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21-12-25 16:36:55

纸贵金迷 完本

纸贵金迷

编辑:来路生云烟作者:清枫聆心分类:历史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切到尾,迈步维艰,却意外发现除了父亲留给我她的谋生本事——造纸。美人香,香但是花落,随风飘荡凋残。纸墨香,香万里春秋,广泛流传千古。再不羡美人富贵荣华,妖娆妩媚日月争辉;她此生,只愿纸香索绕,寻一缕墨香永伴。有VIP完结啦作品《掌事》《复活打造出完美的家园》《凤家女》。读者群189597386敲敲门:纸贵人名北风怒咆,雪落如冰棱沉重。土地被捂得密实,不露一丝苦寒凄凉,只有巨大的天地洁白,祭给春神,求来年慈悲,给这片贫瘠的土壤哪怕只是果腹的收成。。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纸贵金迷小说男主角是谁  纸贵金迷好看吗  纸贵金迷小说  纸贵金迷 清枫聆心  纸贵金迷到底讲的什么  纸贵金迷各个人物结局  纸贵金迷百度云txt  纸贵金迷男主是谁  纸贵金迷全文免费阅读  纸贵金迷  


精彩情节:

    女子冲到老人跟前,扑通跪下,“爹,采蘩不孝,害了您。”

    鼠脸禁不住咽了咽口水,“老哥,她可比妓院里的水灵多了,瞧瞧这脸蛋,跟剥壳鸡蛋似的。还有这身段,咋穿了破棉袄仍显得妖?你说,万一我们把她弄死了,东葛大少爷还惦着怎么办?”

    “娘的,老子还没折腾够,就这么死了?”活人一,穿着厚棉袍,戴着衙役的棉帽,一骂就露出一嘴龇裂不齐的黄牙。又恶狠狠踩了仰天倒地的人几脚,直到气绝身亡的死灰面嘴角流出鲜血才作罢。

    大风吹,大雪飘,天地之间,那副沉重森寒的木枷下,一个名叫采蘩的女子,她的灵魂获得新生。-----------------------新书上传,广求推荐票和点击。养归养,推归推,聆子感谢中。

    她会的。

    同样的情形,但这一次,她抱紧了世间唯一待她好的至亲,号啕大哭。明白了,懂事了,可老天爷还是没有给她向父亲悔过的机会,只能呈现最真的哀痛,送她父亲一程。

    黄牙正感叹,突然对上一双乌亮的眸子,一瞬不瞬望着自己,苍远冰寒。他全身不由打个冷颤,暗道邪门。这女人自走上押解之路,眼神从仇恨到绝望,何曾这般了悟的晶亮,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好似注定要土地悲苦下去,洁白中掺入几个黑点,破坏了完美无瑕的祭品。而风狂妄呼号,无法忍受被比下了一般,要将污渍抛到天边去。但有一种存在,总在最不可能的时候,以渺小撼动了巨大。

    疼!真疼!

    “喂,你走不走,要老子棍子伺候吗?”黄牙不知这女人突然搞什么鬼,只觉得心烦气躁。

    鼠脸跟着吆喝,“别装死了,赶紧起来继续走。”

    “放心。沈家大小姐交待弄死她,东葛大少爷惦着也没用。再说,一个贱婢,再漂亮能比得上沈氏娘家的富贵么,男人很快就不记得她了。”黄牙伸舌舔舔嘴,神情猥琐,“便宜了我俩,好好开回荤,再来个手起刀落——嘿嘿,省得她做苦役,受不了那个活罪,不如早死早超生。”

    女子回过身来,光华已掩去,面上毫无表情。她在苦海中学到很多东西,有一样就是——千万别让敌人读出你的真心思来。

    新文上传,欢迎喜欢聆子的亲前往围观哦。

    “贱人,你看什么看!”这对父女被判流放烬地,是官奴,比仆人婢女不如,黄牙自认身份高出太多,因此随口就骂。

    究竟哪一个是梦境?地狱般的苦役,还是铺天盖地的风雪?她仍有疑惑,但无论如何,满足于眼前。

    女子身体一僵,目光立刻环顾四周,最后定在那具已无气息的尸身上,冰封的神情陡然崩塌。

    “爹——”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竟一时压下了风响。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是罪恶&脱。

    这里,已经靠近北周最边缘的烬地。烬地是罪恶的流放之所,人人没有希望,连回忆都会让北风吹冻撕裂,只能活在日复一日的苦役中,等待死亡降临。死,对那些人而言,是唯一的解脱。

    2021-12-24 06:47:31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懂&亲悔过

    同样的情形,但这一次,她抱紧了世间唯一待她好的至亲,号啕大哭。明白了,懂事了,可老天爷还是没有给她向父亲悔过的机会,只能呈现最真的哀痛,送她父亲一程。

    2021-12-23 04:23:30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副&一个名

    大风吹,大雪飘,天地之间,那副沉重森寒的木枷下,一个名叫采蘩的女子,她的灵魂获得新生。-----------------------新书上传,广求推荐票和点击。养归养,推归推,聆子感谢中。

    2021-12-24 11:49:21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老人&,害了

    女子冲到老人跟前,扑通跪下,“爹,采蘩不孝,害了您。”

    2021-12-25 02:29: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头倒是&,看一

    “臭老头倒是挑了个好时候,不用看他女儿怎么让咱们玩死。”黄牙笑得十分恶心,看一眼昏厥在旁的女子,啧嘴,“尤物,真真的尤物,怪不得能凭贱婢的身份让东葛大少爷看中,非要她当陪嫁丫头呢。”

    2021-12-23 04:33:29详情点赞(0)回复(0)
  • 由打个&解之路

    黄牙正感叹,突然对上一双乌亮的眸子,一瞬不瞬望着自己,苍远冰寒。他全身不由打个冷颤,暗道邪门。这女人自走上押解之路,眼神从仇恨到绝望,何曾这般了悟的晶亮,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2021-12-24 12:28:46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