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21-02-22 14:37:05

幽影志 完结

幽影志

编辑:执伞青衣袖作者:骑鹿打的分类:灵异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平常的所见所闻的一个记录毕竟看不见得统统是真实的。但终归不全是编造。 幽影志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据我爷爷所说,我出生的时候我村里老寡妇正好是头七,接下来就比较恐怖了。。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转眼间,我已到了弱冠之际。虽然只有15岁,但180的身高140的体重,让我自然而然的成了孩子王。平日在村里我们也没啥玩的,除了躲猫猫还是躲猫猫。这天晚上,我们又商议好躲猫猫剪刀石头布下决议出我是那个不幸的找猫人。数完一百个数后,我便开始到处寻找,半个小时后,除了最后两个人,剩下的我已全部找到,没办法,继续找吧。可是在哪?想着想着,我转到了村子边缘的老宅,这是我们村里出名的鬼宅,缘何?就因为十五年前的老寡妇母女,这事我们村里小孩子不了解,但是家里的大人却经常告诫我们离那远点。尤其是我爸妈,我哪次去那都少不了一顿臭骂。但此时,除了那个老宅,其他地方都找了,我心里暗自咒骂:你们两个混蛋可千万别在那里面,要是真在那看我不打死你们。想完,便呼哧呼哧的跑到老宅门口,刚到门口便听到有两个人在窃窃私语,虽然这俩人说话声音有点诡异,但我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只是暗自心里一喜,果然在这,我顺着门缝往里看,哟呵,这两个死玩意还伏在井沿上往里看,我大喊一声,“你俩出来吧,我看到你们了”,没反应“出来!不出来我进去了!”还没反应。此时我心里有点害怕,可是还是壮着胆子,一脚踹开门,我刚打算进去抓他们,可是突然,一股刺骨的寒风吹来,那两个人缓缓的转过身子。可是那紧闭的双眼,却让我心里不由得发毛!就在这时,那井里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有人顺着井壁往上攀爬!一直干枯的手掌突然从井里冒出!紧紧的抓住井沿,我口干舌燥,早就吓的不会动弹,只见一个充满褶皱的头慢慢的冒了出来,紧接着,这头颅后又慢慢的冒出一个充满抓痕的手臂。我再也不能忍受,凄厉的一声大喊“鬼啊!!!”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紧接着画面一转,只见一个女子,站在古井旁,满脸凄苦,裸露的手臂上尽是抓痕。向着身后决然一望,然后纵身一跃,跳下了古井。

      这次事情老表叔告诉我不要跟别人提起,我点头答应了他,最后老表叔告诫我不要靠近那个古宅,我自然点头答应,之后老表叔就走了,不是回家,而是去了别的地方,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那一刻浑身的毛孔似乎都在舒张。但是我张大嘴却一个字也喊不出。

      据我爷爷所说,我出生的时候我村里老寡妇正好是头七,接下来就比较恐怖了。

      我小时候身体比较虚弱,去了很多地方,用了很多偏方,也没啥用,较同龄人来说,还是比较弱小。直到有一天,我妈带我去五台山拜佛,山上老方丈看着我说:“你这孩子命里有劫,出生时被冤魂入体,在你身上打下标记,欲借你这一世阳神报仇。这对你来说,既是劫难,又是造化,若你挺过,定当一世青云,若你挺不过,散魂云间啊!”这话把我妈听的一愣一愣的,但她听明白了我出生时冤魂入体,所以,虽然没听懂,还是小心翼翼的问大师怎么办。这方丈啥也没说,我妈心思一转,从兜里摸出五张毛爷爷,给了方丈,方丈这才继续说到:“我这禅珠,受历代真佛供养,送你一粒,可保你过此劫。”说完从手里的禅珠中取下一个,递给我妈。我妈对这方丈连连称谢,回到家后郑重的把这粒禅珠用银线穿好,挂到我脖子上。说来也怪,自那以后我这虚弱的毛病竟然渐渐好了,而且比之同龄人更显强壮。

