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

更新时间:2021-04-05 13:02:50

极电强兵 连载中

极电强兵

编辑:清尊素影作者:就为活着分类:都市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极电强兵》是一本都市生活小说,主要讲述了王猛范琳琳曹晓燕的故事,特种兵王猛突然回归都市,在军队风生水起的王猛在都市也依然改不了七暴王秉性,反而因为挣脱了军营的束缚,更加肆无忌惮,平静的都市因他变得不再平静。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极电强兵最新章节  极电强兵全文  极电强兵最新章节笔趣阁  极电强兵全文目录免费  极电强兵免费阅读  极电强兵这几天怎么没有更新  极电强兵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极电强兵完整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极电强兵全文章节目录  极电强兵 樱慧子来华夏  


精彩情节:

    王猛范琳琳曹晓燕小说《极电强兵》,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这里提供王猛范琳琳曹晓燕极电强兵小说阅读。极电强兵小说精彩节选:王猛也不废话,拿起还剩少半瓶的拉菲,牛饮而进,最后还舔舔嘴唇说道:“不错,居然是正宗货!”“哈!没看出来你还挺识货?不错,这才像我的司机,有水准!不过,你这喝酒的方式也太粗鲁了。”范琳琳见王猛如此敞亮,心情好了不少,展颜一笑,一笑倾城。

     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

     王猛也不废话,拿起还剩少半瓶的拉菲,牛饮而进,最后还舔舔嘴唇说道:“不错,居然是正宗货!”

     “哈!没看出来你还挺识货?不错,这才像我的司机,有水准!不过,你这喝酒的方式也太粗鲁了。”范琳琳见王猛如此敞亮,心情好了不少,展颜一笑,一笑倾城。

     王猛看着范琳琳美得不可方物的俏脸蛋,差点没控制住,差点就把这丫头片子扑倒正法。

     “无论怎么喝,追根究底,到了肚子里都是一团浆糊,要想喝痛快,就得豪饮。下去的痛快,心情也痛快!不过,我不喜欢喝红酒,没劲,没意思。要是喝茅台,喝威士忌,那才浑身舒坦。”王猛很随意地说道。

     “有点道理!服*务生?来两瓶飞天茅台。”范琳琳突然大叫,毫不淑女,一改往日的文静形象。

     王猛吓了一跳:“范总,我开玩笑的!茅台是烈酒,男人喝还行,女人最好喝红酒。”

     “男人怎么了?女人怎么了?你瞧不起女人?告诉你,女人不比你们这些臭男人差。你是男人,你还不是给我这个女人打工?切!”范琳琳一脸的不屑。

     范琳琳这话可够重的,骨子里就骄傲的王猛顿时大感羞辱,脸色通红,怒气上涌,真想甩范琳琳几个大嘴巴子。

     不过,王猛忍了,一来,他不会和女人一般见识,二来,看在一个月几千大元的面子上!

     两瓶茅台被送了进来。

     王猛心里有气,也不说话,拿起一瓶就往嘴里灌。

     “敞亮!”范琳琳也拿起酒瓶子,往嘴里倒。

     王猛也没拦着,好心被当做驴肝肺,要是再挨一顿夹枪带棍的讽刺,犯不上。你想喝你就喝呗,你的钱,你的胃,关我毛线?

     王猛很快就灌下一瓶茅台,把空酒瓶子放在桌上。

     对他来说,别说一瓶茅台,两三瓶也撂不倒他。不过,此时喝得有点急,上头了,晕晕乎乎的。

     嗯?

     范总呢?

     王猛突然发现范总没了,一回头,好家伙,美丽的范总搂着酒瓶子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感情喝多了。

     王猛哭笑不得,就这酒量还装呢?

