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

更新时间:2022-12-22 06:02:23

暖色的拥抱 连载

暖色的拥抱

编辑:执伞青衣袖作者:遇见白熊分类:穿越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顾轻清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很按部就班,从没想过这种事会降在自己身上。 又有些意外地庆幸,这给了她勇气去摆脱没有梦想的生活。 当她小心翼翼地守着自己的梦时,有人拉住她的手告诉她,这世上可能有比梦想更珍贵的东西。 但是,没有什么事是唾手可得的,总要用重要的东西去换更重要的。“铃铃铃”,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绿山墙画室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比想象中来的早,简单地打过招呼,是个脸色和今日天气一样阴沉的小姑娘。。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拥抱图片 情侣暖色  


精彩情节:

    阴冷的天气,手里捧着一杯热可可坐在窗边,轻柔的音乐催着人变得愈发懒散,这种日子就应该躲在被窝里,睡上幻天暗地的一觉。

    “铃铃铃”,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绿山墙画室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比想象中来的早,简单地打过招呼,是个脸色和今日天气一样阴沉的小姑娘。

    顾轻清迎上前去,“第一次来吧?这边坐一下,我去拿画册。”

    “来吧,选选看,想要画哪张画?或者有自己想画的图也可以。”顾轻清弯起嘴角将画册递给客人。

    “好的,谢谢!”

    随着唰唰的翻页声,画面最终停留在梵高的《莱斯附近的海景》上,女孩指着画册,“就这幅吧。”

    顾轻清简单介绍一下油画的作画工具和基础作画步骤,便交由客人自己上手了。因为没有别的顾客,顾轻清随即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旁边,“别紧张,你画你的,自由地按你的想法画就好。”

    不一会儿……呃……这线条自由得有些凌乱啊!描绘波澜起伏的大海还算是合适,帆船这么画,怕是要马上要“翻船”了。

    顾轻清忍不住出声制止,“我来帮你稍微休整下吧。”两人交换位置坐下。

    一边修改一边指导,“近处的帆船线条稍微清晰一些,下笔轻一些,不然一会颜料上去,一是有可能把铅化开来了,会显得有点脏脏的;二是需要更厚重的颜料才能遮盖住铅笔的痕迹。远处的帆船呢,我们就可以简单点带过就好。”

    女孩默默地点头应答,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轻清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氛围,“你看样子挺小的,还在上学吧,今天没课所以过来画画吗?”

    女孩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没有,我刚刚工作,今天早上刚走到公司门口……也不是,我就是找了个借口翘班了。”

    笔顿了一下,顾轻清懊恼自己好像问错问题了,但好奇心还是驱使她问出了下一句,“为什么啊?!”

    小姑娘犹豫了一下,吐露出心声,原来是工作中遇到了不顺,昨晚一夜没睡,早上起来浑浑噩噩地走到公司门口,可真的不想以这样糟糕的状态去面对领导和同事们。

    “那么你把海浪想象成这些挫折和不如意,我相信你能画出那种跌宕起伏的那种感觉。”在调色盘上挤好颜料,将画笔递给女孩。

    顾轻清也不禁感慨,社会的毒打啊!每个人都要经历一遍吧!

    想起之前与前同事聚餐的场景,对于工作中的苦水,似乎每个人都不同的体会。

    老程突然在聚会上丢了个重磅炸弹,“我决定裸辞了!辞职报告已经交了。”

    顾轻清偷偷朝舒悦挤挤眼,“什么情况啊?”

    舒悦摊手表示:“我也不知道啊!”

    陆敏指了指手机,偷偷交换起情报。

    “你们仨别猜了,我就是受不了新领导压榨,现在不流行gap year嘛,我也给自己放个假。”说完,老程还若无其事地夹了口菜。

    顾轻清同仇敌忾地站边道:“要我觉得人生几大悲事绝对要加上一条,那就是“新官上任”。”

    顾轻清接着道:“记得我当初离职不也是因为我们部门换了新领导,还是顶头上司。”

    “嘿!你还记得吗?当时,八卦群里还流传着一张照片,一个胖墩墩的侧面被醒目的红色重点圈起来。刚收到时,赶紧点开原图,放大了看,但是距离太远了,还是偷拍,也就能看清楚个身形轮廓。不过这也没什么用了,因为直到离职我都没见过他真人到底长啥样......不过离职的时候,我心里认定他一定丑陋极了!”

