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鬼灾》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鬼域

第一章 鬼域

雪吹孤城 2020-11-22 07:12:26
有死亡……与彻底毁灭。  但人总会找到了方法生存下来,而已世界上有了人不能够涉足于的“鬼域”。  据传它们有超自然的能力,所以任何武器都伤将近它们,任何的科技手段也难以跟踪到它们,更有甚者两年后的昨天,人依旧不明白他们是什么,从何而来,有什么目的。  在中国鬼公元2698年,地球惊现一种叫“鬼”的生物,没人知道它从那里来,也没有人见过它长什么样子,因为见过的人都死了。。...

鬼灾

推荐指数:10分

《鬼灾》在线阅读

有死亡……与彻底毁灭。  但人总会找到了方法生存下来,而已世界上有了人不能够涉足于的“鬼域”。  据传它们有超自然的能力,所以任何武器都伤将近它们,任何的科技手段也难以跟踪到它们,更有甚者两年后的昨天,人依旧不明白他们是什么,从何而来,有什么目的。  在中国鬼公元2698年,地球惊现一种叫“鬼”的生物,没人知道它从那里来,也没有人见过它长什么样子,因为见过的人都死了。。...

鬼灾

推荐指数:10分

《鬼灾》在线阅读

  人会越来越强大?

  科技会越来发达?

  不久的将来人将穿越时空?

  移居星际?

  但时间却告诉人什么是真实。

  公元2698年,地球惊现一种叫“鬼”的生物,没人知道它从那里来,也没有人见过它长什么样子,因为见过的人都死了。

  没错,只要与它照面就会死人,所以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二十三个国家灭亡,整个世界也陷入空前的大恐慌。

  鬼最早出现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周间它们的足迹遍布全球,并行的还有死亡与毁灭。

  但人总能找到方法存活,只是世界上有了人不能涉足的“鬼域”。

  据说它们有超自然的能力,因为任何武器都伤不到它们,任何的科技手段也无法追踪到它们,甚至两年后的今天,人依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从何而来,有什么目的。

  在中国鬼域(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有个废弃的镇子,那里却存活着百十号人,他们知道利用死人来躲避鬼。

  讽刺的是,镇中死人比活人多,活人可以充分的利用死人实现自保,但他们不知道这座城镇正是全世界的缩影,在没有人道可言,因为这是全世界的大危机,事关整个人类的存亡。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个荒废的城镇开始……

  镇上只有倒塌的水泥墙、破砖与坏瓦,而且连一片一块完整的都没有,万顷的良田却长满的枯草,这样的城镇却还有人居住。

  现在是白天却看不到活人,只要是下雨知道往屋里跑的人都知道白天是危险,阳光是死亡的象征,所以没有人会暴露在野外。

  但死人却有的,而且很显眼,城镇的东南西北都挂着几具尸体,人的尸体,但千万别乱充当好人,将这些尸体放下,因为这会让整个城镇的活人会变成死人。

  现在是寒冬腊月,大雪将城镇的百废遮掩,雪落在凸凹起的石头与尸体上,婉如一尊尊雪白的雕像,格外凄凉,却有意外的迷人。

  但没有人去关心这雪景美不美,城镇中的人关心的事只有两个,第一自己什么时候死,第二自己会以什么方式死。

  一栋破旧的楼房中,衣衫褴褛的男子,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不能称之为衣服的衣服,整个人就像五花大绑的河蟹,而且还是浑身长满苔藓脏河蟹。

  缠包着布条的双手抖抖伸进一堆枯草下,开始打按着刚刚在这间破屋保险箱中取出的打火机,打火机正面印刻的是世界奇迹万里长城,反面写着:MADEINCHINA(中国制造)以及2200等字样,这就是说这个打火机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了,但与打火机悠久历史相比,男子更关心这打火机到底能不能点着。

  哒哒哒!

  似乎总不能成功,他将打火机贴近耳边甩了甩,又对向光亮处看了看,以确定燃料是不是耗尽,他又将打火机倒立过来,轻轻的摇了几下,接着手重新伸进了枯草中,打按到指头都有了隐隐的痛意,却仍然没有点着。

  他叫张和平,二十八岁,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新编独战团上尉连长。不过那是两年前的事了,现在他只不过是城镇中苟延残喘的蝼蚁,一只只敢在日落后探头找食的蝼蚁。

  破楼房中房间也很破,四面透光八面通风,在稍稍避风的墙角铺着一层干草,另一只河蟹翻过身来,眼睛半睁半合看着张和平。

  “我说连长,您老能跟名字一样,让这世界清静些?”

  这人与张和平是同团战友,今年二十六岁,原一排三班班长,叫赵景峰。

  张和平感觉到的自己的军威受到了挑战,虽然他并没有什么军威,但他还是努力的维护这自己的军威。

  “赵景峰同志,我是你的连长!”