     范总喝多了,可帐谁结啊?王猛兜里就踹了一千块钱,根本不够付账的。

     王猛无奈之下,打开范琳琳的包包,还好,里面有现金,够付账的。

     结完帐,王猛抱起范琳琳出了酒吧。

     为了照顾方便,王猛把范琳琳放在副驾驶上座位上,之后又放倒椅子,给她系上安全带。

     安顿好范琳琳,王猛坐到驾驶的位置上,启动汽车。

     范琳琳拥有自己的一套临海别墅,是一栋白墙红瓦的两层小楼。

     银色的拱形大门,高大的围栏式围墙,院子里有大片的草坪,草坪上摆着几张圆形石桌和石凳,一条红色的水泥路贯穿草坪直达别墅门口。

     此时,范琳琳已经烂醉如泥。

     王猛从范琳琳的包里找到电子钥匙,打开别墅大门,把车开进别墅院落。

     王猛把范琳琳抱下车,按了按别墅房门上的门铃,本来以为范总这么大的老板,家里肯定会有保姆佣人的,可是按了半天,也没人开门。

     王猛之后再次打开范琳琳的包包,找到钥匙,打开别墅房门。

     别墅里的装修并不奢华,但很存粹,纯粹得让人心静如水,感觉这里就是家!

     范兵兵小丫头跟同学出去玩,还没回来。

     王猛也不知道范琳琳住在哪个房间。

     有钱人家,一楼除了客厅,就是客房,二楼才是主人睡觉的地方,这叫高高在上。

     王猛出身穷,但他懂!

     楼上有两个大卧室,王猛随便找了一间,闻闻气味,是范琳琳身上的体香味,显然这就是范琳琳的房间。

     范兵兵和范琳琳虽然是姐妹,但体香不一样。王猛的嗅觉很灵敏,不会搞错。

     范琳琳的房间装修更简单,雪白的墙壁,白色的地板,除了一张白色大床和一个白色的实木梳妆台和白色的床头柜,还有一个立式的白色空调外,除了一片白,什么也没有。

     王猛把范琳琳放在宽大柔软洁白如雪的大床上,脱掉她的鞋子,把她摆正。

     此时的季节,天气很热,但北海的夜晚却有些凉。

     王猛找到空调控制器,打开空调,调好温度,又随手拽了一条薄被给范琳琳盖上,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男女授受不亲,王猛可不想惹麻烦,何况眼前醉酒的女人是他的衣食父母。

     “哇!”

     就在左寒转身之际,范琳琳吐了。

     王猛无奈苦笑,没那么大酒量,你喝那么多酒干什么?这么自己找罪受吗?

     王猛也不可能置之不理,于是开始了清理工作。

     只是,范琳琳不但吐了一床,还吐了她自己一身。

     床脏了,王猛可以收拾,可范琳琳身上脏了,王猛就不敢动了。这要是被范总误解,怀疑自己图谋不轨,自己的工作丢不丢倒没什么,一世英名可就毁了。王猛可是把脸面看得很重的人。

     再说,这得来不易的工作,王猛很珍惜。他还没找好下家呢,工作丢了可是要露宿街头的,挨饿的滋味可不好受,他可不想再被饿昏一次。

     王猛简单把床收拾干净,赶紧给范兵兵打电话,让她回来给她姐换衣服。

     电话接通时,手机里传来劲爆的音乐声,看来范兵兵是在KTV。

     当范兵兵得知姐姐喝醉酒吐了一身之后,咯咯咯大笑了起来:“帅哥?我亲爱的兵哥!你是傻子还是呆子?这么好的机会你不上?你是不是傻?快点上吧!我等着改口叫你姐夫呢!”说完,小丫头就把电话撂了。

     王猛傻眼,我擦!这他嘛的还是亲姐妹不是?哪有妹妹怂恿别人上了她姐的?

     看着一身脏污的范琳琳,王猛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身正不怕影子斜,非礼勿视,心静如水,能忍就忍,忍不了再说!”

     王猛宝相庄严地为范琳琳宽衣解带。

     女人的衣服真麻烦,本来应该只脱上衣就可以解决的,但范琳琳穿的是连体裙,要脱就得全脱下来。

     反正动手了,王猛也就不忌讳了。

     好不容易脱掉范琳琳身上的连体裙,王猛看着凹凸有致,完美无瑕的莹白**,差点就流鼻血了。

     我忍!

     王猛一咬钢牙,忍了。

     范琳琳足有E罩杯的大罩罩也被污物侵蚀了,气味难闻。

     王猛心好,就帮她脱了下来。

     扑棱棱,两只雪白的**挣脱束缚,弹跳而出,差点晃瞎了王猛的眼。

     嗷!我再忍!

     王猛怒吼,差点咬碎钢牙!

