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天才领袖》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

第一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

艾园 2021-02-23 20:07:47
厂。前些时候日子,虽已改朝换代,却京城并也没会出现政局动荡不安,也也没受兵祸的祸害,因而,去年的庙会比较往年更为繁华热闹的场面热闹的场面了一些。  每到庙会,每个人好像都被那热闹的场面喜庆的气氛所感染,脸上不自觉地地露着高兴的笑容。一些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土包子,更是大呼小按常理来说,作为首善之区,全国之表率的京城应该有一番新气象才对。然而,对于京城的老百姓来说,除了在家门口挂一面五色旗,以示改朝换代以外,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依旧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天才领袖

推荐指数:10分

《天才领袖》在线阅读

厂。前些时候日子,虽已改朝换代,却京城并也没会出现政局动荡不安,也也没受兵祸的祸害,因而,去年的庙会比较往年更为繁华热闹的场面热闹的场面了一些。  每到庙会,每个人好像都被那热闹的场面喜庆的气氛所感染,脸上不自觉地地露着高兴的笑容。一些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土包子,更是大呼小按常理来说,作为首善之区,全国之表率的京城应该有一番新气象才对。然而,对于京城的老百姓来说,除了在家门口挂一面五色旗,以示改朝换代以外,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依旧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天才领袖

推荐指数:10分

《天才领袖》在线阅读

  民国肇始,共和初建。

  按常理来说,作为首善之区,全国之表率的京城应该有一番新气象才对。然而,对于京城的老百姓来说,除了在家门口挂一面五色旗,以示改朝换代以外,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依旧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这不,刚进正月,已经连续举行两年的香厂庙会又如期开幕了。

  本来,新春佳节,京城老百姓早已习惯了逛厂甸庙会,不过,由于两年前顺天府要在厂甸修筑道路、开建学堂,便把庙会迁到了离厂甸不远的香厂。前些日子,虽已改朝换代,然而京城并没有出现政局动荡,也没有受到兵乱的祸害,因此,今年的庙会比往年更加繁华热闹了一些。

  一到庙会,每个人似乎都被那热闹喜庆的气氛所感染,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开心的笑容。一些未见过世面的乡下土包子,更是大呼小叫,手舞足蹈,那兴奋地劲头仿佛是闻了什么仙酿一般,未曾喝下便已醉了。之后更是迫不及待地冲进人群,东冲西突,惹来人群中不时地叫骂声。

  而对于那些每年都逛庙会的老油子而言,则显得从容了许多。他们随着人流,踱着方步,遇到熟人便打声招呼,闲侃几句,如果能遇到茶友、牌友、甚至是赌友,那更是满意至极了。之后,三三两两聚集在茶铺戏棚当中,或喝一杯热茶,或烤一会炉火,暖暖身子,顺便聊一下道听途说的趣事乐事。如此一来,身心俱佳,比那些横冲直撞之辈可是爽心多啦。

  当然,对于那些商家、戏班、货郎、杂耍之类,更是到了大显身手的时候。

  有那京城名伶俞振庭,早已承租了香厂东面离天桥不是很远的一大块空地,并搭建起了振华大戏台。这俞振庭更是遍邀京城名角,生旦净丑,无不齐集。一出出经典曲目,让那些喜欢皮黄的观众看得是如痴如醉,喊声震天,那声浪似乎压过了戏棚外的人声喧嚣。当然,其他剧种也不甘示弱,就有那平腔梆子戏俗称“蹦蹦戏”的,在香厂的西边也搭建了戏台,吸引了一大批观众。其它戏班见此,纷纷来此,一时间,戏曲百花似乎都在这热闹的庙会园地中盛开起来,争奇斗艳,迷醉了每一位观众的双眼。

  有了如此梧桐树,自然能吸引那金凤凰。

  自从正月初二三之后,旬日之间,这庙会更是游人如鲫,繁华似锦,好像把全北京的人气都吸引到了这里。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谁曾想,一场兵变,却让曾经的繁华之所转瞬变成了寂寥阴森的空地,如同烟花在瞬间灿烂之后消逝不见。

  民国元年正月十二日(1912年2月19日),晚上八点。

  沐浴在月光下的夜色更加妩媚动人,挂在树杆枝桠的花灯也愈加色彩斑斓。

  此时的香厂游人还没有完全散去。

  一家临时搭建的杏花村小店里,依然有不少人在喝着小酒,聊着些不着边际的话语。突然,空中传来阵阵声响。众人也不以为意,过年时节,很突兀地传来炮仗声,也是稀松平常。然而,事情却并不像想象的那样,那声响时而稀疏,时而密集,仿佛放排枪似的。接着便是惊慌失措、哭爹喊娘的叫喊声传来。众人这才发现不对,但又不知发生什么,一时面面相觑起来。

