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职场

更新时间:2022-11-23 08:48:33

总捕头夫人阴阳眼 连载

总捕头夫人阴阳眼

编辑:梦中佳人作者:九尾白狐狸分类:职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穿越 1V1阴阳眼杀手vs六扇门总捕头现代的戚羽静,下班途中,雷雨电响不慎被劈中,一觉醒来,居然穿越到了一个叫温沅沅的姑娘身上。通过了解,知道姑娘真实身份居然还不是普通大小姐温沅沅,居然是替代者,真实身份是第一杀手,进入潇府之后,自己不仅被潇楚辞怀疑,还得听从原身主子的话,一来一回,活阎王这边卖萌装傻,面具男那边还得听从命令。哪知道,自己不仅穿越了,居然还觉醒了阴阳眼这个技能,胆子粗也大,能够看鬼魂也没有太大情绪波动。不过世人皆传“六扇门总捕头是个绝情的冷面阎王”,却不知私下的总捕头有个定了娃娃亲的。两人只见黑衣群中一点红,银色面具遮挡住了半张脸,长发束起英姿飒爽的红袍女子,轻松踮起脚尖,随后朝着受惊的马背狠狠一踩,直接将马整个腿压进了淤泥里,无法动弹。。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总捕头夫人阴阳眼 九尾白狐狸  


精彩情节:

    “杀!一个活口都不准留下!”

    蒙面男子一声令下,马车边唯一的两人都被蒙面群体全部杀死,最后一个从马车内逃窜出来的女子,也逃不开黑衣人的血手一击,瞬间鲜血溅染四周,一声惨叫导致马儿受惊冲向了杀手堆里。

    只见黑衣群中一点红,银色面具遮挡住了半张脸,长发束起英姿飒爽的红袍女子,轻松踮起脚尖,随后朝着受惊的马背狠狠一踩,直接将马整个腿压进了淤泥里,无法动弹。

    女子轻巧的旋转跳下,随后踩在了泥地面上,双手背置于身后,“她给我处理干净了。”

    “是!”

    “去吧。”

    女子轻抬手一摆,一群黑衣人带着尸体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竹林恢复平静,鸟声再次鹊起,一切如初正常。

    正当沉浸之际,身后传来源源不断的马蹄声,朝着这边奔来。

    女子勾唇一笑,衣裳已经换了一身正常姑娘家的嫩粉襦裙。

    正对着自己胸口抬手就拍了下去,嘴角溢出血丝,面具取下随手一扔,滚落在了山谷里,不见回音。

    眼看着马蹄声越来越近,女子将束起的红色发带一扯,发带随着秋风吹起,缓缓吹向了远处,下落不明。

    马蹄赶到之际,女子正好晕了过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领头的长发男人,身穿黑袍长衣,一双漠视周围一切的瑞凤眼,嘴角明明是上扬的,可却透露出一股令人生寒的意味,让人不敢直视。

    此人正是六扇门部下,刑部十七清吏将长眠!将长眠奉命回京,恰巧路过此地,便看见了马夫的尸体,还有丫鬟和一个躺在地上的少女。

    随行的下属见状立马跳下了马背,走到了几人身边探寻气息,直到走到了最后一人面前停了下来,“清史还有人活着!”

    将长眠摸了摸腰间的黑玉长刀柄,晃了眼四周的残局,抬了抬手,“把她带回去吧,这两具尸体一同带回去。”

    “是!”

    就这样,一个不知身份却又受伤的女人,还有两具尸体,统一被大部队带回了京城内。

    京城六扇门

    大理寺内

    一袭青衣舞裙,脸上脂粉略施,眼角含着泪珠,娇弱魅人的气质,整个人趴在地上反驳喊冤,“总捕头!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武功!我根本不会杀人啊!”

    见状台上传来一个清冷而又磁性的男性嗓音,“青柠,你说不是你做的?”

    “对!不是我做的啊!三王爷那日来到我们舞乐坊,可是他就在舞乐坊里待了一盏茶的功夫,突然就倒地身亡了,那么多人看着,小女子真的是不知情啊!”

    “还在狡辩?”

    青柠始终不肯认罪,抬眸看向了台子上坐着的身影,躲在衣摆里的拳头也不知不觉捏紧了,但表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可怜模样,

    “真的没有啊!冤枉啊!难道说,六扇门的总捕头真的是一个是非不分的活阎王吗!”