     王猛拽过薄被正要给范琳琳遮掩无限春光。

     范琳琳却突然嘟囔开了:“臭男人?你还瞧不起女人?瞧不起?你还给我打工?哼!没用的男人,窝囊的男人,懦弱的男人,咯咯咯,居然饿昏了......”

     王猛闻听,脸色巨变,他是个骄傲的男人,一身傲骨,铁骨铮铮!

     曾经的他,刀架子脖子上都不曾眨眼;曾经的他,枪林弹雨中都不曾退缩;曾经的他,为救战友,孤身闯入敌营,斩杀无数强敌,浑身伤痕累累,血染战袍,都不曾倒下!

     暴王之名并非浪得虚传,大凶之威也不是杜撰,乃是实至名归!

     谁敢不承认他王猛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谁敢说他王猛不是男人?

     然而,今天,这个女人竟然两次侮辱了他!

     范琳琳一句话可戳破了王猛的肺管子。

     王猛眼珠子都充血了,浑身杀气泛滥,。

     我不是男人?妈了个巴子的,试试就知道了!

     吼!

     王猛像一头上古大凶,凶焰升腾,扑了上去.....

     夕阳西落,留下一片红霞,就像那洁白大床上留下的鲜红夺目的血色雏花。

     美丽的范总**横陈,身上盖着薄被,正在昏睡。

     此时,范总脸上红扑扑的,像是潮汐刚落。

     王猛坐在床边,双手抱头,心里充满了深深的内疚和自责。

     因他一时的冲动,玷污了一个贞洁的女人,因为他一时的发狂,毁了一个女人的清白之身。

     在王猛心中,范琳琳是高高在上、完美无瑕的艺术品,只能远观,绝不能亵渎。

     可是,今天,他亲手把这件完美的艺术品打破了!

     王猛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杀人无数。要说没有一点心理障碍和精神刺激,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向他这种人,都会自己进行心理疏导。就像他从前混黑和当佣兵时,杀人之后就会去找女人发泄,释放这些不良的情绪。女人是他心理疏导的工具。参军后,部队有专门的心理辅导,他也就不再去找女人宣泄。

     只是,心理疏导可以缓解,但不能根治,一遇到强烈的刺激,杀人如麻的王猛就会凶性大发,自己都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范琳琳的侮辱,对于把自尊看得比生命都重要的王猛来说,就是引发他凶性的导火索。

     引发的后果就是,要么被王猛办了,释放怒火,要么就被王猛杀了,接触刺激的根源!范琳琳要是男人,她就死了!

     宣泄完的王猛清醒了,但错已铸成!

     王猛没有离开,他在等,等待暴风雨的来临。

     无论结果怎样,他都会去接受,因为他是男人,敢于承担任何责任的男人,无论暴风雨多么强烈,他都要一力承担!

     “姐!”这时,范兵兵回来了,蹦蹦跳跳的跑进姐姐的房间。

     “啊?”

     看见眼前的一幕,范兵兵失声尖叫起来。

     内疚的王猛被突然闯进来到范兵兵吓了一跳。

     “帅哥哥?你还真把我姐姐给上了?我滴天啊!”范兵兵吓傻了。帅哥哥这么听自己的话呀?让你上你就上?我滴亲妈呀!这要是让姐姐知道是自己给帅哥哥出的主意,那还不得揍死自己啊?

     “我负责!”王猛看了一眼范兵兵,无精打采地说道。

     “你负责?大哥?我亲哥!你负得起吗?这是一句负责就能过去的吗?想对我姐负责的人多了,你排的上吗?”范兵兵啪啪直拍脑门,后悔自己给王猛出了这个馊主意,但她只是开个玩笑啊,谁想到王猛会那么实在、那么听话?

     呜呜呜!范兵兵想哭。

     ”不负责还能咋办?“王猛搓着脸说道,肠子都悔青了。

     “你真是我亲哥,不对,你是我祖宗!你倒是想负责,我姐能同意吗?大哥,你现实点好吗?她是资产几个亿的集团总裁,你是月薪几千大元,给她打工的穷司机,你们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觉得你们合适吗?我滴亲妈呀!”范兵兵在屋里直转圈,此时她是彻底傻眼了,兵哥哥居然来真的?

