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20-11-19 00:39:17

天仓 连载中

天仓

编辑:执伞青衣袖作者:紫檀木鱼分类:仙侠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天仓古山,青城剑派,元朝衰败,锦衣卫横行无忌。青城派掌门林雁天第三子林风性子顽劣,不学无术。小小门派,碌碌之人,却能承受灭顶之灾,卷进纷杂的江湖中。朝廷的阴谋,武林的争斗,《阿含经心经》的重现,古剑“天仓”降生,让整个中原大地血雨腥风,动荡不安不堪入目。林风巴蜀之地,山水奇秀,人杰地灵。集天之灵气已刻山之奇险峻,采地之秀色以描树之葱郁拔。蜀之胜景,共分四色,为“峨眉之秀,青城之幽,剑门之险,夔门之雄”。其中青城山的幽美灵秀,却是最为怡人。“青城”二字,也是得益于山中之景色,全山树木青翠,四季常青,诸峰环峙,宛如城郭,固有“青城”之名。青城山在蜀地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颇具盛名的,不仅因为它的美景,还得益于山中一武林门派——“青城派”。。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天仓五  天仓仓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诗的题目是什么  天仓日子什么意思  天仓仓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用自己的话说一说  天仓在哪里面相  天仓有痣  天仓仓野茫茫什么意思  天仓凹陷  天仓位置是哪里  


精彩情节:

      “你个龟儿子,叫你偷懒,叫你不用功,一套剑法练了三天,一招都没练成!王八羔子,气死老子了。”骂人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穿着青色宽袍的中年汉子,他的两鬓微微斑白,但面容却依然给人一种很是丰神俊朗的感觉。此时的他因为气恼脸憋得通红,一边骂,一边用形如戒尺的木条责打一个趴在地上的少年。只见他每次都将木条狠狠地举过头顶,落下的时候也带起了“呼呼”风声,可就是在贴着屁股的时候,总感觉顿了那么一下。

      刘裕阳气息岔乱,连喘粗气,手臂酸痛欲断,刚硬接那么势大力沉的几招,吃了不少苦头。暗想:如此死守始终不是办法,所谓剑长一分便强一分,干脆以攻为守,鱼死网破。想到此处,他立即大喝一声,脚踩“太白醉酒步”,大声唱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一招快似一招,一招狠过一招,全是攻式,直逼要害,不留后招。逼得对方连退数步,乱了方寸。

      “‘太白谷’的弟子和‘三苏门’的弟子在比武了,可惜啊,你来太迟了,错过几场好戏!不过还有的看”。男子一边说一边振臂呐喊。

      “那怪不得兄台不知道他们两派的纷争。眉州‘三苏门’和彭州‘太白谷’都是巴蜀地区极富名气的武林门派,而且两派都是以剑法闻名。‘三苏门’尊北宋大文豪苏轼、苏辙、苏洵为祖师,将苏子诗词化为剑招,大开大合,端庄大气。‘太白谷’拜唐代诗仙李白为圣人,也是将其诗句融入到剑法招数中,每一招都飘逸灵动,洒脱自如。可是啊,这两派都自封为‘以诗化剑,以剑写诗’的正宗剑派。‘三苏门’的都认为自己剑法的气势磅礴是‘太白谷’所不能及的,而‘太白谷’的也觉得自己剑法的飘逸洒脱胜过‘三苏门’的拖泥带水,滞笨沉重。所以两派的弟子无论走到哪里就斗到哪里,明争暗斗几十年,结下的梁子可不浅啊!龟儿子嘞,狗咬狗!”说道此处,四周“哗哗”掌声一片,喝彩不断,二人又将目光投回到场中。

      男子回过头来细细的端详了一下他,道:

      “那他们两派弟子为何争斗啊?”书生问道。

      “踢他”

      “爹说了,让你好好练剑,不能瞎跑”。

      林风心中犹如春风拂过,春雨浸润,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了,咧开着嘴,嘴角上挂满了得意之色。

      “爹。你刚刚骂我是龟儿子,又骂我是王八羔子,我到底是乌龟生的呢,还是王八生的呢?”

