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职场

更新时间:2020-11-10 17:20:01

腹黑老公嫁不得 已完结

腹黑老公嫁不得

编辑:长青诗作者:忆江分类:职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甜宠新书《腹黑男老公嫁严禁》由忆江所编写出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主角汪掌珠楚焕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婉而纯洁无瑕,文笔极佳,实力我的推荐。小说精彩的段落免费试读:青梅竹马便可举案齐眉?所有缠绵缱绻与爱毫无关系!掌上明珠沦落枕上囚!!!我也可以无论你娶谁,但能不能够别让我嫁出去?她脸上带着虚弱无力的祈祷,他一惯硬冷,坚定地摇摇头。的话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呢?她试探性着望住他。我每次都做安全的措施。他烦燥摆摆手。她依照他的心意,首登与他人定婚的雍容华贵游轮……他满身负着,狠毒的手段与非常出色的外貌一样惊世骇俗,传奇般不夸张的半生凭的是招招致命见血,心如钢铁。而已他从来没有想求谋大事的人,必然心思缜密,疑心也自然是大的,这些年能近身跟随楚焕东的只有同他出生入死的丁凌跃和张小鹏,丁凌跃和张小鹏的伸手毋庸置疑,不是一个‘好’字了得,丁凌越圆润油猾,张小鹏悍勇狠辣,他们和楚焕东形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铁三角。。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腹黑老公嫁不得好看吗  腹黑老公嫁不得无弹窗  腹黑老公嫁不得忆江  腹黑老公嫁不得 小说  腹黑老公嫁不得汪掌珠楚焕东  腹黑老公嫁不得全文免费阅读目录  腹黑老公嫁不得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情节:

      熟悉的男性气息淹没了汪掌珠,她的小手紧紧抱住楚焕东的腰,喘息着承受着他激烈而让她眩晕的吻,楚焕东的吻从未像今日这般猛烈,他反客为主地探入了她的口中,用足以毁灭她的强悍席卷了她的神智,灼热的气息喷撒在敏感的肌肤上,她被楚焕东吻的意乱情迷。

      打过人的楚焕东,脸上的戾气好像一扫而空,他从衣兜里掏出手帕,简单的擦了几下手,转头望着几个流氓中唯一一个站立着没有挨打的人,笑的很灿烂,“是你,动手打了她一个耳光?"

      今天,今晚,他终于得偿所愿,这不是他一直孜孜以求的吗?他不是应该满足快乐吗?可是他为什么会觉得意兴阑珊,心口没来由地烦躁?

      感受着汪掌珠光滑细腻的皮肤,仿若无骨的肢体,楚焕东身体里的热情被彻底的点燃了,他想抱紧她将她吻晕,他想让这具娇嫩美好的躯体在自己身下燃烧莺泣,他想看她为着自己妖娆盛开,更想不顾一切地让她彻彻底底融入自己的怀里……

      明媚的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窗照进设施精良的功能性餐厅,佣人已经为汪掌珠把早餐准备好了,她坐到餐桌旁刚喝了口牛奶,就听见大门外传来响亮的哨子声,她知道门外的那个人没有多少耐性,急忙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拎起书包就往外走。

      接着,楚焕东的拳头如同狂风暴雨,几个高壮蛮横的男人转瞬间就软绵绵的躺在了地上,身上不同的地方流着鲜血。

      汪掌珠敏感的觉察出,平日里对她说话带着三分谨慎,笑容带着三分谦恭的林依柔,此时略带挑衅的话很是刺耳,但她今天心情不错,没有理会面前的林依柔,越过她走到餐厅。

      汪掌珠听着林依柔的话有些不舒服,想了一下才发觉,是她今天的语气不对!

      林依柔今天的心情看起来很好,看着汪掌珠下楼,摇曳生姿的向她走来,嗓音娇嫩如水的说:“哟,我们家的大小姐终于下了绣楼了!”林依柔今天穿了穿一件大红的连衣裙,松松垮垮的样式,依然能感觉出她胸是胸来腰是腰来。

      “哈哈哈。”楚焕东笑着,脸上闪过一丝残忍和懊恼,"你知道吗?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碰她一个指头,她可以随意的打我耳光,她咬你算什么?就算她将你千刀万剐了,你也不配碰她一下!”

