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20-11-14 00:39:36

泪尽凡尘 连载中

泪尽凡尘

编辑:辞旧迎新作者:落雪染青丝分类:仙侠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仙界的遗弃帝子,与之青梅竹马的风华女子,千百年前踏入而至的绝代红颜。  苏无泪:“笨女人,我已回不了头,抽回你荒谬的话语,哭哭啼啼的样子真的是令人非常讨厌啊。”  柳嫣然:“为了你,纵然天罚加身又如何,纵然魂飞魄散又如何,只要你你活着,就够了。而后,孤泉族人借助天罚过后残存的天道之力洗髓伐骨,天资卓越的能人辈出,终屹立于世间之巅,经过百年的征伐,君临九州大陆,号称仙族,供奉孤泉夕颜为仙帝。并利用天剑孤寒雨将大陆中心之地方圆千里开辟出一条径流,取名仙河。环绕群山,首尾相连,薄雾朦胧,不盈不亏,冷暖如初。一衣带水的距离,划分仙凡。仙河之内唤为仙域,仙河之外称作凡尘。仙域之中,乃有帝君,世俗九州,只存王侯。。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看尽世间凡尘  一生凡尘泪  涤尽凡尘浮华  入目尽凡尘  


精彩情节:

      封天谷中,君千殇让全身充斥着真气,以求保护怀中的孩子不受到半点伤害。仙帝和天罚两大力量的冲击使得君千殇不堪重负,原本就受伤的躯体更加血迹斑斑。“桀桀,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有人踏足这里啊,让老人家我很是高兴啊。”突然,黑影闪过,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传来,君千殇全身一紧,问道:“在下君家君千殇,不知是哪位前辈?”黑影说道:“嘿嘿,你们或许应该称呼我为鬼帝。”君千殇大惊:“十四代君主!不知帝君怎会陨落。。额不,怎会驾临此地。”“陨落?确实和陨落差不多了”黑影接着说道:“一副残躯加一缕残魂,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倒是你怎么带了个小娃娃进来,有意思啊,桀桀。”“帝君”君千殇顿了顿“这婴孩要称呼你曾爷爷的。”“什么!?”黑影气势骤然提升将君千殇掀翻出十几丈远“我孤泉族嫡系血脉也有人敢动,孤泉族已经破败到如此程度了吗?!”“帝君息怒”君千殇赶紧说道:“因为太子不能修炼,寒帝也就是十六代君主为了仙族无上威严不得不如此啊。”“呵呵,仙族威严?如此难道便是抹杀嫡系血脉的理由吗?啊!啊!啊!”鬼帝对天长啸。“罢了,当时为了追求更高境界弄成了这副模样,早就不应该存于世间了。让我用这最后一点力量帮帮后辈吧。”鬼帝无奈道。

      “爹爹,娘亲,快看快看,嫣然抱回来了,厉害吧,你们快看看是弟弟还是妹妹呀!”嫣然小女女举着婴孩焦急地问道。“是,是,我们家嫣然最厉害了”拨开长衣,翻了翻襁褓,苏轻音对着嫣然继续调侃道:“恭喜我们家嫣然多了个弟弟,现在嫣然是姐姐了可不能像以前那样调皮哦,不然我们就不要小弟弟了哦。”3岁的小嫣然却信以为真了,巴眨着大眼睛,眸子里充满着水雾,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脆生生地说道:“娘亲,嫣然以后会乖乖和师叔祖学本领的,再也不调皮儿了,我们把弟弟带回去吧。”一副惹人怜爱的表情,让人生不出拒绝的想法。这时柳朔风转过身来,带着点严肃的表情:“嫣然,我们潇湘阁可是有很多规矩的,要是把小弟弟带回去会很麻烦的,所以...”“哇...哇...娘,爹欺负我!”终于,小嫣然的眼睛里再也憋不住泪水,嚎啕大哭起来,令人心疼。

      于此同时,天寒宫圣殿上,仙域八大世家齐聚,孤泉寒冷哼一声问道:“诸位,有什么想说的吗?”,蓝家家主蓝天鸿率先出言:“君家这群叛逆,死不足惜,占着自己姓君,还真当自己是君了,不过太子有仙族历代先贤庇护,定能安然而回。”,皇座旁,堪称倾城容颜的粉衣宫装女子此时说道:“我也姓君,也死不足惜?”,蓝天鸿立马下跪:“帝妃说笑了,我只是太过于紧张太子才口不择言,君千殇已经被逐出君家了,君家自然是清白的,呵呵。”孤泉寒开口道:“君千殇直系,不留活口,君家家主由君纤柔担任,不得再生事端,可有异议?”“领帝君仙谕。”。

      观向小溪对岸,嫣然已经兴奋地抱起了婴孩,在返程的路上了,一个3岁小女孩抱着一个有自己一半大的婴孩,样子甚是滑稽,嫣然似乎一点这样的觉悟都没有,踩着小脚丫啪啪啪地又回来了。

