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烈火浇愁》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七章

第七章

priest 2020-10-18
此时了过了中午六点,距离“澈之交”,只剩将近四个小时。孟冬十月,天三日短似三日,这会外面的路灯了亮了,却潮气却也越发浓烈,整个赤渊大峡谷都被吞进了茫茫的迷雾里,那些本来连接成长龙的路灯在浓雾里争扎着,很微弱得像若隐若现的萤火。万籁俱寂...

烈火浇愁

推荐指数:10分

《烈火浇愁》在线阅读

此时已经过了傍晚七点,距离“子夜之交”,仅剩不到五个小时。仲秋十月,天一日短似一日,这会外面的路灯已经亮了,然而潮气却也越来越浓重,整个赤渊大峡谷都被吞进了茫茫的迷雾里,那些原本连成长龙的路灯在浓雾里挣扎着,微弱得像若隐若现的萤火。万籁俱寂,鸟雀无声,连秋虫都伏在泥土里,一动也不敢动。“肖主任,数据调来了,但这个没法查!”  “为什么?”“全国每年非自然死亡人口有好几百万,光自杀的就二三十万,永安城一个地方,每年认不出是谁的无主尸体就有一千多具。就算所谓‘千人活牲’是准确数字,如果这一千个死者分散到各地,你从统计数据上根本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这还没算失踪的!”  “肖主任,如果干这事的凶手偷偷杀人,尸体藏一个月不难,公安局那边可能都没接到报案!”这会儿,肖征已经来不及追问,为什么宣玑这个自称五讲四美好青年的货,会对古老冷门的邪术这么了解,他转头问电话那头的宣玑:“据你了解,‘活牲’有地域限制吗?比如不能离开献祭地点多少公里?”  “没有,”宣玑说,“有祭文就行,只要祭文写对了,别说全国范围,你去南极杀人献祭也有效力,这事不用签证,跟刷信用卡一样。”肖征:“你这都什么破比喻!”他开了免提,宣玑这一句话激起了千层浪。“那不成世界范围了?肖主任,这更是大海捞针了!”  “主任,古籍修复科王博士打来电话,说阴沉祭的相关记载仅供参考,他们没有足够的研究材料,所以好多东西难以考证真假,不确定是不是有传说的成分。”肖征三尸神暴跳:“他们不帮忙就算了,添什么乱!”“肖主任,黄局打电话问你怎么回事,让你过去做个简报!”  “赤渊分局前线负责人说,大峡谷里还有三棵变异树没找着,想跟您确认一下,您的意思是不是让他们把那堆怪物放着不管,就这么撤回来?”“告诉黄局,紧急情况,我明天一早到他办公室做检查,赤渊大峡谷所有外勤去医院集合,有什么后果我担着,老宣,你——”还没等肖主任发话,“咔哒”,电话断了。家属休息室里,宣玑的手机忽然黑屏——太冷了,这玩意低温罢工了。  宣玑:“”他一抬头,就撞见了魔头好奇的目光,魔头对这热热闹闹的“小盒子”非常感兴趣,虽然里面对话乱七八糟,语速又快,他大多听不太懂,还是听得兴致勃勃,见不响了,还奇怪地问:“不聊了?聊出章程了?”当代科技的面子不能这么丢,宣玑于是一边在心里骂娘,一边若无其事地让手机飞回他胸口内袋,试图用体温让这玩意再苟延残喘一会。家属休息室的门已经被炸开,此时能隐约听见楼道里电视的声音,新闻联播的结尾曲响起——这意味着至少已经七点半了。宣玑眨掉睫毛上的霜,盯着眼前这个与他僵持的魔头,脑子转得飞快。  “这位咳,前辈。”盛灵渊身上的袍子已经被血浸透了,他闲适地靠在着火的锁链上,姿态很舒展,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变脸如翻书的小妖。  这神奇的小鬼刚才还拿着剑喊打喊杀,这会铁链上的火还没灭,他把脸一抹擦,又没事人一样,笑眯眯地来套近乎了。  “这是什么品种,脸皮这么厚?”他心说,“鲮鲤注么?”“我觉得,一般那些档次不太高的小魔头,找个山头宰只羊就够了,不用闹这么大的动静。像您这种要‘千人活牲’才能请出来的排面呃,就是尊贵不凡,必定是大有来历的。”宣玑试图模仿老鬼那种口音和腔调,可惜他光是听就已经很吃力了,又没有老鬼那逆天的复读功能,模仿得十分找不着调。  盛灵渊脸上的笑意加深了一些,没吭声,就看着他表演。宣玑跑着调,诚恳地继续说:“在我们这种市场经济时代,解决问题一般有很多种途径,这种一言不合就搞邪术的,一般都是些脑子有坑的傻咳,妄人。