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天才领袖》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一面如旧

第二章 一面如旧

艾园 2021-02-23
外,还倒不如归国好好的报效国家国家。九牛二虎之力险阻,适才回故土,谁知人生地不熟,遇上一群地痞,抢了我随身行李,还差点遭遇毒打,幸好我及时脱离险境,但是却因脱力昏倒过去的,也不知道如何回到了贵店,惊扰到之处,还请大叔海涵。”  急切地之间,杨天泽也想不出更好的理由“大叔,莫要误会!”。...

天才领袖

推荐指数:10分

《天才领袖》在线阅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天泽悠悠醒来。其实,也就几分钟的时间。那汉子见杨天泽醒来,就要走向前来。杨天泽见状,以为那汉子又要敲晕自己,急切说道:

  “大叔,莫要误会!”

  那汉子闻言,身形一顿,趁这个空当,杨天泽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道:

  “刚才小子只是想起自己身世可怜,命运乖蹇,遂自怨自艾起来,一时陷入魔障,因此才行为乖张,让大叔误会了。我在海外听闻民国建立,兴奋异常。父母弃养,独自一人,孤悬海外,还不如回国好好报效国家。费尽艰险,方才回到故土,不料人生地不熟,遇到一群地痞,抢了我随身行李,还险些遭受毒打,幸亏我及时脱险,不过却因脱力晕倒过去,也不知如何来到了贵店,惊扰之处,还请大叔海涵。”

  急切之间,杨天泽也想不出更好的理由,虽然疏漏不少,倒也是合情合理,其机智如此,也足以自傲了。

  那汉子剑眉一挑,只是沉默地看向杨天泽。杨天泽只觉得那汉子的眼神如利剑般锋利,似乎要直刺他的内心。

  杨天泽几乎把持不住,就要口吐实言。关键时刻,杨天泽忍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才瞬间清醒过来。他又不是存心欺骗,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那中年汉子,眼神中的赞赏之色一闪而过。其实,他对杨天泽的话已经相信七八分了。他对自己的看人眼光很是自信。刚才他已经对这年轻人的面相惊叹了,现在再看他的眼睛,简直就是画龙点睛般夺目,似乎时刻都在闪出灵性的火花。更加让他惊奇的是,此人脸上虽略显稚嫩,但其气质独特。虽然满身书卷气,但又不令人望而生畏,反而让人心生好感。而且其身材高大匀称,宽肩后背,非是瘦弱书生所能比。如此年轻人,已经很少了。

  于是,那汉子也不难为这年轻人了,洒然一笑,说道:

  “兄弟你万里迢迢从海外归来,报国心切,足以昭明日月。为兄哪有不信的道理!”

  杨天泽闻言,心中稍定,连忙道:

  “大叔过奖了,身为华夏儿女,当为中华之崛起奋斗,自是应有之义,那称得上大叔如此谬赞!”

  “为中华之崛起而奋斗,”那中年人接连念了几遍,随即抚掌大笑,“说得好!说得好!如今列强环伺,华夏孱弱,兄弟有如此志向,为兄当浮一大白!”

  杨天泽有点惭颜,自己只是随口一说,竟然会得到这汉子如此的共鸣与赞赏,但也不禁敬佩起这汉子的豪爽大气来,于是说道:

  “小子有幸,定当和大叔痛饮一番,慷慨当歌,上马杀敌,岂不快哉!”

  “好兄弟,这才是男儿气概!”也不知道触动了那根神经,那汉子却叮叮当当,得得得地唱了起来:

  “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原来却是《挑滑车》中的一句戏词。杨天择可是看了《大宅门》好多遍的人,对这句台词可谓是熟悉至极了。没想到,这大叔唱得如此之好,特别是那气势,如果有贼人在此的话,肯定会屁滚尿流,落荒而逃了。

  杨天泽也是人来疯,也跟着唱了起来。两个大男人,竟然旁若无人地大吼起来,接连数遍,最后相视大笑起来。豪气干云,不过如此。

  这却让旁边的三个人目瞪口呆。那妇女和少女是不明所以,而那少年却是羡慕神往。

  笑过之后,杨天泽道:

  “一见如故不过如此,小子叫杨天泽,敢问大叔名讳?”

  那中年人回道:

  “原来兄弟也姓杨,我单名一个志字,又字得志。同姓之人,五百年前就是一家,看来我们缘分匪浅。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看来杨兄弟也是崇尚进化学说之人!”

  杨天泽心道:

  “青面兽杨志?共和国上将杨得志?好家伙,这大叔名字果然不同凡响。何况我这天泽,非是彼天择。不过,自己能来到这个时代,不也是天择的结果吗?想想也不错,也省得日后解释。”

  一念之下,杨天泽变成了杨天择。

  杨天择灵机一动说道:

  “原来杨大叔也熟读严又陵的《天演论》。万事万物,竞存而生,都逃脱不了天演公例,是为天择。故我名叫天择,字为竞存。杨叔,你以为如何?”

