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佳婿》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表哥

第四章 表哥

夜惠美 2021-10-14 11:20:57
ps再次求我的推荐票,求所有收藏!宁欣从周围的婢女反应上看,他们表兄妹常常朋友见面,关系始终很好得多,若要不然也不至于他人未到,声音先传进去。婢女们以抱琴为首都露着明媚阳光的笑容,除了几个小丫头下意识的平抚衣裙。宁欣淡若远山的眉头轻轻皱了,那位三小姐口中对自己婢女们以抱琴为首都露出明媚的笑容,还有几个小丫头下意识的抚平衣裙。宁欣淡若远山的眉头微微皱起,那位三小姐口中对自己最好最疼惜的表哥到底是何方神圣?。...

佳婿

推荐指数:10分

《佳婿》在线阅读

ps继续求推荐票,求收藏!

宁欣从周围的婢女反应上看,他们表兄妹经常见面,关系一直很要好,若不然也不至于他人未到,声音先传进来。

婢女们以抱琴为首都露出明媚的笑容,还有几个小丫头下意识的抚平衣裙。宁欣淡若远山的眉头微微皱起,那位三小姐口中对自己最好最疼惜的表哥到底是何方神圣?

“表妹。”

黄花梨木小座屏后面闪出十五六岁的少年,他身着暗红滚绣花纹袍挂,头上带玉冠,腰间系着着巴掌宽的玉带,外面披了一件锦缎斗篷。

此人身材欣长,面如满月,齿白唇红,特别是他那双眸子仿佛上等的温玉,他一举一动有清俊之感,儒雅的气质浑然天成。

宁欣暗自攒了一声,是一位翩翩美少年,莫怪身边的婢女争先恐后的展露少女的风情···这不妥。

宁欣前生见了文武双全,俊美贵气的韩王。见过能征惯战英气勃勃的威远侯,亦见过有雄图大略,霸道成熟的鞑子大汗,对眼前这样一位尚未成熟的少年,宁欣如何都不会痴迷看得移不开眼睛。

本来是宁欣的丫头,抢着上去接过少年的斗篷,“二少爷,先喝杯茶!”

“二少爷是不是又在老爷面前做了绝好的诗词?老爷定是赏赐了二少爷。”

几个小丫头簇拥着少年叽叽喳喳个不停,宁欣见到少年温和有礼的面对每一个人,在他身上看不见身为小主人的高傲,虽然不至于姐姐妹妹的不离口,但他对她们是怜惜的。

这些人是宁欣的丫头,丢人得话也是丢宁欣的脸面。她不知道原主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让丫头围着这个家的二少爷献媚?让旁人看到会怎么想?她前生做了那样的事儿,有过两个男人,但不意味着宁欣不懂得规矩。

韩地因为靠近北方的鞑子,民风比京城更开放一些,但也会要求男女大防。

此时宁欣是在京城,她前生之所以不愿意到京城受封,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受不得拘束。宁欣听说过京城的小姐们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做的,此事若是传扬开来,或者弄得人尽皆知的话,她一旦坏了名声,恐怕也只能嫁给眼前这位少年。

宁欣想不起王家更多的事儿,以故的宁三元曾经显赫一时,但宁三元入官没有几年,并没有可靠的臂膀,王家会容忍自己的嫡子娶坏了名声的女子为妻?并非宁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王家到时能让她做妾就不错了。

做妾?宁欣握紧了拳头,这辈子她就没有想过于人为妾。

少年深情款款的走到宁欣身前,宁欣回神时看到围着他的小丫头已经欢欢喜喜的退下去,少年身上佩戴的饰品少了好几个,宁欣淡淡的说道:“让表哥破费了。”

“小可王季玉见过表妹。”

王季玉?宁欣扭过头去,“我累了,表哥请回。”宁欣恨死了自己娇滴滴软绵绵的声音,这么冷淡说出来的话都像是在撒娇一般。

果然王季玉搓暖了手心,靠近宁欣:“我知晓表妹生气,若不是父亲召见,我哪能不等着表妹醒来?表妹染病,我是一时一刻都在惦记着表妹。听说表妹醒了,我推了应酬连忙赶过来。”

宁欣感觉肩膀一沉,他竟然敢把手放到她身上?宁欣转身,恼怒道:“放开。”

王季玉呆呆的看着宁欣不同以往明亮璀璨眸子,不知怎么心里一恬,“表妹别生气了吧,我一会给表妹弄胭脂。”

宁欣闭口不言,不是因为原谅了王季玉,而是实在受不了自己娇媚的声音,再说下去,只会让王季玉更为靠近。

“对了,表妹,我得了一块尚好的砚台,此物正好衬表妹的字画。”

王季玉对着门口喊道:“麝月!将砚台取来。”

宁欣推了推王季玉,“我先不看砚台···你让我起身···你出去。”

“表妹。”王季玉看到宁欣露出的半截柔软的脖颈,他的眸子深邃了几分,柔声道:“咱们在一起说说话,表妹···”

“出去!”

宁欣猛然用力推开王季玉,谁也没想到宁欣这么大的力气,没有准备的王季玉被宁欣推了个跟头,哐当一声坐在了地上,宁欣坐在床榻上,王季玉坐在地上怔怔的出神,表妹是欢喜的,推了自己就这么高兴?

“表小姐。”

抱琴忙放下手中的一切,搀扶王季玉起身,帮着他拍弹不存在的灰尘,“表小姐不是有意的,二少爷别怪表小姐。”

这时一清丽的少女捧着砚台进来,宁欣越过痴呆的王季玉,看向走进的少女。

她应该就是方才王季玉口中的麝月,从衣着打扮上看比体面的大丫头穿戴更好,头上的金簪子头是拇指大珍珠,浅粉的褙子簇新,虽是没有丝绸光滑,但锦缎即便是寻常人家的小姐都不一定穿得起。

她脖颈上还带着坠玉的金项圈,手腕上带着足金螺纹细镯子,这种镯子越细越值银子。

宁欣后背靠着柔软的垫子,眼看着麝月走近。

麝月虽然平静,但从她进门眼睛就没离开过王季玉,麝月屈膝道:“表小姐,砚台。”

宁欣目光落在砚台上,仔细端详了一会,抬了抬手,麝月将砚台亲自奉上,宁欣接过砚台,斜睨了麝月一眼,“不敢劳烦小嫂子,这等物什让抱琴拿着就好,你还是去看看他吧。”

“表小姐。”麝月脸蹭得红了,“奴婢不敢当,奴婢···不是···”

宁欣将手中的砚台直接扔向了王季玉,怒道:“你辱我太甚!”

“表妹!”

王季玉的额头被砚台砸了一个红包,王季玉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何曾受过这等委屈,“表妹···”

“如何?”

王季玉看着冷笑的表妹,柔弱的表妹竟然有了一抹厉色,仿佛娇弱的花上长出了软刺,她嗔怒时矛盾之极,却又诱人靠近。

王季玉火气消失了一大半,推开麝月,道:“我知晓表妹生气,我不怪表妹。”

“你们谁也不想得同老祖宗说,太太那里也不许说!”

王季玉摸着肿起的额头,宽慰宁欣:“是我自己不小心撞的,不关表妹的事儿。”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表妹 第三章 身份 第四章 表哥 第五章 闹事(上) 第六章 闹事(中) 第七章 闹事(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