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九天月下九幽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逍遥游

第一章 逍遥游

陈三三愿 2022-05-15
天尊老头跟我讲,我出生于之时,天上乌云密布,惊雷不断地,海水时光倒流,地火时有发生,真乃大凶之兆,但他指出万物皆有灵,故被他送回玄天宫教化民众,未涤尽我身上恶煞严禁出玄天宫半步。他说这话时左手背于身后,右手拈须,眯眼睛望天,一副大道凛然之气。我自然而然不信,跑去他说这话时左手背于身后,右手拈须,眯眼望天,一副大道凛然之气。。...

通天老头跟我讲,我出生之时,天上乌云密布,惊雷不断,海水倒流,地火频发,实乃大凶之兆,但他认为万物皆有灵,故被他带回紫霄宫教化,未涤尽我身上恶煞不得出紫霄宫半步。

他说这话时左手背于身后,右手拈须,眯眼望天,一副大道凛然之气。

我自然不信,跑去找师公求证,但师公端坐在蒲团上,凝神打坐,想来他一向寡言,大概是不愿跟我这小儿多说,便识趣行礼退下,刚走出留云殿,就听见背后鼾声如雷。

我撇撇嘴,有感而发:师徒果然一个样,真是越老越会装模作样。

我的师父,叫通天教主,有没有别的名号我不知道,但并未见一个教徒,连我这个徒弟都是他硬收的。想来也是可怜,只能诓我这个小孩做弟子,以全他的心中念想。只是教主这个名字过于中二,在我三百岁看了经阁一半的书后,神识觉醒,教主两字喉边辗转几番,实在无法吐出口。

整个紫霄宫除了通天,就只剩下师公。

师公虽宝相庄严,但我天生胆识超凡,并不惧怕,也曾试图与师公友好交流,但师公数年都在闭目冥思,清醒的时刻尤为珍贵,每次我都上赶着对师公痛斥通天对我的耍骗,往往是我未说完师公便又开始闭目冥思,寡言的紧。无奈我只好跟不着边际但善辩的通天聊天,既不想叫教主也不愿叫师父,又不好叫喂。

喂,太像我小时候跟着通天背后求吃食。

因着他嘴里常唱:逍遥游,逍遥游,情义命格抛,逍遥游,逍遥游,魂灵九天外,九幽羡我逍遥游……无尽的逍遥,故此我称他逍遥老兄,他倒也上道,拱手作揖唤我一句魔童小儿。

我懒得与他争辩,就凭我这扛揍的属性,不得修得个救苦救难的菩萨。

我以手作枕,躺在石凳上,嘴里叼着草,翘起个腿,看着三十六重天上,一丝云都没有,无穷无尽的虚空。

池塘里的鱼吐了个泡泡,我心思微动,又强压下来,翻了个身。

最后一条了,忍几天。

还有五天,是我的千岁寿辰。每隔百年,三十三重天的老君都会派他的弟子庆云带些金丹器物上来。金丹的味道禁不起细品,我不爱吃,但通天老头总乐呵乐呵收下了,生怕宝贝落在我手上似的,我与通天向来不对付,自是看不惯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他抢到了我偷也得偷来吃了。与其花心思偷来,不如先下手为强,于是每次庆云甫一落地,我便扑上去掏他腰包。

庆云是个厚道的,这一来二去,他来紫霄宫便先寻我,等我将金丹吃进了肚,再去殿里拜见师公和通天。

通天虽愤懑,却也无可奈何,对我能插科打诨,外人面前却是拉不下脸的,不好质问庆云,干脆庆云来请安就故意不见。

老东西装模作样惯了,惯要脸面,殊不知脸面这东西哪抵得几文。不像我,以味道不佳用户体验太差为由,让庆云劝导老君多多研发些甜豆味的金丹,免砸招牌。

庆云初听这话大为惊恐,估计是没见过我这么不花钱收礼物还对礼物诸多要求的泼皮无赖,但还是老实传了。老君不愧是炼丹的个中好手,后来的金丹都是甜的。

我很欣慰,老君活了这千百万年的,遇上我终于又激发了一些潜能。

我只有庆云这一个朋友。

我这么跟庆云说的时候,他眼圈红了又红。他大抵是行善成仙的,可能是怕我孤单,就也会捎带些活物上来。

先是几只桃都鸡,他嘱咐我:“鸡生蛋,蛋生鸡,无有尽期,你就不会孤单了。”

等庆云一走,通天老头就开始磨刀了,我奋力抵抗,不让这些可怜的生灵被通天荼毒。

但养了几天,我就杀了那只寅时打鸣的公鸡,爆炒很香。

到底是年轻,不懂得细水长流,半年后,一只炖汤,一只红烧,一只做了叫花鸡。没办法,鸡屎实在太臭了。

下一个百年,庆云又捎来一只祸斗,通体黝黑,还会喷火,威风凛凛,我十分欢喜。

几天后我又笑不出来了,祸斗生在厌火国,以火为食,拉出来的也是火。这倒不打紧,紫霄宫也没多少好东西,只是他还掉毛,这事就难办了,洒扫的活计都是我头上的,大大增加了我的工作量。

后来祸斗便被我送走了,养了一百年,多少有些感情,送走的时候,我抱着他哭:“小黑,师父想吃狗肉,把你送走是为你好,以后做只不掉毛的狗,我们还是兄弟。”

庆云脸上淡淡的笑容就挂不住了,虽说人都有癖,但听到自己师叔的私癖如此不上台面,怕是心中忐忑,抱起小黑就遛了。

果然善良,生怕下一秒小黑就上了餐桌。

长毛的难打理,不长毛的又瘆得慌,我实在难以忘记那天晚上做梦梦见自己通天老头捆起来打,想叫又胸闷的慌,一睁眼小虺蛇缠着我,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正盯着我吐信,我虽胆子大,但情形突然,慌乱中竟忘了自己会幻化之术,跟它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一晚上!

它虽未开智,倒也不敢吃我,第二天通天老头向我炫耀他新研发的阵法,叫我几遍我也未敢应,通天老头破门而入,边看着眼前这一人一蛇的场景,捧腹大笑便又关上门走了。

我希望破灭,这才想起自己是个天生会幻化的种,心随意动,化作一缕烟飘到院中。手脚酸胀,还未及地就直愣愣摔下来,通天老头倚在门边,又笑了一遍。

因着这事被通天老头笑了好几年,此后我便只央着庆云给我寻些能吃的,略微养养就下锅,玩伴什么的就算了。

送走虺蛇时,庆云还摇摇头,深感自己办事不力。送来时想让我养几千年,看这小虺蛇化蛟化龙,结果直接给我吓破了胆,往后的日子寻些珍禽走兽来便更加卖力,通天老头吃了他的好对他也和善了几分。

平时与通天老头斗智斗勇,修炼洒扫,每逢百年的寿辰就期盼庆云的到来。日子这样过着,没什么好,也没什么不好。

我看了下在院子里摆阵的通天老头:“逍遥老兄,过几天我千岁寿辰,庆云送来的东西你可不能跟我抢。”

通天老头翻了好大的白眼:“养不熟的小崽子,不晓得孝敬师父。”

随后背起手,拿着师父的做派进了房间打坐。

也是奇了,突然就打起坐来,我在门外张望了下:“我没让你这个师父关爱小辈送贺礼,你倒想让我孝敬,越老越卖老了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引言 第一章 逍遥游 第二章 千岁好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