     “我这不是听你的话,才把你姐给上了吗?你们都是我的衣食父母,我哪敢不听啊?”王猛一脸委屈地说道。现在他也豁出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嘎!”范兵兵差点背过气去。完了完了,帅哥哥真的是听我的建议才把姐姐给睡了!呜呜呜,我要被揍死了。完了,完了!

     “完了完了,我要被揍死了!”范兵兵急的直转圈圈。

     看着范兵兵急火火的样子,王猛哭笑不得,这丫头,不为她姐着想,却担心自己会被揍死,这真是亲姐俩?

     “我不会告诉你姐是你让我这么做的!”王猛很义气地说道。

     “真的?”范兵兵乌溜溜的大眼睛顿时一亮,立时觉得这个已经成为她事实姐夫的兵哥哥很讲义气,够哥们,够意思!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放心好了。不过,到时候你可得替我美言几句,要杀要剐我认了,但你要劝劝你姐,可别想不开。”王猛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虽然他无惧,但是总的来说,是他做错了事情,而且这还关乎着一个女人的名节,他必须有所担当。他怕范琳琳想不开做傻事。

     “呜呜呜,大哥呀!你可害死我了!”范兵兵欲哭无泪,这我怎么劝啊?

     王猛一摊手,也很无奈。

     “这样不行,快点,把你的衣服撕碎,脱光光**!”范兵兵忽然急不可耐地扑上来,就要撕王猛的衣服。

     嗷!王猛吓了一跳。

     “你要干什么?”王猛吓得差点坐地上,不会是这丫头为了报复自己,想把自己给上了吧?那可不行,哥现在心情不好。

     “想屁呢?你把衣服撕碎,脱光光**,然后就说是你和我姐都喝多了,是我姐霸王硬上弓,把你给上了!这样做,绝对万事大吉!”范兵兵忽闪着灵动的大眼睛,迫切道。

     王猛差点趴地上,这真是亲姐妹?

    《极电强兵》中主要人物是王猛范琳琳,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这里提供王猛范琳琳小说阅读。王猛范琳琳小说内容精选: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中年军人,身躯挺拔高大,一身笔挺的军装,更显威武雄壮。一张黝黑的国字脸透着坚毅,眼睛不大,却内藏锋利之神彩。看其军衔,竟然是大将军衔。

     一辆铁甲军车驶进华夏军事重犯监狱。

     监狱长陆虎已经带齐人马在楼前列队等候。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中年军人,身躯挺拔高大,一身笔挺的军装,更显威武雄壮。一张黝黑的国字脸透着坚毅,眼睛不大,却内藏锋利之神彩。看其军衔,竟然是大将军衔。

     “敬礼----”

     “首长好!”

     陆虎带队敬礼,只是陆虎只有一只左臂,姿势虽然依然标准,却有些滑稽。

     “首长好!”战士们齐刷刷敬礼,声音洪亮,神情激动,眼神炙热地看着眼前的首长。

     ”同志们好!陆虎留下,解散!“大将还礼,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微笑。

     ”解散!“陆虎下达命令。

     战士们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这位大将可不是一般人,乃是华夏最神秘的暴风特种部队最高长官---风神。

     风神,神一样的人物,所有军人心目中的榜样。

     没有人知道风神的真实姓名,他的证件上就是风神这个代号。

     暴风特种部队很神秘,神秘到只知其名却不知道身处何方。

     暴风成员全部是代号,没有名字。

     要不是在这军事监狱里关押着一名暴风成员,也许,这里的战士一辈子也见不到神龙见尾不见首的暴风特种部队最高长官的风采。

     ”那家伙怎么样了?“风神看着陆虎问道。

     ”老大?你快点把这个祸害弄走吧?再不走他就成了监狱长了!“陆虎刀削般的脸上露出苦笑。

     ”啊?这么严重?“风神一愣。

     ”别提了,这货第一天来,就像一头暴走的小老虎,横扫整个监狱,当天就成了监狱一哥!这不,这才半年,现在连这些身为狱警的兵蛋子都和那货称兄道弟了。有的战士还冒着被违规处理的风险,给这货从外面往里面带东西......一会儿你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这货的单间里简直就是百货商店,手机、平板电脑、冰箱、彩电、全自动洗衣机、烟酒糖茶、食品饮料.....该有的不该有的,应有尽有。这货最近还要弄一个自动洗牌麻将机,说是要丰富监狱的文化生活.....“陆虎哭丧着脸说道。

     ”我草!真他嘛服了!他这是来受教育的?“风神无语至极,啪啪直拍脑门,这货,到哪都不消停。

     不用去看,风神也能想象得到那家伙的单间里别致另类、独树一帜的场景。

     走进红色区域,风神看到操场上有不少在锻炼的特别重犯。

     军事监狱和军队几乎没什么区别,作息、训练,有板有眼。除了自由!