  突然,有一人闯入店里,大约十四五岁,身量不高,憨厚朴实的圆脸上,满是汗水。这少年惊魂甫定,却发现一干人一股脑儿涌向前来。这些人对少年因惊吓而略显苍白的脸色视而不见,你一声我一语地盘问他起来。而那少年偏偏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期期艾艾地说道:

  “兵、兵变~啦!兵、兵变~啦!”

  众人再问,那少年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众人不耐烦,有那性子急的人就要撕扯那少年,偏偏没想到自己去探查一番。可怜那少年,成了这些胆小鬼的遮羞布了。

  不料此时又有一人进得店来。这人国字脸型,浓眉大眼,皮肤略显黝黑,四十多岁的样子,一看就是坚毅爽朗之人。虽然异常狼狈,满身灰尘,但却显不出有多少惊慌。

  那中年汉子看见少年一副受窘难受的样子,身形一动,也不知道为何,那少年就在其身后了。

  众人看见这一幕,气为之一顿,变得和气起来,问道:

  “请问,这位兄弟,刚才这位小哥说,外面发生兵变,不知是真是假?”

  那汉子却是不答,而是转身对那少年说道:

  “强子,去帮你娘和你姐收拾东西,一会我们回家!”

  众人恍然,原来这两位竟然是一对父子。难怪他们还会跑到这个小店来。

  看到这名叫强子的少年走开,那汉子才转头说道:

  “诸位,我也不知何故,本店庙小,容不下诸位大佛,还请散了吧!”

  众人一听这话,倒也知趣,急忙作鸟兽状,各自逃命去了。

  小店不大,因此倒容易收拾,时间不长,但这一家人出得店来,却发现此时的庙会空荡了许多,剩下的却是斑驳陆离的怪影,分外可怖。

  “兵变面前,谁不顾着逃命呢?”

  那汉子在前面护着妻子儿女,边走边叹。这不禁让他想起了刚才的情景。一位老大爷绊倒在地,却无人扶起,甚至有人嫌其挡道,欲要踩踏过去。幸亏他及时赶到,否则那老大爷还不被踩成肉泥!更是没想到,就耽搁这一会,酒馆里的那些人就难为强子,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心肝。

  “真是人心不古啊!”又是一声浩叹。

  叹声未落,不料却被什么绊了一下。

  幸亏那汉子及时反应过来,腰一发力,竟然在原地稳住了身形。低头一看,却见一人横躺在路边。只见那人上身处在一堵墙的阴影之下,只有膝盖以下才被月光照及。不过,若是仔细看去,倒也能发现。只是那汉子一时不察,才会被绊了一下。

  月光皎洁,即使那人在阴影之下,也能看得七八分清楚。

  虽然躺在地上,也能看出那人身材高大匀称。因被帽檐挡着,看不到那人的相貌。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人一身别致不同的行头:头上戴着带有帽檐的帽子,脖子上套着厚厚围巾;上着似是呢子布料的大衣,下着很是笔挺的长裤,脚上蹬着一双看来很是厚重的圆头皮鞋。那汉子一看,就知道这一身洋装价值不菲。

  “只是不知道如此打扮的人,怎会躺在庙会附近?不会是赶庙会凑热闹,被人图财害命了吧。”那汉子心想。只是救人如救火,况且也没看到血迹,最重要的是那汉子也不是那怕事之人,急忙蹲下,喊道:

  “兄弟,醒醒!兄弟,醒醒!”

  不料,这人就好像入定一般,没有丝毫反应。

  那汉子还以为这人已经死了,急忙又把手指放在这人鼻端,发现这人的气息十分平稳,方才放下心来。

  而此时,一个女声传来:

  “老杨,赶紧把这人扶起,地上寒气重,时间一长,寒气入体就不好了。也不知道这人怎么样了,最好回到店里,生火驱寒才好。”