    “没做错事,是不会捉你,青柠,你是想说我在私自滥用职权,对你屈打成招是吗?”

    “没有,青柠定是不敢这般侮辱总捕头的。”

    “是吗?你前些日子是否在北街口买了一批柿子?”

    “……是又如何?难不成小女子买个柿子也有问题?”

    “买柿子是无问题,但你一个普通的花楼之女,为何买了两大筐的柿子,据调查,你们坊里未曾有人爱吃这凉性之物。”

    青柠脸色逐渐苍白,口齿开始断断续续,跟先前的伶牙俐齿完全不一,“………我…我是买给我远方亲戚的。”

    “据我所知,你家里五口人,你母亲早年被你父亲嗜酒打死了,你两个妹妹也被你父亲给卖去了别处,下落不明,怎么?难不成你是给你父亲的?”

    “………我,就算是是买了柿子又如何?那就可以证明是我杀了三王爷吗?”

    “当然,区区柿子是无法证明这点的,但是,也是这区区柿子,恰巧给我提供了你的作案工具!”

    青柠听了冷笑一声,抬起头来看向了台上的男人,露出一抹讥笑,

    “……笑话,难不成我一个弱女子,用柿子打人?怕不是傻了吧,而且那三王爷身上并无外伤,这又作何解释?”

    “三王爷身上确实无外伤,这点你倒是考虑到了,但我让你们坊里的嬷嬷将这个月的客人单子都给了我,三王爷这个月几乎天天往你那里跑,并未去其他人那里。”

    “……所以呢?仅凭这点总捕头就要给我治罪?”

    “当然不是,你倒是很聪明,你母亲以前家里是开医馆的吧,你倒是知道白酒不能喝柿子一同服用?”

    “时间一长,这三王爷不知不觉的就身子遭受不住,再者加上你在房间里点的熏香,长时间的吸入,使人在不知不觉中身体器官开始损坏,最后死在了大庭广众之下,你倒也是摘了个干净。”

    “果然是六扇门的总捕头……没想到,你都查到了。”

    “你杀死三王爷,也是因为他,就是当初跟你爹勾结的人吧,是他看上了你,但无奈家里有个有权有势的三王妃,为了得到你,就让你爹把你卖进了青怡坊里。”

    “没想到总捕头能够查的这么清楚,既然事实摆在了眼前,民女不得不承认了!”

    “你可知杀死皇亲国戚可是大罪!”

    “知道又如何?生逢乱世,爹又是个畜生,娘又死的早,唯一的亲人下落不明,你觉得我能有什么办法活下去?你以为人人都同你一般,面对家人惨死,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吗!”

    “……就因为这些,你就要杀了三王爷?”

    “自然!如若不是他,我本可以生活的自在,我一双手针线活可以养活自己,还可以找寻我的亲人,可三王爷摧毁了我的一切,仅仅因为他是权贵之家,他想得到的,随手就可以得到,对他妻子和我也是挥之则来呼之则去,这种人死不足惜!”

    “你倒是说的清楚,那你认罪了吗?”

    “民女无罪!要说有罪,为何不说三王爷勾结我父亲,强抢民女?把我卖进坊里,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就没有人生自由了?!”

    “但你总归是杀了人,杀了人就得认罪。”

    “呵…不愧是百姓口里的活阎王,铁面无私啊。”

    就在此时,青柠牙齿一咬,瞬间口吐鲜血,缓缓倒在了冰凉的石地上,缓缓的合上了双眼。

    一旁的抱着长剑的男子,冷着一双丹凤眼,眉眼凌厉,面无表情看完了这一切,压根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对着身后的下属挥手示意,几人将倒在地上的青柠抬了出去。

    “捕头,青柠虽振振有词,每句话也是有来有回,但总觉得这件事还是奇怪,为何三王爷会看中她?又为何会跟她父亲勾结?”

    “嗯,你说的的确没错,这件事我们还需继续追查,银思你到时候命人前去蹲守,很可能…”

    此刻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禀报,“总捕头,刑部十七清吏司回来了!还带了两具尸体,和一个姑娘。”

    银思眉心一皱,看向了台上的男人,“难不成这尸体又是?”