      “该我了”于信仁大步迈出,操起阔剑,冲向刘裕阳,口中吟道:“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明”。忽见青光闪闪,剑影叠叠,掠起阵阵风声,丝丝的寒意渗透到心间。刘裕阳想要腾身躲避,可是剑光罩住全身,如何避得了啊,只得硬接了。他眉峰一扬,口中唱到:“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还”。他的长剑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反客为主,逼得刘欲阳反而撤剑回挡,但仍免不了两剑相交,火光四溅,震得虎口发麻,欲脱剑而出。

      “好,打得好”

      只见场中南北二侧分立两人,起了个剑势,凝神屏气。南侧穿青色衣服的人叫于信仁,是‘三苏门’弟子中的翘楚,剑法沉稳有力,火候十足,‘三苏门’中年轻一辈的弟子能打过他的也寥寥可数。此刻,他身后站着的十几个同样穿着青色衣服的弟子都面色紧绷,甚至有几个女弟子紧张的攥住粉拳,轻咬细唇。

      “你看那青衣男子步伐沉稳,手中铜剑舞的是开合自如,急急生风。反观白衣青年,左躲右闪,手中长剑始终不敢与对方的剑相交,长久下去,必败无疑。”

      “三弟,你往哪儿走?回房的路在这边儿!”白衫少年一把拽住了蓝衣少年。蓝衣少年眨巴眨巴眼睛,搓了搓手,满脸堆笑地望着白衫少年道:

      此后数百年,“青城派”可谓是不温不火,天下武林都知道有这么个门派,但要论资排辈,“青城派”却也排不上号。“青城派”的鼎盛时期,是在唐朝末年。当时有个道士叫杜光庭,因为前蜀皇帝王建信奉道教,追求长生不老,就召杜光庭入朝为官,拜为蔡国公。可是杜光庭是个喜好清修,淡泊名利的道士。没过多久,他就辞去官职,云游天下。一日,到达青城山,顿觉青城景色幽美之至、山峰奇峻险美,处处充满玄机,处处包含天道,就留在了山上,拜投到“青城派”,以求潜修。此人真是天纵奇才之辈,不到十个年头,便将“青城派”所有书籍看了个遍,并且悟出一套震惊武林的剑法——“三清一气剑法”。他一跃成为了武林剑术宗师,也顺理成章地接任“青城派”第十代掌门人之位。当时的杜光庭真是名声在外,威名赫赫,若论剑法,当时天下武林恐无人能出其右;如论道法,他也是少有的能够大彻大悟、聪慧通明之人。有很多武林高手不服气,隔三差五地前来挑战,可他们连“三清一气剑法”的最高境界“上清一气剑法”都没见识过就已经败了。他们中大多都倒在“玉清”的门槛上,能够迫使杜光庭使用“太清一气剑法”的也就寥寥几个。此后数十年,“青城派”声势暴涨,内、外门弟子共达两千余人,声名之盛,一时无两。

      中年男子面色略带尴尬,把头别了过去,双手背在身后,清了清嗓子道:“打啊,怎么不打呢,爹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好啦,爹要练功了,你们两个兔崽子先出去”。

      “二哥,听说最近山下挺热闹的,出了很多新花样儿,你不去看看?”。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你往哪&了蓝衣

      “三弟,你往哪儿走?回房的路在这边儿!”白衫少年一把拽住了蓝衣少年。蓝衣少年眨巴眨巴眼睛,搓了搓手,满脸堆笑地望着白衫少年道:

    2020-11-20 03:37:42详情点赞(0)回复(0)
  • &洒的模

      “噗”,旁边一少年忍不住笑了起来。仔细一看,这少年约摸有十八岁,剑眉星目,鼻梁高耸,一袭白衫,干净整洁,好一副英俊潇洒的模样。

    2020-11-22 05:52:34详情点赞(0)回复(0)
  • 身后,&嗓子道

      中年男子面色略带尴尬,把头别了过去,双手背在身后,清了清嗓子道:“打啊,怎么不打呢,爹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好啦,爹要练功了,你们两个兔崽子先出去”。

    2020-11-22 12:40:02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