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八零年代大玄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章 三清道观

第4章 三清道观

天心媚骨 2021-10-29 21:31:08
家里攒了点钱,父母准备好可以用来做新房子。夏清再后来才明白,父亲实际上是在乎祖母的偏心眼,他赌着一肚子气想直接证明自己,也没父母的资助,他也能做新房子。夏清摇了摇头,“不了,把钱省下去,以后让弟弟妹妹读书学习。”家里一贫如洗,再后来父亲一辈子无法爬起来。除了超生弟弟夏清摇摇头,“不了,把钱省下来,以后让弟弟妹妹读书。”。...

家里攒了点钱,父母准备用来做新房子。夏清后来才知道,父亲其实是在意祖母的偏心,他赌着一肚子气想证明自己,没有父母的资助,他也能做新房子。

夏清摇摇头,“不了,把钱省下来,以后让弟弟妹妹读书。”

家里一贫如洗,后来父亲一辈子难以翻身。除了超生弟弟,家里因此而四壁徒空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父亲赌气做了两层楼房,彻底将家里掏空。弟弟妹妹没有上小学,靠父亲在家里教,也因此没有打好基础。

而这一件事,也彻底成了父亲的心魔,一辈子都没有从愧疚中走出来。

夏崇平并没有听到心里去,此时的他虽然一心想着要做楼房,还没有到一做不可收拾,最后连两个孩子小学都上不了的地步。

他自己一生被耽误,从未想过要耽误孩子,他的志向就是把三个孩子都抚养成大学生。

吃过晚饭,夏清帮母亲收拾碗筷,卢秋菊喂鸡和猪,又抱了捆草到牛屋。夏清已经轻车熟路地把锅碗都洗了,锅里装满了水,塞了几个草把子烧了,备好热水供一家人洗澡。

刘满枝的豆腐倒是没有浪费,夏清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家里养的那条大白狗正在小心翼翼地舔破碗旁边的豆腐吃。它怕割了舌头,吃得心惊胆战。

夏清走过去,将破碗片踢走,大白狗欢快地将豆腐叼在嘴里。

“贪吃!”夏清揉了它一把,大白狗舔着嘴唇跟在她的后面。

一人一狗绕过了村头,朝不远处的朱共山走去。

朱共山是龙尾山的一条分支,绵延至此。

山上一座破旧的道观,观里只有一个年迈的道士,供奉着三清。

逢年过节,十里八村的村妇愚民们喜欢来这里烧香参拜,再加上老道士懂一点医术,偶尔上山去采药,遇到一些村卫生所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也会出手,远近有些名气。

不过,这些都是曾经的夏清的认知。

后来,夏清才知道,老道士很懂一些道法,若非这是末世,灵气稀薄,道法没落,老道士大约能够筑基。

走了三里多地的小路后,月亮已经爬上了树梢,夏清看清了道观门楣上“三清观”三个字。

道观里的灯还亮着,夏清推门进去的时候,隔着一个庭院,看到老道士和一个少年坐在三清像前下棋。

被打扰,老道士眯着眼看了过来,“是清儿啊,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夏家在朱共山下面有两亩地,整田插秧割谷的时候,夏家有时候会来道观要两碗水喝,和老道士都认识。

老道士穿一领黑色的道袍,稀疏头发用根竹簪固定在头顶,山羊须垂落胸前,除了瞧着邋遢落魄,实在瞧不出世外高人的风范。

夏清没想到,老道士还会有客人,她贸然闯进来,就很失礼了。

好在客人是个少年,约莫十五六岁,生得容颜昳丽,墨黑的头发被烛光覆上了淡金色,线条优美的面部轮廓上泛着柔和的羊脂玉般的光泽,他垂眼看着棋盘,密长翘卷的睫毛如鸦羽一般微微颤动。

夏清见他气息有些不稳,微微凝神,拼着头疼,看了他的内腑和经脉一眼,受损严重。

感觉到有人关注,他抬起头来,一双漆黑深不见底的眸子与夏清对上,倒是把夏清唬得心头一跳。

这不应该是少年的眸子。

而且,这双眸子,让她无比熟悉,似曾相识。

但少年着实是美,这一刻,夏清理解了一个词,什么叫做“蓬荜生辉”。天下间真的会有一种人,不管他身在何方,人在何处,都能让那一处成为绝美风景,景因人而美,他的一颦一眸都能恰到好处,为周遭赋予灵气。

少年衣着看似简单,一件白衬衫,但袖口处的暗紫色袖扣隐隐显示此人身份不一般。

他的优雅与矜贵,也就有了很好的解释。

夏家的大白狗跟着进来了,围着那少年转了一圈,也不知嗅到了什么,呜咽一声,找了个角落趴下,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着屋子里的三个人。

夏清收回目光,认真看向老道士,“道长,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会有客人。”

“不妨事,这是夏清,这是小九。”

小九抬头朝夏清微微颔首,很有礼貌地对她一身不合身的衣服视而不见。

夏清知道老道士不想让她知道小九的身份,她也无所谓,在老道士指给她的凳子上坐下来,开门见山地问,“道长,我来是想和您做一笔生意,可以单独谈谈吗?”

不光是老道士,连小九也愣了一下,重新审视这个黄毛丫头,见她生了一双极为好看的杏眼,眼角微微上翘,脸极为端庄,将眼角含而不露妩媚压住,眼眸明亮,如宝石般熠熠生辉,两点娇俏跃然而上,让与之年龄不符的沉稳遁形。

真是个古怪的孩子!

“师父,天色不早了,我先去休息!”小九倒是不介意,起身就让了位置。

“你这孩子!”老道士对夏清很宽容,指了指自己徒儿方才坐过的椅子,“来,过来坐,有什么事要和我密谋?”

夏清要了一张纸和一支笔,老道士用的还是快秃头的毛笔,对她来说写起字来,完全没有障碍,她唰唰写了两段,约有百十字,在烛火边烘干,递给老道士,“道长,我知道您年岁不轻了,今年已九十有三,《黄帝内经》上说,‘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即便如此,您也没几年好活了!”

老道士被夏清气笑了,试问,哪个年老体弱之人乐意别人指着自己的鼻子骂“黄土埋到脖子的老东西”?

“你这半夜三更的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我活不了多久了?”

“《内经》上还说,‘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虽然上古之人能够活一百二十岁,但并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也能活那么久,您头发稀疏,证明气血已竭,您修炼的功法虽然能够保证您九十多岁了还能起卧自如,也并不能让您有所突破,能够延年益寿。”

老道士有点惊了,“孩子,你怎么知道《黄帝内经》的?你看得懂?”

《黄帝内经》是一部医学经典,同时也是道家真经。

老道士乃道门之人,多少道家经书能够倒背如流,这不算稀奇,但一个八岁的孩子,居然跟他讲上古天真论,老道士不能不惊。

“我祖上几辈都行医,家里怎么会没有这种医书?”

老道士释然一笑,但待他看到夏清书写的一段话,顿时虎躯一震,惊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重生八零 第2章 又见家人 第3章 极品奶奶 第4章 三清道观 第5章 野地鸳鸯 第6章 事发围观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