起,直至现在,双方大大小小的战役不下数百次,双方的伤亡都很惨重,这令当今的孙氏家主十分头痛,也是近年来家族一再扩招门内弟子的主要原因。马车上跳下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瘦削汉子,观其动作十分敏捷,明显身手不弱,这汉子似乎对这里也十分熟悉,大踏步直接朝着孙兴所在的屋子而去。孙兴二叔一见这人,立刻恭恭敬敬地上前施了一礼。“李护法,您老怎们亲自带人来了?”“哼!”,李护法冷哼了一声,一脸的傲色。“这段时间路上不太平,长老命我亲自带人加强护卫,废话少说,这个小孩就是你要举荐的人?”“是的~是的,这是我本家的亲侄子,还望李护法在路上多多照应一二。”孙胖子眼瞅着李护法一脸的不耐之色,麻利地从身上掏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隐秘地递给了李护法,李护法用左手掂了掂袋子,神色这才略微的缓松下来。“孙胖子!你挺会做人的吗,放心吧!你侄子我路上自会照顾一二的,时间不早了,还是赶紧上路吧!”。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凡人 正魔大战  凡人修魔小说  凡人魔主修为  凡人如何修成魔  魔天记跟凡人的关联  凡人修魔免费阅读  魔天记和凡人比怎么样  魔天记凡人境界对比  凡人魔光结局  


精彩情节:

      这是一个小城,说是小城,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大一点的镇子,名字也叫黄鹤镇,只有附近穷山沟里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才会“黄鹤城”“黄鹤城”地喊个不停,这是干了数十年门房李四的心里话。黄鹤镇真的不大,整个镇子成长条状,主街道只有一条东西方向的黄鹤街,两街的中心是整个镇子最繁华的地段,而占据此处位子的正是黄鹤镇的地标建筑,黄鹤楼。黄鹤楼集齐住宿,餐饮,娱乐为一身,也是镇子上唯一一家客栈,所有过往的客商路人,如果不想露宿街头的话,也就只有多花几个小钱,入住黄鹤楼了,否则没抢到铺位,楼里人满为患,就真的要打地铺了。现在有一辆一看就已是赶了不少路的马车,由远及近,从镇子东端一路马不停蹄,朝着街中心飞也似驶来,看都不看街道两旁的小商贩,如何吆喝拨弄着一些新鲜玩意,直接驾到黄鹤楼门前,才停了下来。黄鹤楼颇大,虽然略显些陈旧,但却充满了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此时正值响午,故而前来吃午饭的客人,可谓是络绎不绝,几乎可以说是座无虚席,甚至高峰期,还有排长队的客人。从车上首先下来一个圆脸小眼,留着一撇小胡子,微微发福的男子,然后又下来一个皮肤乌黑,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正用那一双清澈而又十分灵动的双眼,好奇地打量着陌生的热闹场景。男子直接牵着小男孩,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黄鹤楼,这时,有楼里眼尖的某一灰衣小厮,认出了胖子,一口一个“掌柜的好”“掌柜的这边请”之类的马屁话说个不停,期间也在琢磨着“掌柜身边的小男孩身份”。这边的动静,自然也引来了正在用餐的客人,投来了好奇地目光,有一和胖子相熟的常客,不禁笑着打趣道:“老孙,这黑小鬼不会是你背着家里的婆娘,在外面生的儿子吧?”这句话一出,惹得旁边的众人,一阵哈哈大笑。“呸!这是我本家带来的亲侄子,当然和我有几分像了。”胖子非但没生气,反而有些得意道。这二人正是连赶了两天路,才刚进城的孙兴,和二狗子的亲二叔别人眼中的“孙胖子”。孙胖子招呼了几位熟客一声,便把孙兴带到了酒楼后面,一座偏僻的独门小院里。“小兴,你先在这屋里休息下,养好精神,等族内的管事一到,我就叫你过去,我要先出去下,招呼几位熟客。”孙胖子指着这里的厢房,和蔼地对孙兴说道。说完,便转身匆匆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他心里又似乎有些不太放心,便嘱咐道:“别瞎跑呀,镇子里人太多,别走丢了,最好别出院子。““嗯!”看到孙兴老实地答应了一声,他才真正放心地走了出去。孙兴见二叔走出了屋子,感到很累,便一头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竟没有一点小孩子怕生的感觉。到了晚上,有个青衣小厮送来了饭菜,虽不是大鱼大肉,倒也有三菜一汤,做的味道非常可口。吃完后,那个小厮又走了进来,把吃剩的饭碗给端了出去,这时二叔才不慌不忙的走了进来。“怎们样,饭菜还合你的胃口吧,有些想家了把?““嗯,有点想了。”孙兴显得很乖巧的回答>二叔看起来对孙兴的回答很满意,紧接着和他唠起了家常琐事,渐渐地,孙兴没有了拘束感,也和二叔有说有笑了起来……就这样,一连过了三天。