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锁魂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画中妖魔

第2章 画中妖魔

知晓 2021-02-24
免费提供更多锁魂咒第2章 画里妖魔的全文深度阅读,村民们带着火把回去的时候,太阳都快上山了。除了中山装,其他村民都到了。有个老汉说,他儿...张老头笑了笑,既然糯米有效,那么事情容易多了。况且那个中山装不在,他的兴致莫名高了八九分。话说这年头知识分子咋那么傻,跟他说河水会变黄他真就去盯着了,这样流通的河水,要想水质都变了色,得要多少的染料啊。就这智商还张口马克思闭口共(和谐)产主义,马克思知道了都得嫌弃他。。...

锁魂咒

推荐指数:10分

《锁魂咒》在线阅读

  村民们带着火把回来的时候,太阳快要下山了。除了中山装,其他村民都到了。有个老汉说,他儿子泡了糯米澡,不像前儿那样哭天喊地嚷嚷浑身疼了。

  张老头笑了笑,既然糯米有效,那么事情容易多了。况且那个中山装不在,他的兴致莫名高了八九分。话说这年头知识分子咋那么傻,跟他说河水会变黄他真就去盯着了,这样流通的河水,要想水质都变了色,得要多少的染料啊。就这智商还张口马克思闭口共(和谐)产主义,马克思知道了都得嫌弃他。

  尽管煤油灯已经很普及了,但是张老头还是坚持用火把。火把对空气的反应敏感地多,而且火把可以产生更多的热量,对畜生鬼魅都有一定威慑作用。刘村长给了张老头把以前生产社的屠宰刀,啥能吃的动物都宰过。张老头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沉沉的,甚是满意。

  村民们举着火把从年轻力壮到年老体衰按次序排好队跟在了张老头的后面,本来张老头不想五六十岁的老大爷还跟着进去的,但是那些个老大爷非要下去,张老头也没办法,只好让他们远远地跟在后面,怕了就赶紧往回跑。

  刚走了三步,张老头突然停住了脚步。

  跟在张老头后面的是刘村长的大儿子刘国牛,村里人都喊他小牛子。全村数他最壮最大力。小牛子没刹得住,一头撞在了张老头后背上。张老头被猛地一撞,差点没冲出去,但是这时候张老头连骂娘的心都没了,站在那里直冒冷汗。

  “张大仙你是咋啦。”小牛子举着火把隐约看到张老头面色铁青,郁闷坏了。这才刚下来走几步?他咋怕得就差尿裤子了。

  “告诉后面人,不要走,往后退。慢慢退。”张老头咽了口吐沫,头也不回地对小牛子说。小牛子虽然不懂,但也照做了。张真人的话可不能不听,他可是村里的神仙哩!村里人一个一个退出去了,小牛子也听了他的话出去了。张老头一步一步挪了回去,到了地面他才发现自己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了。

  “张大仙,这是咋啦?”好多村民都还没进去呢,看到进去的几个人又一个一个退了出来,好不奇怪。

  张老头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松了一口气道:“这墓千万不能动,明天准备好木梯我们再进去。”

  村民们虽然不明白是咋回事,但是也知道大仙都是天机不可泄露的,他不说,自然有不说的道理。于是众人即使摸不着头脑也只好听了张老头的话,草草地用树枝淹了洞口,各自回家睡觉了。

  张老头住在了刘村长家,刘村长特意拿出了珍藏多年的米酒招待张老头。他说当年闹饥荒,全家都吃不饱,他都没舍得拿出这瓶酒。如今活神仙进了家门口,再金贵的酒也得拿出来招待。果然一开瓶盖,满屋子都飘荡着陈年的酒香。刘老头也没客气,就着白面馍馍和咸菜呼呼喝了二两酒。

  夜里张老头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外面敲门声咚咚地响,一连敲了十几头二十分钟。本来担心受怕了一天就比较困,外面还吵个不停,张老头在床上直翻身。刘村长也不知道去哪了,这么响的砸门声都听不见。刘老头把头蒙在被子里,还是忍受不了连续刺耳的敲门声。他披了件衣服去东头房喊刘村长起来开门,结果刘村长睡得跟死猪一样,口水直流鼾声如雷,怎么喊都喊不醒。张老头没法,捏着他的鼻子大喊了一句:“起床啦!”刘村长才一下子从睡梦中惊喜,看着衣冠不整的张老头,没头没脑地问了句:“那你早饭吃了没?”

