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枪花剑雨》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孤店黄沙

第四章孤店黄沙

春雨秋花 2021-05-05 00:41:45
,剑体青红,他用手慢慢的抚摩着,像抚摩恋人的胴体,更像抚摩自己的孩子。他的手是那么修长,动作是那么舒缓,黄沙都忍都要深深地的感动了,一阵沙尘卷过他手中的剑。他用衣服擦去上面的沙尘,很温柔如水地把剑放回家去。他抬头,深深地吸口气,朝着漫天黄沙走去。  前当吴清坚满身黄沙站在漠漠塑北,眼前尽是长烟落日,大漠风尘,黄昏清冢时,他有些寂寞了。虽然他是一个江湖人士闻名丧胆的“多情剑客”,他还是寂寞了,孤独了。古道西风,曾经感染过多少游子征臣。。...

枪花剑雨

推荐指数:10分

《枪花剑雨》在线阅读

  出西湖,经园林,过玉门。没有西出阳关的把酒话别,没有饮醉沙场的琵琶美酒。一把剑,一条命,一身正气。心揣寂寞,浪迹天涯。这就是浪子的命运,也是浪子的使命。

  当吴清坚满身黄沙站在漠漠塑北,眼前尽是长烟落日,大漠风尘,黄昏清冢时,他有些寂寞了。虽然他是一个江湖人士闻名丧胆的“多情剑客”,他还是寂寞了,孤独了。古道西风,曾经感染过多少游子征臣。

  他拔出剑,一把普普通通却威慑人心的剑,在落日的余晖中,剑体青红,他用手慢慢抚摸着,像抚摸恋人的胴体,更像抚摸自己的孩子。他的手是那么纤细,动作是那么舒缓,黄沙忍不住都要感动了,一阵沙尘卷过他手中的剑。他用衣服拭去上面的沙尘,很温柔地把剑放回去。他抬起头,深深吸口气,朝着漫天黄沙走去。

  前面有一家客栈,不,不能算作客栈,因为它太小了,只有几个木头支撑一些茅草,四面是用玉米秆打起的称之谓墙的东西。但,它就是一家客栈,因为里面不仅有茶有菜,还有酒。酒不能算作好酒,只是普通的高粱酒,如果在平时,他都不屑于闻。但,现在,他很想喝酒,即便是比马尿好一点的东西他都要喝,因为马尿是在太难喝了,在他进沙漠的第二天,他的水壶就破了,第三天,他就要喝马尿了,有时,他想,人的潜力是无穷无尽。平常看不出来,遇到困难后,人会做出他以前想都想不到的事情,比如喝马尿。

  客栈没有名字。不是没有名字,以前是有名字,前面挂的旗子被风沙刮破了,只剩一个布条,布条上是没有写名字。里面的人不多也不少。有三个客人,一个伙计还有一个掌柜。他进去伙计立刻迎上。“客官,里面坐。”伙计做了个请的手势。他看了看,里面和外面没有太大分别,他就在门口坐下。伙计用一年没洗的抹布帮他抹去桌子上的沙尘,飞扬的尘土呛到了他,他咳嗽了声。伙计很小心地陪不是,他毫不在意。伙计问他要什么东西,他要了三样,这里都没有,他问这里都有什么。伙计说:“他们这里只有高粱酒和咸菜。”他又问:“既然只有一样为什么还要问客人要什么?”伙计说:“我们这里是酒店,客人是上帝,我们要尊重客人的意见。如果客人只要咸菜和高粱酒,就不会显示客栈的寒酸。”

  酒菜上来了。他抿着酒,看着外面的滚滚沙浪,他忽然感觉自己挺幸福。能坐在这里喝酒至少比在沙漠里面走幸福。他真的很幸福,因为他看到一个不幸福的人。在他的注视下不幸福的人也来到酒店。来者把外衣脱掉,他才看清楚对方是个很清秀的少年。俊朗的面貌让人怀疑他就是个女人,但他不是女人,因为女人的脚没那么大,更因为女人不长胡子。来人把剑“啪”一下放到桌子上,伙计很知趣地走过去。还没等伙计问来者要什么,他就开口了。“照着那人的东西给我上。”他指着吴清坚说。伙计赶快下去准备。

