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职场

更新时间:2020-11-16 17:20:23

人之大器 完结

人之大器

编辑:隔山隔海作者:榴莲往返.QD分类:职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大学生柳剑一个普普通通的痴迷游戏的大四学生,本科毕业后在一家家具公司去上班,本我以为会和女朋友张纯结婚了生子过普普通通的生活。虽然残酷无情的生活逼迫最后他们分离了,柳剑最终决定发奋图强,这时美女上司白莉步入了柳剑的生活。柳剑最后会会失败呢,张纯和白莉那个才是柳剑的刚在楼下的餐馆坐下,正准备调戏一下漂亮的服务员mm,胡达就急冲冲地跑进来,双手撑在桌子上扑哧扑哧地喘气。“行了,胡达,快坐下来吧,你不知道你那微胖的身躯已经完全遮住了整个餐馆的光线了吗?我连倒茶都看不清楚了。”我刚把茶递给胡达,他就一口气喝光了,看到胡达这么急,我就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阿宝对成大器的爱  大气之人必成大器  能成大器者  间隙开大器  大器的人  


精彩情节:

      和张纯一起吃过早餐后便各自坐公交车分开了,我坐着公交车往北走去位于市经济园里的舒鑫家具公司。现在大学专业不对口的情况太多了,像我学机械工程的却跑来家具公司当业务员,这有半毛钱关系啊。就在我心里嘀咕抱怨着的时候终于来到了我以为会让我成为成功的商业人士的舒鑫家具公司,真不愧是搞家具的,公司的装潢比我在人才市场应聘时看到的照片大气多了。

      帅气,这是我第一眼看到曹峰时的第一印象。霸气,这是我听到曹峰出口说话后的第二印象。这个业务主管看到我和许瑶进来了,放下手中的资料,双手合握着:“你们两个以后就在我手下做事了,想必你们也应该对我有些了解了,我不允许我手下的人做事不牢靠,所以你们会在这三天里接受业务员培训,你们跟刘秘书出去吧。”在这么霸气的上司面前,我是连回答是的机会都没有。

      今天我早早被张纯的电话叫醒了,因为今天是我去舒鑫家具公司上班报到的日子。揉揉因为昨晚打dota而长出来的黑眼圈,认真地剃了胡子,站在镜子前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叱咤风云的商业天才就从这一刻诞生。之前被扯烂了的阿尼玛也被张纯帮我补好了,于是我忧郁的气质又一次被激发出来。

      我开了电脑打dota,一整天都没有摸电脑了,我差点忍不住了,没有dota我就像毒瘾犯了一样。胡达和张纯愉快地聊着天,我就是不是地插上几句笑话。我们已经很久没这样开心地在一起过了,也许这样的情景以后会越来越少,或者会消失,现在的我们都在被生活所迫

      吃完饭后,张纯跟着我上到了我的寝室,发现胡达正好也在。胡达见到张纯和我一起上来,知道我们真的没事了,显得特别高兴,当初胡达也帮忙撮合我和张纯的,胡达算是半个媒人了。胡达也是今天去上班,他的是机械集团,是胡达一直都在努力寻找的工作,所以到现在为止他还是很兴奋。

      走到前台那里跟前台小姐说了我是来报到的新人,就被这个漂亮的mm领到了人事部,交代了让我进去办理手续就可以后就离开了。当我走进去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一个女生在等待了。看样子也是新来报到的新人,一套黑色修身的职业装,挑染黄了的的披肩发,我对她点点头笑笑,也许我的学习没有胡达的好,但是我不会在陌生人面前胆怯,而且在女生面前我可能会更加得心应手,我自己也发现除了游戏打得好和交流能力好点外,似乎没什么大的优点了。那个女生回应我,笑的时候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但是紧攥文件夹的手使人看起来她很青涩。

      刚过了转角我就看到有一个穿白色裙子的张纯站在宿舍楼门口,头低低看着地面,柔顺的长发利落地扎了一个高马尾。胡达也看到了张纯,看着我想知道我要怎样做。我是爱张纯的,从骨子里爱,不单她清纯的笑容和令男生倾心的漂亮长发,张纯的爱心和关怀更加打动我,两年前我以为踢球摔断腿的时候,张纯硬是在我的病床前不离不休地照顾我一个月,体重也严重地缩水,当我出院的时候,差点就换张纯进院疗养了。那时我对张纯说,她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这破公交。”我终于挤下了公交车,整理一下刚才差点被扯烂的衣领。这时手机响了:“喂,胡达你这龟儿子在哪,刚好,我正想找你,我有事要告诉你,对,我现在刚到学校门口,等下在楼下的那间餐馆见面,行,就这样了。”把手机放回口袋的时候我才发现袖子上的扣子真的被扯掉了,虽然我这套西装不是阿玛尼,但也是我用半个月伙食费买来找工作的“阿尼玛”啊,于是扯掉我扣子的家人收到了无数次我从心底里送出的最虔诚的祝福。

