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11 20:13:14

我不是公子 连载中

我不是公子

编辑:长街暗渡作者:清净不了分类:历史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也不是公子,而已一个屠夫。 我也不是公子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只不过自老太公故去后,虽说封了个清河县子的爵位,不过实际周家少了庇荫,一竿子二代又都是纨绔子弟居多,徒有一个长子周基袭了爵封清河县男,一等下士族的名位已经堪堪落到三等下了。。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公子你在等我吗  别人喊我公子  别人叫我公子  给我找到公子  我的公子在哪里  山东不是无公子  我不是公子 作者清净不了  我不是公子我是  我不是公子羽  


精彩情节:

      我看了看他们,心想这些大概是我的救命恩人,也许是某个拍戏的剧组,秉着与人为乐的态度,我就率先表示我的善意,于是说道:“大家好”声音有气无力。然后又晕了。这次是饿的。

      我叫王敦,一个到了二十五岁还一事无成的人,平时又喜欢看小说杂志,没有工作,胸无大志,自甘堕落,女朋友本就聪明异常,又加自强不息。我的处事哲学是随遇而安,但她不是,她是那种很要强的女人。所以她的要求很高。而我们之所以能够在一起,也不过时因为在错误的时间我误闯了她的心而已,因此,我们之间并不是爱情而是感激,但爱情都有被消磨光的一天,更何况是感激,所以我的女朋友就此和我分了手。从此,彻彻底底的走出了我的人生。

      张家家主张二狗确实是南山县伯,王家王东海是西海县侯,我家虽然现在不成了到底我伯父还是个清河县子,城北的梁家却是个归头县子。这个大概就是传说中惊天地泣鬼神的许郡F4了吧。

      冥冥中,我似乎听到一个女声开心的叫着“动了动了”

      这只是官方说法,事实是,那个小妹妹貌似是某个大集团董事长的女儿。而我看到了她从驾驶座上走下来,仓皇出逃,至于更多的就不要说了。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小妹妹必然是有精神病史的。不过这些跟我无关,因为我已经被撞的连飞出三米外都不可能了。因为那辆车直接是给我撞飞进路边的一栋铁皮屋子里面了。所幸的是死的就我一个。有些人或许要纠结为什么小妹妹能够安然无恙。我只能说车好就是任性,至于为什么结案的证词会那么写。想来协调沟通总是难免的。至于他们是用什么办法沟通的,我等屁民就不要详加追究,毕竟,我单纯如同白纸,什么都不懂。

      古语有云,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不,周老太公头七之日,竟然有人当场捣乱,说是捣乱实则并不明确,显见其人也是无心,这少年不过十五,身体修长,体态清薄,所谓男生女相,分外清秀。可怜也是个少爷的位子,小姐的命。竟在头七之日生生的晕了过去。

      五大三粗虎背熊腰,跟在后面让我相当的有安全感,不过我想的不是这一个,这两个人一个叫王朝,一个叫马汉,想来我要是再找张龙赵虎怕是不难,毕竟这年头多的是龙啊虎啊的。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个多月了,王敦基本上该知道的都知道的,最起码,知道自己是周七公子周敦,现今十八,距离昏倒已经是三年过去了,同古代一样,周敦也有个字,叫做七斗,可见他爹对他的期望也是很大的,天下才不过九斗,让他去取八斗,被人这么看重,周敦自然也是十分兴奋,虽然他本来是个淡泊的性子,不过女朋友太过厉害,一直以来他都是很自卑的,于是他当然是诚诚恳恳的向他老爹保证,“爹,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努力向上考取功名,给您带个状元回来。”

      自从修理了这个敢于骗我糖葫芦的小屁孩之后,我就彻底的成了街上的一霸了。

      当然他这样晕过去显然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不过当年没穿越那会,我曾经看过某位人称烽火的大大神书,书名叫极品什么的,后来这位大大入宫了还改去侍候别的主子了,某点主子那儿是再也看不到这本书了,所以我对纨绔的生涯分外好奇,虽然现代的什么阿斯顿马丁,梵希哲我都没见过,不过总算我是有机会混进古代的贵族圈了,虽然这个不知道是那个星球,但我还是立志成为一个古代顽主。

      路边卖糖葫芦?打包!卖云吞?包场!烤羊肉串?吃一窜扔一窜,卖珍珠?打包几车带走,卖酒?来两桶!啊不不不,我的娘诶,我再也不敢偷喝酒了。

      眼中的亮光开始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终于一阵细小的几乎听不到的好像是经过某个小关节的声音触发开来。接着模糊的画面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

      相当顽主,就要打入圈子,不过外地的圈子毕竟对我来说太遥远了,所以我自然要打入本地的圈子,既然是纨绔,那首先自然得上面有人,这么说来我只要找到上面那几些人我就可以混进去了,成为纨绔,当上佞臣,没事还跟皇帝勾肩搭背,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不过显见这不是讲那些过往辉煌的时候。不知何故,整个周家竟是一片哀泣。细一探问,方知今日乃是周老太公头七之日。

      再后来就听说这帮人给我送了个雅号,人称街霸。

      但这么一件事,实则并不足以让我厌世,分手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世界上男男女女来来去去的又不多这么一对。

      卖葫芦的老唐一看见我就说:“唉,敦爷,我这还两车糖葫芦”我心想,两车糖葫芦才多少钱啊“包了”

      接下来几天内,我又费力的旁敲侧击,使出浑身解数,不过人们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我问话不是口称不敢,就是大叫不知道,我不就是问问一句:“谁知道本地恶霸势力有哪几个吗?”最后是靠着花了一文钱买了个糖葫芦才从某个小孩嘴里打听出来,当时我相当的礼贤下士彬彬有礼义正言辞的说:“小朋友,嘿嘿嘿,只要你把本地的恶霸招出来,糖葫芦大大的有”没想到这小孩子居然还要求说:“那你先买一串给我我再说”本来我是该义正言辞的指责一翻这位小朋友居然如此怀疑我的人品,不过最后我还是委曲求全的买个一串。谁让这小屁孩确实可爱啊。

      对了我们这趟出门是有任务的,嗯对了,首先要给民女打分,可惜正当我走了半个多小时的路居然看不到一个美女,倒是有几个霉女在对我眨眼,让我连昨夜的饭菜都吐了出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珠你是&天才过

      卖珍珠的宋玉一见我就说:“唉,敦爷,小店的珍珠你是不是要全部打包啊?”我当场就把他打了,奶奶的,昨天才过来买,今天还要卖我,不知道昨天挑得都剩下些俗品了吗。

    2021-06-15 04:22:3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说的:

      一串糖葫芦不白给,这小孩也算聪慧,讲出来的话很有条理性,至少我都听懂了,他是这么说的:“城西的张家坏伯伯,城东的王家是个侯,城南的周家归儿子,城北的梁家非好男。”

    2021-06-12 07:35: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家想来&我就不

      卖酒的老裴,唉,这个人就不说,我刚一到门口就被撵了出来,上次家母在他家想来是砸了不少坛子。成成成,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2021-06-13 03:56: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个雅&可好?

      我深深对这年头人类词汇量的少感到绝望,这个雅号,改成四个字必将名扬九州,号称,街头霸王可好?

    2021-06-13 05:50:2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