  不多时,伙计端着酒上来了,突然,伙计的脚一滑,托盘中的酒壶倒了,壶里的酒冲最先来的那桌人洒去。其中一个满面横肉的大汉忽地站了起来,他一把抓住伙计的衣领提了起来。

  “妈的,你小子不想活了。”

  事情太突然,伙计吓蒙了,一时说不出话。掌柜过来给大汉赔礼,大汉看都不看一把把掌柜推到。大汉举起伙计就要往地下摔。清秀少年站起来。

  “慢。”少年看着大汉说。

  大汉举着伙计问:“你想怎么着?”

  “我不想怎么着。我只是看着阁下面熟,敢问阁下是‘辽东三虎’之一的大力虎吗?”少年问。

  “你怎么认识老子?”大汉得意地问。

  “江湖中大大有名的‘辽东三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虽然在下刚刚在江湖走动,但是在下还是对‘辽东三虎’非常崇拜。”少年非常真诚地看着大汉说。

  “你小子崇拜我什么?”大力虎问。

  “崇拜三位武功盖世,崇拜三位侠骨柔情,崇拜三位飒爽英姿。”

  吴清坚突然笑了,嘴里的酒也喷了出来。少年回头问吴清坚说:“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我没有听见,你继续说。”吴清坚说。

  少年不理吴清坚继续对着大汉说:“像阁下这种盖世英雄怎么能给店小二一般见识,假如这件事传出去,知道的人说你是忍无可忍,不知道就要胡言乱语了。说你以大欺小了,说你小肚鸡肠,说你仗势欺人。这有损你的威名。所以,我建议你大人大量,就放他一马。”

  大力虎搔了搔头皮说:“你小子说的挺有道理,只是老子这口气咽不下。”

  “要不这样,你把伙计放了,我替他给你擦擦被酒撒脏的衣服。”少年说着就拿起抹布在大力虎身上擦起来。大力虎不好意思了,他很客气地推开少年要自己擦。

  少年走到吴清坚身边,用手拍拍吴清坚的肩膀说:“你知道什么是武侠吗?”

  吴清坚没有看他,淡淡地说:“愿听赐教。”

  “武之强者,修身养性,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依我看,你武功虽高,但不是侠客。”

  一炷香的功夫。“辽东三虎”要结账了。大力虎把伙计叫过去问多少钱。伙计说八文。大力虎把手伸进口袋拿钱时,脸色慢慢变白了。

  “妈的,老子的钱包丢了。”

  伙计站在一旁发抖,胆怯地看着大力虎。大力虎冲着伙计大吼:“看什么看,你以为老子白吃你的饭。”

  “会不会在路上丢了?”坐在大力虎旁边的白面书生说。

  “不会,老子进店时还摸了摸口袋。”大力虎说。

  “掌柜的,你店里出了小偷,你说该怎么办?”坐在大力虎对面的老者不紧不慢地问。

  掌柜走过去赔笑道:“小的照顾不周,这顿饭就当小的请了。”

  “怎么能让你请,你也不容易。”老者说,“再说你知道我们丢了多少银子吗?你请的起吗?”

  “那客官你说该怎么做?”掌柜的问。

  “很简单,这个店里就七个人,除去我们三个还有四个,如果要搜身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对,搜身。妈的,敢偷老子的钱,老子宰了他。”大力虎说。

  少年拍了拍手说:“好主意。即便你们不说我也要提议搜身,我可不想被人冤枉成贼。不过搜身要有一定的顺序。”

  “什么顺序?”大力虎问。

  “就是说先来的先搜,因为先来的人与你们相处的时间长,做贼的概率大一点。如果你们搜到最后还是没有搜到再搜我的,我不会有任何异议。”