  杨得志刚想接口,不料却听一声娇嗔,如同黄莺出谷,清脆异常,原来是站在那妇人旁边的少女发出,只听她说说道:

  “爹爹,羞不羞。您老一大把年纪了,还跟人家称兄道弟?您叫他兄弟,他却叫您大叔,这称呼可乱得很呀。”

  说完还扮一副不知羞的鬼脸,愈显青春可爱。

  杨天择闻此,为之一窘,刚才只顾说话,对各自称呼倒没注意。

  杨得志略显黝黑的脸上则微微通红,转头对那少女说道:

  “小丫头片子,大人说话,小孩不许插嘴!”

  那妇人似乎看出了自己丈夫的窘迫,温柔一笑,柔声对丈夫说道:

  “老杨,天择如此年轻,而且孤身一人,想必也想家思亲吧,你就高攀,叫天择一声贤侄或者直呼其名吧!”

  说完,那妇人还转头看向杨天择,虽没说话,可是杨天择清楚她要表达的意思。

  看到那妇人对丈夫温柔如水的样子,以及他们一家甜蜜融洽的样子,这不禁让杨天择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也不知他们二老看到自己的信,是如何的着急悲痛。想一想自己这不孝子自从考上大学以来,从来没有在二老面前好好尽孝,不由悲从心来,泪水就像是决堤的大坝一样,涌流而出,仿佛要把生病以来所有的委屈惭愧都要哭出来一般。

  杨叔一家似乎对杨天择的这种反应有点不知所措。杨天择见状,哽咽道:

  “杨叔杨婶,我没事,只是想到双亲,一时悲从心来,不能自抑。不过能在危难之中,认得杨叔杨婶,老天待我不簿,请受侄儿一拜!”

  杨天择知道如果不是杨叔唤醒自己,说不定自己就要永远沉睡下去了。他不知道如何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只能给他们下跪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了。

  杨天择刚要下跪,眨眼间,杨叔已来到杨天择跟前,连说:

  “不可!不可!”

  杨天择执拗不过,只得作罢。

  杨叔接着说道:

  “天择,切莫为那些俗礼所拘。”

  杨婶也说道:

  “人死不能复生,生者还当惜福。天择,若是不嫌弃我们夫妇贫贱,以后把我们当成一家人即可。”

  杨天择急忙摇头,又使劲点头,随即便觉得自己的动作似乎容易引人误解,急切说道:

  “杨婶怎可如此自轻?我听杨叔杨婶谈吐文雅,定非那市井势力之人可比。能够和杨叔杨婶成为一家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是我这不祥之人,恐怕连累了杨叔杨婶一家,遭那横祸而已。”

  杨叔闻言,大眼一瞪,说道:

  “我们夫妇果是那见利忘义之人,也不用如此寒酸落魄了。”

  说完,杨叔甚至还摇头闭眼哼唱了几句《卖马》,一副豁达模样,令人心折。

  随即,杨叔转头叫道:“强子,柳儿,快来问候你天择哥哥!”

  两小走过来,齐声喊道:

  “天择哥哥!”

  杨天择赶忙答应一声。摸摸了身上的口袋,不由苦笑,挠了挠头,尴尬说道:

  “哥哥我身上也没像样的礼物,改天我再补给你们,好不好?”

  杨婶待要说话,却听柳儿飞快说道:

  “有了哥哥,就是最好了礼物啦。以后,强子如果欺负我,我就让哥哥保护我,咯咯”

  那声音就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清脆可闻;而那话语中的体谅,更是听之可亲。

  然而,美好总是容易被打断。先前还没有的炮响,此时却突然轰隆隆的吼叫着,告诉着人们,今夜的京城依然处在兵变之中。

  杨叔似乎这才想起来那些乱兵的危险来,说道:

  “天择,先前我和强子本是从灯市口的家出来,不料却遭到兵变,幸亏见机得快,从前门逃脱出来;听外面的枪炮声,似有乱兵土匪朝这边过来,此处甚是危险,我们须赶紧离开此地。”

  杨天择对情况还不是很清楚,自无意见。待收拾完毕,他们再次出来时,却发现,此时偌大的空地上,更是杳无人迹,只剩下他们五个。偶有野狗哀吼,更显得此地凄冷惨淡。真是应了:

  世事无常,繁华如烟,曾经的歌舞地都变了瓦砾场,到头来,却是大梦一场。

  杨天择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如此般,好似黄梁之梦,现实与梦幻交织,分不清哪是现实,哪是大梦。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 第二章 一面如旧 第三章 有所思有所感 第四章 冬夜的暖与惊 第五章 如此闲情 第六章 如此巧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