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21-02-15 14:37:23

浮世阴曹 完结

浮世阴曹

编辑:捱过春秋作者:叶梵枫分类:灵异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天道,人道,妖道,魔道,鬼道,在乾坤万物天地不平衡之际,妖魔横行无忌,屠杀人间。酆都城大帝的影子使者因同情苍生,偷偷的用九幽最原始之气逆转轮回,修改鬼道。犯下铸成大错,导致九幽之渊大门提早解开封印崩碎,逃跑了众多恶鬼妖魔。酆都城大帝雷霆震怒,将九幽最原始之气解开封印在他体而东北那时候是什么状况呢。土地肥沃,森林物产资源丰厚。每户人家都有自己的田地,最起码能够一家人吃饱。后来听奶奶说那时候爷爷和奶奶有婚事,但奶奶那时候还在上学,而爷爷一心想去东北看看。所以太爷爷和太奶奶给爷爷凑了凑路费,就让爷爷先去东北看看怎么样。爷爷独自一个人和许多同样的山东汉子带着希望,就踏上了东北的行程。此次去东北之前,太爷爷给东北的一个同姓没有出五福的兄弟写了一封信,问东北那边怎么样,东北回信说很好。这才打复爷爷带着东北信里给写的地址去了东北。爷爷去的时候正值冬天,吉林这边白雪皑皑。坐车坐了整整一周的路程,又一路打听终于到了吉林省敖东古城县辖区的一个名字叫通沟镇的地方。到同姓那个太爷爷家里已经半夜了,因为爷爷来的时候带的都是单薄的衣服,而那时候的东北冬天那不是一般的冷,所以一路上手脚都冻坏了。村长领着爷爷进了那个太爷爷的家里,一家人都睡觉了。所以村长就又带着爷爷去了自己家。让爷爷先安顿一宿,第二天带着爷爷去了那个同姓的太爷爷家里。去的时候正赶上人家吃饭。那个同姓太爷爷看到村长带着一个小伙子进了屋。于是同姓太爷爷放下碗筷,站起来说:“村长老哥,你怎么来了,快坐,他是谁?”村长笑着说:“叶老六,这是来投奔你的山东的亲戚。”“亲戚?他是?”同姓太爷爷说。我爷爷赶忙说:“六叔,我是二子,是叶炳文的儿子。是我爹让我来看望您的。”同姓的太爷爷很惊讶,说道:“炳文大哥的儿子,信上不是说得一阵子才能到吗,怎么这快就到了。来来快坐下,吃饭了吗?”“吃了,在村长大伯家吃的。”同姓太爷爷赶忙又说道:“二子你不谢谢村长。”“已经谢过了,六叔。”村长也赶忙笑道:“老六啊,你这客气啥啊。他一个孩子这么老远来投奔亲戚多不容易啊,我是村长,提供一顿饭还没有了。”“呵呵,不是了,老哥我替我山东的大哥谢谢你了。”“你看老六,你又客气上了。”就这样爷爷就呆在了同姓太爷爷家里。村长看爷爷这一身这么单薄,就送了爷爷一件破棉大衣和一双补了又补的黄胶鞋。爷爷非常高兴。在同姓太爷爷家每天爷爷都早早的起来,帮同姓太爷爷家里挑水劈柴,每次都是人家吃完饭了,才能自己独自一个人吃点人家剩下的。因为投奔在人家,爷爷经常是吃不饱的。每次给家里回信都说六叔一家对我很好,你们什么时候也来啊。而我太爷爷每次收到我爷爷的信都是说好,所以犯起了嘀咕。是不是二子在东北老六家受苦了。所以和我太奶奶商量决定去东北看看。爷爷在同姓太爷爷家里吃了不少苦,每次都是独自一个人在牛棚里默默流泪。但终于熬过这个冬天。山东关里家来信了,我太爷爷和我太奶奶要来东北了。这无疑不让我爷爷高兴。。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我的太爷爷们和太奶奶们就这样在刘先生的门外守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刘先生打开门一看。我的太爷爷们和太奶奶们还在并没有走。于是说道:“你们怎么还没走啊。”我太爷爷恳求道:“刘先生,我求您救救我儿子。”“不是我不救,而是我早已不做这档事了。你们这又是何必呢?哎。”刘先生又看了看我病重的大爷爷,迟疑了一会,皱着眉头说了声:“你们先进来再说吧。”太奶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对太爷爷说:“咱家老大有救了。”于是跟着刘先生进了屋。刘先生的屋子陈设很简单,除了东南角落的一张神像格外入眼。刘先生让太爷爷们太奶奶先坐下,然后没有先看大爷爷,而是从土灶下抽出石砖,从里面拿出一个四方大盒子。盒子上积满了灰尘,自言自语说到:“很久了,这是命吗。”刘先生把盒子放在炕上,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双筷子一个罗盘和一本很久时间很久的牛皮书。于是,刘先生对太爷爷们太奶奶们说:“本来我是不想在做这档子事了,你们也知道现在外面不允许,但是你们在外面守了一夜,我实在是不忍心让你们这样就回去。况且这孩子的病正常根本治不好的。”“你说什么,刘先生?”太爷爷说道。“这孩子不是什么正常疾病,而是招了邪气。”“邪气,怎么可能啊。”另一个大爷爷说道。“是招了邪,他的双目突出,眉心有红点,两眼无神,而且额头处被缠绕了一层黑气。这些正常人是看不出来的。我猜的没错的话是被煞气侵体了。对了,在病之前这孩子接触过什么东西。”“没有啊,之前就是和邻居的儿子在一起。”“那么他在病发有什么异常没有?”“我想想,倒是有一次,从邻居家回来的时候,我问老大吃饭没有,他没回答我。”“哦,那就清楚了。他一定是被某种东西自身带的煞气伤了,先不管怎么伤的了,好在只是煞气伤了,如果是沾了不干净的东西,可就麻烦了。我刚才用罗盘测了一下,又试了他的脉。可以确定他现在昏迷是自身的魂魄被煞气撞击了,地魂丢了。”“那刘先生,那我儿子还有救吗?”“当然了,还算你们送来的及时,如果在晚几天,他的命魂也会没了。那到时候人就真没救了。”“刘先生,既然有办法救,那您赶快救救我儿子吧。”“好,你们不要着急,我会救他的。”于是,刘先生把窗台上摆放的一盆桃花搬了下来,用手抠了一块盆土。有从墙上挂的神像图后面拿出一个玻璃瓶子。从里面倒出一点水。“这是桃木土,这是雨水,也叫无根水。把两样东西带回去混在一起,这个孩子什么时辰出生的,就什么时辰给这个孩子服下,在孩子脚底下用朱砂写上孩子的名字。待到朱砂印记干掉,这孩子的地魂也就回来了。到时候就能醒了。切记这个过程中,家里门窗不要关闭。等他醒了以后,在补补身子就行了。”“知道了,真的太谢谢刘先生了,我们该怎么谢你呢。你看这点钱你收下吧。”“不了,钱我就不收了。这孩子病要紧你们还是快回去吧。”太爷爷一看刘先生不肯收下钱,也不再强求了。于是对刘先生说:”大恩不言谢,以后刘先生有需要我们帮助的,你就给个信。”