    “噗嗤!”老程刚夹了块肉,还没送进嘴里,掉了。

    在公司资历很老的陆敏老师却还是笑不出来,闷了口酒,“别说了,我这个月算是白干了!”

    “怎么啦?”顾轻清追问。

    “前段时间和副总老公的公司对接业务,忙前忙后不说,问题是人家借着咱公司的渠道和资源捞了一大笔,到头来还赖账,说是只是试运营,合同里也没提费用的事情。”陆敏老师捏着空酒杯摇摇头,到头来也只能闷声吃下这个哑巴亏,这事明知有理,在公司里却没人会公开站在他这边。

    “可惜我都这把年纪了,上有老下有小,可不敢像老程这么潇洒地把辞职信甩老板桌上。”

    默默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啤酒苦涩的味道让人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顾轻清并不是个会喝酒的人。

    其实,那段时间顾轻清也有了新工作,日子过得平淡,可总会有新的烦恼出现。

    新的工作团队,同事人都不错,家底也不错,清闲的日子没事就喜欢点个下午茶、出去聚个餐。一开始找理由拒绝了邀请,但你想要融入一个新集体,这些同事间的闲聊小聚必不可少,职场上的吃饭喝茶从来都不简单。这一来二去,总是别人请客也过意不去,就只能忍痛看着刚到手的工资“哗”地降了一大截。

    舒悦转移话题,聊到在顾轻清离职不久后,采购部的邓艾也离职了。

    老程接过话茬:“这也不奇怪,有一次加班的时候去拿外卖,正巧碰到她。她和我说过,她是跟着前领导一起跳槽来的,薪资没涨多少,工作却更难做了。”

    舒恬却嘲笑老程太天真,“她是因为拿了不少回扣,而且采购部经理离职后,估摸是上头没人罩着,自己也赶紧找了下家。”

    再夸张点的传言说,“她工作没几年就自己买了房,看来采购部的肥水不少啊!”

    虽说谣言多有夸大的成分,可大家还是很惊讶,“啊!!!”原来即使是利益完全不相关的同事也已经习惯了拿谎话搪塞你。

    顾轻清透过回忆,看着画布上铺陈开来的色彩,深沉的蓝混着墨色的绿是看不清的幽暗,偶有亮眼的白色翻涌而上,十分震撼却沉郁的画面感。

    叹了口气,或许应该换个心情。“我们接着画天空吧,天空的颜色可以比大海明亮点。”

    虽然难免有糟糕的经历,还是要给年轻人点希望的,不然容易被风浪冲昏头脑,干了傻事。

    顾轻清宽慰道:“其实运气好的话,职场中能遇到契合的小伙伴,我的前同事就变成了现在的好闺蜜,所以我并不后悔当初进入那家公司工作。残酷的生活总归还是有很多乐趣的,比如和朋友聊聊天,画张画,或者就单纯地看着天空发发呆……你喜欢看天空吗?”

    女孩顺着话音抬头看向窗外,阴云散去,天变得透亮,阳光透过窗户轻柔地洒在女孩的脸上,顾轻清赶忙拿起手机偷偷记录下这一刻。

    “可以等一下吗?”顾轻清问。

    女孩茫然地点点头,顾轻清拿起画笔挑了点钛白色混着一点点黄,点缀在海面上,那是光的颜色。

    顾轻清看向女孩,“那么最后把这帆船就当作你自己吧,想要驶向哪里,需要你自己去探索。”

    女孩望着顾轻清真挚的眼神,似乎了悟了什么,又似乎还有些没有看懂,只是觉得心情平复许多,不由地想与她亲近。

    “姐姐,我画完啦!”女孩仰起脸,像个讨糖的小孩。

    顾轻清递给她一支勾线笔,“真不错,稍微等画面干一点,然后轻一点在上面签个名字吧。这幅海景是只属于你的。”不久,画作的右下角缓缓落下一个“沛”字。

    顾轻清看了一眼,“我叫你沛沛吧?”她有种感觉,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能见到女孩。

    看到满意的画作,听到赞扬,女孩心情也阴转晴,“都可以。姐姐,画画是不是有魔力?我感觉心情好多了。我下次还可以再来吗?”

