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知矜》在线阅读 > 正文 001探监

001探监

知妗 2021-10-30 10:28:21
隆昌明初,也是末年。腊月初六,怀梁十分罕见的下了雪。随风飘荡漂零的雪花刚落在地上就化了。一个月前,这里但是永绥的都城怀梁,而如今却成了大夏的囊中之物。“吱呀——”一声,虚掩着的门着的房门被房门,萧瑟的寒风一下子就灌进了空荡荡的屋子。堂前的妇人但是双十光景,冬月初九,怀梁罕见的下了雪。。...

010告状

推荐指数:10分

《010告状》在线阅读

隆昌明初,也是末年。腊月初六,怀梁十分罕见的下了雪。随风飘荡漂零的雪花刚落在地上就化了。一个月前,这里但是永绥的都城怀梁,而如今却成了大夏的囊中之物。“吱呀——”一声,虚掩着的门着的房门被房门,萧瑟的寒风一下子就灌进了空荡荡的屋子。堂前的妇人但是双十光景,冬月初九,怀梁罕见的下了雪。。...

010告状

推荐指数:10分

《010告状》在线阅读

隆昌初年,也是末年。

冬月初九,怀梁罕见的下了雪。

随风飘零的雪花刚落到地上就化了。

一个月前,这里还是永绥的都城怀梁,如今却成了大夏的囊中之物。

“吱呀——”一声,虚掩着的房门被推开,萧瑟的寒风一下子就灌进了空荡荡的屋子。

堂前的妇人不过双十光景,却身着一袭素衣,发间簪着白花,眉目间看上去很是疲惫。

推门进来侍女巧竹略显慌张。

“夫人!出大事了,夏军包围了武安侯府,估摸着今日定是凶多吉少了!”

“如今这怀梁是待不下去了,夫人,咱们也赶快离开吧!”

听着她急切的语气,迟玉卿低垂着的脑袋终于缓缓抬起,两眼目然的看着她。

走?永绥覆灭,何以为家!

她含恨看了一眼香案上摆放的灵位,上面赫然刻着:先夫季无渊生西之莲位。

他临危受命却战死边关,到头来却连具尸体都找不回来。

若不是那沈元祺不仁,他又何至于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家不成家,国不将国,如今国破家亡,她还有什么脸面苟活在这世上?

她还想问问那沈元祺,处心积虑争来的江山,到头来为何又守不住?

她盯着那块灵牌看了许久,动了动嘴。

“备好银子,随我去天牢走一趟。”横竖都是一死,她得先去把这些账算清楚。

“奴婢这就去!”巧竹虽然好奇她想去探视谁,到底还是没问出口。

迟玉卿最后看了一眼那抹青色,拢了拢外衣,踏出了困了她许久的祠堂。

洁白无瑕的飞雪落在她的身上,她却无暇去欣赏这份美好。

路过武安侯府时,里面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尤其抓耳,声声凄厉。

三十年前的岐山大战中,葬身武安侯手中的大夏亡魂不计其数,如今永绥覆灭,大夏自然不会放过他。

和武安侯一同在岐山大战中威名大显的,还有她已故的祖父。

她父亲生前也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

她可是实打实的将门之后,也难怪巧竹那丫头害怕了。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状若不经意的抬了抬手。

“我的坠子好像丢了,你折回去替我寻一寻。”

巧竹望了一眼,她果真只有一只耳朵上还戴着耳坠子。

迟玉卿接过她手中的钱袋和食盒,将钱袋系在了自己腰间。

巧竹凝眉,环顾了四周一眼,压低了声音:“夫人,这外面到处都是大夏的贼人,奴婢得保护夫人!”

这种时候,城中百姓都恨不得一直躲着不出门。

迟玉卿皱了皱眉,冷声呵斥了她:“我让你找,你只需听从便是,你知道那坠子对我有何意义,还不赶快去!”

那对坠子,是季无渊送给她的,也是他唯一一次送东西给她。

巧竹是她的贴身丫鬟,又如何不知有多重要?

