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咸鱼小炮灰被世子爷盯上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你真的太恶毒了

第5章 你真的太恶毒了

梵缺 2021-10-28 19:34:59
秦鱼鱼贝齿着唇瓣沉默不语。而已,她的一只白皙的手,下意识按向了胸前的一个位置。那个令牌,她只看了几眼就不喜欢上了!后来,总感觉令牌有什么被吸引她,她才能抢走的。当天之事,她难以昧着良心说自己也没错。却她并不后悔当初,的话也没那些粮食,小黑小草他们就会只是,她的一只白皙的手,下意识按向了胸前的一个位置。。...

秦鱼鱼轻咬着唇瓣不语。

只是,她的一只白皙的手,下意识按向了胸前的一个位置。

那个玉牌,她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

当时,总感觉玉牌有什么吸引她,她才会拿走的。

当晚之事,她无法昧着良心说自己没有错。然而她并不后悔,如果没有那些粮食,小虎小草他们就会饿死。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善良的人无法活下去,她也不想当恶人,只是让残酷的现实逼得她不得不做而已。

杜婉朝她伸出了手。

秦鱼鱼垂着头,轻咬着唇,“我也不想的,对不起。”

“道歉先别说,把玉牌还我。”杜婉可不想被带偏。

早料到秦鱼鱼不要脸,真对上了,还是刷新了下限。

到了现在,秦鱼鱼还是不想归还玉牌。

杜婉威胁道:“你们干的事,是想我当众说出来吗?”

“不、不要说,求您。您是个善良的姑娘,求您可怜一下我们。”

秦鱼鱼小声恳求时,嗓音都在打颤,“我们都是一群无父无母的孩子,日子过得太苦了,盼了好久,才盼来了现在安定的生活。若是那晚的事传开,我们就没活路了!”

杜婉嗤笑,“这与我何关?这世上过得苦的人,多了去。”

“我——”

“说这么多,你就是不想归还,对吧。”

“没有!我没有!”秦鱼鱼艰难地从脖子上取下了玉牌。

再怎么不愿意,还是将玉牌,放到了杜婉的手里。

杜婉第一时间将玉牌握住。

这个很粗的金手指,终于要回来了么?

抢了秦鱼鱼的金手指,杜婉是一点愧疚都没有。小说中的秦鱼鱼走上人生巅峰,是踏着累累白骨,无数冤魂的。

秦鱼鱼心就像缺了一块,非常难受。

当看到杜婉要把手收回,她情急之下,双手猛地抓住了杜婉的手腕。

把杜婉吓了一大跳。

“你想做什么?”杜婉抓住玉牌不松开。

秦鱼鱼一脸委屈和忍让,“我非常喜欢这个玉牌,您能卖给我吗?”

“卖?你拿什么来买?”杜婉嗤笑。

“我有粮食,我用粮食来换。”

“呵呵。用我的粮食,来换我的东西?”杜婉气得一把要推开她,“你还要点脸不?”

这一句话,惊掉了围观的村民。

胡三都吃了一惊。

这话透露出来的东西,可多了!

只是秦鱼鱼被推,还是不愿松手。

“贱人!放开鱼鱼!”一个少年突然冲上来,要去推杜婉。

胡三先一步挡住了少年。

少年认为秦鱼鱼被杜婉欺负了,面目狰狞地死瞪着杜婉,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可是这副凶狠的姿态,吓不到杜婉。

一番闹腾过后,杜婉依旧紧紧地抓住玉牌,秦鱼鱼不得不松开了她的手腕,改抓住了玉牌的细绳。

勒出血丝了,秦鱼鱼都没放手。

瞥见秦鱼鱼掌心滴出的鲜血,杜婉十分警惕。网络一些小说里可是经常有写的,主角气运冲天,出个什么意外受伤了,也能阴差阳错让血蹭到宝物。

杜婉想让胡三等人帮忙。

可一群小孩子冲上来,胡三等人反倒有点束手束脚,但还是轻松地没让孩子们接近杜婉。

“住手!杜大小姐!”

一声成年男子暴喝。

差点打成一片的众人,顿时停了下来。

杜婉顺着暴喝声望去,从中间的茅草屋里,相继走出两位衣饰相同的佩剑青年。

两个青年出来,分守门口两边。

接着又走出一个身穿雪白长衫的年轻公子,眉清目朗,气质不凡。一举一动,自带文人的儒雅正气,很能赢得路人的好感。

这出场,一瞧出身就不会差。

不仅有钱,还有势。

寻常富贵的人家,可养不起佩剑的护卫。

只不过,杜婉仅是淡淡瞄了一眼,就不感兴趣了。

管你是谁,也别想破坏这大好的局面。

杜婉率决定先发制人,大声怒斥:“秦鱼鱼,你真的太恶毒了!我好心救了你,你不但不感激,还把我家的钱粮都偷走了,被婆婆发现了,你还丧心病狂地杀人灭口?!当晚,若我也醒来,你是不是还会连我也杀了?“

“秦鱼鱼,你就没想过婆婆的冤魂,晚上会去找你吗?一个杀人犯!”

干了坏事,还想她不说出来?

美得她哩!

这一下,四周一静。

在场围观的人,纷纷吃惊地望向秦鱼鱼。

秦鱼鱼脸色一白,争辩道:“没有!我不是杀人犯,不是!”

她没想过杀人,从未想过要杀人的!

可是,她明明给她俩下了蒙汗药,也不知怎么的,那婆子居然还是惊醒了……

“等我们长大了,会把粮食还你的!”旁边一个大孩子慌乱地喊道。

闻言,秦鱼鱼宛如在水中捉到了浮木,“是的,我们只是暂时借你的粮度过难关,会还你的。”

“借?!”

呵呵哒!

杜婉冷嗤了一声,“照你这样说,这世上就没有小偷了!因为他们都只是借而已。”

“噗嗤!”

“哈哈……”

周围有人忍不住发笑,指指点点。

但耐于那三个陌生男子的出现,并不敢过分。

杜婉趁着秦鱼鱼心神慌乱之际,抽出一把小刀,飞快地将细绳一刀割断,退到了胡三身后。

两个女孩子一分开。

胡三等人就将杜婉圈在中心,保护起来。

杜婉将断掉的一截细绳,扔给秦鱼鱼,再将玉牌小心地贴身收好。

这一条红绳,是全新的。

原主那一根旧的,早断了,已经不知被扔到哪个角落去了。

秦鱼鱼羞愤不已,“你这是什么意思?”

杜婉冷笑,“呵,能有啥意思?不属于我的东西,就算是半根细绳,我也不会要。”

“你——”

秦鱼鱼羞愧之余,又怒又恨。

杜婉此举,就好比一个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其中一个佩剑青年忽然嘲笑,“一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居然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京城的百姓听了,怕是会笑上一整年。”

“是了,真好笑。”

“杜大小姐,这是要弃恶从善了吗?”

另外一个青年,跟着附和。

倒是白衣公子眉峰轻蹙,有点令人琢磨不透。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你就安心地去吧 第2章 你那个小未婚妻 第3章 世子爷该吃药了 第4章 你是一头白眼狼 第5章 你真的太恶毒了 第6章 你面子很值钱吗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