    顾轻清半开玩笑地应道:“嗯,你的确得下次来,油画干得比较慢,你现在拿走,路上一不注意可就蹭花了。”

    沛沛被逗笑了,“谢谢,那我先走了。”

    “哦,对了……我能加你个微信吗?”顾轻清挠挠头,知道自己这样有些唐突。

    沛沛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头轻声应下。

    沛沛临走前问了顾轻清一个问题,“姐姐,你喜欢你的工作吗?”

    顾轻清只是模棱两可地回答:“或许吧。”

    此刻,她看着那幅画作,思绪飘然。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临摹这幅《莱斯附近的海景》的时候,也是个心情超差的日子,可是那幅画却太失败了,犹如深渊般的漩涡,没有任何船只可以在那其中前行,那种灰暗的心情如今依旧深深刻在心间。

    第二日早上,顾轻清整理完画室,给窗台上的绿植浇过水,阳光下晶莹的水珠在叶片上晃动。顾轻清拿出手机记录下来。

    然后,打开微信,在好友列表里找到沛沛,把昨天偷拍她的照片发给她,“早上好!”

    “叮。”沛沛在早高峰拥挤的地铁里,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许久,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回道:“早上好!”

    忙碌起来,时间总过得很快。上午的课时结束,顾轻清正在收拾画笔和颜料,兼职的小陶老师在整理垃圾,准备吃午饭的时候一起拿出去扔掉。

    清脆的风铃声响起,顾轻清起身,“对不起,现在是午休时.....嘿!你今天怎么有空来?”

    说着,顾轻清抽了张纸巾随意擦了擦沾在手上的颜料,过去给了舒悦一个拥抱,准确地来说,是用双臂夹了一下她的身体,因为油画颜料没有那么容易完全擦干净。

    “前阵子的项目好不容易结束了,老板特批我了 3 天假。我想着好久没见你了,上次你约我看展,我都没空。这不,一休息就来看你啦。”

    顾轻清把脑袋搁在舒悦的肩膀上,来回蹭了蹭,但对方背包的肩带有点咯得脸疼,“还是你贴心,不过,你今天怎么背了这么个大包?”

    舒悦弯起眉眼,露出两颗小虎牙,“当然是给你的惊喜。”

    舒悦卸下双肩背包,放到胸前,背包的中间有个透明的小窗,可以看到包里面正躲了只雪白的小猫咪。

    “wow~”顾轻清瞪大眼凑上前去,小猫咪不知道是好奇还是害怕,转了转脑袋,用爪子扒拉了一下包的内侧。

    小陶老师也停下手上的整理工作,好奇地过来看,没人能拒绝这种软萌萌的小动物。

    舒悦打开猫包,双手将猫咪抱出来,想搁在顾轻清的怀里,但看了看她的手,“你快去把手洗干净!”

    “马上去,等我啊!”一溜烟地窜出去洗手间。

    舒悦保持着双手抱着小猫咪的咯吱窝的姿势,猫咪表现出不安分的天性,在她手里扭动,伸长了脚,挣扎着想要脱离掌控。

    小陶老师伸出双手,“我能抱抱它吗?”

    舒悦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位画室新来的老师身上,她把猫咪轻轻地放在他的怀里,然后从头到尾摸了两下猫咪的皮毛,以示安抚。

    白色的长袖T恤随意地挽起,胳膊环成一个圈,小白猫自然地团在其上,抬高手臂让猫咪更靠近自己一点,嘴里发出轻微的声响,逗弄着它,小猫咪也配合昂起脑袋,耸耸鼻子。

    舒悦看着眼前低着头的男生。亚麻色的发色,头发有些微卷,发下的侧脸,睫毛微垂,鼻梁高挺,肤色是女生都羡慕的白净。舒悦心想:学艺术的人难道都长得这么好看的吗?

