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总裁

更新时间:2022-05-12 16:22:13

青诡纪事 完本

青诡纪事

编辑:长街暗渡作者:荆棘之歌分类:总裁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新书《楚河记事》求支持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她拎着一大包零食,这是学校快要放假了,她准备再宅几天,买回来当口粮的。。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青诡纪事男主是谁  青诡纪事小说  青诡纪事 荆棘之歌  青诡纪事txt免费下载  青诡纪事抄袭哪本小说  青诡纪事txt  青诡纪事全文txt下载  青诡纪事txt百度云  青诡纪事免费阅读  青诡纪事  


精彩情节:

    天气暗沉沉的,眼见着倾盆大雨就要从天宫落下,何青心里也憋的慌,一阵阵的心烦气躁,身体一阵阵发冷,像是要感冒。

    她拎着一大包零食,这是学校快要放假了,她准备再宅几天,买回来当口粮的。

    转过街角,路过一家小便利店,天空尽头冷不丁轰来一阵雷,裹挟着一道锋锐如刃的闪电轰鸣而下!整片空间仿佛都裂开了一样,闪电带下的“噼啪”声在脑海中嗡嗡作响,半天回不过神来。

    然而奇怪的是,这九天雷霆轰下来之后,何青反而觉得神清气爽,呼吸都顺畅了很多,整个人的神情都惬意起来了。

    便利店门口站了一对情侣,女孩子的眼线描得十分有水平,大眼睛玲珑闪烁,格外灵动。零食包由男孩提着,他抱怨道:“唉,我都说了这小店里的东西少,还都脏兮兮的……要知道就去前边大超市了。”

    女孩子这么坏的天气叫他出来,当然不是在乎这些东西啦。闻言并不说话,只笑嘻嘻的看着他,眼见着一滴雨水“啪嗒”一声滴落在男朋友头上,她“哎呀”一声,赶紧撑开了提前准备的大黑伞。

    大黑伞也是提前准备好的,两个人一起刚刚好,会挤一点,但是又不会暴露在雨中,随着按钮一按,大伞如同雨后展开的蘑菇,瞬间撑起了圆弧形的宝盖——时机选的非常好。刚一撑开,雨水就哗啦啦流下,顺着伞面的弧度滴嗒嗒滑落。女孩子眼里裹挟着笑意,姿态曼妙的转一转伞柄,雨水就如同水晶珠一般四散开来,十分有意境。

    然而暴露在雨中的何青却狠狠打了个激灵,手中一大包零食“啪”的一声溅到泥水里,小情侣两人闻声看过去,只见何青头发都淋湿了,贴在脸颊上,直愣愣看着他们,面容青白,十分恐慌。

    何青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情侣,视线从上到下从伞顶到脚下犹疑不定,突然抿了抿嘴,拔腿就跑。仿佛一阵风掠过,眨眼就过了转弯,看不见人影。

    女孩子嘟嘟囔囔,郁闷的不得了:“什么人啊?怎么看起来神经不正常一样,看的我心里毛毛的……”

    话还没说完,就见转角处何青又回来了,一鼓作气冲到原地把地上的零食捡起来,拔腿就跑……

    有点尴尬啊!

    女孩子咬咬嘴唇,说别人坏话被听到了……

    正脸红着,何青已经再次经过二人身边,看了他们一眼。女孩儿回望过去,只见她惊恐的“啊”了一声,脚下速度更快的跑了,逃命一样。

    “这人!”

