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科幻

更新时间:2021-10-13 06:58:16

山河不落 连载

山河不落

编辑:风月瘦如刀作者:嫣亦然分类:科幻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这是一部小人物的奋斗史,讲诉了一对在乡镇城市化进程中摸爬滚打的青年男女刘淑敏和杨明起,在风景如画的泽宇村,经过生活的重重洗礼,难以克服各种困难,终于等到站上了事业失败的巅峰,率领村民们走上致富之路的道路......坟头上滋生出众多叫不出名的杂草,枯败不堪,看得出来一直没人清理。刘淑敏的眼睛瞬间湿润,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像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草中,钻进土里。心痛得像刀割一般,死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月落山河免费漫画  踏山河歌曲  山河不落全星际都担心将军要离婚  山河不落的微博  山河不落的小说  


精彩情节:

    邱喆忧心忡忡,坐立不安,不满地白了母亲周凤莲一眼,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母亲这时候还能沉得住气,不知道心里咋想的。听继父说刘淑敏马上要回来了,到时候恐怕就没有娘俩的好日子过了。

    妈,是你吗?刘淑敏喜极而泣,她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站立不动,生怕它飞走。妈,真的是你吗?女儿好想你,你过得还好吗?你怎么这么久不回来?女儿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你说。

    她双腿曲膝,跪倒在母亲的坟前,泪眼模糊了她的视线,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妈——”。空旷的马鸣山回荡着她的哭喊,一群山雀从松树林中低低掠过,它们围绕半山腰盘旋片刻,发出数声哀鸣,留下几根羽毛,然后飞往别处。

    蚊子的尸体稳稳地躺在周凤莲的巴掌心,那一抹血让她深感痛心,好像剜去了自己身上的一块肉。周凤莲将蚊子的细腿一条条的扯断,然后将那根尖尖的长嘴扔到地上,最后尸首分离,这才有了报复后的快感。

    母亲尸骨未寒,他们却其乐融融。刘淑敏的眼神里闪过愤怒的光,拳头缓缓捏紧。她的骨节清晰分明,青紫的血管横亘而出,像周围的丘壑。此时,她满腔怒火,义愤填膺,似乎要冲破她的脑袋。

    看你们下次还敢飞到我身上!周凤莲的嘴角显示出一抹狡黠的微笑,鼻子里“哼”的一声。她重新拿起蒲扇,慵懒地继续躺在躺椅上,宽大破旧的碎花短裤露出她松松垮垮的大白腿,口中哼唱起楚剧《李三娘》。

    情绪稳定后,刘淑敏挽起披在肩上的长发,利落地扎了一个马尾,然后挽起蓝色牛仔裤的裤脚,弯下腰,使出全身的力气,将杂草连根拔出。坚韧的杂草将手掌勒出一道道血痕,可是她顾不上疼痛,上上下下,寸草不留。

    “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邱喆哑然失笑,纠正周凤莲的话。

    阳光炙烤着她的肌肤,将她的脸晒得通红,额头、鼻尖渗出豆大的汗珠。双手双脚沾满了泥土。半个小时以后,母亲的坟被她整理得光溜整洁,露出了它该有的面目。

    对待刘淑敏,她就像一只母鸡一样,时刻守护着自己的鸡崽。她上山给刘淑敏摘树莓,抓蚱蜢,扯麻根,拾野菜,常常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在所不惜;做饭的时候,常常会让油溅在自己身上,不吭一声;睡觉拍刘淑敏肩膀,帮女儿盖被子,自己则整夜整夜不睡。

    没等周凤莲说完,邱喆赶紧跑到周凤莲的身后,帮她拿捏肩膀,笑脸盈盈地说:“妈,我怎么会骂你?我爱你还来不及呢,你可是我的救世主,是我的衣食父母,是我的恩人啦!”

