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枪花剑雨》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多情剑客

第三章多情剑客

春雨秋花 2021-05-05 00:41:44
我的银子还不够。”吴清坚说,“你明白,杀个人是要好多银子。”  “我低估你了。”解雄叹了口气。  “你低估他们了。”吴清坚说。  “我能提个其要求吗?”解雄说。  “我这人一般都很通情达理,特别对一个即将死的人。”吴清坚说。  “我老婆孩子都解雄面无表情地站在屋内说:“既然来了就进了喝口水酒。”。...

枪花剑雨

推荐指数:10分

《枪花剑雨》在线阅读

  解英蜻蜓点水式左摇右摆地进了解雄的房间,吴清坚看清解英的落脚点,也使用蜻蜓点水来到解雄房前。吴清坚没有进去,他知道解雄会出来。果然,吴清坚没有等太久,房门开了。

  解雄面无表情地站在屋内说:“既然来了就进了喝口水酒。”

  “我只在花前月下喝酒。”吴清坚说。

  “没想到你就是‘追魂使者’?”解雄说。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吴清坚说。

  “外面的人都是你解决的?”解雄问。

  “我本想找帮手,可惜我的银子不够。”吴清坚说,“你知道,杀个人是要好多银子。”

  “我低估你了。”解雄叹了口气。

  “你高估他们了。”吴清坚说。

  “我能提个要求吗?”解雄说。

  “我这人通常都很通情达理,尤其对一个将要死的人。”吴清坚说。

  “我老婆孩子都睡了,我不想影响他们。”解雄说。

  “他们是无辜的。”吴清坚说。

  ‘所以,我约你明晚我们在城西乱坟岗决一死战。”解雄说。

  “我没有理由不答应。”吴清坚说。

  “你就不怕我到时候不去?”解雄说。

  “我能在这里找到你就能在另一个地方找到你。”吴清坚说完走了。

  解雄关上门,他看了眼委靡不振的解英,冷冷地说:“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说过你会把追魂使者的人头挂到我房间门口。我相信你,所以我自己在门口订了个钉子,你知道订这个钉子花了我多长时间吗?一刻钟。你又知道我这一刻钟可以做多少事情吗?就因为我相信你,我才放弃了做其他的事专心地订钉子。我实现诺言了,你没有。”

  “我…”

  解英还没有说完解雄就打断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太了解你了。咱父母去世的早,从小我就照顾你,我宠溺你呵护你,我自愿做,因为你是我弟弟,因为咱们是一个母亲生的。我只希望能有一日你也能帮我分忧解难。现在机会来了,你却没能把握。”

  “他武功太高了,我尽力了。”解英辩解道。

  “你没有,一个人要想自杀即便剩最后一点力气也能完成。你怕死。所以你偷袭他之后你就逃跑了。你以为他追不上你?你错了,他故意放你跑。你心里一定在想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解剑山庄’中还有一个机关他没有破,这个机关才是‘解剑山庄’最厉害的杀着。虽然他在这里呆了三个月,他也只是知道山庄中有这么一个机关,如果不出意外,他永远破不了。这个机关就是我房间周围所布下的“逆行奇盾八卦阵”。只有我自己掌握它的开关,只有你知道它的生门。如果你不说我不说他又怎能知道。我从不担心过你会背叛我,毕竟我们是亲兄弟。再说,你离开我活不过半天。但我没想到你如此笨,还如此怕死。我苦心研制的机关竟被你片刻告诉了他。你太让我失望了。”

  解英脸上显现罕见的恐惧,他了解解雄,当他很失望时,别人只有绝望了。

  “大哥,我求求你,看在咱们父母的面子上你饶我一次吧。”解英抱着解雄腿哀求道。

  “太晚了。有些事是可以原谅,有些事不可以原谅。你见到咱父母代我问声好。”解雄慢慢举起手朝解英天灵盖拍下。

  紧抱解雄的手松开了,解英躺在地上,嘴里留着血,眼睛睁的大大,满是怨恨。解雄看了看解英说:“你想不通我会杀?其实,我杀你还有一个原因,你不该偷看你嫂子洗澡。”

  “我…我没…做对对不起…你的事。”解英磕磕绊绊地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话说完。

  “我知道。”解雄脸色一变,狠狠地说,“那你也不该在玩女人时喊你大嫂的小名。她的名字只有我自己可以喊,谁喊谁死。”解雄又在解英身上补了一脚,解英彻底的死了,只是眼睛没有闭上。

