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总裁

更新时间:2021-05-02 22:54:01

血槐 已完成

血槐

编辑:对酒眉作者:梧桐阅读分类:总裁 主角:玉金鱼,萨满,老槐树,黄皮子,皮子,黄三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血槐》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玉金鱼,萨满,老槐树,黄皮子,皮子,黄三炮,这个周末,倪远超,老太太,潘龙龙,井下之间的故事。血槐约2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血槐by流淌鸽  血槐abo  血槐子微博  血槐师  血槐花  血槐子  血槐木  血槐  


精彩情节:

    但我青春年少,血气方刚,光是听这笑声便已经让我想入非非。注意力自树洞中转移出来,我发现自己的双腿又可以自由活动了。其实说是自由活动不太准确,因为此时我的双腿不受控制的向着江边走去。

    离的近了我才看清,此时江中站着两个女子正在戏水,不时传出银铃般的笑声,很是好听。此时我已经把书本上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使劲晃了晃脑袋,再定睛看去,江中原本有两个女子,现在却变成了一人。银铃般的笑声也消失了,莫不是我眼花了?耳聋了?

    就在说话这会功夫,猴扒子已经从审讯室里面出来了,潘龙龙对着我一笑,把我叫到身边说:“他说了,这东西愿意捐献给国家。我答应给他二百块钱奖励,这钱得你出!”

    我直晃脑袋:“太玄啦,说出来怕你们不相信,明天勘察现场的时候你就知道啦!对了,江里那女尸的死因查出来没?真是自杀?”

    “小犊子,你看啥呢?和你说话没听见啊?”老妈走出去老远,见我还在原地愣神,走回来拎着我的耳朵使劲转了一圈:“真不知道咋生了你这么个不着调的玩意,守夜还能守江边来!”

    “我说是去盗墓的你信不?赶紧出警得啦,我带你们去找那枯井!”

    我也没有多想,因为江中那美女已经让我失去了正常思维。皎洁的月光照在女子的身上,在女子周身泛起一圈光晕,这场景竟然让我产生了一种膜拜的冲动!女子一截玉臂暴露在空气中,印入眼帘:肌如凝脂,白玉无瑕。黑色长发散批在肩上,水珠自发尖滑落,流过香肩,流过臂弯,落入江水之中泛起一圈圈涟漪。

    言归正传:到了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点多了,因为突然多出了一个凶杀自首的案件,这个时间警局依然一片繁忙景象。

    我说话已经带了一丝颤音,躺在炕上倒吸冷气哆嗦着。

    进屋以后,我把扳指拿给倪远超看了一眼,他晃着脑袋说道:“这玩意虽然带了点阳气,不过太少了,估计是在地里面抠出来的,埋的时间太长了,阳气都快耗没啦!”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的时候已经第二天晚上,很遗憾,爷爷的遗体已经入土为安了,我没能送爷爷最后一程。当我醒来后,我想要直奔爷爷的坟头,我知道爷爷埋在哪。可是我想要撑着身子从炕上爬起来,试了几次都没有效果。

    “妈,妈,你轻点!真不知道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对自己亲生儿子也下这么狠的手!”我嘴里嘟囔着,被老妈扯着耳朵拎回了家里。

    潘龙龙咧着嘴应了一声:“好嘞!”

    “我说是那女尸告诉我的你俩信不?”我煞有其事的说完,见俩人脸色有些不好看,哈哈一笑。

    侦查员被吊绳拽出来以后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下面有两具尸体,井下潮湿温热,已经皂化了,现场很糟糕。”

    拿出二百块钱递给猴扒子,猴扒子的脸皮急抖了一翻,拽过钱转身就走……

    就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一阵女孩的笑声和戏水声传入我的耳中,“哈哈……嘻~哈哈……”我不禁向着江边的方向看去。松花江的支流离村口的老槐树不远,在这寂静的黑夜可以清楚的听见江边发出来的声音,但却是目力所不及的。

    “晓宝,这是咋的了?是不是前晚守夜的时候着凉了?”耳边传来老妈关心的问候。我摇头说:“不知道,我难受的很!妈,我冷!”

    “那你到底是咋知道的?”俩人瞪着眼睛,完全忽略了我最后一句话。

    “她是被人害的,不是自杀!别问我是咋知道的哈!”我先给潘龙龙和周末俩人打了一个预防针。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坐着呢&刚才那

    我当时是吓傻了,完全忘记了我还在棺材盖上面坐着呢!“滚……”刚才那声音再次传了出来,我心里一激灵,我才反应过来,连忙连滚带爬的滚到地上。

    2021-05-13 07:14:41详情点赞(0)回复(0)
  • 黄皮子&近,尽

    黄皮子并没有继续靠近,尽数蹲在一米以外的地方和我对视着,离的近了,我甚至能闻到黄皮子身上的那种难闻的骚臭味。我在这台阶上动了动,还是不见皮子动作,这让我有些发蒙。

    2021-05-14 02:23:15详情点赞(0)回复(0)
  • 江水凉&鬼了?

    经老妈这么一说,我心中猛的一惊,是啊!现在可是初冬了,江水凉死人,可是刚才江中那女人是怎么回事?莫不是我见到鬼了?

    2021-05-15 04:55:55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炕都&细心的

    “净扯犊子,这炕都烫人,也不发烧,咋能冷?”老妈嘴里这么说着,却给细心的给我掖了掖被子,然后又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哎妈呀,咋这凉啊?!”

    2021-05-14 06:53: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是你&囔着,

    “妈,妈,你轻点!真不知道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对自己亲生儿子也下这么狠的手!”我嘴里嘟囔着,被老妈扯着耳朵拎回了家里。

    2021-05-13 01:20:43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