    “小喆,去帮把堂屋里那张竹床搬过来。”周凤莲指使邱喆。

    “妈,咋办呀?”邱喆的话将周凤莲的思绪拉了回来。周凤莲咂巴着嘴,不耐烦地丢了一句:“什么咋办呀?凉拌。不是有那句古话么?什么兵来土挡。”

    周凤莲的眼前突然一亮,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间瓦棚收拾收拾不就成了吗?说干就干,周凤莲指使邱喆赶快将瓦棚的杂物搬出来。

    夜幕降临,周凤莲母子二人吃完晚饭后,在院子里乘凉。她翘着二郎腿,不停地摇着蒲扇,依旧挡不住蚊子的突然袭击,该死的孽畜,要你好看!她停住蒲扇,扬起一只手,对准小腿上的一块小黑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将其击毙。

    那张床应该有些年月,老得不能再老了,坐在上面稍不慎嘎吱嘎吱响,像老人的破锣嗓子诉说着岁月的沧桑。竹篾被蹭得光亮滑腻,边边角角已经磨平,失去了它本来的面貌。竹床的边缘上被小刀雕刻的横七竖八的线条和数字,稚嫩歪扭的三个大字赫然于眼帘“刘淑敏”。

    刘淑敏伸出想去抓住它,却抓了个空。身体一个激灵打醒了,自己不知什么时候靠在石碑边上睡着了。她四处张望,急切地想寻找梦中的那只蝴蝶,踉踉跄跄地奔跑在地里、炕上、路边,却遍寻不着。

    “可能是偷嘴的猫慌不择路,将铁锹弄倒了。”邱喆将铁锹扶起来摆放好,借着打火机的光亮查看里面其它的地方,再往里就是一些破铜烂铁之类的物品。柜子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灰,蜘蛛网丝丝缕缕,在微弱的颤抖。

    坟头上滋生出众多叫不出名的杂草,枯败不堪,看得出来一直没人清理。刘淑敏的眼睛瞬间湿润,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像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草中,钻进土里。心痛得像刀割一般,死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刘淑敏喘了一口气,拍拍两手,挨着母亲的墓碑,缓缓坐下。她的手指小心地触碰着碑文,想象着母亲还在自己的身边,还能感受到母亲的温暖。母亲的这一生极为短暂而苦涩,因为自己是女孩,母亲便不受爷爷奶奶的待见,说母亲是不会下蛋的鸡。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知道,&准备准

    周凤莲何尝不知道,刘大水昨晚就给她吹了枕边风,让她提前准备准备,给淑敏腾出一间房屋。据刘大水说,淑敏这次回来可能住上一阵子,至于住多久,他也不清楚。

    2021-10-17 01:28:09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身上&出一抹

    看你们下次还敢飞到我身上!周凤莲的嘴角显示出一抹狡黠的微笑,鼻子里“哼”的一声。她重新拿起蒲扇,慵懒地继续躺在躺椅上,宽大破旧的碎花短裤露出她松松垮垮的大白腿,口中哼唱起楚剧《李三娘》。

    2021-10-16 01:07:02详情点赞(0)回复(0)
  • &话到嘴

    邱喆忧心忡忡,坐立不安,不满地白了母亲周凤莲一眼,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母亲这时候还能沉得住气,不知道心里咋想的。听继父说刘淑敏马上要回来了,到时候恐怕就没有娘俩的好日子过了。

    2021-10-16 05:12:45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偷嘴&品。柜

    “可能是偷嘴的猫慌不择路,将铁锹弄倒了。”邱喆将铁锹扶起来摆放好,借着打火机的光亮查看里面其它的地方,再往里就是一些破铜烂铁之类的物品。柜子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灰,蜘蛛网丝丝缕缕,在微弱的颤抖。

    2021-10-14 12:18: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刘家总&,没有

    可是,刘家总共三间砖房,自己和刘大水住一间,俩个孩子各住一间,没有多余的房间。家里捉襟见肘,这会儿回来多了一张嘴,吃喝用度,多了一层开销,周凤莲像鱼梗在喉,极度不爽。

    2021-10-16 10:46:4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刚忙&大水便

    母子二人刚忙活完,正要喘口气歇息的时候,刘大水便领着刘淑敏进了院子大门。

    2021-10-17 05:22:20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是

    “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邱喆哑然失笑,纠正周凤莲的话。

    2021-10-17 03:18:06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