    女孩子跺跺脚,一双价格不菲的嵌水晶细高跟踩在脚下,因为前边有防水台,半点不怕溅到泥浆。

    旁边穿的干净整洁的男孩轻声安抚她:“好了好了,没事,这种人不用管她。肯定是看见我这灰公子攀上了你这公主,心里有想法吧。不用管她。”

    男孩不过二十出头,面容白净,五官俊朗。虽然是单眼皮,但是现在很多人跟高句丽的审美同化,看着也更有几分忧郁的气质,配上诙谐的话语,瞬间让女孩的话题转了方向:“哎呀,凌泽,我就说送你一套衣服你偏不要,什么灰公子,你看那些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哪个有你上进有本事?都是些肤浅的人。”

    男孩很快就举手投降,不想听女孩再抱怨,半是包容半是宠溺的说道:“好好好!行,听你的,你上回说送我的那块表,我收下行了吧。真是拿你没办法。”

    这样温声软语,没有哪个女孩可以抗拒。怀中的佳人也是,她点点头,笑得狡黠:“那,说好了,收下了就不能反悔啊!”

    男孩无奈点头应是:“不反悔,好了吧小公举。”

    “你才是小公举呢!”

    女孩子娇嗔,心中却想:“之前害怕他不收,买的那只手表才两千多块钱,结果阿凌还是没收。认识这么久,送的东西都是我耍赖他才收的。唉,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有骨气了,跟一般的纨绔根本没法比。”

    女孩半是忧伤又是自豪:这样,才是值得我喜欢的人嘛!这回,好不容易松口收下手表,我一定要重新买一支更好的……可惜零用钱大哥不肯多给我,不然,百达翡丽多合适啊……

    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身旁紧紧护着她给她拎包打伞的心上人,心中十分甜蜜。

    何青带着满身的水狼狈的跑回宿舍,宿舍里只有于丹丹一个人,刚洗完头,见到她皱皱眉头,赶紧随手扔了个大浴巾闷头闷脑的盖上去:“你也没带伞?唉你说你傻不傻?下雨了不会路边找个地方坐一坐吗?就这样淋回来……赶紧的,我烧了热水,快来洗个澡赶紧进被窝捂一捂。”

    何青脸色青白。

    其实这大夏天的,就算下大雨温度最低也还有二十多度,但偏偏她不知怎么的,浑身又打了个激灵。脑海中想起大雨中弥漫的血色……不由浑身一僵,赶紧冲进卫生间了。

    外面小风吹着特别舒服,于丹丹就趴在窗户上慢慢吹头发。雨势渐渐变小,何青穿着睡衣从卫生间出来,一边心不在焉的擦着头发,一边吞吞吐吐的问:“英语系的张灵嫣……是不是在跟金融系的凌泽谈恋爱?”

    一说起这个于丹丹就来劲儿:“对!唉,你说一个是英语系的系花,还是个白富美,多少富二代找不到啊?偏偏还抢占了咱们的平民校草……嗷嗷嗷!就不给我们这些普通女孩留点活路吗?!!!”

    她怨念深重,张灵嫣家里据说是做大生意的,上头还有什么本家分支什么的,一个月的零花钱都够她们这些穷**丝一年的生活费学费了……偏偏这样好的条件,不去跟她圈里的人谈恋爱,偏偏跟老家农村,上进又人品好的系草凌泽在一起了……就不能给像她这样的平凡姑娘一个机会吗?

    她头发已经半干,此时蹭蹭蹭爬上上铺,一边感叹道:“不过,凌泽个人能力没得说,跟张灵嫣在一起,可以少奋斗四十年呢……唉,为什么我爹不是富一代呢!”

    她说的好像自己很穷一样,实际上家境并不差,反而是真.穷.何青,苦笑不言。

    于丹丹絮絮叨叨没人理,自顾自钻进被窝里开始码字。

    她是个点娘写手,偏偏作为明大高材生,写小说却不怎么样,在女频混了两年了,依旧是个小透明。明大课业又重,每天只发三千字,跟排行榜上那些一天一两万字的大神一比,扑街简直正常。加上行文跟论文一个模式,点娘女频啊,居然没有勾心斗角极品男神再加奇葩亲友仇敌……读者在下边吐槽都是当正经书看的。

