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20-11-18 00:40:34

妙语仙侠 连载中

妙语仙侠

编辑:长青诗作者:吴星岑分类:仙侠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个乞丐,一段人事,一曲过往。  一个女子,一段深情,一曲离愁。  问问天地,染红红尘,物是人非。  残恨绵绵,此恨难决,是缘是孽。  泪贯轩皇,生离死别,终隔一层。  记忆的觉醒痛楚的哀伤,是天意但是人为。  仙路,天路从来不是梦境。  因无尽天宇,此时传出一声轻叹“这------真是奇迹。”随后便再无声息。。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过了一会儿,女子渐渐没有了哭声,只是阵阵哽咽,抬起头对着小黑的脑袋竟是使劲一磕,“咦丫”一声自小黑口中传出,看来是碰疼了------一脸无辜的表情。随后女子的双唇居然又对着小黑的熊嘴亲了下去,小黑像是有些害羞,黑毛脸颊俩旁突兀出来各一个圆形痕迹,圆内的熊毛居然微微变成了红色。这可能是所谓的熊害羞的特征罢------小黑对着女子张了张嘴露处了俩排洁白的熊牙,这便是熊的笑意,虽然笑不像笑更像是要“吃人”女子见其一脸欣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回应了小黑的笑意,相比小黑,女子的笑容更是充满暖意,她倾染一笑,如若百媚众生,如你回眸驻留,今生定会魂牵梦挂。

      右手抬起大拇指对着小碗像是在赞叹这水好喝,小二看这乞丐的滑稽模样儿,顿失一笑心想这乞丐难不成终日讨不上饭?对这乞丐萌生了好奇,想开口询问无奈这乞丐不会说话。

      祥月楼是此镇比较出名的大酒楼,生意可算是兴隆,就在今日祥月楼门前出现了一位衣衫破烂,长相如炭且右腿至臀部完全裸露,而左腿着着一条破旧的短裤,此人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只是看不出相貌如何因为泥土遍身,看起来像个黑人极为怪异,左手紧紧揣着一物,右手对着祥月楼俩个迎客小二指指点点,嘴里支支吾吾不知在嘀咕什么,

      在这一念只听一声咆哮:“吴应风,做什么呢还不回来接待客人?快点儿的!”只瞧这小二乍一哆嗦一个机灵便往回跑,还扭头对着乞丐急切道:“喂,臭乞丐,吃饱了喝足了赶紧离开这地儿吧,要不然待会儿掌柜怪罪下来连累的是我”。言闭已然跑回酒楼门口对着一个肥头大耳,膀大腰圆充满一脸富态的中年人点头哈腰的,正是喝斥他的酒楼掌柜。

      当那人扭过头与吴应风相对之际俩人无不默契般的异口同声道:“是你!”吴应风抢先回道:“你这个臭乞丐不是不懂言语嘛?为何突冒人语?又为何在此?”乞丐整了整自己那破旧的衣着似笑非笑的回道:“怎么不成?把我看成什么了!昨日我口实在是干说不出话,待你递于我水之后润了润喉便可以说了,至于为何在此当然是困了暂宿一晚,怎么不可以嘛?”

      就在这当儿,刚才那乞丐口中居然含糊其辞道:“原来那小二叫吴应风,着实有趣”。话闭伸出左手之物双眼定定的瞧着像是在思绪着什么——。

      如果此时恰巧有人路过听到,定会闻曲轻笑,唱歌的女子声音虽极为悦耳,可听那歌词却颇为滑稽,但又细细品味,不乏浮中带悲,悲中带情。料想这女子定是痴情人士。

      无尽天宇,此时传出一声轻叹“这------真是奇迹。”随后便再无声息。

      水流戏至尽头,尽眼一硕大银河从九天铺落而下,浩荡千里。鸟声细语,虫吱花歌,只见这青山绿水的一处角落,悄然静落着一间木屋,极其朴华,显得与这番场景落寞相调。木屋不大,有丝丝香气自屋内散发开来。不大一会儿,静耳聆听,可以闻声一曲悠然动听的歌曲自屋内一女子口中传出“你是一只小熊,孤独无人陪伴,你我俩相随,自命问天涯,缘深缘浅,路长路短,看见就好,忘却甚佳。你是一只小熊,可爱又可气丫,你我同相依,看谁更逍遥,忆近忆远,情浓与淡,绪忆绵愁,泪止情伤。”

      女子彻底停止了哭意,可一双透大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柔红一片,对着小黑柔声细语道:“你可不能再离开我了,我不想再让你离开我了,懂不懂?”闻言小黑似懂非懂又道出那句:“妙哉,妙哉。”看来这小黑口吐人言不假,不过只会这个词。女子见其表情瞬间凝固,又用脑袋对着小黑的小脑袋轻轻一磕------庆幸这回没大用劲,不然小黑又要“咦丫”了,小黑像是看出了女子的心事,把自己的熊脑袋高高一抬然后甚重的垂下,反复几次,像是在郑重的发誓“我懂,我决不会再离开你的!”

