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难以赦免的偏爱》在线阅读 > 正文 走丢的人

走丢的人

夜颜兮深渊 2022-11-25 16:20:17
四年前,南门郁羽就坐在这家奶茶店里,是刚自己坐的位置,在这里第一次即将正式的约严冰姣。那天,南门郁羽更早更早就来等了,后来奶茶店还没打开门。南门郁羽很注重这都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约会。奶茶店打开门后,南门郁羽先点了一杯杨枝甘露,就进来就坐到了最里面靠那天,南门郁羽很早很早就来等了,当时奶茶店还没开门。南门郁羽很重视这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约会。。...

四年前,南门郁羽就坐在这家奶茶店里,就是刚刚自己坐的位置,在这里第一次正式的约严冰姣。

那天,南门郁羽很早很早就来等了,当时奶茶店还没开门。南门郁羽很重视这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约会。

奶茶店开门后,南门郁羽先点了一杯杨枝甘露,就进去就坐到了最里面靠墙的位置,南门郁羽坐到了座椅那一边,把沙发和靠墙的那一边留给了还没来的严冰姣。心想“她比较懒,坐一会儿肯定会累,有沙发和墙她还能舒服点。”

服务员走到南门郁羽面前“先生您好,店里在做一个活动,由于您是今天本店来的第一位客人,可以在本店的言心墙上留下第一句话,然后就可以领取一个冰激淋。”

南门郁羽走到言心墙那里,给这面墙留下了有史以来第一句话“没认识你之前每晚有星星作陪,认识你之后星星都自愧不如的隐匿了。”

“先生,这是送给您女朋友的吗?如果是请留下您对您女朋友的独特称呼。”

南门郁羽于是在最后写上了“臭臭”两个字!

“先生,您对您女朋友的称呼真的很特别。”

“是吗?还好!”

南门郁羽和严冰姣是早在高中就认识的,在高一时两人就是同桌。

学校是寄宿学校,两个周回家一次。

严冰姣很乖学习也挺好,说话嗲嗲的,学校规定穿校服上课,她每天都穿校服上课,南门郁羽则不同,从不穿校服上课。经常因为衣服和发型被叫到政教处挨训,每次挨完训回来严冰姣都会调侃他,同时也会劝他不要再这样了。

“每次都被叫去挨训你不烦吗,作为你的同桌我都烦了”。

“你这么听话每天都穿校服,校服都要臭了,以后我就叫你臭臭吧,也别叫你的名字了”。

“你才臭呢,我有两套校服,洗一套穿一套好吧!”

南门郁羽从不听严冰姣的话,第二天来上课依旧如此。

气的严冰姣不搭理他,严冰姣坐在里面,每次从座位上出去南门郁羽都是必经之人,严冰姣不搭理他,他就拿出自己的必杀技,那就是堵着路不让过,这样严冰姣就不得不跟他说话了,南门郁羽也就趁人之危,逼着她主动和自己说话,当然也是免不了被打一下的,每次被严冰姣打他都会贱贱的叫一声。

严冰姣有一个小习惯,上课时喜欢把腿放到南门郁羽的腿上,第一次放的时候南门郁羽有些不知所措竟吓得脸都白了,脑子也瞬间一片空白,老师叫南门郁羽回答问题,南门郁羽就像五感尽失一样,老师一连叫了南门郁羽三遍,南门郁羽愣是一遍也没听进去。

南门郁羽会过来神后,心想“她平时也不这样啊,平时挺乖的,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放纵”。在南门郁羽之前,还有两个人和她做过一段时间同桌,南门郁羽特意去问了他们两个,不过问的很隐晦,并没有挑明了,南门郁羽得到的答案是她平时上课只是非常认真的听课。

自那次以后,南门郁羽就有些故意躲着严冰姣,每次严冰姣想把腿放到他腿上的时候,南门郁羽就会故意向旁边挪一点,躲一下,每次下课南门郁羽都会赶紧跑出去,上课都会故意迟到,只是为了躲着严冰姣。

后来严冰姣发现了,就拉住他问“我怎么感觉你最近一直躲着我呢。”

“有吗?没没有吧。”南门郁羽结结巴巴着说。

“真的没有?”