      等喘过气来,胡达就迫不及待地说:“柳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工作了,就在我们市里最大的机械集团裕丰集团,今天哥高兴,哥请了。”我就知道我不会猜错,我故意理理衣领,神气奕奕:“淡定,爷今天也有好消息,爷也在一家家具公司找到工作了,本来爷还想请客的,既然你执意要请,我就不客气了,话说刚才还真衰,我这套能完全衬出我忧郁气质的阿尼玛被人扯烂了。”胡达还没有等我贫完,就已经打开菜单点菜了。胡达知道如果没人理我的话我就不会继续神奇了。

      等了不久我也被叫了进去,登记了一些基本资料和签了合约后,我便领着一些东西被带到了业务员所在的大办公室。我把东西放到我的办公桌上,竟然发现许瑶也是来做业务员的,而且我们的办公桌是近邻的,许瑶也看到我,她的小酒窝又漏出来了,真是可爱。“让我们成功地握个手吧。”我笑道,许瑶终于大方地伸出了右手。

      我和张纯终于和好了,让我感觉比千辛万苦找到工作还要高兴,只因为我爱她。我们在楼下看着对方诉说着这几天的思念。等到宿舍快要关门的时候,我把张纯送回了她的寝室,张纯现在还住在学校里。

      培训的时间过得好慢好慢,只要是上课现在对我来说都是催眠,所以培训没过多久,我就成功地被睡着了。等我被许瑶推醒的时候,我刚好梦到玩dota的时候我的塔差点就被对方给推到了,睁开眼睛看到白板上凌乱地写着业务、营销一类的话,但是我的笔记本还是干净洁白的。许瑶边走边说:“走吧,再不去吃午饭我就要饿死了,我今早连早饭都没有吃。”

      吃过饭休息过后,又继续了上午的培训。毫无意外的,我梦到我和周公在玩dota。到下班的时候许瑶准时地把我推醒。“柳剑,你今天可是睡了一整天了啊,可不得了哦。”在我和许瑶一起走向公交站的时候,许瑶故意笑话我,像许瑶这样可爱的女生是很容易混熟的,所以她现在在我面前已经丝毫没有了早上在人事部看到她时的紧张青涩了。“那是,我们寝室里我创造的睡神记录可是从未被人打破过,今天算是在你面前小露一手了,不值一提。”许瑶一路上被我逗得哈哈大笑,最后我们搭上不同的公交分开了。

      我看看旁边的胡达,对他使使眼色叫他先上去。胡达会意地拍拍我的肩膀就进去了。我把手机重新放回口袋,看着张纯的双眼,张纯也看着我,自从上次我们吵架之后,我们几天没有见面了,甚至看短信也没有联系过。我的心时时刻刻挂念着心爱的张纯,但是当我在今晚让我又见到她的时候,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因为上次的吵架是我们吵得最凶的一次。

      在这边站的久了,张纯也终于发现我们了,我和胡达仍然是歪歪斜斜地走过去。我喷着酒气:“你怎么在这里等我,不打我电话?”我不知道张纯等多久了,但是我心疼她。张纯用她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你手机关机了,去你的寝室你们都不在……”张纯的声音突然的低下去。我拿出手机看看,果然是,自从那次和张纯去爬山,背着张纯上山不小心把手机摔了后这手机就不时地自动关机,我也懒得拿去修。

      就在我整理东西的时候,有个老员工过来叫我和许瑶到业务主管曹峰的办公室去。终于要看到自己的上司了,我的心情像神曲忐忑一样。在去办公室的途中,那个老员告诉我们不要轻易惹火主管,别看曹峰很年轻只有二十五岁,但是办事干净利落,他的能力是还多老员工都比不上的,所以进入公司没多久就升职做主管了。

