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篡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庚新 2022-09-22 17:03:42
微温的液体,飞溅在李立国的身上。耳边回荡着惨嚎的哭叫声,金铁的交击声,嘈闹无比。李立国睁开眼睛了眼睛,印入眼帘的,却一张女人的面容。这女人左右在二十也才的模样,长的也很俊秀。而已此刻那张惨白秀丽的脸上,好像因痛苦而被扭曲。女人伏在李立国的身上,耳边回响着凄厉的哭喊声,金铁的交击声,嘈闹无比。。...

篡唐

推荐指数:10分

《篡唐》在线阅读

微温的液体,飞溅在李立国的身上。耳边回荡着惨嚎的哭叫声,金铁的交击声,嘈闹无比。李立国睁开眼睛了眼睛,印入眼帘的,却一张女人的面容。这女人左右在二十也才的模样,长的也很俊秀。而已此刻那张惨白秀丽的脸上,好像因痛苦而被扭曲。女人伏在李立国的身上,耳边回响着凄厉的哭喊声,金铁的交击声,嘈闹无比。。...

篡唐

推荐指数:10分

《篡唐》在线阅读

温热的液体,喷溅在李建国的身上。

耳边回响着凄厉的哭喊声,金铁的交击声,嘈闹无比。

李建国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女人的面容。这女人大约在二十出头的模样,长的也很清秀。只是此刻那张苍白秀美的脸上,似乎因痛苦而扭曲。

女人伏在李建国的身上,双臂却撑起了身子,好像害怕压着李建国。

“宝宝,没事儿的,别怕!”

女人低下头,正好和李建国的目光接触。

苍白的脸上强挤出一抹笑容,温声低语,伸出一直手臂,把李建国抱在了怀里。

李建国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婴儿!

“休走了逆贼,一个都不要放过!”

有人在大声的叫喊,声音似金铁一般,中气十足。

女人脸色一变,挣扎着站起身来。李建国还没有从自己变成婴儿的震惊中醒悟,却骇然的发现,在女人的胸口处,一支利矢从后贯穿了她的身体,露出寒光闪闪,仍带着血迹的箭镞。这女人,身受重伤,李建国立刻明白过来,喷溅在他脸上的温热,就是她的鲜血。

而先前女人撑着身子,是害怕箭镞伤到李建国。

李建国有点发懵: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四十岁的年纪,一下子变成了婴儿;又遇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这年月,还有用弓箭杀人的吗?

好吧,用弓箭杀人也就罢了,怎么看上去,好像遭遇到了灭门惨案?而且是光天化日之下。这可是法治社会,那些杀人的家伙,难道就不害怕被法律制裁吗?

想到这里,李建国不由得怒气涌上心头,大吼一声:“住手!”

可他却忘记了自己现在是一个婴儿,声带初开的他,这一声怒吼,只能转化为哇哇的婴儿啼哭。

女人用一只手抱住他,尽量的避免胸口的箭镞伤害到李建国。

另一只手抓起一柄明晃晃的利剑,咬牙奔走。身后,只听弓弦声响,一支利矢破空而来,正中女人的大腿。她再也无法站稳,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怀中的李建国,也从手中脱落,在地上滚了两滚,距离女人有两三米处,才停止滚动。

“妹子!”

一声狂吼过后,只听见一连串金铁交鸣和惨叫的声音。

一个体魄雄壮无比的男子,出现在女人的身边。他身高大约在185公分上下,体格健壮,孔武有力。黑黝黝的面膛,络腮胡子赛似钢针。剑眉虎目,炯炯有神。

身上穿一件皂色短袄,外罩好像坎肩一样,袖子却覆盖上臂的半臂马甲。

头扎短髻,足蹬一双皂靴,手中拖着一根沉甸甸,黑漆漆的大棍,上面沾满了粘稠的鲜血,并混合着一些浊白而粘稠的东西。他跑到女人身边,把他搂在怀里。

“宝宝……哥,宝宝在哪儿。”