  那声音并不婉转,但那声线却能温暖人心。这妇人原来是那汉子的妻子。

  那汉子一听,二话没说,赶紧把那人扶起。这地方离小店并不远。回到店里,一家人很有默契,扶人,点灯,并凳,生火,有条不紊,好像忘了外面乱兵的危险似的。

  那人还在沉睡。

  为了早点让这人醒来,那汉子打算按摩一下这人的头部穴道,于是,便把那人的帽子摘下。

  不料,那汉子却发愣了起来。他没想到,世人竟有如此人物,倒不是说这人颜如宋玉,貌比潘安。而是此人面相之奇特,是他生平所未见。

  只见这人,二十岁左右,相貌清秀,留着一头中长偏发,偏圆脸型,天庭无比饱满,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这还不算,关键是五岳朝拱,双颊饱满,鼻梁高直,无论是两颧、额、下颌和鼻,好像是商量好的,大小适中,配合完美,几乎都没有一点缺陷。不过,此人不知为何,印堂发暗,似有祸事发生。只是那汉子说什么也不会想到,这年轻人乃是逆天改命之人,因此才会如此这般。

  杨天泽自然不知道有人在赞叹他的面相,他好久没有睡得这么香甜了,之前就连梦中也满是疼痛,而这次却周身舒泰,毫无病痛之感。因此,他潜意识里,并不愿醒来。

  只是不知那汉子用了什么按摩手法,杨天泽一个激灵,瞬间醒了过来。

  病人一般对自己的身体变化更加敏感。杨天泽在醒来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自己身体里的充沛力量——那是生命的活力。霎那间,杨天泽狂喜起来。他也不管旁边有人,急忙从凳子上爬起,又蹦又跳。等再三确认之后,杨天泽却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哭又笑起来,状似疯癫。

  其实也难怪杨天泽如此失态。他本是一燕园的意气书生,正是到了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之时,不料却身患绝症。他生性倔强,不愿苟活于世。先是回到家中,陪伴父母一段时间,之后留一封书信,毅然离家出走。最后因病发作,昏倒在地。本来以为必死无疑,现在不仅没死,反而奇迹般的痊愈。这种幸福,怎能不让他似傻如狂呢?

  不过在旁人看来,真是有着说不出的诡异了。即使是那汉子对这人颇为好奇,也不禁急忙后退护住妻儿,露出戒备的神色,心中打定主意:

  “如果这人有何妄动,也不要怪我出手伤人了!”

  过了许久,杨天泽才冷静下来。本来他不是一个容易激动的人,只是刚才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实在让他情难自已。待他冷静下来,扫向四周,愕然发现,他竟然处在一个小屋里。更令他惊诧莫名的是,竟然有四个人站在他的不远处。而耳边更时不时传来类似放炮的阵阵声响。

  肯定出现什么变故了!

  “我不是在路上吗?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是那四个人把我救了?!外面怎会有放炮的声响?春节不是过了吗?”

  杨天择强行按下心中的一脸串的疑问和巨大的震撼,“每临大事,要镇之以静”,他一直以此为座右铭。杨天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打量其小屋和那四个人起来。

  这屋实在是太简陋了!全屋以木头为支撑,上铺茅草,四周以木板围起,简直就像个猪圈,可能比猪圈唯一好点的就是里面有样式古旧的火炉,还算能入眼!

  再看向那四个人。突前的是一个中年汉子,那人身材魁梧,国字脸型,特别是那人浓眉大眼,很是醒目,不过这人不知为何却身穿夹袍马褂,很是怪异。站在这人身后有三个人。站在那人左后侧的是一中年妇女,椭圆脸型,面容姣好,即使身穿粗布钗裙,却望之可亲;站在那人右后侧的则是一少女,只见她身量高挑,有点婴儿肥的圆脸上,长着一双大而灵动的眼睛,如邻家小妹般活泼可爱。而在那汉子后面的则是一位少年,伸着头向这边张望,有点天然呆,一看就知其憨厚老实。

  最令杨天泽惊骇莫名的是,那汉子和少年竟然留着辫子!

  “难道我来到了清朝?!”

  杨天泽一时呆住了!他不会天真地觉得这是在演戏,何况哪有这么真切的场景,那么本色的演出!

  杨天泽只觉得嘴角发苦,又不敢置信。痴痴然,惘惘然,连脑子都不听使唤了!

  那汉子见杨天泽又发癔症似的,向前走了一步,屈膝弯腿,就要扑过来。杨天泽打了一个激灵,刚想说话,不料却发现那汉子身后墙上贴的一张报纸,赫然是《顺天时报》,那标题中却有“宣统退位”的字样。

  杨天择如雷轰击!一时忘了反应,就被那汉子敲晕了过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 第二章 一面如旧 第三章 有所思有所感 第四章 冬夜的暖与惊 第五章 如此闲情 第六章 如此巧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