    坐在位置上的男人站起了身子,“前去看看。”

    戚羽静醒来的时候,正发现自己躺在了地上,冷嗖嗖的还有风朝自己灌过来,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轻微皱了下眉头,缓缓睁开双眸,就看见了眼前的一幕,自己身边躺了两具鲜血淋漓的尸体,瞪大着双眼盯着自己。

    戚羽静作为警察并无惊吓之意,反倒是安稳的站了起来。

    “死人?”

    “姑娘醒了?”

    “嗯…?”戚羽静转过脑袋,就看见一个坐在椅子上喝茶的男人,一身黑袍,眉眼温和,明明看着挺悠闲的,但总感觉那双眸子深不见底,看不透。

    “你是谁?”

    戚羽静看着地上的尸体沉入深思,要知道,她就是下雨出门想买一包泡面填肚子,谁知道就会被雷给劈中。

    试问她可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儿啊,怎么就会被雷给劈中了,而且一睁开双眼,就看见了两具尸体盯着自己,在看看身边那个男人,戚羽静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来到了阎王殿。

    就在戚羽静沉静在疑惑中无法自拔的时候,门口处来了两个身材高挑的男子。

    一身深紫长袍,腰间挂着一块黑色如鸟一般形状的玉佩,一头黑亮垂直的发丝,被黑色玉冠束起,高挺的驼峰鼻,细长蕴藏着锐利的深棕色瞳孔,如桃花一般,眼角红润勾人且不自知,但周身的气质却又出尘绝世,宛若黑夜中的一颗遗海明珠,清冷正气。

    男子身边又是一个怀抱长剑的男子,青年的俊逸,眼眸却平淡如秋水,仿佛什么事情都不在意的样子,这两人的出现,无疑不是在告诉戚羽静,这里不是阴曹地府。

    银思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扭头看向了一旁的将长眠,“听说你带了两个尸体回来,这在哪儿捡的?”

    将长眠抿了一口清茶,面色平淡吐露四字,“路上捡的。”

    银思眼皮一抬,瞥见一旁披头散发的女子,看不清楚五官,只是那嘴角还淌着血迹,“路上捡的?那这位是?”

    将一眠放下手中茶杯,嘴唇轻抿,“也是路上捡的。”

    戚羽静跟对面的潇楚辞对上了眼神,潇楚辞倒是一直盯着自己看,戚羽静压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也不敢胡乱开口,毕竟多说无益。

    在戚羽静即将受不了对方的目光下,终于潇楚辞上前两步开了口,“可否将你腰间的玉佩给我一看?”

    “玉佩?好的。”

    戚羽静低头看了眼自己腰间挂的玉佩,将手里的玉佩取下,晃了一眼,上面刻了一个“温”字。

    一旁的白银思偷瞄了一眼玉佩,嘴角的笑意是抵不住的上扬,

    “温家?捕头这不会是你前段时间要来的表妹吧?”

    潇楚辞脸色并无太大变化,只是鼻腔轻哼一声,将手里的玉佩归还给了戚羽静,“…你是温沅沅?”

    戚羽静接过玉佩一脸茫然,现下她还没有彻底明白,这里到底是哪里,这些奇怪的人又是谁,“温沅沅?”

    一旁的白银思倒是看起了笑话,用手肘碰了碰潇楚辞,“怎么回事?你表妹不认识你啊?”

    潇楚辞冷眼一扫,白银思这才闭上了嘴,“我是潇楚辞。”

    “潇楚辞?”

    戚羽静脑袋开始泛疼,就好像快要裂开了似的,脑子里不断涌现出一个声音,“接近潇楚辞,完成命令。”

    几人看戚羽静突然捂住脑袋,一脸痛苦的模样,立马停下了打趣之事,作为表哥的潇楚辞虽然对这个表妹记不了多少,但还是礼貌性的上前询问情况。

    “温沅沅你怎么了?”

    “…我头…好痛,感觉有个人,有个人…在我耳边…耳边说话。”

    话音刚落,戚羽静直接倒下昏迷了过去,潇楚辞眼疾手快连忙上手扶住了戚羽静,眉头拧的老紧。

    “来人,把她带回去休息。”

    “是!”

