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青衫誓》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有失格调

第3章 有失格调

公子予渔 2021-11-01 16:23:51
“你师父?”杜青衫正儿八经地上下打量了一番宋归尘。她但是十七五岁模样,生得并不算绝高好看,许是所以自幼营养不良影响的缘故,整个人面黄肌瘦,干巴巴的。这样普普通通到放在人堆里就会有什么不存在感的人,在杜青衫的确,连入目都谈不上。但是,从她那清明时如冰雪的目她不过十四五岁模样,生得并不算绝顶漂亮,许是因为自小营养不良的缘故,整个人面黄肌瘦,干巴巴的。。...

青衫誓

推荐指数:10分

《青衫誓》在线阅读

“你师父?”

杜青衫正儿八经地打量了一番宋归尘。

她不过十四五岁模样,生得并不算绝顶漂亮,许是因为自小营养不良的缘故,整个人面黄肌瘦,干巴巴的。

这样普通到放到人堆里就不会有什么存在感的人,在杜青衫看来,连入眼都谈不上。

不过,从她那清明如冰雪的目光之中,杜青衫却总觉得她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普通。

这一个月以来,她的行为举止,一手化腐朽为神奇的厨艺,以及一心要去杭州的决心,都让杜青衫从她身上看到了不同于十四五岁的普通少女的特征。

虽然有些别扭,但杜青衫不得不承认:这一个月以来,在这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孩面前,他倒是受她照顾比较多。

杜青衫不由失笑:“想不到,你居然还有师父。”

宋归尘白了杜青衫一眼:“怎么?长得不好看就不能有师父?”

她知道这具身体比起自己原来的模样来,确实是普通得很。

尤其是在朗朗如明月一般的杜青衫面前,简直就比得就像一个乡间挑水烧柴的丫头。

杜青衫连忙解释:“我可没这意思啊,我只是好奇,什么样的人,才能写出那样的佳句而已。”

这话宋归尘爱听。

她从小最崇拜的人就是师父林逋,听到别人夸赞师父,比听到别人夸自己还要高兴。

林逋为人孤高自好,诗词歌赋、书法绘画几乎样样精通。

只是他作诗词随心随意,常常作了便扔,从不留存。

作为他唯一的徒儿,宋归尘怜惜那些绝美的诗句就这么被丢弃了,因此这么多年,她暗中记录了他作的所有诗词,闲暇时便会谱上曲子唱一唱。

听到杜青衫的赞美,宋归尘与有荣焉,高兴道:“我师父就是西湖孤山——”

话说到一半,宋归尘乍然噤声。

师父名气之大,整个大宋稍微有一点背景的人家,恐怕没有人不知道。

杜青衫虽然跟着她一路逃难至此,但看他的衣着打扮和行为举止,想必也是富贵人家的公子,知道师父的可能性也很大。

自己如今这般模样,要是贸然说是林逋的徒弟,他还不得笑死。

“就是谁?”

杜青衫以为宋归尘故意不说,是在吊他的胃口,意在引他追问。

不过他也确实好奇,因此也就十分给面子地追问了。

宋归尘歪头盯了他半晌,摊手耸肩:“哎,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知道。”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呢?”

宋归尘往快要熄灭的火堆里扔了最后一根木头,搓了搓冰冷的双手。

杜青衫见她冷,将身上的斗篷脱下递给她。

宋归尘犹豫了一下,往杜青衫身边靠了靠,将斗篷盖在了两人身上。

她可不想为了那些不能保暖,也不能当饭吃的规矩而平白遭冷受冻。

“你的烧今晚不退,明天咱们就赶不了路了,所以斗篷分你一半。”

“多谢你了。”杜青衫毫不真诚地道了谢,锲而不舍地追问,“你师父是谁?”

宋归尘:“我师父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天剑高手——龙傲天!”

“龙傲天是谁?我怎么从未听说江湖上有这号人。”

“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怨得了我么?”

杜青衫认真地想了半晌,斟酌着开口道:“西湖孤山,我倒是有所耳闻;天剑高手嘛,我怀疑是你在唬我。”

宋归尘促狭心起,反问道:“你是不是宋人?连龙傲天都没听说过?”

见宋归尘一脸嫌弃,仿佛不知道龙傲天就不配做宋人的样子,杜青衫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孤陋寡闻了。

他真诚请教:“龙傲天是谁?”

“龙傲天嘛,是我胡诌出来,骗你的!”

“你——”

见杜青衫吃瘪,宋归尘愉快地哼着歌,迅速松了松地上的干草,躺了下来,道:“睡觉!火熄灭了就更冷了。”

说着她往杜青衫身边挤了挤,自觉地将斗篷往自己这边扯了一扯。

这些日子她都是独占斗篷的,只不过今日杜青衫发烧了,她才好心将斗篷分一点给他。

他们没有药材,生病发烧在这样的雪山之中,简直就是头号大敌。

因此宋归尘完全没有介怀地挤在杜青衫身边,淡然解释:

“眼下这个处境,咱们没有药,你已经病了,我要是再冻病了,就没有人给咱们找吃的了,只好委屈你和我挤一晚了。”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占我的便宜呢。”

杜青衫低头,嗅着从宋归尘身上散发的怪味,将被她捉弄的事情忘在了脑海,忍不住嫌弃地捏住鼻子。

“你真的是女子吗?”

“你大爷的!”宋归尘伸脚踢了杜青衫一脚,“小王八羔子,姑奶奶我当然是女的!”

“额……”

被一个小小年纪的女孩叫“小王八羔子”,杜青衫心里的那种别扭情绪越发重了。

这一个月来,早已习惯了她的言语举止,却还是第一次被她这么气骂。

“我说,开封府哪家女子像你这样,言语粗鲁,举止不雅……”

“你给我闭嘴!”

宋归尘不客气地又踢了他一脚。

好在他的斗篷宽大,宋归尘踢归踢,却并未成心将他踢出去。

二人蜷缩着挤在一起,堪堪能抵挡住洞口处袭来的刺骨冷意。

许是太累了,宋归尘很快沉沉睡去,睡梦中还不忘继续踢一脚杜青衫。

杜青衫无奈地转过身背对她,盯着那一堆柴火,眼底神色不明。

感受着身后之人均匀的呼吸声,他脑海里的疑问越积越多,西湖孤山几个字一直在脑中徘徊。

一个十四五岁的开封女孩,身无长物,贫苦交加,说是无父无母,却有一个师父。

听她骄傲地脱口而出、却未说完的话,她口中的师父确实是在杭州无疑。

她曾经到过杭州吗?

或者是和师父走丢了,要去杭州寻师?

或者是小女孩炫耀心态......额,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杜青衫确认,她并非那种爱炫耀的小女生。

那就是真有一个师父了。

她为什么说到一半又不说了呢?是怕暴露了师父身份?

第一次,杜青衫觉得有这么一件困惑着自己的事情,倒也颇有意思。

火堆燃尽,最后一丝红色渐渐熄灭。

杜青衫翻了个身,皱眉嘀咕:“身为一个女子,身上味道这么难闻,实在有失格调。”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杜青衫闻了闻自己身上,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不由得更加嫌弃地皱起眉头。

等到了杭州,第一件事,就是要焚香沐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皑皑荒原 第2章 袅袅歌声 第3章 有失格调 第4章 分道扬镳 第5章 灵魂互换 第6章 假作真时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