    她谁也没说,但是何青是知道的,有空了就偷偷给她写长评,订阅打赏。

    不过讲真,于丹丹是真没有这个天赋。她的文中,男主求婚用的易拉罐的拉环女主都同意了,结果,五六十万字的小说,底下评论第一次多了起来,全都是来吐槽的,结果作者态度十分严肃:分子结构或者成分一样就行了,钻石和石墨,不也都是碳吗……

    默默看完这一章的何青,偷偷去买宝网给她充了两块钱智商,备注了不要智商要情商……

    当然,能干出这事儿的,就可以看出,何青的智商也欠费了……

    何青在被窝里苍白着一张脸,半天没缓过劲来,就听于丹丹在那里捶床:“嗷嗷嗷嗷!没有灵感啊!!!”

    不过嚎完她又对何青说:“唉,你说,要不我这文完结了写个灵异恐怖的怎么样?我昨晚上做梦,梦见自己夜里起来,把自己给吃了……”

    何青简直无语。

    半响,她的声音传来:“灵异文也挺好,我,我还可以给你提供素材。”

    于丹丹大喜:“对啊,你家是农村的,肯定有好多的乡村鬼怪故事!快,现在就给我讲一个!”

    何青沉默着,似乎实在酝酿着什么,于丹丹也不急,就撑着胳膊发呆。

    “在我小时候,大概六七岁吧,有一天,同村有一家人要过事情。我们那里,红白喜事都叫过事情。然后那天正中午,大家都吃过喜酒,陆陆续续都回家了。但是我没有回,我从来不睡午觉,中午就到处玩,那时候村里的小孩子都这样,大人根本不担心。”

    何青说着,声音也恍惚起来。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夏天,她的噩梦,也是她的机缘的开始。

    她记得很清楚,那一年,她四岁整,农村小孩生下来就一岁,都是虚岁,但是周岁她是四岁整。孩童六岁之前先天灵火没散,头顶两肩总共三盏灯,除非人死,否则轻易是不会灭的,尤其是小孩子,灵火越旺,看的东西越多。

    那天回家的路上有一个大池塘,因为夏天天干,池塘里就剩中间浅浅一层水,顶多能没过脚背。何青经过那里,总听到有人喊她。

    “何青!何青!”

    她没答应,因为她的小名是小玉,村里边没人喊她大名。

    但是当时年纪小,不知道害怕,既然池塘里有人喊她,她就坐在塘边等着,半点也不急。反正从小,她就喜欢晒太阳。正中午三十六七度,对她来说舒服的很。

    “然后没多久,一个同村里的叔叔从她旁边走。农村里地广人稀,我也不认识他,顶多知道是村里的人。那个叔叔倒是知道我,笑眯眯的:‘小玉啊,怎么还不回去,小心晒黑了。’当时他说话的样子我到现在都记得,特别清醒。”

    何青的声音越来越飘渺,于丹丹大气也不敢出,她知道,戏肉来了!

    “然后突然间,他就一转身,直直的往池塘中间走。”

    “我当时什么都不懂,就看他干什么。结果,那个叔叔就直接淌到水里,把头埋了进去。”

    “那个池塘离最近的人家有足足五分钟的路呢,我那时候虽然小,但是也知道这样不对劲。于是跑过去拽他的胳膊。”

    “那个水特别浅,边上的淤泥都干了,叔叔的脸根本埋不进去,只好平趴下来,把头埋进去。无论我在旁边怎么叫,他都不起来,我拽也拽不动,最后,哭喊声惊动了旁边的人,这才救回了他。”

    于丹丹听的两眼放光,她从小家境优裕,偏偏一根筋只奔着学习,哪里听过这样的异闻怪谈。实际上这个故事何青讲的平平无奇,半点也不引人入胜,只有她,还在那里絮絮叨叨说什么灵感来了……