    门口走进来一个小厮,准备接过戚羽静,哪知道潇楚辞又将戚羽静打横抱起离开。

    只留下白银思和将一眠两人笑的不可开交。

    “这六扇门清一色的都是男子,的确是不便啊~”

    “你少打趣他了,要知道楚辞可是你的上级。”

    “说的就跟不是你的上级是的。”

    将一眠轻佻薄唇,拿起桌上折扇轻轻扇动动,“也是,倒是笑笑也无妨~”

    ——

    因为大理寺并不适合住人,潇楚辞只能带人回府里照看,命人准备了一辆马车之后,潇楚辞带着温沅沅回了府里。

    刚进府里,潇楚辞怀里抱了一个女人的消息,就传遍了潇府,说是自家公子带了一个女人回家,还是抱回家的。

    温沅沅被安置好后,等到大夫来看病情,说温沅沅伤到了内骨,需要多加调养一些时日即可恢复过来。

    一切打理好后,潇楚辞转身出了门,现在他得回大理寺查查,温沅沅出了什么事情。

    等到温沅沅醒来的时候,已是天黑了。

    虽然脑袋没有疼了,但她总觉得自己骨头发疼,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肩膀被包扎了起来,也怪不得会痛了。

    温沅沅现在脑子是清醒的状态,她坐在床上沉默了好一会儿,差不多把事情给理顺了。

    自己应该是没有死的,或者说是现实的世界自己死了,而这个世界好像是因为雷电的某种原因,导致自己灵魂出窍,所以来到了这具身子里。

    接受这个理念,温沅沅按耐住好奇的想法,慢慢起身穿上鞋子走到梳妆台前停下,深呼吸一口气。

    缓缓蹲下身子,看向了铜镜里的自己。

    头发依旧没有打理,随意披散在身上,温沅沅抬手理了理自己发丝,全部挽于耳后,这下算是看清楚了自己的样貌。

    一对伶俐动人的杏眼,五官小巧而又端正,小翘鼻上还带了点儿粉红,应是刚才温沅沅不注意揉红的,粉粉嫩嫩的朱唇,嘴角稍微一抿就出现的梨涡,这完全就是一个萌妹子的长相啊,温沅沅有点儿迷糊了。

    她在现代的长相其实还是属于清冷挂的那种,再加上自身的职位,温沅沅几乎跟可爱这个外貌压根不沾边儿的,现在她倒是有点儿感慨了,原来长得可爱点儿其实也还行。

    正当温沅沅沉迷于自己的美貌之际,突然蜡烛一闪,房间内出现了另一个人的气息,直接站在了温沅沅身后,温沅沅条件反射拿起架势,准备来个过街摔,却被那人给躲开了。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出手?”

    “!”

    温沅沅身子一顿,这个人的声线刻意压低了,明显用的是假声,转过身子,就看见了一身黑袍披风,带着银色铁面具的男人。

    “浣绒,怎么?进了潇府就敢不听我的指令了?”

    温沅沅内心忍不住嘀咕起来,“浣绒是谁?是我吗?我不是温沅沅吗?这人到底是有多少个名字啊?”

    “浣绒怎么不说话了?”

    “噢…没有。”

    只见那人大手一伸,直接掐住了温沅沅的脖子,“你现在连你主上都敢不参拜了?”

    温沅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忘记了反击,对方力气在她之上,温沅沅眼眶都被掐住了泪水,只能费力的拍着男人的手腕摇头解释,“没有…没有。”

    男人冷哼一声,大手甩开了温沅沅的脖子,“本尊谅你也不敢!”

    温沅沅被甩开,得到新鲜空气,趴在桌角大口的喘息了起来,这人力气实在是大,刚才那一瞬间,要是她不解释,感觉对方可以直接把自己给掐死。

    而且那人眼里宛如一滩死水,令人看了很难不心生胆颤。

    “姑娘是醒了吗?”

    就在这一刻,门外传来了小丫鬟的声音,男人撇过头望了一眼门外,垂眸看向了趴在桌上的温沅沅。

    “记住你是我的人,接近潇楚辞,我会再来找你的。”

    说完男人长袍一挥,随即小丫鬟推开了房门,见温沅沅趴在桌上,不禁有些疑惑。

    “姑娘怎么趴在这里?”

    温沅沅大脑飞速运转找了个合时宜的理由,“啊………我,我刚才不小心起床的时候,脚睡麻了,一下子没站稳…就…就这样了。”

    “需要我帮你吗?”

    “嗯,谢谢。”

    小丫鬟伸手把人给扶了起来,谨小慎微的扶着温沅沅走到了木椅上坐了下来。

    “姑娘,我是公子派来的,我叫蔷薇,以后就是你的贴身丫鬟了!”