第四天,当孙兴和往常一样吃完晚饭,正等二叔来给他讲江湖故事时,又有一辆马车停在了黄鹤楼门前。这辆马车通体刷了一层厚厚地银漆,整个马车显得银光灿灿,驾车的也不是一般马匹,而是百里挑一地黄骠骏马,最惹人注意的是,在马车边框上擦了一面绣着“孙”字的银色小三角旗,黑字红边,自然的透着一股说不出地神秘色彩。看到这面小旗,凡是在这方圆数百里经常走动的江湖老手都知道,这片地方的四大势力之首》“孙氏家族”,有重要人物驾临本地了。“孙氏家族”又叫“兰州孙家”,由一百多年前赫赫有名的四平帮帮主“孙二狗”所创立,曾一度雄霸兰州数十载,甚至还渗透过与兰州相邻的数州,在整个吴国也声名赫赫过,但至从“孙二狗”病逝后,孙氏家族势力便一落千丈,被其他门派势力联手挤出了兰州首府嘉陵城。五十年前,被迫搬至兰州北面最偏僻的地方-—魔云山,从此在这落地生根,落为二流地方小势力。有句谚语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兰州孙家毕竟曾今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所拥有的潜力还是非同小可的,故而一来到魔云山这个地方,就立刻控制住了包括黄鹤镇在内的十几个小城镇。拥有门下子弟五六千人,是本地名附其实的四大势力之首。本地能和孙氏家族抗衡的,一共有三大势力,其中两大势力分别是“黑虎寨”和“青狼帮”。黑虎寨和青狼帮都是由江湖上的黑道中人组建而成,说到底不过是一群亡命之徒,做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无本买卖,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占山为王,虎啸山林,以劫掠为主,另一个则是聚众闹市,狼行乡镇,以勒索为主,这二方势力都是近二十年来才先后崛起的新兴势力,黑虎寨相比青狼帮,资历要早几年,势力相对来说要强些,但差距不大。近年来,随着二者的势力越来越大,野心也就越来越大了,他们觉得自己地盘上的油水,已经渐渐满足不了自己越发膨胀的胃口了,他们都盯上了孙氏家族旗下的富饶乡镇,但又有自知之明,单个哪一家绝对都吃不下眼前这个“大家伙”,故而都放下了以往的恩怨成见,暂时结成了同盟,号称“虎狼之师”,从一年前起,直至现在,双方大大小小的战役不下数百次,双方的伤亡都很惨重,这令当今的孙氏家主十分头痛,也是近年来家族一再扩招门内弟子的主要原因。马车上跳下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瘦削汉子,观其动作十分敏捷,明显身手不弱,这汉子似乎对这里也十分熟悉,大踏步直接朝着孙兴所在的屋子而去。孙兴二叔一见这人,立刻恭恭敬敬地上前施了一礼。“李护法,您老怎们亲自带人来了?”“哼!”,李护法冷哼了一声,一脸的傲色。“这段时间路上不太平,长老命我亲自带人加强护卫,废话少说,这个小孩就是你要举荐的人?”“是的~是的,这是我本家的亲侄子,还望李护法在路上多多照应一二。”孙胖子眼瞅着李护法一脸的不耐之色,麻利地从身上掏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隐秘地递给了李护法,李护法用左手掂了掂袋子,神色这才略微的缓松下来。“孙胖子!你挺会做人的吗,放心吧!你侄子我路上自会照顾一二的,时间不早了,还是赶紧上路吧!”

      呼!二狗子长吐了一口气,平躺在床上,睁大着双眼直愣愣地盯着烂泥和茅草糊成的破黑屋顶,身上盖着的就棉被已呈深灰色,还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霉味。离床大约半丈远的地方是一堵黄泥糊成的的厚厚土墙,因为时间过久,墙体上裂开了几丝不起眼的纹路,透过缝隙,隐隐约约传来了孙母唠唠叨叨的埋怨声,偶尔还夹杂着几声孙父酒醉过后的‘哼’~‘哼’酣睡声。二狗子缓缓闭上已有些发涩的双眼,强迫自己进入深深的睡梦中,他心里非常清楚再不老实入睡的话,明早就无法早起了,也就无法和约好的村里其他小伙伴一起上山捡干柴了。二狗子姓孙名兴,这名字倒是其父给取的,为啥这样取呢?据其父说,他家先祖姓孙名二狗,曾是一江湖上大帮派的帮主,也是如今兰州嘉元城孙氏本家及各分支公认的老祖宗,原因无它,这位孙家老祖白手起家硬是打拼了一份诺大的家业,这才有了兰州本家,他爸为了纪念先祖给他起了小名二狗,“孙兴”“孙兴”是为了告诫他要重振他这一支孙家,好早日回归孙氏本家。孙兴心里虽然对二狗子这个称谓有些不满,但一想到村里其他的同龄人,也都是“愣子”“黑娃”之类的小名,也不见得就比二狗子好听了哪里去了!再一想到他这名字特殊的意义,心里的一丝不快也就随风而逝了。孙兴今年刚过十岁,人虽然不大,长的也黑黑的,身材不瘦也不胖,一副普通农家小孩模样,但是他的内心却比同龄人早熟了许多,要知道同村的其他小孩在这个年龄段还在满村地追鸡摸狗嬉戏打闹,他却一直向往村里老李头所说的外面繁华富饶有钱人的世界,想有朝一日走出这个巴掌大的小山村,去外面闯一闯。