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攻略对象一心修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初来乍到(一)

第一章 初来乍到(一)

按下不表 2021-10-30 21:35:17
墙上那一滩血渍了干了。从鲜红到褐色,似一朵枯黄衰落的花,沉闷地盛开在墙面上。与血迹擦肩而过,听见屋内有动静,少女一喜,向侧面用手肘房门门。刺眼的光芒的日光长驱直入。床上坐着个人,紧靠墙,一条腿曲着,手枕在膝头,坐姿勘称豪放。江芹垂下遮光的手,睁开眼睛从鲜红到褐色,似一朵干枯衰败的花,突兀地绽放在墙面上。与血迹擦肩而过,听到屋内有动静,少女一喜,侧身用手肘推开门。。...
墙上那一滩血渍了干了。从鲜红到褐色,似一朵枯黄衰落的花,沉闷地盛开在墙面上。与血迹擦肩而过,听见屋内有动静,少女一喜,向侧面用手肘房门门。刺眼的光芒的日光长驱直入。床上坐着个人,紧靠墙,一条腿曲着,手枕在膝头,坐姿勘称豪放。江芹垂下遮光的手,睁开眼睛从鲜红到褐色,似一朵干枯衰败的花,突兀地绽放在墙面上。与血迹擦肩而过,听到屋内有动静,少女一喜,侧身用手肘推开门。。...

墙上那一滩血渍已经干了。

从鲜红到褐色,似一朵干枯衰败的花,突兀地绽放在墙面上。与血迹擦肩而过,听到屋内有动静,少女一喜,侧身用手肘推开门。

刺目的日光长驱直入。

床上坐着个人,背靠墙,一条腿曲着,手枕在膝头,坐姿堪称豪迈。

江芹垂下挡光的手,睁开涩涩发痛的眼睛,两人无声对视一秒,她的脑袋嗡地一下炸开,脸色瞬间变了。

她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言灵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原来江史说的惊喜,指这个。

“江芹姐姐,你好些了吗?”

草药的苦涩气味浓烈,少女走来,伸直托盘:“这碗药用凝血草熬制而成,对化瘀止疼有奇效,趁热喝下,对你……额头上的伤……或许有帮助。”

圆脸蛋,小鹿眼,言灵关怀地望着她,双唇微启,似乎很想对她说些什么,犹豫间,又合上嘴。

其实江芹醒来很久了。

久到针对“绑定玩家生命合不合理”这个问题跟系统大吵了三个回合。

以她没有认真阅读用户协议,因此上了贼船作为举白旗的终结。

初醒时,四肢好像被五马分尸过,哪哪都疼。到现在,头晕脑胀的感觉还没消退,额头上一个肿痛的包,一摸一手血。

这都算了,关键前置剧情沙雕到没法忍。

额头这包是女主……,应该改口说是她本人,为逼婚一个道长,生生给撞出来的。

简单说,“风陵渡头初相遇”之后,在道长美色诱惑下,她暗搓搓尾随,白干两月伙头兵无偿做饭,外加美团外卖,愣没和道长说上一句话。神女有心,襄王无梦,一委屈,啪叽撞墙了。

她本以为这些只是一场梦。

一个男人而已,哪有命重要啊?

说起命,把玩家的命和游戏角色绑定,生命值过低或者任务失败导致角色死亡,相对应的现实也会嗝屁,这种神经病的设定,值不值得换十个“卧槽”呢?

以后可怎么活啊?江芹一脸气绝的咸鱼相,送到面前的药也没端。

在言灵看来,却认为情伤所致,伤心过度,以至于放弃治疗了。

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宽慰之际,一个极不友善的讥讽从门外响起。

——“师妹何必给如此厚颜无耻的人熬药,今日即便她再演绎一出以头抢地,血溅当场的烂戏,也休想师兄娶她!”

衣袍擦过直棂窗,话音刚落,说话的少年已经站到门口,地上随之出现一抹影子。

逆着光,少年银冠束发,生着一张青葱俊俏的脸,双臂怀抱一柄长剑,举手投足间充满少年独有的清秀朝气。

长相嘛,配得上俊俏讨喜四个字。

只可惜……生了张嘴。

“喂,没死就说话。”

闻言,江芹抬眼。抱剑少年倚着门,满脸轻蔑地瞪着她,“市井泼妇,一哭二闹三撞墙,活的你师兄尚且不喜,何况死了的。有这力气趁早滚下山去,省得叫人看着心烦。”

好大的火气,来者不善。

少年几分神似江史,四舍五入,她也算是他乡遇故知。

“请问——,你是谁?我是谁?这是哪里?”演技上来,江芹一连发出穿越三问,说完不忘挤出一个真诚的表情,好像满怀期待,等着他回答。

少年顿住,眼中露出深重的错愕,双臂不觉地一松,怀中长剑险些滑落下去。

江芹看他呆傻的样子,心中暗暗想笑。

一同惊住的还有言灵,担心对方再受打击,她生硬地找个新话头:“慎思师兄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半晌,名叫慎思的少年才回神,仿佛重新打上发条活过来。几步进屋,夺去托盘上的药碗,左右一看,重重把碗拍在桌上,深色的药汤泼出大半碗来。

挥掉虎口上的药汤,他转身牵人往外走:“太极道场上有状况,那些吃饱撑着没事做的村民又闹事,几个木童不知道能撑多久。”

“为何会打起来?有没有人受伤?”言灵一下慌了,跟紧他,忽然又想到什么似的,正想回头,少年用力拉了她一把。

“犯不着理会,失忆而已,又不是没了嘴巴。”少年满不在乎,说着还瞥了江芹一眼。

像一头发怒的小老虎,露出尖锐的兽牙,装牙舞爪。

这么一想,江芹不禁笑了。

倒是言灵依依不舍,在房门合上的瞬间,透过缝隙,柔弱的女孩急忙交代她:“姐姐记得喝药,待会儿我再来陪你说话。”

耀眼的蓝光溢进门槛,险些刺瞎江芹的狗眼。

下意识撇过头躲闪,脑中叮咚一下,系统大哥发任务了

——“五分钟倒计时开始,玩家【江芹】请前往太极道场进行探查。”

江芹叹了口气。

上吊都不带喘气,任务说来就来。

如果时间到了,没完成任务会怎样?

