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22-06-23 19:30:18

重生之女将星 完本

重生之女将星

编辑:北溟有鱼作者:千山茶客分类:言情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古语云:关西出将,关东出相。禾晏是天生的将星。她是兄长的代替品,出征沙场多年,平西羌,定南蛮,却在族人兄长病好之时功成身退,嫁出去定亲。定亲后,严禁夫君宠爱,更身患重病奇疾,双目完全失明,美貌小妾站在她面前温柔如水而语:你那毒瞎双眼的汤药,但是你族中长辈亲手盼咐送去。仅有死人才会泄漏一个秘密,你活着——是对他们天大的威胁!一代名将,巾帼英雄,丧命后宅争风吃醋的愚昧无知妇人手中,何等荒唐的!再醒过来,她竟成操演场上校尉的女儿,娇弱娇纵,青春烂漫。领我的功勋,要我的命,带我的兵马,欺我的情!重新来过一世,她定要将所丧失的一件件夺回去京城许氏的宅子,房顶瓦片被雨水洗的透亮,显出一层匀净的光彩。这是从云洲运来的半月瓦,据说有月时,月光照上房顶,似萤火栖住,这瓦烧制工艺复杂,价钱也不简单,满满一屋顶瓦片,便是平常人家数十载的辛劳。。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之女将星txt小说下载  重生之女将星男主什么时候喜欢女主  重生之女将星番外  重生之女将星结局  重生之女将星txt  重生之女将星男主什么时候知道女主身份  重生之女将星的结局太悲伤了  重生之女将星txt百度云  重生之女将星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女将星  


精彩情节:

    不过京城许氏,绸缎生意布满全国,一房瓦片至多九牛一毛。许大人乃当今太子太傅,育下二子,长子许之恒单特孑立,年纪轻轻已是翰林学士,京城人人称赞。许之恒亦有妻室,十八岁时,娶了武将禾家二爷的嫡女禾晏。禾家大爷家的嫡长子禾如非乃当今陛下御封飞鸿将军,一文一武联姻,也算门当户对。

    父亲这两个字,对禾晏来说是陌生的。

    有人扯着她的头发把她往池塘边上拖,将她的脑袋粗暴的摁了下去,冰凉的水没过眼睛、鼻子、嘴巴,没过脖颈,禾晏再也说不出话来。身体沉沉的下坠,可她挣扎着向上看,水面离她越来越远,天光处像是日光,一瞬间像是回到了故乡,恍惚听见行军时候唱的歌谣,伙伴们用乡音念着的家书,伴随着贺氏惊慌哭泣。

    “等等……”禾绥来不及说话,禾晏已经将空碗搁置在桌上,他才吐出嘴里剩下的字:“烫……”

    禾晏想抬头,“啪”的一声,膝盖传来剧痛,身后的人重重击打在她的腿上,她双腿一软,险险要跪,可下一刻,背上又挨了一拳。

    可惜?

    许大奶奶也不是天生的瞎子,是在嫁入许家的三个月后,突患奇疾,高热两天两夜,醒来就看不见了。许家遍请神医,仍然束手无策,后来许大奶奶就不常出门了。一个瞎子出门,总归是不方便的。

    面前的禾绥已经将药倒进碗中,小心的捞走漂浮在水面上的一点残渣,再轻轻吹了吹,送到禾晏面前,就要喂她。

    禾晏问道:“小蝶?”

    但她也很奇怪,她不是称职的主母,在府里更像是一个摆设。阻止不了贺氏邀宠,一个瞎子对贺氏也没有威胁,贺氏没必要,也没理由对付她。

    她失去了视力,现在连五感都失去了,成了一个真正的瞎子,困兽之斗。

    男子挠了挠头,道:“哦,那爹爹给你倒吧。”

    怪她,怪她是个女子。因为是个女子,便不可用自己的名字光明正大的建功立业。因为是个女子,便活该为禾家,为禾家的男子铺路牺牲。说到底,她高估了禾家的人性,低估了禾家的自私。

    禾晏接过药碗,道:“我自己来。”

    京城许氏的宅子,房顶瓦片被雨水洗的透亮,显出一层匀净的光彩。这是从云洲运来的半月瓦,据说有月时,月光照上房顶,似萤火栖住,这瓦烧制工艺复杂,价钱也不简单,满满一屋顶瓦片,便是平常人家数十载的辛劳。

    “一群蠢货,趁现在!”贺宛如急道。

    禾晏走到了院子池塘的凉亭里。

    禾晏嘴角的笑容隐没下来,她问:“可惜什么?”

    大魏庆元六十三年,春三月,雨蒙蒙,城里的新绿笼在一层烟雾中,淅淅沥沥的润湿一片土地。

    她当然很了解自己的美丽,是以不大的梳妆台前,已经满满摆上了胭脂水粉,香料头膏。脂粉气息萦绕在身边,禾晏耸了耸鼻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禾晏不&了进去

    禾晏不再迟疑,不等禾绥继续说话,将唇凑到碗边,仰头将一碗药灌了进去。

    2022-07-01 03:27:47详情点赞(0)回复(0)
  • &禾晏迟

    汤药发出袅袅热气,禾晏迟疑的看着面前的药碗,她想到了死之前贺氏说的话。

    2022-07-02 06:58: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搁置在&烫……

    “等等……”禾绥来不及说话,禾晏已经将空碗搁置在桌上,他才吐出嘴里剩下的字:“烫……”

    2022-06-30 08:49:04详情点赞(0)回复(0)
  • 般坐在&镜前,

    铜镜顿时被呼出的热气覆上一层白霜,连带着那张脸也变得看不清楚,禾晏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第一次卸下男装的时刻,也是这般坐在镜前,看着镜中女子模样的自己,恍如隔世。

    2022-07-02 03:50:53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