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

更新时间:2022-05-13 14:08:18

冠盖满京华 完本

冠盖满京华

编辑:捱过春秋作者:府天分类:穿越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复活京华侯门,家中恶叔横行,孤女弱弟寄人篱下的日子有多伤心?在这个复活者先河的全新朝代里,北逐元虏船下诸洋大搞发明者了是过去的式了,陈澜满我以为爬起来作主轻松搞定婚事就能高枕无忧,但是麻烦却依旧不断地。前辈们那就了轰轰烈烈过,她又何妨低调一些润物细无言?眼前一片黑暗,手脚不能动弹,全身上下还属于自己的,就只有嘴和耳朵了。若不是嘴里常常被人灌进苦苦的药汁和各种鲜汤,耳边则是常常响起这熟悉的声音,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熬下来的。车祸前的刹那不时在恍惚间浮现出来,好在一声声的呼唤硬是把她从梦魇中硬拉了出来。。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冠盖满京华txt百度网盘  冠盖满京华作者介绍  冠盖满京华小说好看吗  冠盖满京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是对诗人谁的评价  冠盖满京华的小说集  冠盖满京华小说  


精彩情节:

    然而,他身边的女人虽多,可元配早逝,一个子女都没留下,继配朱氏却只有一个嫡女,余下顺利长大的只有三个庶子,此外还有几个已出嫁的庶女。

    陈澜。如今的她,名字叫陈澜。

    就在这时候,她又感到脑袋一阵胀痛。一瞬间,远远比之前更多的记忆碎片一下子冲进了脑海,巨量的信息让她顿感眼前一黑。在那无数的人名信息之后,一个名字突兀浮上了心头。

    至于三房……她那三叔陈瑛却是早年就谋了军职从军,从千户一路升迁到了指挥使,眼下随大军镇守南疆。听说是交游广阔,在外头很有些仗义的名声。而在女人上头,他更是大有乃父之风,多年在外就没少过女人。如今,罗姨娘跟着他在南疆,元配去世后续弦的正室徐夫人和其余姨娘并一应儿女则是在京城。徐夫人的嫡长子陈况养到六岁就死了,如今幼子陈汀排行第六,才三岁。罗姨娘则是生了女儿陈汐和儿子陈清陈汉。另外还有两个庶女。

    然而,如今这脑海中却多了不少她从未有过的记忆,可全都是一个个破碎片段,和原有的记忆交错在一起,有时格格不入,有时却彼此相融,让她又疑惑又急切,恨不得能早日睁开眼睛,看看眼前那个悔恨不已叫着姐姐的究竟是什么人,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她分明记得,自己之前的最后一点印象,就是车辆失控撞上栏杆的一瞬间。

    “我再也不气你了,要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伤成这样……”

    她还来不及看室内的摆陈设,眼前的光亮就突然被重重黑影挡住了。看清楚了眼前的那个男孩,她不知不觉怔住了。松花色的五彩绣宝相花大袄,翠蓝色的圆领内衫,长发用明珠金圈束紧,瞧着不过十一二岁光景。那陌生的装束下是一张熟悉的面庞,那黑亮的眼睛,明朗的笑容,一直都是她记忆深刻的。

    守在床边的那个丫头一个激灵惊醒过来,看到来人顿时吓了一跳,叫了一声便慌忙行礼,慌乱之间却撞翻了那个小杌子。见此情景,打头的祝妈妈终于忍不住了,恼怒地喝骂道:“看着是守着三小姐,结果竟然自己偷睡起觉来,还这么毛手毛脚的,有你这样伺候的?”

    于是,当她第一次感觉到手指微微能动弹的时候,她立时感到了一种发自肺腑的狂喜,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奋力去睁开眼睛,去扭动脖子。渐渐的,已经脱离使唤许久的躯体一样样恢复了控制,当睁开眼睛看到光明的那一刹那,她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轻呼。

    这时候,走上前来的是一位更年长的妇人。只见她掺杂着不少银丝的鬓发整整齐齐,发间只插着一根银簪,身上是莲青色对襟长衣和松花色比甲。偏生这样极其朴素的装扮,却比手腕上戴着金镯,头上插着珠钗,唯恐绸缎衣裳不够笔挺的祝妈妈更显端庄气派。

    随着院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外间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仿佛是有一行人进来了。陈澜看了一眼一旁坐在小杌子上,头一点一点直打瞌睡的丫头,本想开腔,最终却没有做声。不一会儿,她就听到了门帘响动,紧跟着就是一声咳嗽,于是索性闭上了眼睛装睡。

    郑妈妈欣慰地点了点头,却没有就此打住,而是对着陈澜又嘱咐了好一通。陈澜正愁自己眼下是眼前一抹黑,不时点点头附和,又做出一副虚心听讲的样子,顺理成章地挖着了好些消息,收获了一大堆的善意提醒。等到郑妈妈亲自服侍她睡下,又带着一大堆人离去之后,她这才面朝着里头沉思了起来。

    但不多时,那些低低的议论声就被一个严厉的呵斥给震散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蛇蛇蝎蝎嘀咕个没完,就没其他事情可做了?”

    陈澜沉默半晌,这才点了点头:“您说的这些我明白了,回头劳妈妈多谢老太太。”

    冬日和煦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晒在宽敞的院落中,也透过窗格间那一层厚厚的高丽纸照进了屋子里,让昏暗的房间里多了几许暖洋洋的气息。躺在床上的陈澜盖着厚实的锦被,眼睛时而瞟向一旁的石青色绣花卉的纱帐子,时而看着屋顶出神。此时此刻,外头的阵阵窃窃私语也穿过那一层高丽纸飘了进来,但因为声音极小,怎么也听不分明。

    “啊,祝妈妈!”

    “好些了,多谢郑妈妈来看我。只偶尔还会头疼,脑袋也有些糊涂。”

    陈澜背靠引枕坐着,见祝妈妈垂着眼只是答应,嘴角却翘了翘,哪里不知道这人只是口服心不服。她如今的记忆还有些混乱,两张脸记得,称呼也有印象,此时想起一个是老太太的心腹,一个是二夫人的人,虽一起来,可不是一路,于是索性只不做声。那郑妈妈训完了,见人都是噤若寒蝉,便放缓了声音:“三小姐,老太太有话专让我嘱咐你。”

    “姐,只要你醒过来,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好好念书……”

    二房是她的二叔陈玖,承袭爵位之后大约是心满意足了,也不在乎领的是闲职,膝下至今无子,娶妻马氏,年前唯一的庶子染病死了,只有一嫡一庶两个女儿陈冰和陈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去翻翻&历史上

    轻轻握紧了拳头,她便借着郑妈妈那番话,回忆着这几天理清的头绪。如今是楚朝永熙年间,至于这楚朝是怎么回事,疆域如何,回头还得设法去翻翻史书,因为她从不记得中国历史上有这么个朝代。

    2022-05-13 06:29:26详情点赞(0)回复(0)
  • 会头疼&”

    “好些了,多谢郑妈妈来看我。只偶尔还会头疼,脑袋也有些糊涂。”

    2022-05-12 06:35:24详情点赞(0)回复(0)
  • 澜,那&让郑妈

    瞧过陈澜,那位祝妈妈便退了后,又笑道:“三小姐,老太太让郑妈妈瞧您来了。”

    2022-05-13 06:27:39详情点赞(0)回复(0)
  • 些低低&的议论

    但不多时,那些低低的议论声就被一个严厉的呵斥给震散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蛇蛇蝎蝎嘀咕个没完,就没其他事情可做了?”

    2022-05-13 01:02:56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