      过了年,太爷爷和太奶奶领着我三爷爷、四爷爷匆匆忙忙就来了东北。同样是村长带着来了我同姓太爷爷家。太爷爷和太奶奶看见我爷爷瘦了那么多,太奶奶就忍不住哭了。于是,我太爷爷决定不回山东关里家了,就打算在东北落户了。在村长的帮助下,我太爷爷在通沟镇落了户口,村里当时给了我太爷爷家在河沿边的一块地基,四双带补丁的黄胶鞋,一铺草席和两把柴刀。这在当时已经不错了。因为你一个山东外来人来人家这开辟落户,很多当地人都是排斥你的。为了有个住处,我太爷爷就带着我爷爷、我三爷爷、我四爷爷每天去山上打木头、河边打石头。这样一直到了老秋,盖房子用的材料就准备够了。第二年的春天,在村长和其他人的帮助下,太爷爷在河沿边盖了三间泥草房,这样总算在东北安了家。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关里家那边来信了。是太爷爷的弟弟家来的信,信上说我另一个太爷爷说我大爷爷病了病的很重很想我太爷爷太奶奶。务必让我太爷爷和太奶奶回去一趟。我大爷爷是谁呢,他是我太爷爷的大儿子,因为我太爷爷兄弟家没有儿子,所以小时候送给了我太爷爷兄弟家。我太爷爷和太奶奶看到信急的是上火啊,这刚在东北落户,还没稳定,家里那边就...可是我大爷爷虽然送给了别人家做儿子,但是也是我太爷爷的亲儿子啊。想来想去,我太爷爷和太奶奶赶忙匆匆启程返回山东关里家。走的时候叮嘱我爷爷照顾好我三爷爷和我四爷爷。太爷爷和太奶奶就这样回去了,一走就很多天。话说太爷爷和太奶奶坐了一周多火车终于也到了老家山东诸城县。一下火车就赶紧去了我另一个太爷爷家里,我大爷爷躺在床上,脸色很苍白。我另一个太爷爷对我太爷爷太奶奶说我大爷爷两天没进食了,就喝点水。因为太爷爷和太奶奶来的时候大爷爷睡着了。到了晚上大爷爷醒了,就发现太爷爷和太奶奶来了。大爷爷哭了,轻声的喊了句:“爹,娘,你们终于来看我了。”太奶奶忍不住也哭了,握着大爷爷的手说:“老大啊,快点好起来啊。”太爷爷也说了句:“老大,坚强点,病会好的。”