      苏轻音狠狠地剐了柳朔风一眼:“嫣然乖,娘亲答应你会把弟弟带回去。不哭了哦,再哭就不漂亮了呐,柳朔风,你说是不是!”柳朔风讪讪地笑了笑:“是,是,轻音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乖女儿,对吧?”嫣然傲娇地撇过头:“哼,才不想理你!”柳朔风一阵无语。“看着这件长衣、襁褓,就知道这婴孩出身不凡啊,只是不知为何流落至此啊。但愿不会给宗门惹来麻烦啊。”苏轻音神色有些凝重。“哈哈,好啦,轻音,有什么好担心的,在这九州大陆,我们潇湘阁还无所畏惧。”柳朔风带着些许霸气。听着柳朔风这么一说,苏轻音神色也缓了不少:“恩,那我们准备下明日就回宗门吧,毕竟我们出来的有些久了。”“那我们是么时候还能回来啊。”嫣然歪着小脑袋问道。柳朔风轻轻弹了弹嫣然的额头,:“等我们家嫣然变成大美女之后就能自己来了,说不定还能带着弟弟诶。”“真的吗?!”嫣然眼睛里充满着希冀的光芒。苏轻音在为男婴检查了周身之后,便发现了襁褓上的文字“朔风,这孩子的名字已经在这襁褓上写着了,我们就给他取这上面的名字如何?”柳朔风沉思了一会儿:“恩,就这么决定吧。”苏轻音柳眉一挑:“嫣然已经姓柳了,无泪就随我姓吧,你应该很赞同吧。”柳朔风连连点头,心里郁闷地暗想:我不赞同有用吗。“以后你们不能叫我小嫣然了,要叫嫣然,因为现在小无泪才是最小的!”嫣然一脸郑重地发出声明。“对对对,嫣然果然和你娘亲一样聪明。”柳朔风有气无力的回答。在通过了嫣然的收尾声明后,一家三口,不对,现在是四口便回到离情村准备休整。

      1100年前,孤泉一族先贤——孤泉夕颜,超越凡人极限,欲成仙之际,天罚临世,竟是如墨般的闪电从天而降,直朝着孤泉夕颜和孤泉一族的众人飞掠而去!千钧一发之时,孤泉夕颜手持孤泉一族圣器——天剑孤寒雨,质问长空:“欲成仙,得长生,何罪之有?族人何辜?”,随即周身银光迸发,与墨雷相互交错、缠绕,将墨雷引至她自己身上。良久,或是一刻,亦或是一日,天空重新展现了属于它的蓝色,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一般,孤泉夕颜却已然化作了一尊绝美的雕像,天剑也不甘地离开主人,落向孤泉族人群中。

      大约两个时辰后,帝宫禁卫统领李云霄,带领一众禁卫,追赶着一个满脸血污,表情异常狰狞的人。李云霄高声喝到:“君千殇,你身为仙域八大战将之一,为何要反叛帝君,还掳走太子,赶紧交还太子,回去向帝君请罪,帝君会从宽处理的!”,“自古成王败寇,我君千殇没什么好说的,哈哈哈...回去?我才不愿屈居人下,有这所谓的仙族太子给我陪葬,君千殇死而无憾!哈哈哈...前方便是封天谷了,有本事追来啊!”。

      闲逛了两三里路程之后,三人在溪畔席地而坐。小女孩,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两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咬着清脆的嗓音嚷道:“娘亲,你给我生个小弟弟小妹妹吧。”说完,仰起粉扑扑的小脸蛋,眼神中充满着希冀。男子听完哈哈大笑:“轻音,我们家的嫣然想要个弟弟妹妹你说怎么办啊。”说完对着年轻女子挤眉弄眼了一番。女子顿时柳眉倒竖:“柳朔风,老大不小的人了,能有个正行吗?”对着柳朔风的脚便一顿猛剁,转过头对着小女孩柳嫣然说道:“嫣然乖,等有时间娘亲就给你找个小弟弟小妹妹哦。”说完抱着嫣然起身继续走去,留下柳朔风一脸的哀怨:“苏轻音,很痛的啊。”“哼,你自找的!”。

