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竞技

更新时间:2022-11-22 20:47:46

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魔 连载

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魔

编辑:海浪无声作者:死狗咦分类:竞技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师从老骗子的资本玩弄者李明,因为一颗来自审判的子弹穿越到了一个具有超凡世界观的世界。他以血淋漓的贪婪为信标,以熠熠生辉的金钱为信仰,疯狂榨取着任何沾染血迹的利益。胆大者驾驭龙虎、胆小者骑猫坐兔! 有10%的利润,他会蠢蠢欲动;利润到达50%,他便会铤而走险。而有100%以上的利润,他就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世人愤怒而畏惧的目光下,李明表示不屑....qq群:1045522198········。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没人能看出你的野兽正在醒来,伸出獠牙,保持饥肠辘辘。现在!时机到了,该返场了。】

    ········

    “是的,我的母亲去世了。”面对面前警察疑惑的眼神,李明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

    母亲的去世李明其实并不怎么关心,一部分原因是自己虽然随着一声枪响来到这个世界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一周,但时间点刚好是名义上的母亲离世的日子。

    虽然在学校的李明接到通知后,急急忙忙的回家办理后事,但其实血缘关系的羁绊并没能建立起来,所以也就无从谈起什么伤怀之情了。

    更何况上辈子的李明以白手套的身份,辗转在黑白灰色之间巧取豪夺,贪婪的侵占任何被自己盯上了利益,虽说最终被押赴上了刑场······

    可人,终究是不会变的。

    绝对的理智,绝对的权衡利益,精准如同由齿轮构造的机器一般,心如磐石的朝着下一个即将到来的刻度有序摆动指针。

    这就是李明其人。

    站在警察局的接待窗口,李明递出了手中的户口簿然后礼貌的回答道,“是的,我母亲死了,死因是自杀······”

    “你的父亲呢?变更户主······”负责接待的女警察看了面前这个穿着校服面容青涩的青年,继续解释道,“······这件事是需要监护人,也就是你父亲来办理的。”

    “我父亲赌博欠了一屁股债,丢下我母亲和我们,前些日子就已经跑了。”李明低下头从随身的书包当中翻出了母亲的死亡证明和自己的身份证然后递了过去,认真的说道,“我这次来就是想知道怎么样才能和我这个名义上的父亲解除父子关系,我不想背负他的债务······”

    面前的女警听到李明说的话后,猛然抬起头看向面前这个神色淡然的青年,眼眸当中流露出怜悯和错愕交杂成的复杂情绪。

    李明看到这一幕后,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然后说道,“请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因为我会感到不舒服。”

    女警被李明言语唤回了神,然后收敛了情绪,轻微的抿了下嘴唇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可以给你联系福利机构·······”

    李明没有那个耐心听女警说完,直接打断道,“我已经成年了,应该有权利争取自己的权益。”

    “······”听到李明的拒绝,女警顿了顿叹了口气说道,“好吧,不过这个事情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我建议你应该先联系法律援助·······”

    听到这,李明大致对这个世界的司法体系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嗯,本质上是三权分立的行政状态。

    “我明白了,不好意思麻烦您了。”点了点头后,李明收起了桌子上的一些列证件,整整齐齐的装进包中,然后扭头朝着警察局外走去。

    门口的阳光有些刺眼,洒落在警察局正面的出口处,显得光明极了。可被阳光照射到的李明却不觉得舒服。

    正当李明下意识的伸手遮挡住了眼前的阳光时,耳边传来了由远及近的呼喊声。

    “明哥儿,怎么样了?”一个和李明差不多身形的身影挡在李明的身前,一名稚气未脱的男孩一脸焦急的对李明询问道。

    “王博华啊,我说了,以后叫我李明就行了。”李明放下手,有些无奈的说道,“能怎么办,下一步找法院看看呗。”

    “你确定不等你姐姐大学放假回来再拿主意?毕竟她这前脚才走···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被李明称作王博华的男生表情纠结的劝慰道,“也没多久了。”

    李明径直往前走,面前的王博华同时下意识的让开身位。

    “那个混蛋欠债跑了,现在那帮饿狼一样的家伙要债逼死了我妈,要不是我姐考上了超凡学府,你觉得现在我和妹妹会面对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李明淡淡的用即将面临的事实回答了好友王博华的质疑,“还有,正因为我姐不在,所以我才好做这些事情啊。”

    “你爸他······欠了多少钱?”

    “光本金七十来万吧。”

    “啊?这么多?这······怎么还啊?”