  张老头哭笑不得,只好告诉他外面有人敲门敲敲敲敲个不停,所以他才来喊他开门的。刘村长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出去开门了。张老头摇摇头,继续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刘村长满脸倦容地回家了。小牛子也是一脸的劳累。

  难道是村里又有人因为河水死了?张老头皱了皱眉眉毛。

  “张大仙呀,昨晚村里丢了个人,你神仙一般的人儿,能给找找不?”小牛子几乎是乞求地对张老头说。

  “谁丢了?”张老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刘眉村就那么点大,住进来的都是从小在这长大的,还能迷路不成?

  “就是那个穿中山装的小蔡,昨天晚上刘三叔夜里起来解手就发现小蔡不见了。他是大城市来俺们村的知青,要是真失踪了,俺们村的责任可大得很嘞。”小牛子简直是要哭出来了。张老头知道小牛子天生蛮力并不胆小,他只是担心他父亲。不过那个补丁中山装,张老头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整天这个那个这个那个,吃口饭喝口水都要扯几句共(和谐)产主义。

  “牛子别这样,张真人又不是神仙。让村里人都好好休息下,墓地的事情要紧。现在没人敢喝河里的水,村头那口水井本来就要枯了,眼下是撑不了几日了。”刘村长喝了一口茶,压抑着心中隐隐的不安,平静地说。小牛子抹了一把眼泪,嗯了一声便出去通知村民了。

  或许明天天一亮,小蔡就自己回来了呢。刘村长安慰自己道。

  下午太阳高高的时候,村民又在青石板那集合了。刘村长带来了木梯和绳,还是昨天的队伍,张老头和小牛子最先进了甬道。

  张老头指挥小牛子和他一起把上面递下来的木梯一点一点往前推,然后再用麻绳绑上第二个递下来的梯子,继续往前推。循环往复直到一点也推不动了。小牛子应了一声,麻利地推完了四个梯子。那么笨重的木梯,连捆带推小牛子居然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这么硬生生推过去了。张老头真是对这个看上去憨憨傻傻的小牛子刮目相看。

  “可以走了。”刘老头踩了踩木梯,心满意足地对小牛子说道。

  “大仙,这到底是咋回事啊?”小牛子不解地问。

  “哈哈,其实……”刘老头刚要说话,笑容忽然僵在了脸上。

  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从地下散发出来,血腥气夹杂着甬道里的潮湿气让人不由得觉得反胃。村民们都没有察觉到血腥气,可是张老头还是闻到了。

  莫非这就是那些倒斗的朋友说的血粽子?这里离墓室还有一段距离,难不成那玩意已经尸变跑出来了?那这几日村民中尸毒的事儿也就说得通了。张老头想着想着,心里一阵恶寒。

  无知害死人啊。说了碰不得碰不得,一个个还非要碰。现在几乎全村的劳动力都在这甬道里了,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这刘眉村可就得改名叫寡妇村了。

  “其实啥?”小牛子追问道。

  张老头皱了皱眉,说:“先进去吧,出来再告诉你。”小牛子举着火把高兴地诶了一声。

  大概走了十米,眼前的一切忽然变得通透起来。周围墙壁上出现了壁画,在火把的照耀下隐隐地散发着绿光,若隐若现,阴森地恐怖。

  气温比刚下来的时候降了差不多十度,就连小牛子这样的粗壮大汉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张老头把火把靠近壁画,仔细地看着壁画上的内容。一连看了两三米,张老头更觉得这墓邪门极了。

  中国壁画历史悠久,技艺精湛。严格来说,壁画从秦朝开始就已经技术相当高超了,而不再单单只是记事表情的图形。自周代以来,墓室多饰以壁画,宋朝之后壁画才开始逐渐衰败。按不同的场景,壁画又分为宫廷壁画、墓室壁画、石窟壁画和寺观壁画等等。和其他壁画不同,墓室壁画大多是用来反映死者生前活动的。比如战争、加冕、祭祀等等。也有少数是描绘仙女天宫日月星辰的,表达墓主对仙道的崇敬以及西去后生活的美好向往等等之类。无论何种壁画,都是讴歌或者赞美。

  然而这条甬道里的壁画,画的却是个三头七壁的绿毛妖怪。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祸起刘眉 第2章 画中妖魔 第3章 独绒之怒 第4章 血色妖姬 第5章 孤灯长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