    “啊…是吗,替我谢谢你们公子了,不过我不用。”

    听温沅沅这么一说,蔷薇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清秀的小脸儿也是急得不行,“不行,我是公子派来的,如果姑娘不要我,公子可能会直接让我滚出府邸的。”

    “啊?这么可怕的吗?…你说的公子是谁啊?”

    “我们公子是当今管理六扇门一切事物的总捕头潇楚辞啊!”

    “潇楚辞…原来他是总捕头啊,只不过真的这么吓人的吗?”

    “姑娘不知…我是这府邸唯一的丫鬟…”

    温沅沅倍感惊讶瞪大了双眸,“哈?唯一的丫鬟?”

    “嗯,我也是今日才到潇府的,如果姑娘不要我,我肯定会被公子撵出去的。”

    “为何这样觉得?”

    “公子是京城出了名的不招惹任何女人,他的府邸除了厨房打杂的几个嬷嬷,其他的下人都是些男小厮…”

    听蔷薇这么说,一番斟酌下,温沅沅还是点头答应了,留个人在身边,也还不错,随时能有个照应也好,“这样啊…那好吧,你留下吧,别哭了。”

    “谢姑娘!”

    “行了,不用谢了,你快起来吧。”

    “嗯!姑娘可是饿了?蔷薇现在就去给您备餐食?”

    “是有些饿了。”

    “那好,蔷薇现在就去给姑娘拿餐食,请姑娘稍等!”

    “嗯,去吧。”

    蔷薇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子,飞快的跑出了房间。

    温沅沅双手支撑着下巴,肚子饿的咕咕叫,蔷薇还没有回来,太饿了,一天没有吃饭,她得先填饱肚子,到时候再仔细想想自己应该怎么办吧。

    只不过这蔷薇去了有些时间了,月上柳梢头,人还是没有回来,温沅沅的直觉告诉她,很有可能出事了。

    温沅沅赶忙拿起木架上挂的翠青色外衣披上,随手在桌上拿了个发冠,按照之前在古装剧里的绑法,将自己的长发束好,迈着小碎步快速的跑向厨房的位置。

    只不过刚跑到长廊口,温沅沅才发现自己对这里并不熟悉,她找不到厨房啊。

    停下仔细一听,竟然听见了阵阵哭泣声,温沅沅耳朵快速分辨出了方位在北方,直接掉头左转,快速的朝着哭声方向跑去,就看见了厨房内倒地不起的胖嬷嬷。

    蔷薇在一旁吓得发抖,看见温沅沅过来了,也没反应过来,一直缩在角落里哭个不停。

    温沅沅赶紧走过去探了探胖嬷嬷的鼻息,已经中断了,胸口没有任何起伏,月色下这才发现,脖子竟然被人活生生的扭转了一圈,也难怪蔷薇会吓成那样。

    温沅沅起身想安慰蔷薇,下一秒潇楚辞就赶了过来,看了眼温沅沅确认没事之后,才蹲下身子靠近了胖嬷嬷。

    确认尸体之后,潇楚辞起身看向了一旁的两人,“这是发生了何事?”

    “………”

    潇楚辞手背置身后冷着个脸,“?”

    温沅沅这才下意识的指了指自己,“你是在问我吗?”

    “不然呢?”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五口人&?”

    “据我所知,你家里五口人,你母亲早年被你父亲嗜酒打死了,你两个妹妹也被你父亲给卖去了别处,下落不明,怎么?难不成你是给你父亲的?”

    2022-12-07 09:36: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既然&不承认

    “没想到总捕头能够查的这么清楚,既然事实摆在了眼前,民女不得不承认了!”

    2022-12-08 06:16:54详情点赞(0)回复(0)
  • 觉得这&,为何

    “捕头,青柠虽振振有词,每句话也是有来有回,但总觉得这件事还是奇怪,为何三王爷会看中她?又为何会跟她父亲勾结?”

    2022-12-06 03:33: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打人&这又作

    “……笑话,难不成我一个弱女子,用柿子打人?怕不是傻了吧,而且那三王爷身上并无外伤,这又作何解释?”

    2022-12-07 01:04:18详情点赞(0)回复(0)
  • 正对着&取下随

    正对着自己胸口抬手就拍了下去,嘴角溢出血丝,面具取下随手一扔,滚落在了山谷里,不见回音。

    2022-12-07 04:31:20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