  城西,乱坟岗。一只乌鸦凄厉地叫了声从一个坟墓里钻出又飞到另一个坟墓。萧瑟的西风又起了,卷着未烧完的幂纸漫天飞舞,依然没有月亮,稀疏的星光只能让人分辨出那是新坟那是古墓。远处传来几声饿狗疯狂的叫声,只是几声,片刻,整个乱坟岗又恢复原有的寂静。吴清坚赶到时,解雄已经在哪里等他了。解雄站在一个棺木旁,像一个僵尸。

  “你都准备好了。”吴清坚说。

  “我是为你准备的。”解雄摸着棺材说。

  “我应该感谢你。”吴清坚说。

  “你是应该感谢我,平时我是不为死人准备棺材的,在我眼中,人还不如狗,所以我只为狗准备棺木。”解雄说。

  “你今天还是为我准备了。”吴清坚说。

  “在我看来你和狗一样。”解雄说。

  “你是夸我还是骂我?”吴清坚问。

  “我一直认为,人不如狗,你给狗一块骨头,它会跟随你一辈子。人就不同了,他吃了你的一块骨头还会想着别人的两块骨头。”解雄说。

  “所以你平时只杀人不杀狗。”吴清坚说。

  “我是个坚持原则的人。”解雄说。

  “你也很喜欢猫?”吴清坚问。

  “猫和狗一样。”解雄说。

  “我知道你为什么杀老崔了。”吴清坚说。

  “我说过,我是个坚持原则的人。”解雄说。

  “其实我也是个坚持原则的人。”吴清坚说。

  “我知道。”解雄说。

  “你想知道我的原则吗?”吴清坚说。

  “你会告诉我。”解雄说。

  “我认为一个把人的性命看做猫狗都不如的人是猪狗不如的人,对于猪狗不如的人我不会手下留情。”吴清坚说。

  “我知道了。”解雄说。

  “你知道我找你原因了。”吴清坚说。

  “我知道。”解雄说。

  “你现在又有什么打算?”吴清坚问。

  “我打算先把你杀了。”解雄说完亮起出刀。

  “‘解剑山庄’庄主用刀?“吴清坚问。

  “解剑改刀。”

  解雄说毕一招“力劈华山”照吴清坚砍来,吴清坚不敢怠慢,提剑迎去。刀剑相接,一阵火花。不待解雄站稳,吴清坚反刺一剑,解雄横刀挡住,在刀剑刚要相接时,吴清坚改刺为劈。解雄也一个“梯云纵”躲过吴清坚一剑。吴清坚站在哪里,等解雄落地后说:“‘断魂刀’不过如此。”

  “是吗?我也有同感,‘多情剑客’也不过如此。”解雄说。

  “刚才让你两招,这一招要你的命。”吴清坚说。

  “年轻人,不要说大话,闪舌头。”

  解雄又举刀杀来,吴清坚站在哪里没动,眼看解雄的刀就要劈到吴清坚的头颅,解雄突然不动了。吴清坚已经把剑插到解雄的心脏。解雄没看到吴清坚出手,更没有看见那把剑是怎么插进去。他只感觉到剑的冰凉,还有剑尖穿过心脏时带来清脆的声音。吴清坚把剑拔出,解雄慢慢倒下。吴清坚弯下身用手把解雄的眼睛合上。

  这时,有两个人朝吴清坚走来,吴清坚感觉到他们,但并没有看。来人是一个中年夫人,和一个断臂老者。

  “谢谢你帮奴家把先夫的眼合上。”解夫人说。

  “你不谢我也会做。”吴清坚看了解夫人一眼。虽然星光很暗,但吴清坚还是看出夫人绝色的美貌和妖娆的身材。有些女人是青春年华好看,有些女人则是为人妻母后好看。解夫人正是后者。

  “你看过奴家洗澡?”解夫人问。吴清坚有些不好意思。

  “只有一次。”吴清坚说。

  “奴家好看吗?”解夫人问。

  “好看。”吴清坚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孩子,在她面前没有撒谎的胆量。

  “如果你想,我可以给你。”解夫人说。

  虽然解妇人没有说出想什么,吴清坚却听得出她言语中轻狂和挑逗。吴清坚摇摇头说:“我不想。”

  吴清坚回答时没有看夫人,因为再看他一定会受不了夫人那双勾魂的眼。解夫人感觉有些意外,她问:“为什么?”

  “我还不想死。”吴清坚说。

  解夫人叹了口气说:“哎,奴知道解雄为什么败给你了。奴还有个要求,你答应奴吗?”

