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21-04-07 00:40:36

喜乐崖 完结

喜乐崖

编辑:诗酒止步作者:乍惊乍喜分类:仙侠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弃剑城内,喜乐崖上。一百年的恩怨宿命解诉不完亦道不完。乱世中的荒唐的淡漠,知己间的死生契阔,虐恋里的乍惊乍喜;快意恩仇,悲喜轮回,弥天阴谋下的人性,是否可以能用对错评定。 喜乐崖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路?我们的路难道是我们自己走的?这五十年来我不过是一颗棋子,不,包括你,包括乐儿他们,凡是跟我弃剑城有一点关联的人,皆是任人摆布的傀儡。”“怎么这真是你林家世代流传的说辞?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还以为回到了五十年前,那时候我们两就跪在这个房间,而你爹嘴里说的便和你刚才所说相差无几。”“这不是说辞,这是命,是你我的命,也是天下的命。”林长风似乎并不在意眼前人的讥讽。“我不管什么命不命,中秋之约过后我就要带乐儿走,你就在这里继续坚守你那荒诞无稽的宿命吧!”黑暗里的人似乎并没打算真正和林长风相见,说完这句话起身便走,走到门口双腿一提跳上房顶,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许禁.....。”林长风并没有追上去的意思,却还是情不自禁喊了一声那人的名字,无奈那人已经离开,只是叹了一口气,便继续静坐在黑暗之中。。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林卫剑到桌前坐下,父子三人并没有开口交谈,自顾自地吃着早点。少顷,林长风才开口道:“非凡,你也年方二八了,不能一直如此无为下去啊,以后要多跟着你大哥和二哥练练武功了。”林非凡似乎刚从睡梦里醒来不久,迷迷糊糊也没听清父亲在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林长风也不生气,似乎是知道自己这个小儿子对武学并没有什么兴趣。“三弟虽然并没有什么大志,但爹你对他也并未有什么期望啊,所以还是不要为难他了,三弟你说是吧?”林非凡并没有把二哥的挖苦放在心上,再加上无以搭话,竟然还是微微点了点头,引得旁边的家丁也捂嘴偷笑。林长风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继续吃早点。

      兄弟二人爬上了城楼,一个熟悉而亲切的身影却映入眼帘。“陆伯伯,你怎么也在这!”林卫剑掩饰不住的高兴。那人听到声音转过身来,慈祥地笑着说:“陆伯伯也喜欢看热闹嘛。”这人便是林长风情同手足的陆孤鸿,弃剑宗的副宗主。林卫剑之所以对他感到如此亲切,不仅是因为陆孤鸿慈祥和蔼,更是因为他从小便跟着陆孤鸿学武,直到十八岁成年之日才又拜入父亲的门下。虽然已经不能再将陆孤鸿叫做师父,但那一声陆伯伯却带着林卫剑极少表露的尊敬和喜爱。林长风虽说并不严厉,但不常把喜色表露出来,只让三个儿子都觉得淡淡然,相比之下陆孤鸿就更像一个对人关怀备至的父亲。其实林非凡也曾跟着陆孤鸿学习武艺,无奈他兴致平平,难成大器,不到半年便被父亲接回去亲自督教,然而也没有多大进步。不过他对陆孤鸿也甚是敬爱,于是也亲切地叫了声“陆伯伯”。

      城里依然一片祥和,不过机敏的林卫剑还是感到了空气中的一丝异样,从小到大他在城里四处调皮捣蛋,早已习惯了人们的淳朴和安宁,如今却依稀感到平静外表下有不少的匆忙。暗想这一定与城外驻扎的奇异人士有关,于是拉着林非凡加快了步伐往弃剑城北门走去。

