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21-02-24 03:26:29

锁魂咒 连载中

锁魂咒

编辑:长街暗渡作者:知晓分类:言情 主角:张锦枝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给大家提供更多锁魂咒免费深度阅读,锁魂咒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获知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的在现代都市小说,小说锁魂咒全文讲诉了主角张锦枝是个长得十分俊美的更年轻男子,他有一个张老头的外号,在一次意外下刘眉村的人来找他看风水,这里面会有怎样的际遇呢?张老头骂骂刘眉村是陕西与河南交接处的一座普通的村庄,据说是古时候有一个叫刘眉的人带着亲戚朋友来此地躲避战争,久而久之便定居了下来,所以这个村子就叫刘眉村,村里老老少少几乎都姓刘。刘眉村有一条横穿了整个村子的长河,全村人的喝水洗衣做饭都指着这条养活了几代人的河。。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锁魂咒有用吗  锁魂咒哈利波特  锁魂咒小说  锁魂咒口诀  锁魂咒怨  锁魂咒语  锁魂咒咒语  锁魂咒  


精彩情节:

      村民们带着火把回来的时候,太阳快要下山了。除了中山装,其他村民都到了。有个老汉说,他儿子泡了糯米澡,不像前儿那样哭天喊地嚷嚷浑身疼了。

      这墓透着古怪。

      “谁丢了?”张老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刘眉村就那么点大,住进来的都是从小在这长大的,还能迷路不成?

      难道是村里又有人因为河水死了?张老头皱了皱眉眉毛。

      夜里张老头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外面敲门声咚咚地响,一连敲了十几头二十分钟。本来担心受怕了一天就比较困,外面还吵个不停,张老头在床上直翻身。刘村长也不知道去哪了,这么响的砸门声都听不见。刘老头把头蒙在被子里,还是忍受不了连续刺耳的敲门声。他披了件衣服去东头房喊刘村长起来开门,结果刘村长睡得跟死猪一样,口水直流鼾声如雷,怎么喊都喊不醒。张老头没法,捏着他的鼻子大喊了一句:“起床啦!”刘村长才一下子从睡梦中惊喜,看着衣冠不整的张老头,没头没脑地问了句:“那你早饭吃了没?”

      盗洞?村民们都惊呆了。刘眉村的村民,都是祖祖辈辈都住在刘眉村的。这么些年了,从来没听老一辈说过村里有古墓啊。再说了,这个盗洞跟老鼠洞也差不了多少,就算是个两三岁的娃娃,也不可能钻得进去啊。

      “老汉,挖出来咧。”不知道哪个村民喊了一声,张老头回了神,拍拍身上的土,往青石板那里走了过去。

      张老头笑了笑,既然糯米有效,那么事情容易多了。况且那个中山装不在,他的兴致莫名高了八九分。话说这年头知识分子咋那么傻,跟他说河水会变黄他真就去盯着了,这样流通的河水,要想水质都变了色,得要多少的染料啊。就这智商还张口马克思闭口共(和谐)产主义,马克思知道了都得嫌弃他。

      张老头看上去并不老,唇红齿白双眸漆黑,是个长得非常英俊的年轻男子,老头只是一个外号而已。他不问世事多年,也就偶尔和陈教授一起鉴赏点古玩。没想到这次的政治动荡波及到了陈教授,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被拉到街上挨了臭鸡蛋的砸。他还没弄清怎么回事,陈教授就把自己也给供出来了,一群人把他拖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刘眉村,说是不治好村里人的怪病,那他就是毒害共(和谐)产主义事业的叛徒。

      说来这个刘眉村也奇怪,祖祖辈辈几代人都喝这条河里头的水,就是最近出了问题。村里十几天里陆陆续续死了七个人,尸体全都全身黑紫恶臭异常。问起死因,市里的医院也含糊其辞,只说是遗传性的疑难杂症。村里的老人都说他们是喝了河里的水所以丢的小命,因为前几天下河游泳的几个年轻人也病倒了,身上还长满了桂圆大小的黑色肉疙瘩,一到夜里就痛地钻心,几个大男人躺在床上嗷嗷直喊疼。

      张老头皱了皱眉,说:“先进去吧,出来再告诉你。”小牛子举着火把高兴地诶了一声。

      “去十几个人找火把,其他的守在这里不让任何人靠近。通知生病的村民,煮点糯米一边喝一边泡澡。顺便给我找个杀过猪宰过牛的刀来。中山装去村头,盯着河水,水色一变黄就立刻跑过来通知大家。”村民们听罢立刻行动了起来。他们看张老头的眼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好些个风水先生阴阳先生都来看过了,啥门道都没说出来,如今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然看出了这么大的名目。张老头从毒瘤摇身一变成了活神仙。

      “可以走了。”刘老头踩了踩木梯,心满意足地对小牛子说道。

      “大家听我说,我们应该坚信马克思主义科学世界观,打倒一切封建迷信的牛鬼蛇神。前面站着的是社会主义的大毒瘤,我们必须跟着他,不能让他跑了去破坏共(和谐)产主义伟大事业!”一个穿着灰白补丁中山装的年轻男子站在村民面前,慷慨激昂地说道。本来避之唯恐不及的村民们立刻追了上来,把张老头团团围住。

      “挖!”张老头指着盗洞一声令下,所有的村民都行动起来了。就连刚刚那个挥斥方遒的中山装都参与到了挖土大军中来,热火朝天丝毫不敢怠慢。张老头长了一张帝皇般威严的脸,认真起来说话又极有说服力,谁都没想过他们为啥要听一个社会主义大毒瘤的话在这里辛苦挖土,而让那个大毒瘤在树荫底下乘凉快活。

      “告诉后面人,不要走,往后退。慢慢退。”张老头咽了口吐沫,头也不回地对小牛子说。小牛子虽然不懂,但也照做了。张真人的话可不能不听,他可是村里的神仙哩!村里人一个一个退出去了,小牛子也听了他的话出去了。张老头一步一步挪了回去,到了地面他才发现自己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了。

      张老头骂骂咧咧进山的时候,一帮子村民还紧紧地跟着他,生怕他变个戏法就跑了。可这才刚走到河边,一群人又像脚底沾了胶水一样,哪怕张老头一路小跑,也再没人敢靠近他半分。

      张老头把火把靠近壁画,仔细地看着壁画上的内容。一连看了两三米,张老头更觉得这墓邪门极了。

      “牛子别这样,张真人又不是神仙。让村里人都好好休息下,墓地的事情要紧。现在没人敢喝河里的水,村头那口水井本来就要枯了,眼下是撑不了几日了。”刘村长喝了一口茶,压抑着心中隐隐的不安,平静地说。小牛子抹了一把眼泪,嗯了一声便出去通知村民了。

      这孩子,简直就是魔怔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他变个&底沾了

      张老头骂骂咧咧进山的时候,一帮子村民还紧紧地跟着他,生怕他变个戏法就跑了。可这才刚走到河边,一群人又像脚底沾了胶水一样,哪怕张老头一路小跑,也再没人敢靠近他半分。

    2021-03-01 07:30:2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敲不&他,仔

      这不敲不要紧,一敲,张老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闪开!”他跑到中山装站在的地方,一把推开了他,仔细地观察着地面。村民们看着刘老头,意识到可能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都屏住了呼吸面面相觑。

    2021-02-27 12:49:43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