      胡达却执意不肯放弃这个话题:“柳剑,别人叫你做贱人真是没错,如果你不是一直都痴迷于游戏,我想张纯就不会和你吵你,你也应该早就找到工作了,柳贱人。”说真的,我真没想到胡达今天会说出这些话,因为我的名字有个剑字,所以有很多同学在玩闹的时候都叫我贱人,我本来当然很抗拒,但后来实在是改变不了这个“昵称”,我也就不管了,但胡达一直都不会这样叫我,并且不让别人这样叫我,也许也是因为胡达这么维护我所以我俩就成了死党。但是刚刚他说的话戳中了我的软肋,因为游戏是我的要害,张纯每次和我吵得时候都会说我的游戏。也许是因为喝了酒我有点醉了,或者是因为胡达亵渎我的游戏,我突然就生气了:“别说了,我会处理好的。”然后手里的杯子被我用力的砸在桌子上,胡达可能被我吓得也有点酒醒了,然后就一直光吃菜,没有再喝酒,到最后我也觉得一个人喝的没意思了,这白兰地一直以来都是我和胡达的最爱,现在却看到酒瓶里还有小半瓶却再也没有人碰了。

      三天对我来说极其无聊的培训终于结束了,尽管那个老师讲得天花乱坠,尽管许瑶也听得津津有味,尽管其他的很多新人都在笔记本上写满了字,但是我在课堂上依然酣然入睡。“柳剑,你也别总是睡觉啊,喏,我这本笔记你拿去看看吧。”许瑶在培训刚结束的时候专门把她的笔记拿给我。我笑笑只好接受了:“谢谢大美女的恩赐。”别人的好心我总不能当做狗肺吧。可爱的女孩果然都是很开朗的,许瑶就是这种人,就像是邻家小妹。许瑶却有点不高兴了:“你别嘻嘻哈哈的,曹峰主管说了培训完之后是要考试的,否则继续再培训或者马上走人。”说起这个曹峰,我到现在还是有点怕他,虽然我们就仅仅见过那一次。因为差不多还有半个小时才能下班,于是我又和许瑶在培训室打起了诨,把许瑶逗得直笑。也许是许瑶的声音太好听了,以至于吸引了一个令我们都胆寒的人过来。当我转头去看看是谁站在培训师门口的时候,许瑶银铃般的笑声还在培训师里回荡,只是她的笑声在我听来就像是丧钟一样。“曹,曹主管。”我又一次陷入了他的气场中,开始冒汗,感觉汗很冷。许瑶显得更加害怕,结结巴巴地称呼曹主管,但是声音很小,仿佛连气都不够大声喘。曹峰双手插袋,剑眉高指,一脸的沉稳却声音霸气:“培训完了,全部都懂了?”“曹主管,培训完了。”我手心开始冒汗,双手好像知道它们的主人我正在面临大敌。曹峰的声音依然不变:“你说说,什么是营销。”曹峰嘴角向我努努。盯着桌面上许瑶给我的笔记本,我多希望此刻我有透视眼。我看到许瑶的嘴角在动好像是想提示我答案,但我始终是什么都没有听到。我绞尽脑汁,将我知道的关于营销的所有名词和专业术语结合起来:“营销就是通过手段培养客户并达成协议,最终完成公司布置的任务,并使公司收益的过程。”我一口气说出来,但是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我不看正视曹峰的眼,但是我又好像看到了曹峰微翘的嘴角和和他眼里的嘲笑。曹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左脚在地板上轻轻跺了两下便离开了。我松了一口气,我问许瑶:“我回答得怎样?”许瑶摇摇头:“你今晚还是赶紧看看我的笔记吧。”我打开她的笔记本,在第一页里写着“市场营销就是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方以适当的价格;适当的信息沟通和促销手段,向适当的消费者提供适当的产品和服务的过程”。我自己自己糟糕了。“纯儿,今晚我怎么可能把这边笔记看完啊。”和张纯吃晚饭的时候我忍不住想她诉苦,但是我还是没有把自己糟糕地回答了曹主管的问题这件事告诉张纯,我不想她为我担心太多了。张纯把笔记拿过去看,很快就黑着脸问我:“女生的笔记?”悲催,我忘记女生是一种很容易吃醋的动物。我连忙解释:“我培训时睡着了,所以向一个同事借的笔记来复习。”张纯却扑哧一声笑了:“骗你的,我哪有这么容易吃醋。”张纯知道我是很紧张她的,所以有时会假装发怒来骗我,但这样却让我越来越爱张纯,有点小脾气的女生总是让人着迷的。“柳剑,要不等下你偷偷到我的寝室。”张纯给了我一个很突然的建议,虽然我以前也有去过张纯的寝室,但是如果说是过夜的话,我们还没有过,而且现在张纯的寝室只有她一个人住。我很惊讶地看着她,张纯知道我想歪了,轻轻打了我的头:“笨蛋别想歪了,我是说今晚你到我寝室我陪你一起复习,大白痴。”