    “嗯·······总有办法的。”

    听到好友的话后,王博华表情有些奇怪,支支吾吾了半天之后,终于像是挤牙膏一般挤出了一句话,“从你听到伯母过世昏倒那天开始,我总感觉你和之前不太一样·······”

    李明一愣有些玩味的笑道,“哦?怎么个不一样法?”

    “以前的你,和我差不多······怎么说呢,之前我们像是落在地上,而现在的你总让我觉得有些飘忽不真实·····”王博华挠了挠脑袋之后,憨笑着说道,“总之,我就是很担心你罢了。”

    李明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接着顺势揽住这个记忆中从中学部就认识,但现在其实并不怎么熟悉的挚友,笑了笑说道,“不用担心我啦,你还是担心担心即将到来的资质筛选吧。”

    没几天就是高三最后的天赋筛选了。

    这个世界的资质筛选比前世更能决定人一生的命运。

    有天赋,被规定为可直接进入超凡学府。

    没天赋,则走上大多数普通人的生活。

    “你不担心么?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啊。”王博华小步赶上了李明的步伐,然后紧接着问道。

    李明轻微一笑然后回答道,“我啊,先担心担心怎么还钱来的实际点,毕竟那些放高利贷的秃鹫可不是什么好惹的。”

    是啊,光本金七十万不是一个小数目,更别说利息。

    唉,怎么还确实是个问题。

    李明为母亲操办的后事基本掏空了这个家庭所有的存款,除此以外他需要面对的还有自己和妹妹即将上大学的学费,还有生活开销。

    毕竟姐姐那点津贴能养活好自己就不错了。

    想到这李明不由得有些头疼。

    由于是穿越的原因,所以在不同的世界背景下,导致先知先觉的福利基本等同于零。

    另外一周多过去了,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奇特的事情发生。

    那么唯一能够成为自己金手指的东西就只剩下自己两世为人积累下的经验和自己敢于挑战规则和底线的决心了。

    听到李明说的话后,王博华咬了咬牙然后快步走向前站着李明的身前挡住了他的身形。

    拦住了李明后,紧接着他从斜跨着的背包中摸索了半天,然后掏出了一个信封,一脸郑重的双手递给李明然后说道,“这是我这么多年攒下来的零花钱,你拿去吧!”

    李明看着伸到自己身前的信封,用手轻轻捏了一下,然后有些意外的抬眼看了王博华一眼然后说道,“这里面得有一万吧?”

    “我靠,这你都能摸出来?”王博华有些钦佩看着李明说道,“我这几年的压岁钱都在这里了,虽然杯水车薪,不过我真的尽力了,请你一定要收下,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

    自知正是用钱的时候,李明没过多矫情,顺势将信封塞进了书包当中,一边走一边一边说道,“话不多说,情分我是记住了。”

    “咱俩之间还用说这个?”王博华嘿嘿一笑然后,收敛了笑容然后说道,“不过我是真的担心你现在的情况,七十万真的不是小数目啊。”

    李明伸手从裤兜中摸出最后一颗糖果塞进嘴里,然后微微一笑说道,“不用担心,有人曾经说过,即使被剥得一丝不挂的丢在沙漠的中央,只要有一行驼队经过·······”

    顿了顿李明眉目当中露出异样自信的神采然后笃定的说的,“那么我就能重建整个商业帝国。”

    放心,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重新站在属于我的高度!

    听到李明的话后,王博华想了想有些疑惑的说道,“额······我怎么没听说过?谁说的?”

    李明一口咬碎口中的糖果然后轻声吐出了一个在这个世界极为陌生的名字——【约翰·D·洛克菲勒】!

    注:约翰·洛克菲勒,全称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美国著名资本家,洛克菲勒财阀创始人,是十九世纪第一个亿万富翁,被人称为“石油大王”。家族现估计财富200万亿软妹币,相当于1000个杰克马所拥有的财富,掌控了40家世界500强公司。(纯水毋较)

    (风格深黑残,不喜误入)

    “对了,我们现在去干什么?”从警局离开后,王博华并排同李明走在街道上然后询问道。

    双手插在裤兜当中,李明略作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打算先去便利店把拖欠我的工资一结,然后带小姝去外面放松放松心情,毕竟母亲的去世对她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人是社会属性的动物,因此李明需要维系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家庭,从而确定自己在这个世界的锚点。

    记忆和血缘让李明同这个陌生的世界产生了联系,而联系就是同自己有着一周生活经历的妹妹——小姝。

    小姝就是李明的妹妹,本名李小姝,比李明小一岁,在同一个学校的低年级,因此王博华也是很熟悉的。

    至于那个叫李希竹的姐姐,由于超凡学府距家较远,再加上她请的假期时间真的不算宽裕,于是李明和她只有在母亲葬礼短暂的相处。

    没有意识到李明说的话中隐含着自己并不需要放松心情的意味,王博华叹了口气之后,带着诧异和不解的神情询问到,“结工资?你以后不去便利店打工了么?”