     虽然这些人是特别重犯,但并没有给他们带上脚镣手铐,因为他们罪不至死,而且,他们不但个个强大无比,还都是有着赫赫战功的战斗英雄。只因为他们做错了一些事情,才被送到这里来接受惩罚。所以,这些犯了错误的英雄被称为特别重犯。

     ”那个祸害呢?“风神没有在操场上看到目标身影。

     ”咳咳咳,他还没起床,他每天都要睡到自然醒!“陆虎苦笑更甚。

     ”我草他大爷的!马上把他提出来,老子要提审他!“风神眼角直抽搐,上老火了,这要是让上级知道这货在监狱里作威作福,那还了得?

     ”好.....吧!“陆虎似乎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照办了。

     ”小王?把大喇叭拿来!另外,通知后勤部赶紧准备好一套铁门。“陆虎喊来一名战士,郑重地吩咐道。

     ”我让你提他出来,你拿大喇叭干什么?还准备铁门?你要干什么?“风神纳闷。

     ”老大啊!你稍安勿躁,一会你就知道了!“陆虎依旧苦笑。

     风神不明所以。

     陆虎陪着风神走到一栋楼前。

     ”他还在那个禁闭室?“风神指着一楼最边上的一个只有房门没有窗户的房间,问道。

     ”他说这个禁闭室设计的非常好,隔音!附和他的审美需求。“陆虎哭笑不得地说道,自从这货来了,就相中了这个禁闭室.....

     风神脸蛋子直抽搐。

     不久,小王拿来一个大喇叭。

     四个抬着铁门的战士远远地站着,没有靠近。

     小王把大喇叭交给陆虎之后,转身就跑。

     风神疑惑,感觉很诡异,不就是叫那祸害起床吗?又不是让你们摸老虎屁股,至于吗?

     陆虎拿着大喇叭,往后退了几步,摆出一副随时逃跑的架势,然后把大喇叭放在嘴边,对着那道房门大声喊道:”暴王,有人要见你!“

     喊完,陆虎忙不迭地拉着风神撒腿就跑,帽子都跑丢了,露出不合年龄的花白头发,迎风飘扬。

     ”草!跑啥?至于吗?“风神边跑边问,很纳闷!

     砰!

     突然,一声巨响,那个禁闭室的房门横飞了出来。

     轰隆一声,砸在陆虎和风神刚才所站之地。

     烟尘起,冷汗下!

     风神擦擦脑门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原来如此!

     ”妈了个巴子的!不想活了咋地?敢打扰老子睡觉?“一声怒吼,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龙行虎步踏出已经没门的房间。

     年轻人二十多岁,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很英俊,脸色有些久不见阳光的苍白,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透着野兽般的凶光,眼角还挂着眼屎,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年轻人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个绿色的四角裤,一身数不尽的疤痕狰狞恐怖。此时,他光着大脚丫子,脚上连拖鞋都没穿。

     ”你姥姥的!你挺能装B啊?都装到监狱里来了?草!“风神看见这个年轻人,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大骂道。

     ”草!你他嘛谁呀?老子装B,关你鸟事?咋了?不服?来来来,咱俩练练,信不信老子一个手指头就能戳死你?一秒之内,秒死你?“年轻人被打扰清梦,有些恼怒,看向声音处。

     ”你要跟我练练?你要秒死我?“风神气乐了。

     ”嗯?听这声音耳熟!“年轻人使劲揉揉眼睛,看向风神。

     风神抱着肩膀,好笑地看着年轻人,等着这货秒死自己!

     ”嘎?老大?你咋来了?哈哈哈哈,你可想死我啦!“年轻人认出骂他的是风神老大,脸上的神情立即由怒转喜,喜出望外,嗷的一声扑向风神。

     砰!