这回,系统回答极快——任务失败,角色死亡。

她抽了抽嘴角。

已经上了贼船,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江芹指天发誓,下一次,不管用户协议有多长,一定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完。

她推开被子,忍着疼痛下了地,趿上那双绣花鞋,快速观察了一圈房间陈设。得出结论,外面应该是白天。

房内窗户用黑布封住,桌上放着言灵熬的药,旁边有个烛台,半截蜡烛在燃烧。

好端端,大白天封死窗户点蜡烛?这是什么奇葩操作?

她端起药,不带一点怀疑,咕嘟咕嘟几口下肚,利落地抹了把嘴。

言灵带治疗属性,团战必备,制作各类丹药是她的特长,善良小天使一枚。

下毒这种事,小天使怎么会做呢。

江芹心想,她必须先喝药止止疼。按理说,身在游戏世界,这里面的药物对她的伤口应该会有治疗效果。

果不其然,半碗药下去,疼痛感减轻大半。

江芹舔着发苦的舌头来到门前,脚下亮堂堂,是日光写成的“一”字。

她双手覆上门,以为能顺利打开房门走出去,在那瞬间,扎手的高温烧灼到掌心,仿佛摸到不是门而是一块烧红的炭。

疼得她闪电般缩回手。

江芹愣住几秒,反复检查手心,门上骤然浮现出金色的符纹,“敕令”二字硕大无比……

金光把她的脸照得锃光瓦亮,她望着符咒,心里偷偷骂脏话。

房里有封定符。

还好,封定符只是初级符咒,一旦揭下,法力立刻失效。

时间有限,游戏剧情明显不一样的疑惑先往后稍稍,先找到找符纸再说。

缺乏光照的房间像一个密封的盒子,四四方方,密不透风,从中不断传出乒里乓啷,翻箱倒柜的各种声音。

江芹先是端着烛台快速检查过房间每个角落,包括桌底、床底、房梁,所有可疑地方,她都一一找过,可惜,没有发现。

用鞋、用碗、用烛台、各种能想到的办法都尝试过。好几次以为手都要被烫烂了,房门依然紧闭。

事实证明,她真的小看了这道符。

只剩下一分钟的时间,跳闪的数字一旦和死亡挂钩,强烈的压迫感便漫上她的心头。

谁想莫名其妙死在这里啊!

只管发任务不管给提示的系统闷声不坑。一想到明天天亮,她爸妈掀开被子,发现躺在被窝里的女儿人都硬了,这画面……

江芹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数个深呼吸间,她强迫自己必须快速冷静下来。怎么说自己姑且算是半个拿了剧本的人,外加对剧情设定的熟悉程度。

把这些条件一一摆开来看,还算有优势。

一半的剧本也是剧本。

天选之养子也是子。

不管怎样,决不能轻易认怂,窝窝囊囊地死掉。这么一想,死磕的斗志立即膨胀起来。

江芹在门前来回地踱步,搜肠刮肚地回想关于符咒的设定。

许是急中生智,流血的脑门也有功劳,几秒后,低垂的脑袋猛地扬起,四肢一股酥麻冲上脑子。

她搓了搓双手,确认手掌完好没有被灼伤后,朝着手心连呵两口气,冰凉的五指往额上尽可能多蹭点余血。

时间紧迫,经不起浪费和犹豫,江芹一咬牙,凉到快要僵硬的手指再次触上眼前倾注着法力的木门。

“啊!”

几乎立刻,扎手的痛感让她没忍住叫出声。接下来的每一下,对她来说都像手指在滚烫的岩浆里搅拌,总感觉再不抽手,手指就要烧成灰了。

顶着灼烧感硬撑,生涩的笔画在门板上依葫芦画瓢,以血为墨,艰难地画出一模一样的符咒。

画至最后一笔,在她迫不及待抽手之前,似有无形的火苗撩起,从下至上一点点烧毁硕大的金色符纹,伴随噼里啪啦的焚烧声。

江芹看呆了。

痛感消失,一时也忘记收回手。

直到符纹完完全全消失在门上,剩下一丛大大小小的火星,萤虫般在眼前飘飞,她才回神。

鬓角的冷汗都来不及擦,一把抓住房门,霍然向内拉开。

盛大的日光如同开闸瞬间的洪水,奔腾着一股脑泄入房中,空气带着不知来处的清冷松香,吹拂过她全是汗珠的脸庞。

开一扇门硬是开出劫后余生的感觉。

别的游戏要玩家的钱,这个游戏要玩家的命。

哪知道系统大哥心眼比针眼还小,她偷偷摸摸吐槽这么一句而已,系统当即提醒她——“进入最后30秒倒计时。”

迈出的脚停在门槛上,江芹想下线的脑神经啪地一警。

但凡她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非得被万恶的系统吓到当场心脏爆裂。

眼前除了房子还是房子,半点没有道场的影子,还是全新的地图和剧情。

毫无头绪,江芹的心再次揪起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初来乍到(一) 第二章 初来乍到(二) 第三章 初来乍到(三) 第四章 龙门疑案(一) 第六章 龙门疑案(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