您应了这种人的召唤,不跌份儿不是有份吗?”“阴沉祭乃是沟通天地之术,我既然被此人唤醒,必有与他相通之处,否则,他的血也流不到我棺材里。”盛灵渊不紧不慢地回答,“何况什么身份不身份的,都是身前虚名,我也记不得了。”宣玑以前不知道是不是干过传销,面不改色地吹捧道:“他们那些俗人安的身份当然不重要,记不记得都不要紧,但您这谈吐气度不是在这摆着呢吗?我又不瞎。”  老罗壮着胆子跑过来,给宣玑送手机,正好在门口听见这句话,连忙从兜里摸出一颗速效救心丸吃了,心说:“我要瞎了。”“这样的么?”盛灵渊突然往前一凑,捆着他的铁锁链蓦地绷紧,发出悦耳的碰撞声,黑色的阴沉祭文蓦地从他领口爬出来,顺着颈子一路蔓延到脸上,黑白分明,那张清俊的脸瞬间鬼气森森起来,门口老罗两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下了,盛灵渊看也没看他,只轻描淡写地一摆手,“免礼平身——祭文既能令我重回人世,自然也对我有些约束,我好不容易重见天日,又何必冒死违抗呢?左不过是凡人一个愿望,举手之劳罢了。”宣玑眼角一跳。  盛灵渊笑了起来:“戌时快过半了。”“领、领领”老罗发着抖,已经说不出一句整话来,满口“铃铃铃”,下课铃似的爬了进来,勇敢地把电话交到了他手里,“肖主任!”  完事,他两眼一翻,厥过去了。“什么情况?我刚才还以为你成烈士了!什手机冻死机我真行吧,回来我给你买一箱新的!”肖征大步闯进会议室。“肖主任,各地负责人都已经就位了。”肖征一点头,对宣玑说:“你能把你看到的‘阴沉祭’文拍下来吗?越全越好,我让人对照着图片,分头去查,肯定有蛛丝马迹!”  宣玑一脚踹醒了老罗:“墙上的文字拍下来,发给肖主任,别磨蹭,没时间了——老肖你听我说,召唤出来这魔头是一次性的,不是长期契约”盛灵渊听懂了“一次”和“不是长期”俩词,微微一眯眼——这小鬼居然套他的话,好大胆子。宣玑:“召来个只能替自己办一件事的大魔头,根据我的经验,求的事十有是杀人报仇。你想,这人要是能在三十天之内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一千个人,杀人对他来说估计跟切菜差不多,要弄死谁不容易,需要绕这么大一个圈?他的目标会是什么?”肖征倏地一顿。“我们”  “异控局。”两人几乎异口同声。“不会是无缘无故的,这孙子肯定被卷进过什么事里,接触过异控局,查你们所有案卷记录。”宣玑说,“另外,阴沉祭不是街边小贩变的戏法,你们安全部这帮外勤‘精英’听都没听说过,施法的人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成功么?那么牛逼丫就不用这么迂回了——我想他肯定在赤渊附近。”赤渊景区因为临近大峡谷,异控局很谨慎,沟通过当地公安机关,所有入内游客都必须凭身份证买票入内,周围大小旅馆、旅游包车,全部统一管理。八点半,赤渊分局迅雷似的开始清查景区附近所有旅馆,并把半年内登记过的所有游客信息全部提交到总局数据库,跟案卷记录一一对比。又四十五分钟,九点一刻,平倩如一溜烟似的抱着笔记本电脑跑过来。“领导咳咳咳咳”家属休息室里阴凉的水汽仿佛已经要蔓出来,老远吸进一口,像是有把冰冷的小刀,从嗓子眼一直刮到了肺里,平倩如离着门口十米远就无法靠近了,简直想象不到里面的宣玑这会是什么情况。捆着魔头的铁锁链上的火已经相当微弱了,几次三番几乎要被冻灭,随即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宣玑听见平倩如带着哭腔的声音,语无伦次地说:“您能出来吗呜肖主任他们搜到了一个一个论坛帖,刚发没多会就删了宣主任您说句话行吗?我害怕”盛灵渊摇摇头:“我看你年纪不大,要换做寻常小妖,这会怕是还没开灵智,你却已经化形完全,看不出真身,想必是天生灵物。你们妖族内乱之前,先天灵物就都没得差不多了,少一个是一个,怪可惜的,走吧。”宣玑用力动了动麻木的嘴角,皮笑肉不笑地挤出几个字:“句话。”  平倩如:“”宣玑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别急着嚎,还有气呢,什么帖?念。”平倩如:“求助:我觉得我儿子不是我儿子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