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祖训》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庶女代嫁 第二章中毒

第一章庶女代嫁 第二章中毒

雨久花 2021-10-14 21:36:17
祖训雨久花第一章:嫡女代嫁萧家的祖训之一:萧氏族长的嫡妻要是嫡女萧家的祖训之二:历代萧氏族长严禁入朝做官一顶大红的花轿,锣鼓喧天,唢呐高亢,喜乐阵阵,烧红了半边天,热闹的场面色彩渲染了平阳城内每一个角落,昨天是个大日子,大周四大世家之一的萧三爷取妻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祖训

推荐指数:10分

《祖训》在线阅读

祖训雨久花第一章:嫡女代嫁萧家的祖训之一:萧氏族长的嫡妻要是嫡女萧家的祖训之二:历代萧氏族长严禁入朝做官一顶大红的花轿,锣鼓喧天,唢呐高亢,喜乐阵阵,烧红了半边天,热闹的场面色彩渲染了平阳城内每一个角落,昨天是个大日子,大周四大世家之一的萧三爷取妻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祖训

推荐指数:10分

《祖训》在线阅读

祖训

雨久花

第一章:庶女代嫁

萧家的祖训之一:萧氏家主的嫡妻必须是嫡女

萧家的祖训之二:历代萧氏家主不得入朝为官

一顶大红的花轿,锣鼓喧天,唢呐嘹亮,喜乐阵阵,烧红了半边天,热闹渲染了平阳城内每一个角落,今天是个大日子,大齐四大世家之一的萧二爷取妻了,但绵长的送新队伍中,独独不见那本应骑高头大马迎亲的新郎官……

听说,萧二爷得了一种怪病,请遍了平阳城里的名医,用尽了名药,仍无人能医,无药可治,现已病入膏肓。

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听说,那萧二爷现在每天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给他瞧过病的大夫背地里说,萧家该准备后事了。

听说萧府的老太君今天给萧二爷娶妻,是为了冲喜,亲事是早年老太爷订下的,是李府的嫡亲小姐,据说,这李府的嫡亲小姐娇纵蛮横,萧二爷和老太君都不喜欢,但碍于婚是萧老太爷生前订的,一直未退亲,萧二爷今年20了,已纳了四房小妾,生了三个女儿,但至今仍未取妻。

听说…….

关于萧二爷的传闻,因着他冲喜的婚礼,成为平阳城街头巷尾脍炙人口,津津乐道的话题,兴奋着整个平阳城。

李梦溪头戴风冠,身穿喜服,端庄座在轿子里,两手紧紧地抓着绣帕,大红的轿子、大红的喜服、大红的胭脂,喜洋洋的一片红色,却仍掩盖不住她脸上的一丝苍白,眼底的一丝无奈,这就是命吗?她,一缕幽魂,如今却变成一个冲喜的新娘,一个代嫁的新娘,前世她是个医学博士,做实验时,被射线辐射,得了白血病,记得还在医院里急救时,莫名奇妙地来到了这个时空,和她记忆中的历史一点都不重叠,是一个错乱的时空,成了这具身体的主人。

她的这具身体原本是李府庶出的七小姐,亲生母亲是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姨娘,今年13岁,这场婚礼本应是李老太爷的嫡长女李梦飞的,李梦飞早年与萧俊订亲,但萧府多年来一直未来迎娶,却在得了不治之症后,想要梦飞冲喜,李夫人气得跳脚大骂,冲喜娶个妾就行了,竟然用嫡妻来冲,拿他们李家的嫡小姐当什么?世家也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又听说萧二爷现在每天清醒的时候少,昏迷的时候多,听给他瞧过病的大夫说,萧二爷活不过这个月,自已的女儿一出嫁就会成为望门寡,多年来,自已的嫡亲女儿能成为齐国四大世家之一的萧家的当家主母的梦想破灭,但碍于萧府的势力,硬是不敢推掉这门亲事,心里便恨上了萧家,对李老太爷闹了想来。

架不住夫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李老太爷实在没招,才想出了这偷梁换柱人法子,将赵姨娘的女儿梦溪认做嫡女,给送了过来,虽然梦溪今年还没有及鬓,但赵府其他庶出的女儿更小,一个是张姨娘的女儿梦晨,才6月,另一个是老太爷才娶的九姨娘的女儿,1岁多,还没断奶哪。

轿子从萧府大门抬入,停在了正院,喜娘自轿中搀出那苍白小人,挎过火盆,梦溪在喜娘的指点下完成了一个个繁索的礼俗,拜完堂,终于被前面的那个风一吹就可能倒下的萧二爷想牵入了洞房。

还好,梦溪想,至少自已没有象电视电影里演的那样,和公鸡拜堂,据说,萧家也准备了公鸡,但萧二爷难得今天清醒了,在丫鬟、婆子的搀扶下,免强完成了六礼。

第二章:中毒

幽暗的长廊及紧闭着的房门隔绝了外面热闹的婚宴,新房里静俏俏的,窗上两个大红的喜字,象两只眼,喜笑言开地注视着床边的新娘,香案上两颗红烛喷着青色的火焰,映入梦溪眼里的,除了一片红,还是一片红,如果不是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药味,红色的纱账中躺着半死的萧俊,提醒梦溪,她嫁给了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此刻,她真以为这是一场完美的婚礼。

丫鬟、婆子服早已退出,但梦溪知道,,隔壁就住着五六个名医,随时准备着萧俊会出什么状况。

新房里浓烈的药味夹杂着熏香,沉闷的空气让梦溪透不过气来,难怪萧俊会清醒的时候少,昏睡的时候多,六月天了,也不开窗户,好人也给熏出病了,别说病人了,梦溪走过去,轻轻打开了床对面的窗户,一股清新的空气扑进,梦溪深深地吸了一口,真好,