      三人吃过早点,林卫剑拉着林非凡说:“走,跟二哥去长长见识。”便往门外走去,可能是因为大哥拒绝了自己的邀请,只得拉着这个毫不起眼的三弟一起去看城外的所谓奇人异士。

      “二公子,三公子。”原来陆孤鸿旁边还站着一个青年,看上去与林卫剑年龄相仿,外表清秀,语气温和,此人便是陆孤鸿的独子陆霄。“霄兄弟,你怎么老是这么客气啊,咱们的父亲情同手足,咱们又从小相伴,还什么公子不公子的。”林卫剑说道。陆霄也不说话,只是无奈地笑笑,似乎对林卫剑的性格早就习以为常了。见他被自己弄得无语,林卫剑又问陆孤鸿道:“陆伯伯,这些人来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啊。”原来一上城楼时他们就已经望到了城中人们所说的“奇异之士”,放眼望去城外百米的地方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衣着不整,有的长衣及地,有的又是短衣粗犷,甚至有几个野蛮汉子只穿一条粗布裤子,上身****。其实这样的穿着在武林人士中也并非异常,不过弃剑城中大多后辈都看惯了人们白衣翩翩衣冠楚楚的样子,所以看到他们难免觉得奇怪。陆孤鸿看到林卫剑好奇的样子似乎明白了林长风并未告诉他们真相,于是笑着道:“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奇异人士,不过是平常的江湖人士,此次来应该是参加七天之后本城的中秋盛会。”林卫剑还是感到奇怪:“从我出生以来本城并未和江湖上的人有什么来往啊,何时又多出了这么一个中秋盛会。”“哦。你年纪尚小当然觉得奇怪了,其实你父亲与江湖上各门各派的掌门时常书信来往,恰逢今年是我们弃剑城立成五十年,所以便邀请这些武林人士共赴盛会。”“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在城外驻扎而不入城居住呢?”林卫剑总是有问不完的问题。“二公子,武林人士习俗各异,与我们弃剑城难免有些格格不入,若是让他们入城居住,多多少少会引来一些矛盾。”陆霄向林卫剑解释道,想必之前他也问过陆孤鸿同样的问题,而陆孤鸿便是这样告诉他的。

      “慕雪妹妹不仅人长得漂亮,名字也那么好听啊。不过这位应该不是你的哥哥,叫弟弟似乎要合适一些。”林卫剑嬉皮笑脸地指着林非凡说道。引得陆孤鸿和陆霄都暗自发笑,林非凡更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多少有些尴尬。陆孤鸿摇摇头说:“这小子一向如此顽皮,我已经习惯了,我们还是快去见长风吧,他知道你们来一定很高兴。”说罢引着众人往弃剑宗走去。

      走在大街上,林卫剑不停地与周围的人打着招呼,他玉树临风,又是城主之子,城中大半的人都认识他,更是有很多妙龄少女对他心怀情愫。相比之下林非凡就大相庭径了,大多人甚至以为他是林卫剑的侍从罢了。谁叫他和自己的名字如此不相称呢,虽说他叫林非凡,但是却是真真正正的一个凡人,相貌平平,武艺平平,如若不是一旁的林卫剑,走在城中并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俨然一个平凡人家的小子。

      翌日清晨,和往常一样,庭中已传来练剑的声音,林长风虽然几乎一夜未眠,还是推开门走了出来,往庭中院子里走去。

      “路?我们的路难道是我们自己走的?这五十年来我不过是一颗棋子,不,包括你,包括乐儿他们,凡是跟我弃剑城有一点关联的人,皆是任人摆布的傀儡。”“怎么这真是你林家世代流传的说辞?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还以为回到了五十年前,那时候我们两就跪在这个房间,而你爹嘴里说的便和你刚才所说相差无几。”“这不是说辞,这是命,是你我的命,也是天下的命。”林长风似乎并不在意眼前人的讥讽。“我不管什么命不命,中秋之约过后我就要带乐儿走,你就在这里继续坚守你那荒诞无稽的宿命吧!”黑暗里的人似乎并没打算真正和林长风相见,说完这句话起身便走,走到门口双腿一提跳上房顶,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许禁.....。”林长风并没有追上去的意思,却还是情不自禁喊了一声那人的名字,无奈那人已经离开,只是叹了一口气,便继续静坐在黑暗之中。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林长风虽然仍端坐在桌前,语气里却有掩饰不住的波澜。“没错,一别已是十年,林长风,你的一生不过五十余载,这样的十年又有多少个呢?”已是子夜时分,房间里却没有点灯,林长风对面的黑暗里,平淡的声音徐徐传来。林长风似乎对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充满了期待,沉默片刻又才开口:“他...他好吗?”“和你一样,旷世之才。”听到这样的回答,林长风叹道:“你又何必讥讽,这不过是我们的宿命罢了。乐儿他也...。”“不用你说,我看过他了。我来弃剑城只是想问你,今年中秋之夜便是五十年之约,你想好你林家将来的路没有?”对面的人打断林长风道。