      两个时辰不到,四人便到达了目的地。千丈险峰上,一座座宫殿拔地而起,正门坐南朝北,若目力已臻化境,据说能阅遍烟水州。这便是号称九州之一,烟水州第一宗门的潇湘阁。

      一路上嫣然一直抱着小无泪不放手,一会儿捏捏脸蛋,一会儿掐掐小手,小无泪的表情似乎有些无可奈何,嫣然女女到是咯咯笑个不停。

      四人一直走到四周无人的地方时,柳朔风抱起了嫣然,苏轻音从嫣然手中接过小无泪,两人指法轻点,两柄飞剑落入脚下,又同时捏起剑诀,乘风而去。

      一路上苏轻音不断地给柳朔风制造伤口,嫣然小宝宝,则发出阵阵悦耳的笑声直往伤口了撒盐。柳朔风俨然成为了制造小料的活宝。一家三口,有说有笑有郁闷的前行着。忽然嫣然瞪着大眼睛直呼:“娘亲,爹爹,嫣然要当姐姐了!”柳朔风和苏轻音面面相觑,柳朔风捏着嫣然的小鼻子问道:“乖女儿,怎么突然这么说呢,你的小弟弟或者小妹妹还在你娘亲肚子里不肯出来呢。”“是呀,乖女儿。”苏轻音也附和道。柳嫣然伸出青葱般的小嫩手,拨开在她鼻子上作怪的大手,指着小溪对岸直嚷道:“看那里,看那里。”小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似乎自己已经当上姐姐了。顺着嫣然指着的方向望去,一件银丝边纹的长衣,包裹着一个金红交错的襁褓,襁褓中一个小婴儿嘴巴巴喳巴喳地吮吸着手指,嫩白的小脸蛋还欠着两个小酒窝,紧闭着双眸,随着溪水一荡一荡,看起来十分安详。

      次日,太阳才刚刚升起,柳朔风、苏轻音四人便启程向村口走去。张、刘二人牵着阿黄一直送到村口,待离村口约一里地时,嫣然忽然转身“张大叔,刘婶儿,嫣然会想你们的,等嫣然长大了就回来看你们”,张、刘也不断挥手回应,“还有阿黄。”嫣然继续大声喊着。“汪,汪”两声,阿黄夹着尾巴赶紧跑回宅院。

      “君千殇,回去和我见帝君吧。你跑不掉的。”李云霄高声喊道,“做梦,我君千殇今日就闯闯这有死无声的封天谷!哈哈哈...”君千殇抱着怀中的婴儿,毅然跃进了封天谷中,李云霄大惊道:“君千殇,快回来,把太子还回来!”。然而,君千殇的身影却已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众人视野。李云霄挥了挥手:“唉,回去向帝君复命吧。”眼中闪过一丝的无奈,李云霄带着禁卫朝帝宫返回。

      九州大陆最南部,烟水州,苏国,流云城,鸢尾镇,离情村。一对年轻的夫妇在离情溪畔,闲庭信步,女子怀中抱着个3岁左右瓷娃娃般的小女孩,一路上不知道小女孩是看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儿,不时地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挥舞着粉嘟嘟的小手煞是可爱。

      “嫣然啊,以后找夫君就要找你爹这样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知道了吗。咯咯咯。”苏轻音直接无视了一旁的柳朔风,娇笑着咬着柳嫣然的小耳朵。“可是娘亲,我们第一天到这村子里,那张大叔家的阿黄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啊,可是嫣然才不想嫣然的夫君那样呢。”嫣然听完直摇摆着双手,一双灵动的眸子直往柳朔风身上瞅着,似乎要看出他和阿黄有什么不同。柳朔风满脸无奈地看着这对母女,一头黑线。

      “自我消散灵魂吧。”鬼帝徐徐吐出几字。“千殇虽不惧死,但帝君能否为千殇解答一二。”君千殇一脸平静地说道。“本君闯入封天谷,只为多窃取些天道,能够修成九层瞳术——苍寒魂殇,却不想还是低估了仙帝与天罚之力,200年的光阴转瞬即逝,肉身几乎被消磨殆尽,只能勉强承载灵魂,只有借助完善的肉身才能发挥我最巅峰的实力,积蓄足够的真心利用自爆打开空间隧道,你明白本君的意思吗。”鬼帝的身影仿佛嵌入时空一般,傲然而立。君千殇双眸紧闭,嘴唇微张,双臂伸张头仰天,似有无穷的力量要呐喊而出,但却未发出半丝声响。须臾,君千殇身体之中一缕缕青绿飘渺而出,他的眼神却愈加涣散,在君千殇灵魂快要完全消散之际,鬼帝突然说道:“这孩子还没名字吧,你来取吧。”君千殇闻言,眼神中掠过回光返照的一丝闪耀,颤抖着说道:“在..在我心..心中,太子..太子永远..远是太子,千..千殇希望,希望..太子,一生无悲..无悲无伤,永远..永远充满欢乐,就取名作无...无泪吧。”话落,君千殇身体迅速变得僵硬,但嘴角却悬着一抹微笑。鬼帝微微摇了摇头,左半边凝实的身体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透明,直至和右边完全能一样。随即,鬼帝跃向君千殇的躯体,缓缓融入,看着怀中的婴孩,双唇轻扬,伸出双指凝聚着令人心悸的道法,在那婴孩的襁褓中刻下了八字,“名为无泪,随缘而姓。”

      嫣然小女女率先忍不住了,挣脱娘亲的怀抱,啪啪啪地就朝着对岸跑去,柳朔风和苏轻音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我一直担心师叔太宠嫣然了,看来我是多虑了。”看着柳嫣然在溪水上蹦蹦跳跳的小身影苏轻音喜悦之情浮现于脸上,“其实这还是嫣然他爹的血脉优良啊!”柳朔风一脸悲天悯人状的感叹,“啊!!~”苏轻音又是对着柳朔风的脚一顿教训,扬了扬握着拳头的玉手不屑地说道:“这是嫣然她娘亲的功劳有你什么事儿。”柳朔风默默地转过身形,背对着苏轻音,连连点头。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