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21-03-31 00:40:14

袍泽 连载中

袍泽

编辑:惊起绿窗眠作者:安禅老头分类:仙侠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旁门左道,我修的是无愧于心。  花间壶酒,我问的是大道三千。  出生于此,精于此,再说是时空转换但是梦入千古,下回分解同袍杂乱无章的漫漫修佛路。   同袍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朽公,你就说吧,我看能是啥大事。”说罢往老人身边一靠,一屁股坐到了石凳上,来人是个帝王无疑,而且是一方大国洛月的帝王,还未出世眼前的朽公便给出了批文“五谷帝仙游,遇世劫,化劫子,是为帝子,名子游,舞象而殇则天地皆殇,弱冠化龙则寰宇蒙泽,似帝非帝自诩帝仙。”当年先帝在位,四域皆乱,皇后已有孕在身,家国社稷先帝不得已御驾而征,皇后待产前朽公作下批文命宫廷骑师长赵万里及座驾穿云兽一日万里赶赴边疆加急送与先帝,先帝拿到批文刚好大胜一场,军中大摆筵席犒赏三军,留下主帅独自一人随赵万里回宫。。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袍泽指代什么  袍泽兄弟是什么意思  袍泽兄弟  袍泽出身  袍泽之情  袍泽是什么意思?  袍泽之谊  袍泽指的是什么意思  袍泽之情什么意思  袍泽  


精彩情节:

      “最后这一卦是另外一个人,与你应该不是凶兆,不说你们相去甚远,你舞象之年的卦我已经清楚了,所以逃过这劫活到你的弱冠之年,这也是你爹娘的心愿,不要忘记曾经有一个国家的子民为你祈愿,祭天坛是你父亲临终前开的。”子游手里的茶水洒了一地,从未有人跟他说过,他记忆中也不会有什么,那是他才一岁,他身为洛月的帝王知道开祭天坛意味着什么,百姓自发祈祷又意味着什么,他没有再想那个最后的卦爻。

      “孩子,我和你详细说说当年的事情吧,我给你的批文你知道吗?”朽公摸着雪白的山羊胡子,白发束了一个随意的发髻,发丝披肩,眉毛也快垂到了脸上,满脸褶子,面色红润颇有一番仙风道骨。

      “知道,五谷帝仙游,遇世劫,化劫子,是为帝子,名子游,似帝非帝自诩帝仙。”我都会背了,看到朽公拐杖探了过来子游不敢造次坐姿立马变得端正,跟满朝文武早朝时候一样精神挺拔。

      “朽公,今日为何愁眉苦脸,是…”说话的人一袭龙袍,龙骧虎步的走来,相貌清奇,须发皆黑,丹凤眼而不秀,脸上表情不怒自威带着丝丝缕缕的王贵之气,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且举止从容,面上有光,按老瞎子的说法不是帅才就是王者,说完下一刻这老瞎子就会有血光之灾。

      之后过了三年,两人天天到朽公处逗穿云兽,但是穿云兽明显不爱搭理他们,只是偶尔两人带来一切奇珍食物穿云兽才会卖他们一点面子,之后便是先帝登基,而后穿云兽便让赵万里打理了起来,紧急事情穿云兽才会被请动出来,本来只有几岁年龄的穿云兽显得格外的老气横秋,大大咧咧的占据了皇宫的一处绝佳的修炼宫殿,也不修炼赵万里每天给他喂饱了舒服了就睡上一觉,不高兴了就幻化出本体跟赵万里斗上一斗,赵万里是有苦说不出,师承奇人朽公,修炼半百连个放大版的狐狸都斗不过,不该说是狐狸因为穿云兽似狸似猫,背生双翼尾分三锥绒毛,经常被斗的很惨,关键自己还一直不敢出重手,捡穿云兽的时候朽公就说了这穿云兽只有先帝之子也就是子游能驯服,这是他的加冠之礼。

      先帝跟赵万里一路血杀回到皇城外,穿云兽已经迈不开步子了,重伤咳血的两人硬生生的把穿云兽抗到了城墙脚下,每每说到这赵万里都会当着子游的面骂上两句天,小时候的子游不懂,现在学会了,偶尔也会骂上两句,然后惹来朽公的一顿敲,后来才知道穿云兽是先帝跟赵万里还有朽公三人在云外云天外天的一处仙山上捡来的,那座山叫三皇山,先帝跟赵万里师承朽公,而朽公身份不详,赵万里在子游还是小屁孩的时候说过朽公大概是仙人只是他也不敢细问,朽公三人捡了穿云兽立马返回了皇城,听说路程远的吓人,赵万里说朽公带着他两不间断的飞行,仿佛飞了万年之久,然而回到皇城之后却仅仅过了一个时辰,回来之后朽公便把穿云兽封印了起来,在皇城四周刻了九九八十一天的阵法,说是要把穿云兽的气息隔绝,怕被人找上来,可两人知道那人应该是天,这么做的朽公便是在欺天。

      三年之后先帝登基,紧接着四域皆乱,先帝御驾平乱,子游出世,先帝回城路上被袭,重伤垂危命脉破碎,连朽公都无力回天只能以天命丹延了先帝一年,听说这年先帝不问国事与妻儿三人游遍江山美景,赵万里一年里统帅三军一举荡平四域乱战被先帝封为太叔王,次年先帝与皇后同一时逝去,举国皆殇,子民自愿带三月孝,三伏大雪飘了七天。