     扑上来的年轻人被风神很不客气地一脚踹飞。

     年轻人飞出去好几米远,才落地。

     ”草!一身酒肉臭,赶紧收拾利索,到办公室来见我!“风神说完转身就走。

     ”好嘞!“年轻人没事人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着恼,还乐颠颠地跑回房间收拾去了。

     不久,年轻人出现在监狱长办公室里。

     ”老大!“年轻人一进屋就扑向风神,紧紧抱住风神,呜呜大哭,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风神眼睛湿润了,使劲拍着年轻人坚实的后背,嘴唇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好了,别他嘛哭了!你他嘛的把我的心都哭碎了!“许久,风神擦掉眼泪,硬拉着暴王坐下。

     “你的心碎了?我的心早就七裂八瓣了!”年轻人咧着嘴,依旧哭得震天响。

     ”好了,你个没出息的货!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暴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凶,这要是让那帮兔崽子们看到你哭,大牙都得笑丢了!你是军人,军人流血不流泪!憋回去!“风神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这货把眼泪收回去。

     果然,很要面子的暴王闻听此言,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

     “你来看我,就这么空手来的?你也好意思?”暴王擦干眼泪,四处撒摸。

     “草!你的单间都他嘛成了百货商店了,你还缺啥?我看你就缺心眼了!你知不知道你再这么搞下去,要是要上级知道了,你一辈子也别想出去!”风神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嘿嘿,反正我是孤儿,四海为家,在这里衣食无忧,也不错。”暴王咧嘴笑了。

     “草!你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货!”风神使劲在暴王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心里却是一酸,他知道,在暴王心里,早已经把部队当成家了,哪怕是在这军事监狱,在他心目中,也是家!

     暴王嘿嘿傻笑,也不反驳。

     看了暴王一眼,风神眼中流露出怜惜和不舍,深吸一口气,缓和了语气说道:“经上级决定,鉴于你在狱中表现突出,为你减刑一年!”

     风神说这话的时候,脸蛋子直抽搐。心里忍不住腹诽,就他嘛这货在监狱里的表现,还他嘛的表现突出?哪里突出了?腰间盘突出!要不是陆虎顶着压力,时不时地杜撰这货在监狱里如何如何表现良好,如何如何助人为乐,如何如何为监狱做出了哪些突出贡献等等子虚乌有的事迹,为这货向上级美言,他突出个屁呀?就这货的“突出“表现,他都能把牢底坐穿!

     “嘎?这么说,我现在就可以出狱了?我就可以重回部队了?”暴王闻言大喜过望,眼冒精光,一跃而起。

     “可以出狱......但,回不了部队了。”风神一脸的惋惜之色,不忍地说道。

     暴王闻听,明亮的眼神迅速黯淡下去,挺拔的身躯一下子佝偻下来。

     “我知道了,我这就离开!”沉默许久,暴王声音颤抖地说道。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小子也不要太伤心了......”风神不知道该怎样安抚爱将。

     暴王低头不语。

     “要说你小子这人缘还真是不错,听说你要转业了,五大军区都给你随了份子,这面子够大吧?给你,这份是各大军区给你的安家费,总共十万元,密码是你的生日!咱们的部队还不知道你要转业,我也没敢说,要是说了,怕这帮兔崽子造反!”风神取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

     “安家费?哈哈哈哈,这他嘛的不就是变相暗示老子吗?怕我去求他们?进他们的部队?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会求他们?哈哈哈哈......”暴王突然狂笑起来,笑得眼泪横飞。

     扑通!

     暴王突然跪倒在风神面前。

     “老大啊?你倒是为我努努力啊?说什么也不要让我离开部队啊?我是孤儿,你们不是不知道,部队就是我的家,你们不能把我赶出家门啊.....”暴王抱着风神的大腿,嚎啕大哭。

     风神钢铁般的汉子哭了。

     他努力过,争取过,但部队就是部队,铁令如山,违者必究。

     军队不会容留一个有前科的人,哪怕此人登峰造极般的优秀。

     现实就是如此,什么是功?什么是过?百功不如一过!

     风神把暴王的头紧紧揽在怀里,眼泪顺着刚毅的脸颊流下,落在暴王的头顶上,沉默无语。

     “老大?我回去看看行吗?”暴王知道事情无改,最后恳求道。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