    王博华知道李明的父亲没赌博前经营着一家超市,那时候总的来说收入还算不错,买了这栋独立的老房子。

    可随着赌博的恶习沾染,父亲的超市抵押变成了便利店,

    没用多久,超市变成了便利店,而现在就连便利店都不是自家的了。

    便利店转手之后李明在课余时间就在店里兼职,除了补贴一下家用之外,偶尔也能以极低的价格买些临期的食品给妹妹改善一下伙食。

    只不过便利店老板拿住了李明极其缺钱的痛脚,于是将他一个人当几个人用。以前的李明为了妹妹和自己的生活费,于是也只能咬牙忍耐。

    面对这番询问,李明面露嘲讽的笑容,回答了这个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有一个比较颠覆三观的真相——工资的本质就是奴役人手段,尤其是当你贫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

    看着眼前繁华的街道和穿梭的车辆,李明一摊手然后继续说道,“如果真的被硬生生按在了为生计挣扎的角色当中,繁重的劳作会让我根本没精力去思考。而当生存成为唯一目标的时候,我就真的没办法翻身了。”

    “你说的话真的是越来越听不懂了。”王博华又是习惯性的挠了挠脑袋之后,然后说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嗯,后天吧。”李明回答道。

    随着两人边走边说,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便利店的门口。

    便利店前台的电视上正播放着一则新闻:“近日,超凡委员会正式将【三一协会】定义为恐怖组织,以下是通缉人员名单·······”

    “小明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说话的是一名看上去和蔼可亲的大娘,而这名大娘也正是这家便利店的老板娘。

    李明脸上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然后点了点头。

    “唉,节哀顺变吧,其实你可以多休息几天的。”大娘脸上露出了感慨的神色,摇了摇头说道。

    “孙婶,这次我过来是想给您说一声,我要离开了,这么久以来真是多谢您的照顾。”李明态度谦虚有礼貌的说道。

    一听到李明说辞职,孙婶的眼睑立马耷拉了下来,眼珠在眼眶当中左右晃动了一下然后音调上扬说道,“咱们一码归一码啊,你这个月可是没上几天班啊。”

    知道孙婶这是不打算给钱了,不过李明也不生气,而是学着王博华的样子挠了挠头,然后有些尴尬的说道,“婶,你误会了,我不是来要钱的,就是单纯的道个谢。”

    听到李明不是来要钱的,孙婶脸上吝啬的市井神情收敛,然后转变成一脸可惜的说的,“小明啊,你家里正是用钱的时候,而且现在的兼职可不是那么好找啊,你要不再考虑考虑?”

    切,无非就是舍不得任劳任怨的劳动力罢了。

    “高三就剩下一学期了,而且我爸给我寄了些钱,这段时间够用了·······”瞄了一眼再次确定了店内没有任何监控设施之后,李明伸手拍了拍身上的包,然后笑呵呵的说道,“孙婶,你也知道我低血糖有吃糖的习惯,麻烦帮我装十个【巧心】牌棒棒糖吧。”

    话音落下的同时,李明将手深入包中,从王博华的给的信封当中摸出了一张千元面值的钞票,随意放在了桌子上。

    这个国家的货币最大的面值就是一千元,而十颗高档糖果的价格只有五十元。

    “这么大啊,我看看零钱够不······”虽然钱的面值较大,可开门做生意自然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看了一眼是真钞之后,孙婶就将钱收下同时找零。

    就在李明接过找好的零钱的时候,突然开口打断道,“孙婶,不好意思啊,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有零钱·····”

    伸手示意孙婶将千元还自己的同时,李明低头拿出钱包翻弄了起来。

    这个时候身后来店里买东西的人已经在李明和王博华身后排起了队,电视上的新闻节目的主持人正一脸严肃的说道,“······且目前有充足的证据表明该组织和多起利用超凡者能力进行危害社会的行动有关,请各位市民看到以上人员的时候,在第一时间内拨打报警电话·······”

    带头抬头看向电视,上面的画面是一名有些深邃大眼睛长发女人模样。

    与此同时,李明另一只手从钱包当中摸出了一张五十元递了出去,接着让开身位,让后面的人顶上前来付账。

    而垂下的手将零钱悄无声息的装入了口袋当中。

    孙婶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其中的猫腻,一边因为李明的抬头不自觉的扫视着电视上的画面,另一边也糊里糊涂的拿出了先前那张千元面值的钞票还给了李明,嘴里还感慨道,“这世道啊,真是有够乱的,多好的小姑娘怎么就被通缉了呢······”

    将视线移回,李明低头随意的扫视了一眼千元大钞,微微一笑,将钱塞进钱包当中,然后说道,“孙婶,那我就先走了啊。”

    ········

    前世著名的【整前找零】骗局。通过分散被骗人的注意力,从而绕晕对方,骗取找零的市井骗局。常见与火车站、人流密集的超市便利店等。

    看似这个套路并不深,可只要你表演的足够自然,其实却极其容易让人上当!