  “这有什么难处,就先来的先搜。”大力虎说着来到吴清坚跟前。吴清坚无视他的存在,依然自饮自酌。

  “哎,小子,老子要搜身,快站起来。”大力虎冲着吴清坚大声嚷。

  吴清坚倒了杯酒说:“我最烦喝酒时旁边站一个猪。”

  “你说我是猪?”大力虎很生气地问。

  “我没说,你自己说的。”吴清坚说。

  “你找死。”

  大力虎说着就是一拳打过去。吴清坚不紧不慢伸出筷子把大力虎的拳头夹住,大力虎使劲挣扎就是拿不出来。吴清坚摇了摇头,一松筷子,大力虎正准备全力后撤,在他发力后才发现对方没有用力,自己一屁股敦在椅子上,椅子被砸烂了。大力虎爬起来还要上,老者制止了他。

  老者站起来冲吴清坚抱了抱拳说:“‘辽东三虎’老大‘不死虎’有理了,敢问阁下大名?”

  吴清坚把杯中酒饮干说:“没有大名,只是小名,他们都叫我武松。”

  “阁下说笑了。”“不死虎”说。

  “我有说笑吗?”吴清坚问。

  “阁下也不要太狂。我们‘辽东三虎’也不是吹出来的名头。”白面书生说。

  “我知道,你们是打出的。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为了争地盘一夜杀了‘无忧村’一百二十四名手无寸铁的村名。还有,三年前,你‘阴阳虎’为了三文钱就杀了‘江南春’里五名妓女。“吴清坚谈谈地说。

  “阁下记忆不错。只是阁下还忘记一件事情。”“阴阳虎”说。

  “是吗?”

  “当然,阁下忘记了今天在荒漠孤店‘辽东三虎’为了一顿饭钱杀过四个人。”

  ‘不死虎’与其他两人使个眼色,三人同时向吴清坚发起攻击。吴清坚没有躲避,在三种兵器招呼到吴清坚的身体时,只见一束亮光,接着就是三具尸体慢慢倒下。三人的血凝聚成一点从剑体上慢慢滑落,夕阳透过稀疏的玉米秆照到血滴上,泛着耀眼的红,少年看着那滴血脸有些僵硬了。只是吴清坚没有看到少年脸色的变化,因为吴清坚已经走出客栈,正解马绳。

  “你去哪里?”少年跟过去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吴清坚没有看他。

  “我要跟着你。”少年说。

  “为什么?”吴清坚问。

  “我没有钱,你有钱。”少年说。

  “我有钱为什么要给你花?”吴清坚问。

  “因为你的钱有我的一份。”少年说。

  “你可以说清楚点。”吴清坚说。

  “刚才‘辽东三虎’的钱就在你身上。”少年说。

  吴清坚摸了摸口袋。果然有一个钱袋,他拿出来问:“你放我口袋里?”

  “他们要搜查,我没地方放。”少年说。

  “那你就陷害我?”吴清坚有些恼怒。

  “你武功高,他们不敢怎么你。”少年嬉皮笑脸地说。

  “知道我武功高你还向我要钱?你不怕我杀了你?”吴清坚问。

  “你不会杀我。”少年说。

  “为什么?”吴清坚问。

  “因为你杀了‘辽东三虎’,杀‘辽东三虎’的人是不会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青年的。”少年说。

  “你比我还要了解我。”吴清坚说。

  “你同意让我跟着你了?”少年说。

  “没有。”吴清坚说。

  “你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你?”少年问。

  “因为我不喜欢和女人同行。”吴清坚盯着少年说。

  “你看出来了。”少年有些脸红。

  “下次你应该把胡子粘结实点。”吴清坚说。

  少年摸了摸嘴,胡子果然掉了。她索性大方地说:“那你就更应该让我跟着你了。”

  吴清坚问:“为什么?”

  少年说:“你怎么能忍心让一个女人在荒漠里独行。”

  吴清坚说:“我为什么不能?”

  少年说:“因为你是‘多情剑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追魂帖 第二章解剑山庄 第三章多情剑客 第四章孤店黄沙 第五章血战狂沙 第六章平安山庄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