      “朽公,真要走吗?要不再住一晚,明天…”

      “百里皇城,不见朽公。”子游强忍心中往双眼涌去的情感,喃喃道,他的心情此刻无疑是非常复杂的,朽公在的时候,他可以无忧的度过一天又一天的时间,甚至让他感觉治国不过尔尔,就算自己一年不早朝,只要朽公在,那皇室的大好江山便不会失一寸,只要朽公在,洛月国的天下便依旧风光无限,朽公走了,留下呆呆伫立在花园中的身影有坚强有落寞也有一丝的孤独,这个中滋味外人难品。

      “还有两句你不知道,只有我,你爹娘跟你那个不成器的赵太王叔知道。”皇室本不会称呼爹娘,朽公却一直是这么说的,赵万里举国却也只有朽公能这么说,看着子游一顿错愕加好奇,朽公微微一叹继续说道“舞象而殇则天地皆殇,弱冠化龙则寰宇蒙泽,我在你出生前卜了三卦我那上古旋龟壳就碎了,我今天且跟你说说这三个卦爻,第一卦:就是你,卦象得你自己慢慢解开,第二卦是穿云兽这卦我已经破掉了,之后的年岁都有它的相伴,是你的生死助力,与你息息相关,你加冠之礼时万里会按照我的方法去做,这里也不再阐述。最后一个卦爻是另外一个人,你且记住这卦爻卦辞“洪荒出,福祸依,百家成,容不在天地,处不在五行,混沌不敢点睛,开天不能添锦,是为万象自成,遇之大凶亦或大吉。这一卦去我半世机缘!”就在子游听得一惊一乍的时候,朽公已经沏好了一壶茶,清茶市面上非常普通的茶,一吊铜板能买好多,记事起朽公就喝这茶,子游一直不明白。

      “朽公,你说五谷帝是什么?世劫是很大的劫难吗?劫子又是什么?帝子是我吗?谁这么无聊自诩帝仙太恶心了…”看着朽公一成不变的脸色,子游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的恶心估计只有他自己的意念能接收到。

      朽公走了,这位老国师慢吞吞转过身,佝偻着的身体一步跨出看似缓慢,却已在皇城之外。

      “朽公,最后一卦是什么,是那个世劫吗?”子游都快懵了,他没有学过卜卦堪舆观星之术,但是打小朽公会与赵万里说上几句,耳目渲染了点皮毛,朽公说的卦爻他只能听懂个似似而非,自己那两句懂个两分猜个三分,索性就不问了,后面这个花了朽公半世机缘的卦爻是真的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朽公,我必定会让你再次品上这世间最好的茶。”子游松开紧握的拳头,大步流星依旧虎虎生风,他会好好活着,也一定为活得好好的。

      途中不幸遇见四域联手派出的巅峰高手袭杀,赵万里五脏俱裂去了一手臂跟一只眼睛,穿云兽重伤垂死,两人一兽拼尽全力,子游小时候听赵万里说过,本来他是必死的,是先帝用后背替他承受了无与伦比的一击,他自小跟先帝一起长大,当年先帝还是太子的时候,赵万里随先帝游历时遇上了山脉中的上古遗留杀阵,赵万里知道阵法能血祭破阵,用以命换命的方式打开杀阵助先帝脱困,而先帝则动用太子能动用的所有奇珍草药把赵万里的命拽了回来。现在子游贵为帝王偶尔探望赵万里喝上两盅就会叨唠两句说先帝是不想欠他的。

      “人生在世,总不能把气运都花在这些上面,我喝过世间最好的茶,现在不行了,不但浪费也不敢,以后多听听你万里叔的。”老人朽公啜了一口清茶微微顿了顿。

      “你父亲顶天立地,我的上古旋龟甲占完最后一卦毁了,天机被触发被无形蒙蔽了,我没能算到你父亲会,这是我的一个遗憾也是他的命,孩子活着,成长起来,朽公不能好好看着你了,朽公要动动身子骨去做点事情。”朽公把茶杯里的茶喝完一点不浪费,鞠楼着身子抚摸了一下呆呆望着他的头,已经长大了。

      “孩子,好好活着…”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劫难吗&游声音

      “朽公,你说五谷帝是什么?世劫是很大的劫难吗?劫子又是什么?帝子是我吗?谁这么无聊自诩帝仙太恶心了…”看着朽公一成不变的脸色,子游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的恶心估计只有他自己的意念能接收到。

    2021-04-07 06:05:0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这世&的茶。

      “朽公,我必定会让你再次品上这世间最好的茶。”子游松开紧握的拳头,大步流星依旧虎虎生风,他会好好活着,也一定为活得好好的。

    2021-04-09 06:35:03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快垂&有一番

      “孩子,我和你详细说说当年的事情吧,我给你的批文你知道吗?”朽公摸着雪白的山羊胡子,白发束了一个随意的发髻,发丝披肩,眉毛也快垂到了脸上,满脸褶子,面色红润颇有一番仙风道骨。

    2021-04-09 05:05:43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