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微雏菊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九天月下九幽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千岁好礼

第二章 千岁好礼

陈三三愿 2022-05-15 08:36:04
少韫像较往年像,天边刚擦亮眼睛了就跑去庭院里晃悠,并美其名日,早锻炼。天尊老头打坐修行完,一睁眼便看见一袭黄衣在庭院里踱。这些年好不容易是养的像个样子了,小脸白皙粉嫩,下巴是道圆润饱满的弧线,身量虽严重不足,也能从那双狡黠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将来必是六界不可多得的美人通天老头打坐完,一睁眼便看到一袭黄衣在庭院里踱步。这些年总算是养的像个样子了,小脸白皙粉嫩,下巴是道圆润的弧线,身量虽不足,也能从那双慧黠的眼睛里看出日后必是三界不可多得的美人。。...

少韫像往年一样,天边刚擦亮了就跑到庭院里晃荡,并美其名曰,晨练。

通天老头打坐完,一睁眼便看到一袭黄衣在庭院里踱步。这些年总算是养的像个样子了,小脸白皙粉嫩,下巴是道圆润的弧线,身量虽不足,也能从那双慧黠的眼睛里看出日后必是三界不可多得的美人。

因为心下焦急,额前碎发与鼻尖沁出点点晶莹的汗珠,更衬得一双眼睛流光溢彩,黄衣俏皮,像朵俏生生的迎春,给还未大亮的庭院添了许多明媚。

到底是个千岁的小儿,看似舒展筋骨,却全无章法、眼睛还定定盯着宫门,心思全摆在一张脸上。通天老头失笑的看着院子里来回走动的小黄花,目光越发深沉。

手上凭空化出一枝散发着莹莹绿光的葫芦藤,催动法力,不多时这绿藤便被炼化成一条长鞭。

这葫芦藤乃是女娲当年造人时所用,本就有女娲神力的灌溉,这数万年吸收了日月精华,稍加炼化便是三界少有的神器,其来源与少韫也算是同宗同源。

少韫是女娲宫中至宝九天息壤所化。九天息壤是土之祖源,其色金黄,随风而涨,妙用变化无穷,生得戊土神雷,防御无双,便是诛仙剑气都奈何不得。封神一役中被元始天尊的弟子偷来抵挡诛仙剑阵。

通天教主将这碍事的物什收了,只是无奈难敌四圣,败下阵来。后来的万仙阵也被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一切却皆在定数之中。

随师父退避尘世,被禁制在紫霄宫中,看到收回来的九天息壤周身流转着赤金的光,方知它在大战之中染了太多鲜血,隐隐有魔化的趋势。

通天教主门徒死伤无数,不忍这被染了诸多弟子鲜血的宝物就此成魔,再造孽端,便用太阳真水为它洗净怨念,放在院中的青莲里养着。

三十六重天上灵气充沛纯净,千年后的一天傍晚,终于孕育出一个女娃来,这是诸神陨落后千年里的唯一一个天地孕养的神。神的气运引来了九色凤在宫门上盘桓,五神台上的大昕钟感应而响,钟声古朴厚重。

玉帝正在凌霄宝殿与仙官议事。听了大昕钟响,大喜,忙备了礼,命天璇星君去紫霄宫探望。

诸神陨落后,天庭千年来虽繁盛,但未见神迹,太平时修得的仙多是地仙、散仙,能历经千劫飞升上仙的极少。偶有能力大成者又具反骨,与天庭为敌,几番招安不利,最后修得正果佛门也要来抢,若不是还有大罗天大神坐镇,天庭还不知要闹出多少乱子。

如今这千年间天上地下独一位降生的神祗,其重要性自不必多言。

凌霄宝殿这厢仙官们均耳清目明,殿外却炸了锅。祥瑞引得众仙家纷纷观望探寻,道行浅的不知缘由,只看见九天之上霞光璀璨,忙寻得上仙追问。

仙家里有性子遗世独立冷傲孤僻的,也有好谈人私最喜攀谈的仙友。不多时,知晓最多奇闻轶事、仙家秘辛的湘柳仙君身前便聚拢了七八仙娥仙使。

在众人的求知欲下,湘柳仙君故作高深的排出八枚甲币,嘴里念念有词,一番推演之后,装作尊崇的向天边揖了个礼,这才开口:“天界千年间终于诞生了一个天命神祗。”

众人听后自是一番讨论,将前因后果细细咂摸透了方心满意足的离去,又转而告知其他仙友,一时间大家对三十六重天上降生了神祗都了然于心。

紫霄宫中却不像三十二重天般热闹。鸿钧老祖结束打坐,踱步院中,通天教主已翻出库里的法宝,准备结阵作法。

“你已替她涤尽身上怨念,止住她入魔,如今神胎天成,能不能扛过天劫是她自己的造化,莫再出手扰她命数。”鸿钧老祖甩了下手中拂尘,将法宝尽收。

“师父……”通天教主想反驳,话到嘴边又生生卡住。

也罢,封神一事亲下战场也不能救得弟子性命,改不了命数,何况如今呢?

