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带着系统来大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如此高义

第三章 如此高义

农家一锅出 2022-11-23 13:30:22
一时间,李不成器心中有了想法。自从父皇退位,姑姑太平无事公主被赐死。余下的兄弟五个老三当皇帝,其他人敢参与其中任何政事。终日里没办法玩耍嬉戏,不若作些什么事情。“来来来,仁兄,尝一尝我庄上秘制的调料,酱油。”李易可不很清楚李不成器在需要考虑何其事情,他在竭力推酱油自从父皇退位,姑姑太平公主被赐死。。...

一时间,李成器心中有了想法。

自从父皇退位,姑姑太平公主被赐死。

剩下的兄弟五个老三当皇帝,其他人不敢参与任何政事。

整日里只能玩耍,不若作些什么事情。

“来来来,仁兄,尝尝我庄上秘制的调料,酱油。”

李易可不清楚李成器在考虑何等事情,他在极力推酱油。

李成器回魂,依言夹牢丸蘸酱油。

一口咬下,他就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舌头和嘴,还有整个都舒爽无比。

李易看着,心说:知道谷氨酸钠的厉害了吧?比酱里的更直接是不?

想着李易一转头,只见那些被这仁兄雇来的人正在咬一小口饺子,就使劲蘸一下酱油。

李易不由哆嗦了下,这些人回去要喝多少水?不怕齁到?

李成器这里又蘸两下,略犹豫,问:“贤弟,酱油之物,可还有多?”

“有。”李易使劲点头:“待仁兄归去时,带十坛,每坛十斤。”

说着他眼睛扫一下种蒜的人,意思是,当工钱。

李成器也不推却,颔首而笑。

又问:“豆油之法?”

“仁兄明日来,此法不难。齐民要术有记。得油以压碾为主,我这是用加楔挤榨。”

李易说出以前的人怎么处理植物油。

芝麻油最为简单,磨,磨完成芝麻酱,沉淀后,上层有浮油。

其他植物种子,碾压之法。

等《天工开物》出来,才有进木楔而出油法。

李成器却有些不好意思,问:“贤弟榨豆成油法,可有家中训诫?”

李易摇头:“此法乃小弟自创,不欲守其密,但叫世少饥。”

李成器一愣,放下筷子行礼:“贤弟高义。”

“那个……仁兄啊,酱油你拿回去,凡遇有缘人,可代为言说,每坛十斤,铜钱一缗,不,绢帛一匹。”

刚刚被夸了高义的李易直接开始说卖酱油的事情。

他本想十斤卖一缗,即一千文,觉得贵。

遂改为绢帛一匹,开元时期,一匹帛长五十尺,宽一尺八寸,折钱五百五十文。

那么一斤酱油就是五十五文钱。

李易觉得行,一斤酱油,也是有成本的,快到五文钱了,主要是盐贵。

他酿造了一百口大缸的酱油坯子,这次才开一缸,第一回出油。

后续还能出两到三次,越往后越要加盐,不加盐则不出油,然后兑蒸馏水。

李成器哪晓得面前这个少年心中的盘算和酱油的暴利。

他又不好意思了,十坛子酱油就是五千五百文。

自己叫一百个人过来,一下午,一人五十五文,工钱给得太高了。

于是他决定帮忙卖,王爷卖酱油,算一件雅事,对吧?

“贤弟且宽心,为兄自会寻那好口腹之欲身家丰厚者。”

“多谢仁兄,待有好事物,定与仁兄分享。”李易心情不错。

他看对方挺有钱的,说不定家中还有人在京为官。

……

吃完饭,一群人如沉默的来,又沉默着走,挥挥手,不带走一滴酱油。

不过用来蘸酱油的碟子干干净净。

“东主,这是今日所耗油面账目。”管事宋德来到李易的书房,递过一张纸。

“管事辛苦。”李易接过纸,对宋德点头。

表示我明白你的意思,咱家的面不够了,不能再请那么多人吃饺子了。

管事离去,李易入账。

管事使用的是三柱结算法,招的时候便有要求,识文会算。

李易入自己的账,复式记账法。

同时还有他制作的套表表格。

如,三表等于二表加一表这种统计方式。

现在其实用不上,但规矩要定下来。

包括折线图、复合饼图……

……

李成器带着十坛子酱油和一坛子豆油快马往家赶。

先过灞水,然后七里地就能到通化门。

但他没去通化门,而是从城外向下斜着跑,去春明门。

从春明门进去路北边的一大片地方是兴庆宫。

原来叫隆庆坊。

李成器就住在这里,还有三个弟弟也住一起。

今年就被迁出来了,跑到了斜对角的安兴坊。

如果回安兴坊,应该走通化门。

进通化门,路过永嘉坊就到了,永嘉坊的下面就是兴庆宫。

他相当于跑个远路绕一圈。

目的是去兴庆宫的正门,坐北朝南,兴庆宫正门在南边。

表示他有正经事,让带酱油坛子的人给了两坛子,他才绕着回家。

他琢磨着,如果三弟今天不去永兴坊的话,回到兴庆宫,一听说自己走正门送东西,也要询问。

若不回兴庆宫,兴庆宫里的人自然会去向三弟说。

李成器看来,酱油事小,豆油事大。

多一种油,百姓就少耗一些粮。

关键是那个榨油法,豆子都能榨出来油,其他油料作物榨出来的油会更多。

皇宫之中,李隆基还在批阅奏章。

自从拥有了绝对权利,他更忙了。

调派各地关键位置的将领,把自己放心的人安置在那里。

佛教吞并的免税土地太多了,限佛。

皇位斗争太残酷,杀了很多人,百姓噤若寒蝉,要弄教坊,大家提高精神文明。

刚过年就出兵打契丹,没打过人家,叫人家给打了,损兵折将。

转过头没几天,突厥趁机打过来,没打过大唐,叫大唐给打了,很好。

缓了不不到二十日,西突厥一群人联合起来叛变,好在给收拾了。

刚到四月,突厥又来求婚。

一天天的事儿咋那么多呢?

