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攻略对象一心修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初来乍到(二)

第二章 初来乍到(二)

按下不表 2021-10-30
四面半个人影都也没。朱色的直棂窗前,一张被清风扬着边角的黄符撞进眼眸,江芹伸出手一抓,急速揭下符纸。原来是在这,是这张破纸耽搁了她四13分钟,差点儿谋害她!江芹攥紧符纸,咬着牙,恨严禁把它捻碎踩烂,千刀万剐。而已故事情境剧情想一想,古里怪异的房间看不见一点儿朱色的直棂窗前,一张被清风扬起边角的黄符撞进眼眸,江芹伸手一抓,飞速揭下符纸。。...

四面半个人影都没有。

朱色的直棂窗前,一张被清风扬起边角的黄符撞进眼眸,江芹伸手一抓,飞速揭下符纸。

原来在这,就是这张破纸耽误了她四分钟,差点害死她!

江芹攥紧符纸,咬着牙,恨不得把它揉碎踩烂,千刀万剐。

只是代入剧情想想,古里古怪的房间不见一点阳光,还用符纸封死门窗,用意明摆着,就是不想让她出来。

常言道:座中仇家谁最多,盲猜主角准没错。现在她成了主角,浑身插满刀也不奇怪,毕竟总有刁民想害她会成为常规操作。

收好刁民一号遗留下的罪证,江芹匆匆朝阶梯位置跑。

一直站干岸的系统总算找回良心,在揭符纸的过程中提示她,传输阵就在阶梯下方,并说明了传输阵简单粗暴的开启办法:默念传送地点。

一心不能二用,心思一旦开叉,必有倒霉的事情等在前面。

她着急忙慌下台阶,身体忽然间一个倾斜,瞬间失去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脸离灰色的台阶越来越近。

“啊——啊啊——”

都什么时候了,裙子还来绊脚碍事,害她一个狗吃屎滚下了下去。

事发突然,阶梯不算短,胳膊大腿摩擦到发疼,江芹直线朝下翻,连想死的心都有,许多念头咻咻咻地脑海里闪过:

不着江史的道,屁事没有。

她本该在自己温暖的被窝中躺着,舒舒服服过个周末的呀。

血红的数字一缩一放,像濒临死亡的心脏不甘地猛烈跳动,警示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只见她用胳膊肘刹车,好不狼狈地爬起来。猛晃脑袋正在找传输阵,脚底板传来一股酥酥麻麻的过电感。

一低头,藤蔓般的蓝色光芒已经爬到她的腰间,顺着她的腰身,不停向上生长。

空气中飞舞着蓝色的小小光斑,如日照中的浮尘,又像许多奋力逆流而上的鱼苗,在蓝色的光河中漂浮游动着。

倒计时停在5,她捂住扑通扑通直跳的胸口,脑袋空白一秒。

间杂着看不懂的文字,脚下两个同心圆一个顺时针一个逆时针快速转动起来,看起来有点像放大版的精巧机芯,飞速运转着。

阵心的人影随即水波般晃动,光线愈发刺眼,向四周辐射,浸染无色的阳光,霸道到四周顿时只剩一种颜色。

阵中人完全消失不见的那一刻,外放的万丈蓝光如同受到召唤,自觉地急速汇集,逆向朝着拳头大的阵心流入,缩小再缩小。

最后几缕细长的光芒投入阵眼时,同心圆失去色彩,转动趋于缓慢直到静止。

现在的传输阵看上去似乎只是青石地砖上本有的纹路,并不稀奇。

清风徐徐,日光依旧,照耀着此间飞阁流丹。

不远处,松涛阵阵,宛如龙吟,几只红顶仙鹤结伴翱翔着掠过高翘的檐角,冲上低垂的薄云。

游离的云雾受到撞击后缓缓散开,下一秒,又以一种违背常理的奇快速度再次聚拢,恢复原样。

飞檐下垂着的铜制铃铛岿然不动,风过无声。

一派世外景象,满心记挂小命的江芹自然没有留意到这些。

“呐,剑仙大人说句公道话……”为首的妇人拽来一旁的汉子,二话不说推高他的衣袖,半截长满银色鳞片的手臂赫然暴露在众人面前。

阳光照耀下,一排排整齐的扇状鱼鳞泛着泡沫般虚幻的斑斓色彩,像会呼吸一样,慢慢舒展,慢慢闭合。

鸦雀无声。

那些手持棍棒,白巾遮挡口鼻的村民们,不等她说下去便退潮般纷纷后撤数十步,一路退到殿门前。

独独剩下一个拄着拐棍,腿脚不利索,两鬓花白的老者在原地哆哆嗦嗦。

“哎!白日见鬼的短命种子,躲什么?你们祖宗从坟圈爬出来啦?”

乡亲的反应彻底惹怒妇人,朝着人群破口大骂,“剑仙说过这病不会传染人,我和我家汉子成天吃住在一块,甭提鱼鳞,屁也没迸出一个。大家乡里乡亲,出了事,好歹互相照应帮忙。”

“老村长,银钱你没少拿,怎么不出来说话。”长着鱼鳞的男人朝殿里喊话。

身后几个要人搀扶的病者连声附和。

“触怒河神,你们的报应来了。”殿内横出一声咒骂。

几位村民走出来,两方登时唇枪舌战:

“黑心肠子。”树皮般干枯的手抬起,老妇人朝底下呸了一口,“吃香喝辣不记得乡里乡亲,中报应倒记起乡里乡亲。”

“天上仙人的住所……”秦嫂挥开手,两步向前,“您老当是自个家呢,凭什么霸着不让进?”