女人已气息奄奄,却仍惦记着变成婴儿的李建国。

男人一眼就看见了李建国,丢下大棍,一把将李建国抱起来。

也就是这一眨眼的工夫,李建国已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这似乎是一处村庄,但此刻被大火所覆盖。火光中,可以看见许多男女仓皇奔走,更有无数身穿黑衣,外罩皮甲,手持明晃晃刀剑的人四处追杀。哀号声,惨叫声,不绝于耳,李建国可真的震惊了!因为从这些人的装束上来看……这似乎不是他原先的时代。

穿越!

这是一个在网络上很流行的词汇。

甚至还有影视作品,专门描写过这样的故事。

可问题是,这究竟是什么时代呢?

男人一手抱着李建国,一手搂着女人,颤声道:“妹子,宝宝在这里,你看啊!”

“哥,照顾好宝宝,你带着宝宝快走。”

“要走,我们一起走……”

男人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李建国发现,女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似乎已失去了生气。他有点明白了,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自己的母亲。而抱着他的男人,却不像是自己的父亲。从称呼上来看,这一男一女,更像是一对兄妹。那么,孩子的父亲是谁?

女人的眼中,流露着慈爱和不舍,用脸贴了一下李建国的面颊。

“哥,我不行了……你快带着宝宝走,去找他爹……”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弱不可闻。

男人大声问道:“妹子,他爹如今在哪儿,你告诉我啊!”

“他爹在……”

女人伸出手来,想要***李建国的面颊。可话还没说完,伸出来的手僵在半空中,突然间无力的落下来。眼睛,依旧睁开着,盯着李建国,脸上流露着不舍。

和女人的接触,不过是短短的瞬间。

可李建国却能够从她一系列的动作和话语中,感受到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疼爱。

身受重伤,宁可自己摔着,也不愿伤到孩子。

还有那慈祥的笑容,不舍的表情……在一刹那间,身体中流淌的血脉,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李建国抑制不住那种奇怪的悲伤,张开嘴巴,发出了一阵阵啼哭。

虽然至今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李建国已接受了这位年轻母亲的身份。

“妹子!”

男人凄声叫喊。

李建国却听见了一个声音,“言虎,放下兵器,交出孩子!

宁某离京之前,长孙大人曾在私下理恳请,要我关照一二。只要你交出孩子,说出李贼的下落。这里都是我的人,我可以做主,让你离开此地……你看如何?”

男人,名叫言虎。

他轻轻放下女人的尸体,一手抱着李建国,另一只手抄起地上的大棍。

不会这么惨吧!

李建国心里不由得一咯噔。他已经来不及去梳理混乱的思路,穿越以来所面临的最大危机,让他用胖乎乎的销售,下意识的抓紧了言虎胸前的衣襟。他如今身无半点自保之力,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就是这个言虎了……虽然,他还不能确定,这言虎究竟是不是他的舅舅。此时,言虎四周,被几十个人团团的围住。

如果言虎贪生怕死,那李建国的小命,可就危险了。

言虎低下头,看了看李建国,那抱着李建国的手臂,用力搂了一下。

说话的人,身材并不高,大约有170公分左右,体型略显瘦削,身穿青袍的男子。

三角眼,一双断眉,令其人透着阴鸷气息。

特别是他面颊上有一块胎记……慢着,好像也不是胎记,更像是一种鸟雀纹身。

李建国惊讶不已,他还没见过,有人把纹身刺在脸上。

言虎说:“没想到,堂堂俚帅,竟也做此等事情?”

俚帅?

这又是什么官职?

李建国越发感觉疑惑,但也多多少少能猜出来一些端倪:这俚帅,怕不是汉人吧!