可巧竹也不笨,如此重要的东西,平日里迟玉卿出门都不会戴着的,她想做什么,巧竹多少能猜到一些。

可她的态度又如此坚决,巧竹愣在原地许久,终究是咬了咬牙,转身去找她落下的坠子了。

见巧竹的身影远去,迟玉卿才长舒了一口气。

那丫头跟在自己身边好几年,是个忠心护主的,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去送死,迟玉卿做不到。

天牢的狱卒还是永绥的官兵,不过他们早已换了效忠的人。

她把带来的所有银子都打点给了他们,她又只是一介妇人,狱卒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沈元祺是永绥最后的皇帝,他的死期还在后头,所以暂时被关押在了天牢中。

听说取他性命的人,还得有两日才能赶到。

有钱能使鬼推磨,她是能够去见他一面的。

越往大牢深处走,关押的犯人身份也越高。

“迟玉卿!”快要走到头了,却没看到沈元祺的影子,只有一个清朗的声音在呼唤着她。

迟玉卿左右看了一眼,在靠右手边的牢房里找到了声音来源。

男人倚在牢门上,正冲着她笑。

他原本俊美无俦的容貌,到底是被肆意生长的胡茬掩盖住了。一袭破烂泛黄的囚服,上面还残留着不知道从哪儿沾染上的血迹,看上去邋遢极了。

迟玉卿皱了皱眉,这哪儿还是玩世不恭的小侯爷啊。

此人正是武安侯的长孙,傅淮宴。

要说傅淮宴此人,仅仅是这个名字,便能让怀梁所有的纨绔子弟甘拜下风!

曾经的他,潇洒快意,当是永绥最肆意的公子哥。

如今看到他,迟玉卿不免又想起了武安侯府的惨状,他一直待在这大牢里,大抵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他在这牢里已经待了好几个月了。

傅淮宴不仅做人纨绔,做事也是我行我素毫无章法可言,他因为和三皇子沈元清是好友,故而掺和了皇子们的皇位之争。

然而最后坐上皇位的是二皇子沈元祺,所以他成了阶下囚,还没等到武安侯想办法将他救出,大夏便迅速攻占了永绥,且他们毫无招架之力……

现在看来,或许他的选择才是正确的,沈元祺坐上皇位却守不住江山,当是要被写进史书,万年留名。

只是,因为他和季无渊各为其主,迟玉卿又和他并无多大交情,严格来说俩人并不熟。

她回过神来,没打算搭理他。

正准备走,他又叫住了她。

“我知道你因何来此,不过貌似你来晚了,他已经死了。”

他还是笑眯眯的看着她,语气轻描淡写,像是在同她开玩笑一般。

迟玉卿的脸上终于有了反应,她两只眼睛里明明写着不可能。

谁会先她一步杀了沈元祺呢?想杀狗皇帝的人多不胜数,可这里是天牢。

而他三两句话,便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他如今真没必要骗她。

迟玉卿稍加思索后,便让狱卒打开了他的牢门。

她刚进去,他便看着她手里的食盒两眼放光。

他的手脚都被铁链束缚着,做不出什么大幅度的动作来。

这食盒里的菜没毒,见他眼馋,她只微微顿了顿,便将食盒打开了,推到他的身边。

“可惜了,没有酒。”

他捧着食盒大快朵颐,说话也含糊不清,哪有半点世家公子的模样?

迟玉卿看了他一眼,神色复杂。

他将食盒里的肉都吃了个精光,很随意的擦了擦嘴。

他像是没看到她脸上的表情,还慵懒的舒展了一下略微身体,一脸的满足。

只是,铁链在地上摩挲的声音实在刺耳。

他勾起唇角笑了笑:“别看我在这牢里出不去,我知道的一定比你多。”

“你想知道沈元祺是被谁杀的?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自然是不想要他活着的人动的手。”

……

迟玉卿现在觉得他就是在信口胡诌。

他却觉得很好笑一般。

看着她这身素衣打扮,他突然很认真的发问:“你可知,大夏如今的太子是谁?”

可迟玉卿如今又哪里会知道这些?她只知道,原本大夏掌权之人是外戚忠勇侯,可就在不久前,皇室从忠勇侯手中夺回了权力。

不仅处死了野心勃勃的忠勇侯,还顺势南下一举攻破了永绥边防。

不到半年光景,永绥便全部沦陷了。

至于因何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她却是不知。

见她一脸茫然,他轻轻摇了摇头。

“你不该是如此的。”

他想说她笨,可他想到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那才是困住她的根源。

迟玉卿没有反驳,她只觉得无力。

他又接着说到:“罢了罢了,人生在世,难得糊涂,这样也好。”

他嘴里说着不明所以的话,迟玉卿却觉得十分看不透他这个世人嘴里的纨绔。

话不投机半句多,迟玉卿确认沈元祺已经死了后,终于多喘了一口气。

沈元祺已死,季无渊的在天之灵终于能够安息了。

唯一遗憾的是,她没能亲手给季无渊报仇。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探监 006娇蛮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