      接下来,就是我出生那天发生的比较诡异的事了。这还跟我妈有关系。反正就是寡妇头七那天晚上。我妈告诉我爸,出去散散心,村里人也没啥讲就,纵然怀胎十月,该出去玩还出去玩,这就叫皮实。据我妈说,她出去后不知怎么的,就转到寡妇门前了,看到寡妇门前那白戚戚的灯笼,我妈心里也挺害怕的,转身就想走,可转身的一刹那,我妈听见寡妇她表叔好像在跟个女人吵吵,我妈这人好奇心也挺重的。从门缝里往里看,也没看到啥事,只看到寡妇表叔在门前坐着抽烟袋,目光一转,转到那口井,我妈鸡皮疙瘩接着就起来了,因为她看到老寡妇背着她闺女趴井沿上直勾勾盯着她,然后我妈就昏倒了。

      这天中午,快要给我的小学生下课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学生不知何时少了一个,“二狗呢?”我看着我的学生问到,我的学生们看着我,有点沉默,我隐约间感觉似乎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眉头皱了一下“丫丫,二狗呢!”我看着这个平日里比较活泼的小孩,此刻竟然也有点沉默,心里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我直直盯着二丫“二丫,最后一遍二狗呢!”二丫沉默片刻,才小声说道:“二狗去古宅找老婆婆去了,老婆婆经常给二狗好玩的。”我一听,脑袋顿时轰鸣,古宅,老婆婆!!!

      我再也忍受不了。又昏了过去。

      我死命的跑向古宅,看着那古宅仿佛一个狞笑的鬼头,等着我自投罗网。我有点犹豫,可是当我听见二狗在里面的尖叫时,那一份犹豫顿时不在,我跺开大门。

      很快,寡妇母女头七到了,寡妇母女也没后人,所以这守灵的事也就落到她表叔身上,寡妇表叔是我们镇上出名的“通鬼汉”,跟“神婆”差不多的东西,放现在这些人叫封建迷信,搁以前,这些人就是能人。

      暑假,在家太无聊了,而村民觉得我以后定成大器,就让我在村里教授幼童。我没有抗拒,反正闲着也无聊。

      我叫王晶,初看有点女性化的名字,但事实上我是一个体重140的标准山东大汉。今年19,是一个准大学生。为什么是准大学生?因为刚参加高考,刚下录取通知书,这不是准大学生是什么?至于我为啥叫王晶,这还得从我出生讲起。

      何其熟悉的一幕,二狗静静的伏在井沿上向里观望,我轻轻唤了一声:“二狗。”二狗没有反应,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猛然跑向二狗,一把抱起了他,不可躲避的,瞄了一眼古井,那颗狞笑的鬼头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内心的恐惧再次爆发,无可避免,我心一横,不再看她,转身跑向大门。轰,大门关闭,看着这一幕,内心不免绝望,我放下二狗,慢慢转过身子,不出所料,那颗鬼头就在眼前,我发出苦笑,不甘的吼道:“你到底要怎样!!要命!!我给你!!”那鬼头仿佛有点吃惊我的变化,但还是专为狞笑慢慢向我靠近,就在它靠近我身前不足十公分时,一片金光从我胸前爆发,那鬼头触到金光神色有些惊恐,我不由冷笑,果然不出所料,自己这禅珠对她有克制。就在这时,那古井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慢慢的一只雪白的手抓住井沿,哪充满抓痕的手臂,慢慢露出来,接着整个身子,我瞪大双眼,看着这个鬼影,这正是梦中在田里被侮辱的那个女子!!这鬼影一步步,慢慢向我走近,踩在地上,也踏在我心上。慢慢的她走到我面前,抬起头,那张脸充满了怨毒,看着我。慢慢的那只手碰到了金光,稍微有所停顿。然而,那手再次微微用力,啵,仿佛戳破了一个气泡,慢慢的那手伸到我的眼前,我绝望的闭上了眼。我已经感受到那手的冰凉,奇怪的是此刻并未害怕,有的只是平静。等了许久,仍不见下一步动作,我有点奇怪,慢慢睁开了眼,看到的确是手持木剑的老表叔,此刻,那剑尖正慢慢的从那鬼影额头透出,而那鬼头早已不见踪影,那鬼影透着不甘,张大嘴巴,发出无声的嘶吼,慢慢的化作飞灰。老表叔看了我一眼,一句话未说,慢慢的消失在我的眼前。