      而东北那时候是什么状况呢。土地肥沃,森林物产资源丰厚。每户人家都有自己的田地,最起码能够一家人吃饱。后来听奶奶说那时候爷爷和奶奶有婚事,但奶奶那时候还在上学,而爷爷一心想去东北看看。所以太爷爷和太奶奶给爷爷凑了凑路费,就让爷爷先去东北看看怎么样。爷爷独自一个人和许多同样的山东汉子带着希望,就踏上了东北的行程。此次去东北之前,太爷爷给东北的一个同姓没有出五福的兄弟写了一封信,问东北那边怎么样,东北回信说很好。这才打复爷爷带着东北信里给写的地址去了东北。爷爷去的时候正值冬天,吉林这边白雪皑皑。坐车坐了整整一周的路程,又一路打听终于到了吉林省敖东古城县辖区的一个名字叫通沟镇的地方。到同姓那个太爷爷家里已经半夜了,因为爷爷来的时候带的都是单薄的衣服,而那时候的东北冬天那不是一般的冷,所以一路上手脚都冻坏了。村长领着爷爷进了那个太爷爷的家里,一家人都睡觉了。所以村长就又带着爷爷去了自己家。让爷爷先安顿一宿,第二天带着爷爷去了那个同姓的太爷爷家里。去的时候正赶上人家吃饭。那个同姓太爷爷看到村长带着一个小伙子进了屋。于是同姓太爷爷放下碗筷,站起来说:“村长老哥,你怎么来了,快坐,他是谁?”村长笑着说:“叶老六,这是来投奔你的山东的亲戚。”“亲戚?他是?”同姓太爷爷说。我爷爷赶忙说:“六叔,我是二子,是叶炳文的儿子。是我爹让我来看望您的。”同姓的太爷爷很惊讶,说道:“炳文大哥的儿子,信上不是说得一阵子才能到吗,怎么这快就到了。来来快坐下,吃饭了吗?”“吃了,在村长大伯家吃的。”同姓太爷爷赶忙又说道:“二子你不谢谢村长。”“已经谢过了,六叔。”村长也赶忙笑道:“老六啊,你这客气啥啊。他一个孩子这么老远来投奔亲戚多不容易啊,我是村长,提供一顿饭还没有了。”“呵呵,不是了,老哥我替我山东的大哥谢谢你了。”“你看老六,你又客气上了。”就这样爷爷就呆在了同姓太爷爷家里。村长看爷爷这一身这么单薄,就送了爷爷一件破棉大衣和一双补了又补的黄胶鞋。爷爷非常高兴。在同姓太爷爷家每天爷爷都早早的起来,帮同姓太爷爷家里挑水劈柴,每次都是人家吃完饭了,才能自己独自一个人吃点人家剩下的。因为投奔在人家,爷爷经常是吃不饱的。每次给家里回信都说六叔一家对我很好,你们什么时候也来啊。而我太爷爷每次收到我爷爷的信都是说好,所以犯起了嘀咕。是不是二子在东北老六家受苦了。所以和我太奶奶商量决定去东北看看。爷爷在同姓太爷爷家里吃了不少苦,每次都是独自一个人在牛棚里默默流泪。但终于熬过这个冬天。山东关里家来信了,我太爷爷和我太奶奶要来东北了。这无疑不让我爷爷高兴。