      在最最关键的时刻,楚焕东竟然再次问出:“掌珠,真的可以吗?”

      兵荒马乱的一天让汪掌珠失眠了,她疲惫不堪的走进卫生间洗了个澡,满以为自己这一天已经够累了,躺在床上就可以睡着,谁知道睡神却迟迟不来造访她,脑海里翻来覆去想得都是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想得她头疼欲裂,还是睡不着,躺在床上睡不着,她频繁的起来去厕所,每次回来都想,这次总可以睡着了吧,可还是睡不着。

      求谋大事的人,必然心思缜密,疑心也自然是大的,这些年能近身跟随楚焕东的只有同他出生入死的丁凌跃和张小鹏,丁凌跃和张小鹏的伸手毋庸置疑,不是一个‘好’字了得,丁凌越圆润油猾,张小鹏悍勇狠辣,他们和楚焕东形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铁三角。

      “你是小狗啊!”楚焕东反客为主的压制住她,制止她用口水荼毒他的行为,“教你多少次了,亲人应该是这样的!”说完,专心热情的给她当起了老师。

      楚焕东清峻的脸染上一层冰霜,他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懊恼,自己百密一疏,就意味着功亏一篑,他尚未开始享受到成功的喜悦,汪达成就逃跑了。

      他有些颓败地挥挥手,示意着丁凌跃马上派人去那个方向寻找暗道,追寻汪达成,自己则站到窗边,点燃了一支烟。

      汪掌珠的唇舌柔软的不可思议,带着甜丝丝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不可自拔,她总是能让楚焕东失控,情不自禁地失控。

      汪家财大气粗,汪掌珠是真正的天之骄女,虽然她自幼丧母,但从她的名字就可以看出,父亲汪达成对她有多么的宠爱。

      “嗯,打过了。”楚焕东说着,手指惩罚的敲上汪掌珠光洁的额头,低沉的嗓音满是宠溺的响了起来,“你就想着你二哥啊!”

      汪掌珠面色羞红的扯着被子蒙住了脸,懊恼的呻.吟了一声,昨天……昨天晚上……她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啊?一瞬间她都有种撞墙而死的冲动,但害羞只是一小会儿,汪掌珠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反正自己总是要嫁给楚焕东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迟早的事,真的无所谓的,她干脆连害羞都放弃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幽的光&打在楚

      角落里的一盏落地灯,亮着幽幽的光,光线打在楚焕东的身上,映到地毯上一抹模糊的身影,他就这样定定的望着那抹晕黄,从头到尾,姿势都没有变换过。

    2020-11-28 05:00:07详情点赞(0)回复(0)
  •   ‘&般的惨

      ‘咯吱’另一个男人的关节被楚焕东硬生生地扳到错位,那种疼痛让那个男人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2020-11-27 07:36:4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光,&听着大

      他看着从门缝里钻出来的一缕柔和的晕黄色的光,听着大床在汪掌珠蓄意的折磨下‘咯吱’作响,他下意识的微笑一下,伸手就握住门把手,手里冰凉凉的门把手如同惊醒了他,他猛然把手缩回。

    2020-11-27 11:10:13详情点赞(0)回复(0)
  •   汪&事情,

      汪掌珠紧闭着眼睛,希望能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她觉得眼睛因她太过用力,闭的都有点酸了,她干脆放任自己,像以往睡不着觉时一样,打开了灯,在床上放肆的翻来覆去。

    2020-11-26 08:09:05详情点赞(0)回复(0)
  • 该满足&?可是

      今天,今晚,他终于得偿所愿,这不是他一直孜孜以求的吗?他不是应该满足快乐吗?可是他为什么会觉得意兴阑珊,心口没来由地烦躁?

    2020-11-27 11:45:06详情点赞(0)回复(0)
  • 成,却&度过。

      有生之年,楚焕东第一次迟疑了,因为他的一念仁慈,开枪的位置低了两分,他没有杀汪达成,却让他这辈子都成了废人,如果汪达成能侥幸活下来,这辈子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2020-11-26 02:13: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声,一&的血从

      噼啪的肌肉碰撞声,混着闷哼声,一个男人双手捂嘴地蹲在地上,鲜艳的血从指缝汹涌流出。

    2020-11-27 06:02:21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