“没有”

“我最近来例假了,不想动,你去帮我接杯热水,行吗?”严冰姣脸红着说。

南门郁羽啥也没说拿着杯子就去水房了,回来后放到桌子上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直到上课五分钟后才回来,进来后老师就罚他在位子上站着。

“你去干嘛了,怎么现在才回来,罚站活该。”

“没干嘛”。

南门郁羽那天穿的破洞裤,南门郁羽在她旁边站着,她居然用手揪着南门郁羽破洞的地方问“你买不起裤子啦”。老师刚巧看到。

“严冰姣好好听课,别说话”。

下课严冰姣就被叫到了办公室,“你最近怎么了,上课怎么那么不认真。别被南门郁羽带坏了,你考上一个好的本科是很有希望的,不行就给你调换一下位置。”

“不用了,谢谢老师,我以后会注意的。”

严冰姣从办公室回来后,看到南门郁羽竟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

“老师是不是骂你了,都怪我,对不起!”南门郁羽满脸抱歉的表情。

“没事,老师就是让我给我妈回了个电话”。

其实南门郁羽刚刚就在办公室门口偷听。

南门郁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说“没事就行”。

自从老师找了严冰姣以后,南门郁羽上课换上了校服,上课也开始好好听课了,唯一没变的就是疏远严冰姣,严冰姣并不知道南门郁羽知道了老师找自己谈话的内容。

自那以后南门郁羽再也不让严冰姣和自己闹,每次严冰姣和南门郁羽闹的时候南门郁羽都会装作很烦她的样子吵她,直到有一次严冰姣刚刚不小心碰到了南门郁羽,还没等南门郁羽说话,严冰姣就先说了一句对不起,南门郁羽竟感到了心痛,南门郁羽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严冰姣。

自那以后,南门郁羽更是疏远了严冰姣,到高二就重新分了班,虽然都选了理科班,但是高二到高三虽然他们在一个班里,南门郁羽一次也没和她说过话,但是一直在默默守护着她,每次看到她哭南门郁羽都会有忍不住去问的冲动,看到其他男孩和她开玩笑,对她动手动脚的南门郁羽都想上去爆揍那男孩一顿。

直到高三毕业当天才重归于好,是严冰姣主动找的南门郁羽,南门郁羽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拍了拍严冰姣的头,严冰姣就像眼泪的开关被完全打开了一样,不停的哭眼睛都哭肿了。

后来高考的前一天晚上,严冰姣约南门郁羽出去喝奶茶,严冰姣突然问了句“你为什么会突然不理我,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南门郁羽说“你看我的表情,再去看看天上的星星。”

“那有你这样的人,喜欢我却不搭理我,还故意疏远我,早知道就不和你合好了”,严冰姣调侃着说。

而这家时光奶茶店就是那晚说清一切的地方。

南门郁羽从小时候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喜欢一个人去阳台仰望星空,把不开心的事都告诉星星,把自己的小秘密也告诉星星。他知道星星不会笑话自己,也不会泄漏自己的秘密。

最终高考不负所望,南门郁羽考入了潍淄大学的物理天体专业,而她也考入了北杭服装学院的服装设计专业。两地相隔不远坐火车也就一个小时就到了。

大一刚开学南门郁羽和严冰姣都迎来了军训,两个人每天都相互吐槽着军训时的生活。

军训结束就到了中秋节,中秋节当天两人又约到了时光奶茶店。

南门郁羽正看着自己刚写的那行字,连墨还没干严冰姣就推门而入“哎~累死我了,你在干嘛?”

“没,没干嘛。”你先去里面坐,休息一会儿。”

南门郁羽走到前台“一个冰激淋,两杯杨枝甘露,一杯芋泥波波,一杯黄桃果霸再来一杯奶盖红茶”。

趁南门郁羽去点奶茶之际,严冰姣偷偷去看了看言心墙嘴角微微上扬。

“你疯了吗?买这么多干嘛,能喝完啊?”

“我也不确定你爱喝什么,只知道那天晚上那你点了一杯黄桃果霸,不能每次都喝黄桃果霸吧,他家的这几种都挺好喝的,放心我都试过了,你先吃冰激淋,我把这些打开,你挨个试试喜欢哪个就喝哪个,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杨枝甘露的。”

严冰姣跟个孩子一样“我就不喝杨枝甘露,我非喝黄桃果霸。”

“额,你开心就好。”

只见严冰姣拿起杨枝甘露就喝。

”你不是不喝啊”。

“我拿错了不行啊,要你管,哼。”

南门郁羽摸了摸头,有点手足无措。

“我还买了两张下午的电影票,一会儿吃完饭要不要去看”。南门郁郁慢慢吞吞地说。

“你平时是不是都是这样骗人小姑娘的”。

南门郁郁解释道“哪有,这是第一次,初犯而以”。

看完电影就到下午六点多了,严冰姣接了一个家里的电话就匆匆离开了。

从那以后南门郁羽一次也没见到过严冰姣,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她父母和警察以及南门郁羽找了整整四年,直至如今还是没有一点她的消息。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突如其来的允荨 隐匿的星星 走丢的人 甩掉的尾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