      突然,从屋内传出一声惊叫:“小黑!小黑!小黑怎么不见了?你躲到哪里去了?给我出来!”此时女子在屋内左翻右翻,恨不得把木屋给抄了,可以看出她现在是多么的心急如焚,豆大的汗珠从脸颊处滑落,口中依旧不停的自语道:“小黑------你出来-------我带了你最喜欢的鱼,而且它们是母子啊,你倒是出来啊。”

      溪木镇位于皇国北郊,地处灵山支脉以南,此镇土地肥沃,可谓岁稔年丰,加之此地气候冬暖夏凉又有着几处观景宝地充满盎然生机引得无数络绎不绝的来客前来观赏。

      溪木镇,大早天空便滴答起了微微细雨,天色微暗,吴应风早早便起身打扫酒楼,刚一出门顿时被吓了一跳,只见门下台阶处趟了一物,黑漆漆一片,由于天色灰暗,看不真切,也不知是何物。吴应风暗想这大早的难不成有怪物.

      幽州位于玉州西部,中间隔着万丈深渊,从没有人到过幽州,也仅仅只能遥遥欲望,如迷雾般的幽州根本不可靠近,因为有一股无形且又强大的吸力出自万丈深渊,彷佛可以把一切生灵吞噬下去。此刻一片广阔无恒的戈壁滩,狂风肆虐,雷声滚滚,灰蒙蒙的黑云像是随时都可能压向大地,有种让人窒息的恐惧感。漫天沙尘席卷云天,也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摄人心魄的声响直贯云霄,

      好奇心作祟,便提起扫帚探向那黑物,不料那物却不知所动,吴应风见其,暗道这定不是活物,于是回店拿起铁锹对着那物使劲一铲,只听一声:“哎呀,痛死我啦痛死我啦,谁~谁在暗算我,难不成想谋害与我?”只瞧一物一个机灵嗖的立了起来,东瞅西瞅,着实把吴应风吓出一身冷汗,瞬息过后终于平静下来,恍然大悟原来这物乃一尊活物,不对是个活人。暗想挑了大梁,可是这人穿着为何像是哪里见过?

      留下乞丐阵阵出神,乞丐转身走下台阶自语道:“我到底是谁?”又看了看手中一物一脸凝重的向着马棚走去。

      只见天空一流光随着轰隆隆的雷声飞速而下,最终掉落于这茫茫戈壁。不过片刻风停雷止,那令人窒息的感觉亦是渐渐消散于天地间,大地恢复了平静。而在万丈深渊旁还可以隐约听到其深处传来的惊悚的嚎叫声,像是魔鬼嘶喊一般,让人毛骨悚然。又似在暗示着什么,无人知晓。

      这是一段绵愁的人事,这是一幕玄幻的经历,这是一曲悲凉的仙歌,这是一许希望的情长。

      抬头看了看天,雨已经停了,突然暗道不好,酒楼内还没有打扫要是让掌柜的发现可有的罪受了,对着乞丐匆匆道:“既然不记得就罢了,日后慢慢忆就是了,我还有事便先回去了。”言闭急忙转身向酒楼内跑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落花又&然之妙

      瞭望尘世,流水落花又如鸟语花香,从浮屠凡尘到云天仙宇,一路尽数欢嚣。山峦连绵相依,植树锦簇相伴,流水缓过大南江北,自然之妙可属横生。

    2020-11-28 12:13:41详情点赞(0)回复(0)
  • 仁爱必&于世。

      玄日东挂,祥和普照丽土,可以说这是黎明后的曙光,夜黑落幕,万物相息,浮生如若梦幻,过眼世尘,仁爱必将长存于世。

    2020-11-30 02:40:0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是一&希望的

      这是一段绵愁的人事,这是一幕玄幻的经历,这是一曲悲凉的仙歌,这是一许希望的情长。

    2020-11-30 09:45: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奇迹&。

      无尽天宇,此时传出一声轻叹“这------真是奇迹。”随后便再无声息。

    2020-11-28 02:18:5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返。

      谁能可得其三,如同痴人说梦。如同一件件往事,只在人的一念之间,可为与不可为。那段人常,那曲仙歌,那幕鬼冤依旧倘若在这历史的先河中,游离不去,去而不返。

    2020-11-30 08:39:4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