      太爷爷和太奶奶在另一个太爷爷家住了几天,可是大爷爷的病一直不见好啊。看过了很多医,都看不好。这时太爷爷就担心了,正常病应该看出啥病了,可这到现在还是看不出什么病。是不是摊上什么外路病啊。正在担心着,因为那时候迷信思想是要被扣上四旧的。可是就算是迷信,太爷爷觉得能有一丝希望啊。于是,另一个太爷爷在当时诸城县通过朋友私下使了钱,冒了好大风险终于找到了一位早年间专门看外路病的白道先生。因为那个年代是不允许迷信思想在当时社会的,即使有也是非常隐蔽的。而一般真正的白道先生也不会轻易出手,谁愿意在那个年代冒那样大的风险啊。据后来奶奶说这位白道先生就是后来我大爷爷的师傅刘方献。说到白道先生,这个行业经历了兴起-小乘-兴盛-到最后的衰落。在泯国的时候已经就走到下坡路了。而白道先生也分门派和级别,门派大致有南毛北马之分。所谓南毛是南方茅山术士一派,而北马乃北方出马后人一派。南毛主要盛行于江浙两湖一代,北马主要盛行于北方的东北三省。自古白道先生也称阴阳先生,他们也是有级别的。低级的白道先生一般都是一些江湖行骗的骗子,靠一副察言观色的嘴行走江湖,基本上满大街算命的差不多都是。中级的白道先生掌握基本的推算命理,可以预算出一些基本发生的吉凶祸福。而这一类在泯国后期也基本聊聊无几了。至于在白道先生中等级最NB的就是高级的了,他们可能还存在可能像武侠小说中高手一样隐居山林,可能这一脉已经断了,谁也无从考证。高级的白道先生,不仅具备占卜命理,测吉凶祸福,更主要的是他们掌握最上乘的画符驱鬼治妖的能力。这一说在现在很多人口中都是不信服的,至少那时候的人是相信的。话说太爷爷、太奶奶和另一个太爷爷一家带着大爷爷赶了一天路程终于到了诸城县内的昌城地方。经过打听找到了住在昌城柳家村的刘先生家。到了刘先生家已经黑天了,太爷爷用颤抖的手拽了拽门。只听里面传来:“谁啊?”“刘方献先生在家吗?”另一个太爷爷回答到。“你们是来看病的吗?如果是那么请你们回去吧”“刘先生我们是要看病,求求您救救我儿子吧”“回去吧,我已经好久不给人看病了,早已金盆洗手了。你们还是回去吧。”“太奶奶和另一个太奶奶看着昏迷的不醒的大爷爷泪水又湿了满面。太爷爷一听,这该怎么办。太奶奶一看太爷爷也皱了眉头,顿时急了,喊道:“刘先生,您就救救我儿子吧,我给您跪下了,您要是不救我一直跪在这里。”扑通一声,太奶奶和另一个太奶奶就跪下了。里面传来:“你们这是何必呢?”之后里面就没了声音。听后来奶奶说太爷爷们和太奶奶们在刘先生的门外就这样守了一夜。

