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20-10-15 14:33:09

古竹日记 完结

古竹日记

编辑:朱唇点点醉作者:乱漠然分类:灵异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明末年间,朝政腐败不堪,各地匪盗猖獗,弄得民不聊生。苦困之时,东南爆发大面积旱灾,粮食颗粒无收。下四闽有七十二个都,遭旱灾影响最为严重,官员和有家底的便选择逃难去了,贫苦百姓也只能坐着等死了。

      接下来,就开始发表我回家后所遇到的,前文历史的发现和之后的事情吧。

      这边走边想,该怎么说帮忙打捞呢?等等,自己游泳很厉害吗?狗爬式算会游泳么?下去的话,会不会给别人添麻烦?好吧,一想到这,我顿时不爽了起来,为什么高中的体能课,老师在卖力的教游泳,自己却在泳池边欣赏女同学游泳的姿势,还在YY。

      明显,老者的话让这些躁动的村民安分了一点,然后,开始烧水准备煎药。待得水开,老者便开始放药材,吩咐一位刚才帮忙抬鼎的男人,让他拿着一根搅拌的棍子,等水开后将药材搅一下。

      站上去,才刚开始搅拌,鼎中冒出的水蒸气,让这搅拌的男人觉得脸上一阵灼热感,想用袖子挥一下脸前的热气。没想到,这动作让脚下的高椅一晃,这男人赶紧用手去扶在鼎边,奈何,这水都烧开的鼎,边口的温度更是让人受不了。

      算了,回家吧,再看也没什么好看的,我的耐性已经要耗尽了。

      这鼎要近十人才能抬出来,推翻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

      我也只顾自的走去到下游,到现在,下水找的人也找了很久,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虽然老家天气不是很热,但是这样在大太阳地下暴晒,我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傻毙了,何苦呢。

      原来事情是这么回事,两个妇女的谈话我都听到了,要我的话,我就不会跑来河里洗什么身躯,更不会来这游什么泳,我前断时间来钓鱼,看到一只一寸长的蚂蟥,尼玛把我给吓得不轻,这玩意超级恶心,会吸血,而且黏糊糊的,想到都一阵恶心,河里有这玩意,我就坚决不会下水。

      “果然啊”我心想着,“的确是和我一样的大好青年啊,你这朋友,我交定了。”其实,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只不过我爱套用听过的一些动漫里的台词。

      “我也问了,说不认识,真是夭寿啊,都不知道那个短命鬼的仔,这么没教养。”长发妇女一说到这,明显脸上都带有怒容了,是啊,这都出人命了,谁家小孩带的头,要知道了,肯定被骂死了。

      老家的天气不会很热,至少,六月天的气温相对于外省,那是相当舒适的,最热不过三十度。我连冷气都省得开了,觉得闷的话,只需要打开车窗的可以了。吹着风,便觉得这样的生活,非常的惬意,开着车,听着音乐。

      也是因为我长大后都比较懂事,而且安分守己,从不违背父母的叮嘱,努力的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曾自认为是个热心肠,有爱心的青春阳光少年,但是在朋友的嘘声中,便谦虚的说自己是个良民而已。也是因为这样,父母才放心让我一个人在外省,毕竟不是女孩子,也不担心我吃亏,父亲的原话是:男子汉就该在有生之年,凭自己的本事去闯荡一番。

      老者的话,显然没有比这鼎中的香肉威力大,众人没有什么理会,蠢蠢欲动,连原本要推鼎的人也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甚至有人都大口大口的吸着这大鼎中飘出来的味道。

      在场的,都是饿过很久的人,有的甚至连观音土都吃了不少,虽然也有吃死的,但吃的人,都是不想有这种饿的感觉,就算死,也不要做个饿死鬼,有人不吃,是因为难以下咽。这众人一闻到肉香,便开始躁动,连原本没来的,闻到肉香也都匆匆赶了过来。

      大鼎较高,而且口大,需要站在和鼎口等高的椅子上才能搅拌。这上去搅拌的男人,连攀爬椅子上去,都是咬着牙,千辛万苦的样子。估计,这也有好几天没进食点吃的了,消耗的力气都没有。

      我,姓杨,家族排字谱:知书达理,祥昌盛财,八字,一个字为一个辈份的延续,每一辈的名字中,都带有排到的字辈下去。我排到‘书’字辈,龙年生,便取名为:书龙。关于名字,我一直觉得不是很满意,但是觉得繁体写出来很帅,就顺其自然了。

      杨双双回头,一看是我,“小龙,是你啊,有个小孩到河里游泳,掉下去了,找个把小时了,还没找到。”小龙是他们对我的简称,就像我在外省,人家都叫我‘小杨’一样。

      “乡民们,不可!”老者见到人都围过来了,忽然想到了什么,便想阻止,“这鼎里是人肉,吃不得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也越来&最后,

      香味越飘越远,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人一多,便有开始起哄的。最后,整个场面就失控了。

    2020-10-19 10:30:3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少人&市。

      将大鼎置于镇上集市,不少人看到这集市放下的大鼎,以为是有吃的了。对食物的渴望,也是一种动力,原本已经游死边缘的村民,便回光返照般的拥有无尽力量,一个个的赶往集市。

    2020-10-22 12:04: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众人&的吸着

      老者的话,显然没有比这鼎中的香肉威力大,众人没有什么理会,蠢蠢欲动,连原本要推鼎的人也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甚至有人都大口大口的吸着这大鼎中飘出来的味道。

    2020-10-20 05:21:18详情点赞(0)回复(0)
  • 便一直&几年回

      从我懂事开始,父母在外省做生意,便一直带我在身边,我二十几年回老家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前几年,在外省找了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父母便要回家办厂,就我一个人留在外省。

    2020-10-20 04:18:3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可&者见到

      “乡民们,不可!”老者见到人都围过来了,忽然想到了什么,便想阻止,“这鼎里是人肉,吃不得啊!”

    2020-10-21 04:17: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地匪盗&个都,

      明末年间,朝政腐败不堪,各地匪盗猖獗,弄得民不聊生。苦困之时,东南爆发大面积旱灾,粮食颗粒无收。下四闽有七十二个都,遭旱灾影响最为严重,官员和有家底的便选择逃难去了,贫苦百姓也只能坐着等死了。

    2020-10-19 05:47:15详情点赞(0)回复(0)
  •   派&,东南

      派来的粮食到后不久,便下起了一场连续七天七夜的大雨,东南的旱灾便解除了。

    2020-10-19 06:43:5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