    开门声打断了舒悦端详美人,小陶老师把猫咪递给洗干净手的顾轻清,小猫却趁此间隙一跃而下,在地上来回走走、嗅嗅,似乎在探索新领地。

    顾轻清无奈,“看来它好像比较喜欢小陶老师呢!”

    小陶老师温柔地笑笑,回道:“不敢,不敢。”

    大家也就随小猫自己玩耍去了。顾轻清问舒悦:你吃过午饭了吗?我们正准备去吃饭。”

    “还没有。”

    “那一起吧。”顾轻清眼神看着向蹦上单人沙发,找了个舒服位置窝起来的猫,“但是它怎么办呢?”

    “没关系,宠物店的人说早上喂过它猫粮了,暂时先给它拿个杯子盛些水就行,下午我们再去采购猫主子的用品。”

    “行,那走吧,先吃饭去,我请客。”顾轻清取下立式衣架的帆布包,挎上。

    舒悦先去按电梯,顾轻清和小陶老师分着将几袋垃圾拿上,锁上画室的门。

    三人在楼下商场找了一家日料店,一边吃饭一边随意地聊着,主要还是顾轻清和舒悦“叽叽喳喳”,小陶老师只是偶尔插两句。

    吃完饭,舒悦挽着顾轻清,“先去地下车库,我今天开车来了。”

    顾轻清对跟在身侧的小陶老师说:“小陶老师,今天下午预约的学员不多,就辛苦你带一下,我们会尽快回来的,谢谢。”

    “嗯,没事放心吧,你们慢慢来,路上注意安全。”

    将车从地下车库开出来,舒悦抬手放下遮阳板,午后的太阳有些刺眼。

    “小陶老师什么时候来的呀?思颖呢?我也好久没见到她了,上次她推荐给我的面膜很好用,本来还想当面感谢她一下。”

    “思颖今年开学大四下了,现在正忙着做毕业设计,所以近期没有时间过来。小陶老师是她雕塑系的师弟,思颖拜托他来帮忙的,是个人挺好的小伙子。”

    “那小陶老师叫什么名字啊?”

    顾轻清转头看向她,有些惊讶,半天没说出话来。

    十字路口红灯亮起,舒悦踩下刹车,顾轻清身子惯性地向前扑,又被安全带拉回来,顺带拉回来的还有她的神智。

    “他叫陶亦寒,名字挺好听的,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舒悦不否认,“是有点好感。你的意思是我老牛吃嫩草吗?”

    “没有没有,你加油,我一定站在你这边的!要我给你们牵线搭桥吗?”

    “你别瞎掺和,鱼要自己钓上来的才好吃。”

    顾轻清对着车窗外做了个鬼脸。

    “顾轻清!你知道有后视镜这么个东西吗?”

    黄昏时刻,顾轻清和舒悦才载着满车的战利品回到画室。顾轻清抱着塞满了各类物品的猫砂盆,用脚踢开门。

    画室里只有陶亦寒一个人,学生们都回家吃饭了,陶亦寒见状想要上前帮忙。

    “你不用管我。舒悦在负一楼的地下车库,还有好多东西,她一个人应该不上来,能辛苦你去帮个忙吗?”

    “好。”

    顾轻清喊住将将要出门的陶亦寒:“等一下,我把她手机号发给你,如果你找不到车停的位置,可以打电话给她。”

    等人走后,顾轻清露出狡黠的笑容。

    搁下东西,一样样整理好后,唤着小猫咪,奈何人家傲娇地根本一个眼神都不给她。顾轻清只能自己走过去,把猫抱起来。

    看着它橙黄色的眼睛,“应该先给你取个名字,不然你都不知道我在叫你。”

    “软软糯糯、雪白雪白的,叫‘糯米团子’?”