    这个故事当然不是这样的。

    何青是出生在黄昏逢魔时刻。从小,她就特别喜欢太阳,觉得在太阳底下,身体才舒服。她虽然知道自己跟别人有点不一样,但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女孩,对着身体不好的奶奶,哪里敢说呢。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不光是自己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而且在她的认识里,这是正常的,但是不能跟别人说。一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是怎么一回事,自从奶奶去世后,就更加糊涂了。

    那天中午,那个叔叔的确下了水,把头埋进水里了。但是何青却在一瞬间,看到了一个阴森诡异的扭曲身影拉着那位叔叔。她甚至能看到那个身影每往前走一步,地上都有一摊水迹……

    正中午一点,明明是阳气最盛的时候,却恰逢一百四十年一次的金星凌日。天地间陡然黯淡了起来,只有天空一轮刺眼的金灿灿圆轮迅速经过……何青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拼了命的拽住了那个叔叔的胳膊。

    她年纪小,地上又有水洼,按理说应该拽不动才对,但是那天她的力气出奇的大,虽然涨红了脸,但是身子却仿佛钉在了地上,拉着叔叔的手,半点没挪动!

    但是接着,那个扭曲的身影就在雾蒙蒙的天色里,仿佛水银一般顺着叔叔的胳膊过来,直愣愣往何青掌心处钻!

    那种冰寒阴深的触感,浦一接触,何青就激灵灵打了个寒噤。

    她那时候天天脑子混混沌沌,但冥冥中也知道这时候不能放手,一旦放手,叔叔就要死了!于是咬着牙,就任凭那股冰寒在身体里流窜,碰撞,一下又一下!

    短短的拉锯战里,她的眉毛头发都已经结了霜花,脸色青白。眼见着叔叔的胳膊在面前一寸寸抽离,马上要抓不住了——就在这时,太阳光陡然照射下来!

    金星凌日已经结束了。

    随着太阳光照到何青身上,她仿佛一瞬间打满了气,那种暖融融的感觉,让她福至心灵,直接一咬牙,咬破手指,直接拍向自己的天灵盖!

    瞬间一个战栗,那团冰寒的感觉立刻在身体里水溶冰消,再无半点痕迹。

    何青一屁股坐到泥浆里,已然全身脱力。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青又回&跑……

    话还没说完,就见转角处何青又回来了,一鼓作气冲到原地把地上的零食捡起来,拔腿就跑……

    2022-05-14 03:28: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哪个女&是,她

    这样温声软语,没有哪个女孩可以抗拒。怀中的佳人也是,她点点头,笑得狡黠:“那,说好了,收下了就不能反悔啊!”

    2022-05-16 03:56:44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个于&:“对

    一说起这个于丹丹就来劲儿:“对!唉,你说一个是英语系的系花,还是个白富美,多少富二代找不到啊?偏偏还抢占了咱们的平民校草……嗷嗷嗷!就不给我们这些普通女孩留点活路吗?!!!”

    2022-05-14 11:36:32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就&灵。脑

    其实这大夏天的,就算下大雨温度最低也还有二十多度,但偏偏她不知怎么的,浑身又打了个激灵。脑海中想起大雨中弥漫的血色……不由浑身一僵,赶紧冲进卫生间了。

    2022-05-14 10:13: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冷不丁&嗡作响

    转过街角,路过一家小便利店,天空尽头冷不丁轰来一阵雷,裹挟着一道锋锐如刃的闪电轰鸣而下!整片空间仿佛都裂开了一样,闪电带下的“噼啪”声在脑海中嗡嗡作响,半天回不过神来。

    2022-05-16 09:41:41详情点赞(0)回复(0)
  • 零食,&放假了

    她拎着一大包零食,这是学校快要放假了,她准备再宅几天,买回来当口粮的。

    2022-05-13 05:31: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囔,郁

    女孩子嘟嘟囔囔,郁闷的不得了:“什么人啊?怎么看起来神经不正常一样,看的我心里毛毛的……”

    2022-05-15 08:11:41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