俚帅一笑,“言虎,你不要逞口舌之利。

宁某不妨把话说明白了,你那妹夫当年做的好大事情,陛下可从来没有忘记。

宇文佑的后人,已经死光了,剩下的漏网之鱼,也不足为虑。

只剩下你那妹夫,终究是陛下的一个心病。这次宁某代父入京,蒙陛下厚爱,得授钦州刺史一职,当思为陛下分忧……嘿嘿,还是那句话,识相的交出孩子,把你妹夫的下落说出来,我放你离开。否则的话,宁某只有辜负长孙大人的重托了。”

我的天!

李建国无比震惊!

看起来,自己现在这个身份,有点不简单啊。

“这个嘛……”

言虎似乎有些意动。但李建国在他怀里,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言虎把他往怀里塞了塞。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转,迅速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用力发出一声长叹。

“俚帅高义!”

他说着话,低头看了一眼李建国。

心里不免有些奇怪:这孩子居然没有哭?

这种场面下,普通的小孩子早就哇哇大哭了,可李建国除了刚才哭了两声之外,就再也没有半点声息。

“但你杀了我妹子,灭了我言家村,我岂能善罢甘休!”

言虎突然一顿手中大棍,一只脚蓬的踢中了棍头,大棍呼的一下子扬起,言虎脚下移动,猱身向一旁扑出。单手轮棍,挂着一股风声,一记泰山压顶,砸向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说时迟,那时快,言虎出手非常隐蔽,棍带千钧之力。

黑衣俚兵措手不及,眼见大棍砸落下来,本能的举刀相迎。

只听铛-噗的一声响,手中钢刀被大棍磕飞出去,俚兵躲闪不及,被言虎顺势砸碎了脑袋。他这一动手,顿时令包围他的俚兵慌乱起来。两名俚兵一左一右,拦住言虎的去路。却见言虎大棍如飞,呼呼呼挂着风声,一式横扫千军……

“挡我者,死!”

言虎怒吼一声,沉甸甸的大棍,砸在一名俚兵的腰间。

别看大棍没有锋刃,可言虎的力气很大,这一棍下去,砸的俚兵骨断筋折,肋骨凹陷,口喷鲜血倒在地上。

俚帅宁长真先是一怔,旋即勃然大怒。

这叫做给你脸,你不要脸……好吧,现在就算是长孙大人,恐怕也没有理由责怪。

锵!

宁长真纵步上前,也未见他手臂动作,肋下长刀陡然出鞘,随着宁长真的身体而动,人刀合一,带着一道绚丽长虹劈斩而出,口中厉喝道:“言虎,你找死!”

言虎先动手,宁长真随后出招。

二人之间原本有十余步的距离,而言虎出手之后,那距离就变得更大。

言虎一手搂着李建国,一手运棍砸翻数人,眼见着就要冲出重围。可就在这时,宁长真手中的刀已追了上来。但见刀光霍霍,夹带着一股森冷刀气,斩向言虎的后背。言虎使大棍砸翻了一名俚兵之后,虽无法向后观望,但却能感觉到宁长真的长刀逼来。

不好……这家伙竟然能将刀气凝练化劲!

言虎心中暗自叫苦,大棍刷的在手中滑动,棍尾变棍头,向后背一搭。

这叫做苏秦背剑。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长刀正劈在大棍之上,隔着棍子,一股犀利刀劲涌入体内。

言虎哇的喷出一口鲜血,但身体却随着那长刀巨力腾起,在空中连着两个跟头,冲出去七八米远。双脚刚落地,一名俚兵斜里扑来。言虎深吸一口气,身体滴溜溜在原地一转,让过那俚兵,劈手将长刀夺下,而后跨步向前,横身一撞。

这一撞,可不是随随便便。

凝聚了腰胯之力,蓬的把那俚兵撞飞出去。

此时,宁长真一刀落空,心下一怔。正要冲过去再次出手,却见那被言虎撞飞的俚兵迎面飞来。这些俚兵,可都是跟随宁长真一起从钦州过来,可算是心腹。

连忙探手搭住俚兵的身子,手肘一缩,顺势化解了俚兵飞来的力道,将他扶稳在地。也就是趁此工夫,言虎挥舞长刀,劈翻两名俚兵之后,冲到了一匹战马跟前。把李建国搭在马背上,而后再抓住缰绳,翻身上马,用刀口劈在马屁股上,那战马希聿聿一声惨嘶,撒蹄狂奔而去。还有俚兵想要阻挡,却被战马撞飞。

宁长真只气得暴跳如雷。

“追,给我追……不要放过这反贼!”