马上要到青黄不接的时候,又有百姓要挨饿了。

吃饭都不香,要不是刚才皇后送了碗汤饼,现在就饿肚子。

正想着,有人来报。

言说宋王今日去城东皇庄,闻邻庄幼儿读书声,遂往。

晌午在邻庄进餐后调百人前往邻庄种蒜,晚又食,携小坛十一之数归来。

于兴庆宫正门留两坛名曰酱油之物,复回王府。

李隆基正烦闷呢,一听大哥出去帮人种蒜,还带东西回来,感兴趣了。

不等他去打听,又有人来报。

说宋王回府,命人给三个弟弟府中各送一坛酱油。

另出两坛,谴人送至百福殿与太上皇。

“酱油是什么?”李隆基倒不觉得大哥会想着用这个什么酱油把所有人都给毒死。

报信的人忙道:“城东皇庄监事说,酱油,如水如油,比酱味鲜美,可蘸食牢丸。”

“又说邻庄李易懂榨豆成油之法,庄中油水充足,有积粮。”

“另,庄中烧窑出砖瓦灰泥,制沼气池三个,接铜管如沼泽之中存气,遇明火可燃。”

“庄中以沼气为灯,明亮大过烛焰。供借宿之寒门子弟晚间读书用。”

李隆基倒吸一口凉气,被吓到了。

皇庄旁边有个庄子,盖窑烧砖,建个沼泽地那样的池子。

然后插一个根管子,冒出来气点燃,比蜡烛还亮?

怎么弄的?以后你庄子点灯不花钱了?

李隆基想着,看一眼周围的蜡烛。

殿里其他地方很黑,只有自己身边亮。

蜡很贵。

点油灯又有难闻的味道,而且也不够亮。

他一个庄子弄个沼泽的东西,凭什么比我的亮?

不晓得为什么,李隆基有些吃味。

想着,李隆基把几个重要的奏章给批了,去找大哥李成器,得把这事问明白了。

等李隆基到宋王府时,已是戌正时刻,晚上八点。

李成器正等着吃牢丸,他在李易庄子上没吃几口,反而要了调制牢丸馅的调料。

回家就让人剁馅和面包牢丸,给的调馅料就是从李易那拿来的。

混合在一起的一包,用了三分之一,够十个人吃的。

李隆基一来,其他人退下去。

哥俩儿对坐吃牢丸。

李成器先是让皇帝弟弟什么都不蘸,直接吃兑了调料的牢丸。

接着换成酱油。

再加上蒜泥。

兑醋。

滴香油。

李隆基一样样尝过,终于明白酱油有多好吃了。

“大哥,今日牢丸为何比往日香?”李隆基求教。

李成器露出笑容:“陛,三弟,我于李易那里拿了调馅的料,越是肉多牢丸越香。”

“你再看,牢丸中滴落在碟子中的油多,我加了从李易那里拿的豆油。”

“莫说还有肉,只素菜包出来的牢丸,味道也不错。”

他说着好东西,豆油拌在馅里比其他油好吃,调料更不用多说。

“那李易如何?”李隆基咽下牢丸,询问。

“有文采、晓农耕、知庖厨、懂工事,眼下看来,有胸怀。”

李成器给出了评价,或者说是称赞。

他到现在也没忘了孩子们在清晨齐诵千字文时的震撼。

那种力量,如朝阳之煌煌,似云霞般绚烂。

之后看到佃户孩子们穿着一样的衣服,背着没见过,但很漂亮的书包。

给人的感觉可谓是若山若水。

山之巍峨,水之潺潺。

像一幅画。

接着他对李隆基说起大蒜的种植规矩,齐民要术里都没有。

李隆基听了,心中生出无限遐思。

很想见一见那个地方,看一看那个少年。

晚上李隆基住在宋王府。

躺在塌子上,他久久无法入睡,念叨着:“横眉冷对千夫指,附首甘为孺子牛。”

翌日早,李隆基在宋王府吃的还是牢丸。

不过这回是蒸的,纯牛肉馅,于是牢丸中就有一个肉丸。

依旧蘸蒜酱和醋,吃完,李隆基打包四个人的份走了。

先去百福殿,把牢丸给他爹和豆卢贵妃送去两份。

又给了王皇后一份,剩一份赐给高力士,同时给酱油。

高力士和太上皇、豆卢贵妃,都是自己吃了。

王皇后尝了一口,招呼身边的几个宫女太监,一人一个,蘸酱油吃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我的寿命很紧张 第二章 我的粮食并不缺 第三章 如此高义 第四章 说一下吐蕃突厥之事 第五章 请多写两首夸酱油的诗 第六章 原来骆宾王的字叫观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