当然这个想法他没敢告诉村里的其他人,否则肯定会惹来村里人的惊愕与笑话,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也想村里大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毕竟外面的世界虽然精彩但却异常危险,这个世界是很现实而又残酷的,哪有守着村里的一亩三分地来的安稳自在,嘿嘿!咱农民自有咋农民的活法。说起这老李头,倒是村中唯一识几个字的人,老李头年轻时曾在小城里给有钱人家当过几年伴读书童,也算见过一些世面,孙兴闲下来的时候倒是经常来老李头这里,听老李头唠外面的一些人、一些事,不时的擦科打诨一下,倒也涨了不少见识。孙兴一家四口人,他在家排行老大,他下面还有个妹妹,已经八岁了,家里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顿带荤腥的饭菜,全家人一直在温饱线上排回着……小村的夜还是和往常一样,除了各种虫鸣哇叫,偶尔还掺杂着几声农夫与农妇劳作一天后满足的“嗯”“嗯”叫声,一夜无话……第二日,天微微亮,孙兴急急忙忙的在自家厨房里胡乱吃了两个窝窝头,顾不上漱口,就找村里约好的小伙伴一起上山捡干柴去了,临走前心里还念叨着进山后一定要给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多摘些红浆果,当日上三竿,孙兴正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背扛半人高的柴堆,手拎大半袋带红浆果往回赶时,却不知道家中已来了一位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客人。这位贵客是和他血缘关系很近的一位亲戚,是他爸爸的亲弟弟,他的亲二叔,说起这位亲二叔,那可是了不得的一个人物,听他爸说,他这个弟弟年轻时外出闯荡,因在经商上颇有些能力,被兰州本家的某位实权管事看中,特许他在家乡一带经营一些家族在此地的厂业,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依这位二叔的本意,是早想接他大哥去县城里享福的,奈何孙兴他爸也是个轴脾气,不好意思寄人篱下,面皮又薄,回绝了他弟弟的好意,就这样一直蜗居在这个小村里,当然了,人虽然没去城里,但逢年过节这位二叔还是回托人捎带些吃喝的东西带来,他爸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感激的……所以当孙兴回来看见一身穿精美绸缎衣服,圆乎乎的胖脸,留着一撇小胡子,眼睛眯成一条缝的亲二叔时,别提有多兴奋了,一口一个“二叔好”地叫着,随后就乖巧的站到一旁,听二叔和父母聊起天来,而二叔则微笑着眯着双眼冲孙兴仔细打量了一番,夸了孙兴几句“乖”“懂事”之类的话后,就扭过头来和孙父聊起了此次的来意。原来孙氏家族五年一度的招收分支子弟将要在一个月后开始了,这让无儿无女一向有着几分精明劲的二叔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适龄的孙兴,他手里恰巧有举荐一名分支子弟的名额,这不当孙父听到“孙氏本家”“招收分支弟子”“每月有二两银子可拿的时候”,猛的一把抄起桌上的酒杯,“咕噜”“咕噜”地一口气将杯中酒咽下,脸涨的通红,激动的说道“我这一辈子是没出息了,我家二狗子就托付给二弟你了,就指望着他以后出息嘞。”,二叔见孙父应承了下来,一脸正色道“瞧大哥你说的,我看这孩子机灵懂事得很,出人头地那是早晚的事。”,紧接着掏出几两银子给了孙母,嘱咐孙母多做点好吃的给孙兴补补身子,好应付家族应试,又摸了摸孙兴的头,再和孙父打了一声招呼,就出门回城了。孙兴虽然没完全听明白二叔他们聊天的内容,但去外面学本事,挣大钱,还是听得非常清楚的,这让孙兴兴奋了好几个晚上,他一直以来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一个月后,二叔准时的接孙兴来了,临别之际,孙父反复嘱咐二狗子“出门在外遇事要忍让,别由着自己的性子做傻事,要多听二叔的话,好好与人相处。”,孙母也叨叨着“在外吃好睡好,多保重身体。”,马车中,看着父母渐渐远去的身影,此时的孙兴强忍着眼中的泪花,不让其哭出来,毕竟他虽然比同龄人内心要成熟不少,但也只不过是个十岁的小男孩。第一次出门远行,心中难免有些不舍和彷徨,他心中暗自下定决心,等自己挣到大钱,就立马赶回来,和父母再也不分开,但他没想到的是:此次外出,钱财的多少对他已经失去了意义,而他却走上了一条和凡人不同的魔枭大业,走出了自己的修魔之路。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