可要追,却没那么容易。

先前在村里四处砍杀,马匹都散落一旁。临时再想要聚集起来,可就不太容易。

宁长真好不容易才聚集起十余匹马来。

也顾不得其他,自己翻身上马,“随我追……其余人等,将村中余孽彻底铲除,不要放过一个人。”

十余名俚兵跟着宁长真上马,余下尚有数十人,也齐声应命。

——————————————

言虎怀抱着李建国,打马如飞。

口鼻中,不断喷涌出鲜血,一滴滴落在李建国的脸上。

宁长真的那一刀,很明显已经伤害到了他的内腑五脏。如果不是言虎体格粗壮魁梧,只怕此时连骑马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狂奔了半个多时辰,终于支撑不住。

言虎知道,宁长真此次行动,是奉皇命而来。

如果不追上自己,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自己已经受了重伤,一旦被追上,只怕是难逃一死。自己死了倒也无妨,可这孩子……

这是他最疼爱的小妹骨血,绝不能就这么没了。

想到这里,言虎勒住了战马,向四周打量了一下之后,见距离自己不远处有一块巨石,石头上似有一个缝隙。他连忙抱着李建国下马,快步走到了那巨石旁边。

“宝宝,不是舅舅要扔下你,实在是跟着舅舅,太危险了。

你先乖乖的,在这里藏好……等舅舅把那宁长真甩掉后,再来救你……听见没有?”

言虎说着话,把李建国放在巨石缝隙中,黑脸上挤出一抹笑容。

李建国瞪大了眼睛,从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他当然不想就这么和言虎分开,可问题是他也清楚,言虎这个决定,就目前而言,是最好的办法。

这是要保住他的性命啊!

再说了,即便他反对,言虎也不可能知道。

言虎用脸贴了一下李建国的脸,然后又用巨石旁边的藤蔓遮掩住缝隙。

趴在地上听了听,隐隐能听见马蹄声。他知道,这是宁长真带着人,追上来了!

心中虽然有些不舍,但也知道此刻不容他儿女情长。

一咬牙,翻身跳上战马,循着大路撒蹄狂奔而去。李建国在巨石的缝隙里躲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听见一阵马蹄声响起。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渐渐无声……

从醒来,到现在,算一算,也不过一两个小时而已。

可这一个多小时的遭遇,对李建国而言,无疑是最惊心动魄的一个小时。

变成了婴儿,死了母亲,遭遇追杀……

这种种的场景,一幕幕在李建国脑海中闪过,让他感到非常的疲惫。

他也不清楚自己这婴儿之身,如今有多大的年纪,但想来不会超过一岁吧。大脑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在这一番折腾以后,不由得感觉一阵头晕,和困乏疲惫。

闭上眼睛,李建国不自觉的就沉沉睡去。

可即便是睡了,犹自感觉到一阵阵莫名的恐惧……

他从不相信这世上有穿越的可能,但是当他切身的遇到之后,不是惊喜,而是恐惧。

孔子说:子不语怪力乱神。

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敢说,或者也不懂得如何去说。

李建国觉得,在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也许这世上,真的存在有鬼神?否则,自己怎可能来到一个婴儿的身上?

呼,真的是太诡异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第二章 开皇十八年(上) 第二章 开皇十八年(下) 第三章 门阀之郑氏(上) 第三章 门阀之郑氏(下) 第四章 有故事的人(修改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