    就算是之后被发现了,已经穷成现在这副境地的李明,跟本不在乎厚着脸皮为这点钱来次混淆不清的扯皮。

    离开便利店后,李明很神色如常的将裤兜里的零钱拿出一张一张抚平褶皱,接着整整齐齐的放置在钱包当中。

    看着眼前的一幕,王博华在不敢置信的情绪当中陷入了沉默。

    往小了说,这也许就是金额不大的一次恶作剧,可王博华从李明那种极其淡然没有一丝兴奋的神态当中,隐隐约约觉得有些许的不对劲。

    跟着李明走了段路后,王博华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李明···你这样是诈骗啊!”

    李明将一颗棒棒糖拨开塞进嘴里,然后转过身来看着王博华漠然的说道,“你是要选择去告发我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王博华焦急的解释道。

    李明伸手捏住白色糖杆,然后一脸无所谓的说道,“那不就完了?”

    “李明,你身上的变化太大了,我知道母亲去世这件事件对你影响很大,可你····也不能走歪路啊。”王博华倔强的看着李明有些难过的说道。

    原来那个品学兼优,诚恳善良的李明就真的不见了么?

    “我只说这一次。”沉默了几秒中,李明叹了口气认真的说道,“我想要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只能靠自己,按部就班的走实在太慢了,而且真的很难翻身,所以······这只是开始而已。”

    “可这样是不对的!”王博华有些难以接受李明的观点,于是愤怒的质问道。

    听到了王博华的质问,李明活动了活动脖颈后回答道,“我和你不一样,你有好的家庭,有好的父母,而我没有·····”

    “就算是这样,但你也不能······”王博华有些不知道怎么劝自己的好友,于是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将嘴中的棒棒糖换到另一侧,李明耐心而认真的说道,“可现实就是,现在的我已经低到尘埃里了,所以想要出头,就得敢吃人,就要不服输,不认命·····”

    捏着白色的糖杆将圆润的糖果从嘴中抽了出来,李明拍了拍王博华的肩膀,接着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好了,我已经做好了被警察按住头而不哭的心理准备。”

    “可是······”

    没等王博华说完,李明摆了摆手打断了王博华欲言又止的动作,然后将棒棒糖重新塞进嘴里后一边转过身挥手一边说道,没什么可是的······”

    说罢李明自顾自超前走去,只留给了王博华一个逆光下逐渐被拉长的身影。

    “喂?!”

    “走了,后天天赋测试见。”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心情,&大的。

    双手插在裤兜当中,李明略作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打算先去便利店把拖欠我的工资一结,然后带小姝去外面放松放松心情,毕竟母亲的去世对她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2022-12-03 06:05:3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套路&容易让

    看似这个套路并不深,可只要你表演的足够自然,其实却极其容易让人上当!

    2022-12-03 01:59: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本名&王博华

    小姝就是李明的妹妹,本名李小姝,比李明小一岁,在同一个学校的低年级,因此王博华也是很熟悉的。

    2022-12-03 03:49: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家的货&的面值

    这个国家的货币最大的面值就是一千元,而十颗高档糖果的价格只有五十元。

    2022-12-03 12:56:13详情点赞(0)回复(0)
  • ”王博&质问道

    “可这样是不对的!”王博华有些难以接受李明的观点,于是愤怒的质问道。

    2022-12-04 07:04: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要不&服输,

    将嘴中的棒棒糖换到另一侧,李明耐心而认真的说道,“可现实就是,现在的我已经低到尘埃里了,所以想要出头,就得敢吃人,就要不服输,不认命·····”

    2022-12-02 07:26: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博华的&,然后

    知道孙婶这是不打算给钱了,不过李明也不生气,而是学着王博华的样子挠了挠头,然后有些尴尬的说道,“婶,你误会了,我不是来要钱的,就是单纯的道个谢。”

    2022-12-03 02:31:18详情点赞(0)回复(0)
  • 血缘让&经历的

    记忆和血缘让李明同这个陌生的世界产生了联系,而联系就是同自己有着一周生活经历的妹妹——小姝。

    2022-12-03 06:29:24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