      “二弟,你怎么老是这样和父亲说话,太不像话了。”另一个少年名叫林卫城,是林长风长子,面容也甚是俊朗,不过和林卫剑比起来少了几分灵气,多了一些敦实。“大哥,爹也来看过了,今天就练到这吧,吃过早饭我们去北门外看看,据说最近来了很多奇异之士在城外驻下,肯定有什么热闹的事要发生。”林卫剑似乎根本没将大哥的话听进心里去,收起剑就要往饭厅走。“我还没练够呢,那些奇异人士无非就是过路的江湖术士或是杂耍武者,你自己去吧,我今天还要巩固父亲教我们的忘剑心法。”林卫剑一脸不屑的走了,自顾自地嘀咕道:“愣头青,那些心法有什么好记的,学了招式自然就会了。”身后的林卫城也没有听到他的嘀咕,仍旧有模有样地比划着剑术,不过就算他听到,也并不会将二弟的话放在心上,二十年来他早已和父亲一样习惯了二弟的顽劣。

      林卫剑和林非凡匆匆赶到城门处,只见城门上的守城弟子似乎比平时多了不少,弃剑城自然不止是一个只有普通百姓居住的城池,而时值天下大乱,武林人士群雄割据,大部分城池都是由各门各派所管辖。这弃剑城中便以弃剑宗为主,而林长风则是弃剑宗主,亦是弃剑城主。不过弃剑城向来不参与江湖的殴斗,自从林卫剑出生以来,他印象里的弃剑城便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城市,奇怪的是无论传言外面有多少争斗和厮杀,也从来没有人来犯弃剑城。

      林长风此时正在房里静坐,一位弟子匆匆跑来告诉了他情况,他急忙出门相迎。几人来到正厅坐下,林卫城也来了,林长风一脸激动地说:“何兄,终于把你等到了,再过七天就是中秋,你总算没有失约。”何秀的脸上却透出少见的亲切,笑着道:“老林,你这又是什么话,莫非我还会失信于你不成,慕雪,快去见过林叔叔,以后你们可就是一家人了。”这句话可弄得在场几名青年一头雾水,只有林卫剑听出了蹊跷,反而暗自高兴。似乎看出了他们的茫然,何秀又补充道:“这次来弃剑城正是要将你许配给林叔叔的公子。以后咱们不就是一家人了。”这样一说方让林卫城和林非凡醒悟了过来,林卫城虽然刚见到和慕雪,也是被她姣好的面容所打动,听到这句话心中也是暗喜。只有林非凡仍旧面无表情,低头不语。虽然来之前何秀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何慕雪,不过她聪慧机灵,从小到大都在深闺中习武读书,父亲从不让她出门,更是没有见过几个年龄相仿的男子,所以从刚才在城门口见到这三名青年开始她已经多多少少猜出了父亲的意思。所以她也低头并未有所表示。

      两名衣冠楚楚的少年正在院里研习着剑术招式,一招一式颇具风采,这样的场景令林长风心生喜悦,可他的脸上依然波澜不惊,淡淡问道:“城儿,你三弟还在酣睡?”听到父亲的声音,两名少年才转过头来,连忙躬身行礼,其中一个点头道:“是的,父亲,三弟似乎身体不大舒服。”另一个却迫不及待开口道:“得了吧哥哥,爹,你每天都要问这个无聊的问题,三弟生性懒惰,资质平凡,对习武练剑向来也没什么兴趣,你又何时看到他和我们一起晨练呢?”说话的正是林长风的二儿子林卫剑,他看上去面容俊朗,神采奕奕,连说话的语气也透着几分灵气和不羁。只是在这弃剑城内,敢对一城之主用这种语气说话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了。林长风也不生气,似乎早已习惯了二儿子的顽皮,只是摇摇头背着手走开了。