“二奶奶,老太君不让开窗,怕二爷受风”

丫鬟红珠和红玉推门进来,红珠手里端着一碗药,红玉看到梦溪开窗,赶紧过来关窗,

“无防”

红玉转头看向梦溪,当看到她淡定的不容质疑的眼神时,缩回了要关窗的手,“是”,并轻轻扶起萧俊,轻轻地喊着,

“二爷,二爷,该喝药了”,梦溪接过红珠手里的药,坐在床前的软塌上,萧俊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眼皮动了动,却无力睁开,红珠拿了一个枕头倚在萧俊身后,梦溪一匙一匙地将药喂入萧俊口中,喂完药,接过红珠手中的绣帕,轻轻地擦去萧俊嘴边的药痕。

“扶二爷躺下吧,给二爷加一床被子,”,

“是”,红珠答应着,

“奴婢伺候二奶奶洗漱”,

“去打盆水”

“是”,红玉转身出去了,红珠伺候完萧俊,转身走到香炉前,将香炉中的香块点燃,一股甜香袭人而来。

“这是什么香?”

“回二奶奶,是西域进贡来的龙延香,有安神的功用,皇上赐给静妃娘娘的,由于二爷天性喜欢各种奇香,静妃便特意赐给二爷”

“静妃娘娘?”

“二奶奶不知,静妃娘娘是崔夫人所生,谨帝三年入的宫,静妃娘娘和二爷是嫡亲姐弟,从小在一处长大,静妃就这一个嫡亲弟弟,疼着什么似的,宝贝着呢”

“知道了”,梦溪痴痴地望向窗前的那株红心焦。

西域的龙延香,梦溪脑中灵光一闪,象是错过了什么,红心焦,南国奇花,椭圆形深绿宽大的叶子向上围成一簇,中心映着一片红,远看象刚绽放的花蕾,娇艳欲滴,近看却是焦叶,故称红心蕉,据说此花长年不开,奇在中心的一簇红,四季不败,就象长年不凋的花儿一样,奇香无比,是上好的香料,中土罕见,梦溪愣愣地看着这株花。

“二奶奶,这花怎么了?”红珠见梦溪盯着花瞧,忙问到。

“去厨房煮一碗陈醋姜汤”

梦溪缓缓地转过身,淡定地分咐着,眼底已是一片平静,丝毫看不出刚才心底涌起的震惊和滔天的波澜。

红玉服侍梦溪拆去了头的饰物,洗了脸,想着不能象21世纪时冲淋浴,梦溪遗憾地叹了口气。

接过红珠端进的陈醋姜汤:

“都下去吧”,

“是,二奶奶,给二爷瞧病的大夫就住在西厢房,如果晚上二爷有什么事,直接叫大夫就是”红珠红玉铺好床,放下床账,将水端出,掩好门。

听着红珠红玉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梦溪快速地从里面插上了新房的门,将香炉里的龙延香熄灭,并将香炉移到了窗外。

仔细端详着床上的昏迷中的这个称作她夫君的人,凤眸紧闭,高挺的鼻梁,微闭的薄唇,透着一股的刚毅,是那种只一眼就能让少女臣服的帅哥,如果拿到现代,比刘德华、谢霆峰还要胜三分,绝对又是一个万人迷,天生的祸害,梦溪暗称自己赚到了。

“呵呵,我也有和明星近距离接触的时候,可惜,能看不能吃,这一张祸害千年的脸,背后显贺的家世,不知会有多少痴心女子会为他暗然伤神,品尝着孑然的寂寞”

眼前的帅哥让前世就有帅哥情结的梦溪在心底狠狠地臭美了一翻。

把手搭在萧俊的脉博上,仔细地给萧俊号了脉,又翻开萧俊的眼皮观查了半天,梦溪已完全可以确定,萧俊不是病了,而是中毒,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梦溪想起自已上辈子为写博士论文曾翻阅不少古今奇书。

南国的红心焦和西域的龙延香,两者香料产地不同,却都奇香无比,而且都有安神作用,随便拿出一种,都是世间难寻的香料,但没有人知道,如果两者合在一起使用,便会产生一种奇毒,无色无味,吸入少量没有关系,但长期吸入,就会慢慢地中毒,而且中毒后,根本查不出来,刚开始会让人感觉疲倦,四肢无力,慢慢地会越来越嗜睡到昏睡、知觉麻木,最后在昏睡中死去,整个过程大概有半年左右,看萧俊目前的状况,毒已入骨,如果此毒再不解的话,大楖也就有三五天的活头了,想到这,梦溪不禁打了个冷战:

“是谁,要至萧俊于死地”,平常人家哪怕一种香也难得到,别说两种了,两种同时用简直是暴殄天珍,这绝对不是巧合,显然是布局日久,梦溪想到自己刚嫁入萧家,无论萧俊对她是否有情,他都是她名义上的夫君,是她以后在萧府的依靠,萧俊绝不能死。

这毒,还得偷偷地解,现在不知道萧府中是谁害的萧俊,敌在暗,我在明,如果梦溪现在说出萧俊是中毒,且不说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怎么会知道,又怎么会解毒,无法交待,萧府的水太深,身边又没有一个自已人,可能她今天刚解完毒,明天便会被人害得连渣都不剩了。

“姑娘我还从来就没有做好事不留名的时候,看在你以后会是我在萧府立足的依靠的份上,只好先做笔赔本的买卖了,就当先期投入吧,以后一定要连利息一起收回,萧俊,你可不许赖账”。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庶女代嫁 第二章中毒 第三章 元帕 第四章 误会 第五章 初见翁姑 第六章 诊脉 第七章 洗手做羹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