      老表叔此时也已经有所感觉身后的诡异,慢慢的转过头,正是与那鬼头对眼。老表叔瞬间瞪大了双眼。可却没有如我那般的惊恐。突然老表叔吐出一口唾沫,正中鬼头。这口唾沫像子弹一样,嘭的一声就将鬼头打到一旁。然后老表叔抱着我撒腿就跑。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而我也收到了南京大学的通知书,老表叔是谁,村里没人知道,只知道他与19年前死去的老寡妇有亲戚,其他的了解并不多,而我有预感,我在南京大学的日子不会平静,老表叔还会回来!

      我呆愣的看着这一幕,确是觉得这古井很熟悉。接着画面又一变,正是我冲进去寻找最后两个玩伴的那一刻,我浑身寒毛再次炸立。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有心逃走,可是却动弹不得,好像有一个人拽住我的双腿,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不!!”接着猛然回身。当我转过身子的一刹那,却看到那颗褶皱的鬼头就在我的眼前,那鬼头的狞笑,放佛告诉我,你跑不了。就在那鬼头冲来的刹那,我胸前的那粒禅珠确是猛然放出金光,这鬼头发出凄惨的叫声。紧接着我眼前一花。猛然从床上坐起,才发现刚才只是一个梦。

      老寡妇可以说一生孤苦,但她有个女儿,貌美如花,是我们小镇上远近闻名的“镇花”。辛辛苦苦的把他女儿拉扯到大学毕业。可是谁曾想,就是因为她女儿的美貌,引起了隔壁村霸的注意。趁她女儿去地里的时候趁机在田里把她女儿压了。她女儿一时想不开,跳了井,老寡妇也想不开,跟着走了。纵然那时是三伏天,可是当人们把这苦命的母女俩从井里弄上来的时候,大家也是倍感“清凉”。当然,这是我爷爷说的。这母女俩都死不瞑目。尤其是寡妇她闺女那遍布全身的抓痕,更是让人浮想联翩。这寡妇母女在村里也没啥亲戚。只有一个表叔,隔壁村霸给村里些老人买了些礼品,给寡妇她表叔送了3000块钱,这事也就了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在一片田野,那是清晨,四周都是那么美好,可是却在不远处传来一声声的呼喊,是一个女子的求救,还有一个男子的淫笑。我急忙跑过去,确是令人不堪的一幕。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妇母女&,搁以

      很快,寡妇母女头七到了,寡妇母女也没后人,所以这守灵的事也就落到她表叔身上,寡妇表叔是我们镇上出名的“通鬼汉”,跟“神婆”差不多的东西,放现在这些人叫封建迷信,搁以前,这些人就是能人。

    2021-03-07 01:17:27详情点赞(0)回复(0)
  • ,裸露&上尽是

      紧接着画面一转,只见一个女子,站在古井旁,满脸凄苦,裸露的手臂上尽是抓痕。向着身后决然一望,然后纵身一跃,跳下了古井。

    2021-03-06 03:06: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在舒张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那一刻浑身的毛孔似乎都在舒张。但是我张大嘴却一个字也喊不出。

    2021-03-07 01:53:37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也成&年间不

      转眼间,四年过去了,我也成了一名准大学生,四年间不断在外求学,内心对于15岁那年的经历早已有所淡忘,不是不深刻,而是太深刻以至于刻意的不去想它。

    2021-03-08 02:47: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声声的&去,确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在一片田野,那是清晨,四周都是那么美好,可是却在不远处传来一声声的呼喊,是一个女子的求救,还有一个男子的淫笑。我急忙跑过去,确是令人不堪的一幕。

    2021-03-06 08:21:41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