      正谈话间楼下却来了两个人,像是要入城。其中一个男子看上去四十多岁,面目可憎,多少有些丑陋的脸上还透着几分蛮横。另一个却是一妙龄少女,一头黑发飘然垂肩,清秀的面庞难免引得城楼上的青年们啧啧称奇,这样的女子的确连弃剑城中也难觅一二。陆孤鸿看到来人便又露出了微笑,拱手道:“何兄,多年不见你仍是如此英伟霸气,别来无恙啊。”那男子抬头看见陆孤鸿,竟也露出了笑容,不过笑容在丑恶的面庞上绽开,反而显得几丝怪异,看得一旁的林卫剑三人心中发憷。“哈哈,陆大侠,别来无恙!”陆孤鸿随即摆手让楼下弟子开门放行。林卫剑、林非凡、陆霄也跟着陆孤鸿下了城楼迎接这两位他们一无所知的“故人”。陆孤鸿随即向来者引见:“这两位便是长风的二公子林卫剑和三公子林非凡,这是犬子陆霄。”男子目光扫过三人,眼神里带着几分锐气,不过看到林卫剑时心中暗暗称奇,道:“林长风的儿子果然不一般呐,哈哈。”一旁的林卫剑似乎根本没听他说话,只是自顾自地盯着他旁边的女子,那女子低头不语,似乎眼前几人的交谈与她并不相关。陆霄虽然没有林卫剑那么大胆,也是有意无意用目光瞟过那女子。唯有林非凡低着头若有所思,倒是和那女子的神韵有几分相像。“这是你们父亲的故交,铁剑门的何秀掌门,快叫何叔叔。”陆孤鸿转而向三个青年介绍道。“何叔叔。”三人异口同声地叫道。“没想到这人长得凶神恶煞,名字却取得如此秀气,真是有趣。”林卫剑心里嘀咕着。何秀再次露出微笑,对着三人点点头,指了指旁边的女子说道:“这是小女何慕雪。慕雪,过来和三位兄长打招呼。”何慕雪向前分别向四人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见过陆叔叔和三位哥哥。”

      来到饭厅,桌子上已经坐了两人,一个自然是父亲林长风,而另一个便是三弟林非凡。话说弃剑城主林长风共有三子,前两子分别叫卫城、卫剑,偏偏这第三个儿子叫林非凡,听上去似乎并不像三兄弟,甚至很多城中的居民都以为城主只有两个儿子。其实林卫城和林卫剑的出生只相隔一年,而林非凡却是四年之后才诞下。虽说他们三人都是同父同母,但林非凡的出生也让他们的母亲难产而死,丧母之痛对刚出生的林非凡并没有什么感触,却深深地让那时已稍有意识的林卫城和林卫剑伤痛不已,林卫城敦实善良,并没有因为母亲的死而排斥三弟,但聪明顽劣的林卫剑却一直有所闷忿,所以他一直都不大喜欢这个三弟。

      短短几句话,却根本不由得其他人反应。林卫剑此时心中最是五味杂陈,想他在兄弟三人之中天赋最高,又最是聪明,而刚见到何慕雪他更是大有一见钟情之意,结果一转眼好事成空,自己险些就爱上了自己未来的嫂子,这样的波澜让他也沉默不语。其实陆霄似乎也对何慕雪动了心,不过他也并未有何非分之想,再加上他一向懂事,此时依然微笑着倾听长辈们谈话。但看林非凡大概是此时最为平常的了,他似乎并未把整件事放在心上,没有倾慕何慕雪,也没有为她即将与哥哥的结合感到难过,仍是低着头若有所思。

      “好了,我们兄弟三人好好商量一下中秋之约的事吧。卫城,慕雪赶路至此一定有些累了,你带她到房里休息,随后也来我房里。”说罢,林长风引着何秀和陆孤鸿往书房走去。何慕雪起身跟着林卫城去了里屋,走之前却突然回头往林卫剑的方向望了一眼,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惊鸿一瞥,却让林卫剑的心里尽生波澜......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人吃过&城外的

      三人吃过早点,林卫剑拉着林非凡说:“走,跟二哥去长长见识。”便往门外走去,可能是因为大哥拒绝了自己的邀请,只得拉着这个毫不起眼的三弟一起去看城外的所谓奇人异士。

    2021-04-09 05:55:37详情点赞(0)回复(0)
  •   翌&中院子

      翌日清晨,和往常一样,庭中已传来练剑的声音,林长风虽然几乎一夜未眠,还是推开门走了出来,往庭中院子里走去。

    2021-04-07 01:16:43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