    “不好不好,太长了,喊起来费劲。”

    “白白嫩嫩的‘豆腐’,就叫‘豆腐’好不好?”顾轻清轻轻晃晃怀里的小白猫,对它说。

    “喵呜!”一声百转千回的叫声,喵咪挣扎着跳到地上,顾轻清装作追赶它的样子,故意在它身后发出脚步声,猫咪一下子窜到沙发底下躲起来。

    顾清清悻悻地说:“你不喜欢吗?可是我喜欢,所以现在开始你就叫‘豆腐’了。”

    等陶亦寒和舒悦回来时,顾轻清正跪在沙发前,趴在地上朝沙发下喊着:“豆腐!豆腐!”

    “这是它的新名字吗?下午的时候,好几个学员都在问我它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顾轻清觉着自己现在的姿势实在是太尴尬了,赶紧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嗯,我刚给它取的,它好像还不太熟悉。”

    “你刚刚那么喊,它当然害怕得不敢出来。”舒悦放下手里拎着的大购物袋,低头从里面翻出一件东西,丢给顾轻清,“你得用这个。”

    划过完美的抛物线,顾轻清准确地接住,展开手一看,是一根猫条,撕开封口,挤了一点出来,伸到沙发底下,试探地喊:“豆腐?豆腐?”

    果然,过了一会儿,豆腐闻到食物的味道,悄悄地靠近。顾轻清感觉到手里的猫条动了一下,应该是豆腐在舔,她不动声色地一点点把猫条往自己的方向收回,豆腐也跟着钻出来。

    在豆腐专心舔猫条的时候,顾轻清还乘机撸了两下,吃“豆腐”的豆腐。

    待豆腐吃完,砸吧砸吧嘴的时候,顾轻清这回终于顺利地将吃饱喝足的小家伙抱起来,放到铺好猫砂的猫砂盆里,让它熟悉下环境。

    新来了一个小家伙,要添置的东西可不少,三个人把采购的东西一件件翻出来,分类整理、摆放好。等全部忙完,天都已经黑了,豆腐也玩累了,在新买的窝里睡着了。

    舒悦提议:“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晚上我们去吃火锅吧?”

    顾轻清附议:“好呀!我好久没吃辣的了,想想都要流口了。”

    “不好意思,我可能要早点走,明天上午有课,所以今晚得回学校去。”

    “真可惜!不过,谢谢小陶老师给我省钱了。”舒悦半真半假地说。

    陶亦寒倒是很大方,“下次有机会,我请你们喝下午茶。”

    “别听她瞎扯,她开玩笑的。”顾轻清解释道。

    陶亦寒看着舒悦笑了笑,“我知道。”

    舒悦看着他微微弯起的眼,眼睛里似乎还反射出自己的影子,感觉心脏又一次被击中了,火锅还没吃上,脸颊已经不自觉地微微热了起来。

    “噗噜噗噜”红油卷着辣椒在锅里翻滚,蒸汽熏得脸上热热的,舒悦不禁又想到当时的情境,“我觉得我大概要陷入爱情了。”

    趁某人分神,顾轻清和老程赶紧从锅里捞起煮熟的肉,瓜分掉。两个人吃火锅太寂寞,老程被临时拉来充场子。接到电话的时候,老程正看着自己煮得不知道是番茄炒蛋,还是番茄蛋汤的玩意,听说有免费的火锅蹭,立马甩下碗筷出门。

    “呼噜噜”吸了一根热辣辣的鸭肠,老程戳破舒悦的白日梦,“你可做好心理准备了?人家艺术学院的美女如云,你的竞争对手可是各个都年轻貌美。”

    舒悦把虾滑下进锅里,“不知道,也许我三分钟热度,但我没法拒绝帅哥。”

    吃饱喝足,三人溜达着送老程到地铁站。老程问:“豆腐晚上一只猫放在画室,没问题吗?”

    “应该没事,还是只小猫,也翻不出什么花来。”

    “嗯,我画室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它要玩就玩吧。”第二天早上,顾轻清见到画室里那只小花猫的时候,真想把时间倒回去,把自己嘴巴给缝上。也自此,顾轻清开始了,每天早晚带着豆腐上下班的日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