“听小老儿一句,都别吵了行不行呐。”

逃生成功的江芹躲在树后,树荫底下,饶有兴趣看热闹。

两批古装人隔着道场中心三人高的铜铁大葫芦,硬分出个楚河汉界打擂台,吵到口沫横飞,撩袖子亮拳打起来。

言灵左右相劝,快急哭了。

倒是那个“嘴臭”少年,全程一言不发,面无表情保持着抱剑姿势。从她角度看去,能清楚看见浅蓝衣袍下,那对起伏越来越明显的肩头,几乎快要忍耐到极限。

“全部住口——”

少年死死瞪着人群,“再吵,待我禀明师兄后……”长剑一横,他昂起下颌,用剑柄点着一个个人头,“你!你!还有你!你们这群人,通通滚下山去,滚回龙门村!”

骚动的人群顿时停住所有动作。

挥出的拳头停在半空、拉扯头发的手顿住、刚才还在互殴的两个大汉齐齐扭头看他,目光定住……

一时间,没人敢再动一下。

仿佛‘龙门村’三个字是什么恐怖的洪水猛兽,仅仅只是听到而已,已经让这群男女老少脸上浮现深不可测的惶恐。

龙门村作为游戏里的开场副本,江芹隐约有些印象。

虽然目前为止发生的事和她玩的游戏天差地别,几张村民面孔,还有他们之间的对话,帮她回忆出了一些零散的剧情。

——在原本的剧情中,男主角是龙门村的村民之一。一直以捕鱼为生计的平静村庄突发怪事,陆续有村民得怪病,手脚上凭空长出白色的鱼鳞,奇痒无比。信奉河神的村民一致认为,罪魁祸首是那些日夜在江上捕鱼的人。他们的行为触怒了河神,所以天降正义。

袖口突然往下沉了沉,有人在后头拉她。

下一秒,江芹又立刻意识到,在这个世界里,是不是“人”恐怕还不能太早下结论。

“……剑仙姐姐。”稚嫩的童声从底下冒上来。

江芹低头,是个古装打扮的小男孩,两眼直勾勾盯着她手里的符。

齐脖的茂密头发又黑又亮,头顶用粗糙的黄色布条绑了两个小揪揪,一颤一颤的,像小猫崽子的耳朵。水汪汪的眼睛扑闪扑闪望着她,看起来人畜无害。

“哪来的小豆丁?”松了一口气,江芹戳戳他的小揪揪,按着膝头蹲下,和他平视,“哈,真可爱。”可爱归可爱,就是瘦了点,像根发育不良的豆芽菜。

“那边。”小男孩飞速回答她的问题。下一刻,竟塞了个东西到她手边。

江芹接过,这是一只用艾叶和竹子编成的小老虎,颜色不再翠绿,虎背干裂开的地方露出用来固定的细铁丝,挺有趣的小玩具。

“送给我的?”

“……”男孩点点头。

“为什么送我这个?”

“……”小男孩的眼神开始飘忽,半晌,弹出一根小手指头,别别扭扭勾着,蚯蚓般曲直好几次,没有回答。

猜不透哑谜的江芹感觉腿有些发麻,于是站起身来。

没想到,小小一个动作竟让小男孩瞬间紧张起来,一把拉住她,磕磕巴巴乞求,“可不可以……救救……婶婶。”

江芹颠了颠手中的艾叶小老虎。

明白了,原来是派发任务的小NPC呀。

嗡——

空中突然传下一个奇怪的声音,像在撞钟。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江芹的笑容顿时凝固在唇角。

回声中又传来数个同样的怪声,一波又一波。如石子投进湖心,自某个深陷的缺口中心迅速激荡出层层外扩的涟漪。

前面的村民已经骚动起来,每个人都在高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江芹感觉到声音的源头就在天空上,并且以非常快的速度向下降落,声音越来越近,令人头皮酥麻。

最后一响,几乎像是身临爆炸现场,震耳欲聋,耳膜都快被刺穿。

眼前出现极浅色的水样波纹,肉眼几乎能够看到无形的空气为之震颤的幅度,有股逐渐增强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不断袭来。

怀里猛地一沉,受惊过度的小男孩一下扑进她怀中。

“别怕。”怀中人抖成一团,江芹捂住小豆芽的耳朵,紧紧圈住他瘦小身躯。初来乍到,实际上她也怕得要命,强装镇定下听见小男孩一边抽泣,一边低声在喊阿兄。

后颈扫过一股寒风,好像一盆冰冷的雪花渣子毫无预警倒进她脖子里,刻意又低劣的恶作剧。

她转过头,黑色不明物的长尾巴堪堪闪过眼角。

在江芹怀疑是自己眼花的一秒内,视线中骤然出现更多团黑色气体,疾速游窜在空气中。

看过去像一只只放大的黑蝌蚪,甩着尾巴快速分裂,越变越多,密密麻麻一大片,涌动着,朝着一个方向游去。

密集恐惧症犯了的江芹顿时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这又是什么鬼东西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初来乍到(一) 第二章 初来乍到(二) 第三章 初来乍到(三) 第四章 龙门疑案(一) 第六章 龙门疑案(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