      这个故事开始还要追溯到当年祖辈我爷爷闯关东的时候。听我爷爷说50年代正值山东多数地方闹饥荒,我爷爷那时候还在上学。因为不堪忍受饥饿,所以独自一人带着我太奶奶给炒的黄豆粒就来了东北。那时候山东有不少人都选择去了东北。有的捎来回信说那里很好,可以吃饱。这我太爷爷和太奶奶这才让我爷爷先去东北探探情况。听爷爷说我太爷爷那时候家里家境很好,家里开了油坊、面坊,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败落了。

      太爷爷和太奶奶在这又呆了几天,告诉另一个太爷爷太奶奶自己该回东北去了,大爷爷的病也好了。东北那边还不知道这啥情况,想尽早回去别让他们着急担心了。因为大爷爷从小就过继给了这个大大家,虽然他知道太爷爷和太奶奶是他的亲爹娘。但是自己在这个大大家里这么多年,到现在长大,这个大大家早已把自己当成自己孩子对待。大大家没有孩子,而且他们年岁也慢慢大了,总的有个人照顾。所以没跟太爷爷太奶奶一起回东北。太爷爷也希望是这样的。他看到大爷爷真的是长大了。而太奶奶却忍不住了,毕竟是自己新生大儿子啊。想了想,还是希望大爷爷留下。于是收拾了行李跟太爷爷准备启程回东北。另一个太爷爷也帮忙买了回去的车票。就要回东北的前一天,太爷爷和太奶奶去了一趟奶奶的家。奶奶的家也是在潍坊,离诸城市辖区20几公里黄坛村。到了黄坛,太爷爷太奶奶把之前爷爷和奶奶的婚事跟太姥爷和太姥姥说明了一下。想按照原来的订下了。本来爷爷去了东北就一直没有给山东的奶奶回信,太姥爷和太姥姥差一点就把奶奶另找一户人家了。好在太爷爷和太奶奶及时上门跟人家说明了。这样,爷爷和奶奶的婚事就算正式订下了。因为爷爷身在东北,于是太爷爷就问太姥爷,想这次回东北把奶奶一起带上,到东北在给爷爷奶奶办个婚礼。太姥爷和太姥姥一听,认为也应该这样。因为那时候奶奶也刚好不再上学了。所以,太爷爷和老奶奶告别了太姥爷和太姥姥很匆忙的就在第二天踏上火车,往东北返回。

      太爷爷们和太奶奶们离开了刘先生的家又一路回到了诸城县城。按照刘先生的嘱咐的话,根据大爷爷的出生的时辰,太奶奶把桃木土和雨水混合一起,给爷爷服下了。又用朱砂在大爷爷的两个脚底下都写上他的名字。然后又把门窗都打开了,接下来就等待了。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好几个时辰,看着朱砂写的名字始终没有干掉。急的太奶奶们又哭了一气。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太爷爷和太奶奶都累的睡着了。就这时突然太爷爷睁开眼发现大爷爷的脚上的朱砂字已经神奇的干掉不见了。并且大爷爷的手动了一下。太爷爷刚忙叫醒另一个太爷爷和太奶奶们。大爷爷醒了过来,可条命可算救了回来,就是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好好的补一补。大爷爷微弱的喊了一声爹和娘。太奶奶们忍不住又哭了,真的是太高兴了。太爷爷和太奶奶留下来呆了几天。大爷爷的病完全好了起来,太爷爷就问了大爷爷在生病接触了什么东西。于是,大爷爷就说了邻居的家的伯伯是一个古董收藏家,是一位教授。那天刚好伯伯不在家,我跟他儿子关系很好而且是同学,我去他们家找同学玩,正好我对那些古董很好奇,于是同学就把伯伯收藏的古董给我看。其中有一把古铜剑,我还摸了一下。没想到那把古铜剑那么锈了还很锋利,我的手被割了一下,出血了。同学帮我包扎了一下。我就回家了。之后我就感觉身体像被电了似的,很轻,身体要出去了一样,之后的事就不知道了。太爷爷认定是大爷爷是被那把古铜剑的煞气伤了身体,才丢了地魂。这件事没再表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