  “我不知道。”吴清坚说。

  “你会答应奴家。”解夫人说,“奴家有个女儿,她知道解雄死了,她也知道是你杀的。她会找你报仇,奴家求你当她要杀你时你不要杀她。”

  这是个很无理的要求,吴清坚却毫不犹豫地说:“我答应你。”

  “奴家先代我女儿谢谢你了,你忙吧,奴家走了。”

  解夫人离开,吴清坚弯腰抱起解雄的尸体放到棺木里。就在吴清坚放要盖棺材盖时,一个声音从对面的坟墓里飘来。

  “我可以帮你吗?”话音未落,有个影子也飘出来。鬼,一定是鬼。吴清坚心想,人是又重量的,只有鬼没有重量,没有重量的东西才可以飘。

  “我只和人说话,你如果是鬼就赶快走。”吴清坚镇定地说。

  “我也不知道我是人是鬼。”影子说。

  “为什么?”吴清坚问。

  “因为有人说我是人,有人说我是鬼。”

  影子边说边飘了过来。吴清坚看清来人后说:“我当是谁,原来是块‘口香糖’。”

  “你认识我?’“口香糖”说。

  “十年前,泰山武林大会公推出四大高手,“仁僧义捕,痴丐毒花”。如果我没有说错。阁下就是‘义捕’铁手。“吴清坚说。

  “你还是叫我‘口香糖’好。”铁手说。

  “你来了多长时间了?”吴清坚问。

  “也不长,只是把你杀人的经过都看到了。”铁手说。

  “你要抓我?”吴清坚说。

  “按大明律第三十三条,杀人者斩。我是捕快,我没办法不抓你。”铁手说。

  “你确定你能抓到我。”吴清坚问。

  “不确定。”铁手说。

  “你很实在。”吴清坚说。

  “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面前我没法不实在。”铁手说。

  “你也知道不少。”吴清坚说。

  “‘多情剑客无情剑,冷面仙子夺命枪’。你们都是后起之秀的姣姣者,只要我还在江湖上走我就不能不知道。”铁手说。

  “其实,我也没有把握胜你。”吴清坚说。

  “我知道。”铁手说。

  “在我没把握战胜敌人时我通常采用同归于尽的笨办法。”吴清坚说。

  “那也是最有用的办法。”铁手说。

  “说实话,我不打算与你拼命。这只是我第一次杀人,我还想多活几年。”吴清坚说。

  “你的运气不好,第一次就碰到我了。”铁手说。

  “你抓我,难道你不怕‘追魂帖’吗?”吴清坚问。

  “怕,但是你不是‘追魂贴。’”铁手说。

  “你怎么知道?”吴清坚问。

  “因为你说过这是你第一次杀人,如果我没有记错,‘追魂使者’已经杀了好多人。”铁手说。

  “我是死定了。”吴清坚说。

  “你可以选择不死。”铁手说。

  “我还有选择吗?”吴清坚问。

  “有,每个人都有选择。即便是绝路也有选择。”铁手说。

  “我该怎么做?”吴清坚问。

  “杀掉解雄。”铁手说。

  “我已经把他杀了。”吴清坚说。

  “他不是。”

  铁手过去把死者面上的人肉面罩撕下。果然,死者不是解雄,而是管家。吴清坚看着铁手问:“你怎么知道死者不是解雄?”

  “解雄的武功没有这么烂。”铁手说。

  “你很了解解雄?”吴清坚说。

  “如果你注意一个人五年你也了解他。”铁手说。

  “你为什么注意他?”吴清坚问。

  “为了一个案子。”铁手说。

  “能告诉我吗?”吴清坚问。

  “能。”铁手说,“十五年前,解雄劫了秦风的镖,秦风死了,但那趟镖却还没有找到。”

  “你怀疑是那趟镖还在解雄手里?”吴清坚问。

  “不是怀疑,就是他。”铁手说。

  “你怎么不直接找他?”吴清坚问。

  “没有证据他不会承认。”铁手说。

  “所以你要我杀了解雄。”吴清坚说。

  “你不是官府的人,没有顾虑。”铁手说。

  “然后,你再把我杀了。”吴清坚说。

  “我还没有想那么远。”铁手说。

  “我怎么找到解雄?”吴清坚问。

  “去漠西。”铁手说。

  “解雄会去漠西?”吴清坚问。

  “江湖人都会去漠西。”铁手说。

  “为什么?”吴清坚问。

  “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又要开始了,他们都想成为四大高手。”铁手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追魂帖 第二章解剑山庄 第三章多情剑客 第四章孤店黄沙 第五章血战狂沙 第六章平安山庄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