  他手撑着膝盖准备起身,想进一步教育他的唯一下属。

  手刚接触皮骨,立刻传来了一阵钻心痛,这一刻他手中的打火机具有了出气的作用,被他扔到一边,力量不是很大,说是扔但更像是丢,因为他手上有伤,似乎还很重。

  接着满屋子的枯草飞舞,他的脚是好的,所以很大力的将枯草堆踢飞。

  赵景峰没有说话,也没有被他举动吓住,这类似的场景经常发生,起先还有反应,时间久了次数多了也就麻木了。

  他缓缓坐起身体,打了哈欠,便觉得眼睛一阵酸胀,揉擦泪水的同时顺带扣掉了眼角的眼屎。

  他是昨天日落前躺下的,现在已经是午后,也就是说他睡了至少二十个小时,有人会睡不着,但他觉得还没有睡够,他不是被张和平吵醒,而是被肚子闹醒的,饿的。

  他走向对面的墙根,捡起被张和平扔掉的打火机,在检查一番后他开始捯饬起来,一会后他脸上一阵满意,接着用脚将地上的散草碍成堆,俯下身体,手伸进枯草中“哒”的一声,这支高寿五百岁的打火机冒出了火光,接着袅袅青烟升起,但破旧的房屋中并没有因此温暖起来。

  冬天难得有一日没有风,但在严寒的逼迫下这堆火焰不停的摇摆着!

  两人围着火堆坐下,污浊不堪的脸上被火光映红,身上的装束邋遢又污秽,乞丐大概就是形容他们的,但是城镇中的人对他们格外的尊敬,因为他们值得信赖的解放军战士。

  谁都没有说话,他们经常这样一坐一天,两人都害怕交流,因为那样会触及他们的记忆,尤其的回忆起两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更是让他们恐惧,于是两人都专注于自己的事,张和平不断的给火堆加树枝,赵景峰则将手上的打火机翻了又翻。

  一直到日头落幕天有了暗影,赵景峰才说了一句:“该出去找吃的了,鬼应该睡了!”

  这是他们观察半年得出的结论,鬼白天在鬼域中游荡,可是日落以后它们就会鬼魅般的消失,没有知道他们去了哪,也没人想知道。

  张和平仿佛没有听见,依旧坐在了原地,用手中的树枝划着篝灰,瞳色暗淡无光。

  “喂,猪仔,独战团已经全军覆灭了,为什么我们要这样的活着?”

  猪仔是赵景峰外号,因为他能从白天睡到天黑再睡到天明。

  张和平继续说着:“现在回不去,有时我常在想,两年前就那么死了也挺好的,你说呢?”

  赵景峰怔在原地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张和平用力压着树枝,以至于树枝成了弧形。

  “我想找鬼决斗,作为一名军人光荣的战死!”

  赵景峰依旧没有说话,看着张和平背影他脸上一阵忧虑,这样的日子他何尝不是在忍耐?每当忍耐不住的时候,他就选择了沉睡,进入梦境,在那里总能寻到一丝的活着的意义。

  “咔”的一声树枝弯曲到极限而折断,张和平突然笑了,笑的很勉强,很不愿意。

  “骗你的,如果我真的有这个觉悟当时就不会逃了!走吧!”

  赵景峰喝了一声,缓缓将身体移到墙边,让张和平能看到门外人群。

  “因为我们没有死,所以城镇中有八十九人活到了现在,两条命换这么多人命不值吗?你可不能像树枝那样折断,我还有人民群众都需要你。”

  张和平看着黑暗中蛆蛆而动的人影,心中有说不出的难受。

  “这也算救?”

  夜已经黑透,没有月亮,但雪却驱散了部分黑暗,让黑夜变的稍亮些。

  张和平睡的越来越沉,不知何时他的额头开始出现冷汗,身体不时就抖动一下,呼吸也开始变的急促,他又开始做那个梦了,两年来反反复复不知道做了多少次。

  但他梦见却不是梦,而是两年前发生的事。

  轰!

  没有人见过的生物出现在独战团前方,它身高超过了五米高,头是圆的,八只眼睛看向不同的方向,瞳色却有红绿紫三种颜色,至头而下是一根根像章鱼触手组成的黑色身体,也是它的手与脚。

  所有人又惊又喜,他们都知道它是鬼,惊的是没人想到它会这般巨大,这般恶心同时又这般的令人畏惧。喜的是这样就省的去找了它,它就是独战团抹杀任务的目标。

  它对着两千兵力的独战团卷动着触手,咆哮着,发出一种很刺耳的叫声,听的人都不由一阵厌恶。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鬼域 第二章 希望 第三章 曙光 第四章 末日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