通天教主和鸿钧老祖在院前靜立,看着院中青莲里的女娃,肉嘟嘟的一团,粉雕玉琢,瞳孔大而漆黑,滴溜溜的跟着空中盘桓的九彩凤转着,“咯咯”作笑,却不知劫难也将来临。

原来天命神胎自降生便应劫,能扛过从此元神稳固,若非像洪荒战乱的如此量劫,神灵不灭,寿与天齐;扛不过便又重归死物,神格毁于一旦。

各路神胎所应之劫因其自身造化又略有不同。九天息壤是土灵,体内蕴含先天戊雷,应的便是雷劫。

天边暗云翻腾,九彩凤闻风而逃,紫色的光华凝聚,惊雷乍起,直打到青莲小儿的身上。金光迸出,“咯咯”的笑声止住,不适感让这小娃娃脸色涨的通红。随即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打下,整个天界都随之震颤,人间雷雨自不必说,连渤海之东的九幽深处都暗潮涌动。

通天教主唇角紧抿,目光沉沉的盯着青莲之中的小娃娃,池子被小娃娃身上的金光包裹,倔强地与紫光天雷抗衡。

终于,雷声止住,婴孩的哭声冲破云霄。

她渡过了天劫,是千年间第一个降世的神!

通天教主喜不自胜,忙过去抱在怀里,软软的小肉团甫一入怀便又笑了。通天教主更是得意,千年来心情从未如此舒畅,抱过来给师父看了,鸿钧老祖也难得动容,春风满面。

因其本体赤金,通天教主给她取了韫字,小小的姑娘便跟着这俩不知活了多少万年的老头在紫霄宫中生活。玉帝碍于鸿钧老祖的面子不敢多言,原若无事,也许紫霄宫中会一直是这么两老一少的组合。只是命运的齿轮缓缓滑过,少韫身上的定数也一一浮现。

朝云殿里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通天教主看着院中的少韫,万年来门下弟子无数,因众生平等,有教无类的教义,不论神魔巫妖,只要有灵识,心向修炼,诚意来投入门下,一应俱收,截教鼎盛时甚至达到了“万仙来朝”的盛景。自己座下的四大弟子、随侍七仙都是亲传亲授,但从未有像如此这般从小养大的。

这亦师亦父的感情令他忧虑在心。

他推演出少韫是应天下之劫而生的,每念及此心中焦灼,活了数万年,一颗心也并未冷透。

少韫三百岁时神识觉醒,开始跟着他习经问道,五百岁时藏经阁的书看了一隅,对三十六重天外无限向往,趁他不备偷溜下界。紫霄宫对他虽有禁制但并不是无法脱身,想来大劫未至,少韫天生神体,善幻化,防守强,又能施雷法,修行两百余年,应少有对手,出去游历下也好,便只分了一丝神识化作少韫衣襟上的绣花,真遇危险也可知晓。

不成想还真出了事。

通天感知那丝神识破灭,忙使了术法,禁制之下短时间无法破除,急急分了元神去寻,却见六稽山上,少韫浴血躺在青石上,身上竟是些撕咬的伤口,见他来了,半睁开眼叫了声师父,便晕死过去,化作一滩烂泥。

通天教主大骇,诛仙剑气都不能伤的少韫竟被人残害至厮!

来不及多想,输入灵力探究一番,原来是中了九幽之毒。需知万物相生相克,少韫寻常的水自是不惧,但九幽之水至毒,少韫修为尚浅,还不能与之相抗。

通天教主当下先施法护住她元神,再将少韫原身带回紫霄宫用太阳真水清洗,这才重化为人形,却依然是昏迷不醒,高烧不退。通天教主不敢大意,没合眼的照顾了七天,直到第八天日上中天,少韫才幽幽转醒。

许是太阳真水冲洗的干净,又或是烧迷糊了,经历了什么一概忘记,通天教主也无意探寻,只是在院子东南角又辟了一方池子,用一滴难求的太阳真水灌满,日日让她泡上一个时辰,强身健体。

后面的功课也愈发严厉,以期她早日有自保之力,离开后少受些苦。少韫还是孩童心性,哪里领情,便常与通天教主斗气,通天教主只好以皮治皮。

玉帝知晓这难得的神在他手上几欲寂灭,派仙官上来看望,实则是商量少韫去处。通天教主心思澄明,玉帝的小心思无非是想让少韫为天庭所用。虽不大瞧得上玉帝的做派,但少韫一直养在紫霄宫不闻世事也确实妨碍了她历练,法术再强也难为人心,便议定待少韫伤势养好,千岁后再交与玉帝与一众同龄小辈一起修习。

“今朝千岁。少韫,吾以藤鞭赠你。神生漫长,即使无法常乐,但愿你有力自保。紫霄宫和师父,会一直是你的来处,与归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引言 第一章 逍遥游 第二章 千岁好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