难道有和张纯单独相处的机会,我肯定是答应了,只是我不想张纯陪我熬夜:“但是纯儿,你明天还要上班,你不能陪我熬夜。”这时还是张纯最懂我,真不愧是我最爱的人:“柳剑,要不我陪你复习到十二点吧,嗯,我就监督你不然你玩游戏,可以吧,可以啦。”到最后的时候,张纯竟有点祈求了。谁能够忍心拒绝自己心爱的人的要求了,于是我马上打电话告诉胡达晚上不会寝室睡觉了,胡达以为我出什么事了,很紧张地问我原因,等我把事情都告诉胡达后胡达还叫我好好复习。作为这么多年的好友,胡达知道虽然我的学习没他那么好,是因为我把心思都放到游戏身上了,可是我的脑瓜壳儿还是很灵活聪明的,我在大一的时候曾经代表班里参加院的辩论赛,不是我吹,就是凭借我这脑袋,我曾经所向披靡,一时无两,但是想不到却败在了代表物流管理专业的张纯的手下,这也是我和张纯认识的开始。到后来,我们接触的机会多了,我渐渐爱上了纯儿,并最终把张纯追到手,当然这也不能忘记胡达的功劳。现在是晚上十点了,我和张纯在她的寝室,女生的寝室就是比男生的整洁干净,尤其是张纯很爱干净,所以她总是说我邋遢,但总是奈何不了我。我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笔记,都有点困了,文字就像一条条的瞌睡虫一样不断地飞进我的眼睛。张纯坐在我的旁边看杂志,为了避免打扰我,张纯连电脑都没开,前几天张纯跟我说她现在一直在追一部电视剧。张纯刚刚洗过的头发很好闻,一股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我忍不住看着张纯,头发直直的很柔顺,我很喜欢摸张纯的头发,当我把手紧贴着纯儿的时候感觉我和她是一体的。我捏捏张纯的脸,她抬起头微皱着眉头又是在假装发怒:“柳剑,你快点看书,同时不要打扰我,大笨蛋。”“纯儿,你真漂亮。”我不吃张纯那一套,继续捏着她的脸蛋。张纯把手里的杂志扔向我:“大坏蛋,快点走开。”说着,她自己倒是跳开了座位,粉红色的睡衣一阵飘起,长发像蝴蝶一样飞落。我同样很了解张纯的性格,她这样是想说她现在是不会跟我玩的,如果我真惹到她了说不定还真会生气的。没有办法,我只好揉揉眼睛,继续看着笔记,这时张纯这丫头倒自己走过来帮我按摩肩膀,边揉边说:“小剑剑,今晚要乖哦,要好好复习笔记哦。”对于这样对我好的女友,我还能怎样呢。现在是晚上十二点了,我终于把笔记看了一大半了,相信不用多久就能复习完了。这时张纯已经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她的脸很静,我抱着她的腰怕她摔倒了。我忍不住在纯儿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想不到她被我弄醒了,揉着睡眼问我复习完了没有。我双手环住纯儿的腰:“宝贝,我就要看完了,要不你先上去睡觉吧,现在已经十二点了,我们说好你十二点就睡觉的,乖乖的。”张纯把头埋向我的颈窝:“不要,我要陪着你,就让我这样陪着你吧。”张纯一撒娇我就没辙。“好吧,纯儿,你要做好不要摔了。”我的右手还是环住她的腰,张纯很快又平静地睡着了,连呼吸都是那么的平静。在张纯的陪伴下,我终于把笔记都复习好了。第二天我和张纯一起起来的时候,我有点恍惚了,这不就是我想要的日子吗,每天和心爱的人在晨曦中醒来。吃过早餐我们便乘不同的公交分开了,我向北,张纯向南。刚到办公室,就看到许瑶在东张西望,一看到我回来了,连忙问我复习怎样,我笑而不语,只做了一个ok的手势。现在离上班还有十几分钟,我很随意地摆弄着桌面上的东西,尽量把桌子摆整齐了,我怕曹峰又会突然出现捉住我的鸡脚。而许瑶却紧张地不停翻着她的笔记,一脸严肃的样子。八点半没过多久,曹峰的刘秘书就过来通知我们几个新人去参加考试,我还是松松散散的样子,而许瑶却好像连冷汗都快要出来了。

      我和胡达歪歪斜斜地走回寝室,这一栋属于大四的宿舍楼因为有很多学生找到单位后搬出去住后显得和冷清了,七层楼高的的宿舍楼只有零星的几束灯光折射着大四的凄凉,剩下一些还没找到工作的或者是暂时单位不提供住宿的同学还在这里坚守着见证了我们四年大学青春的宿舍。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