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风起于青蘋之末

时间:2022-06-24 09:56:05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光看背影,还我以为是位大美人。”见那主仆二人出得大门,蘅儿张口道。“这样的本事和心性,要再是位大美人,这大祁后宫也便没别人什么事了。”纪晚苓依旧望着那道背影消失了的方向,幽幽道。蘅儿没大听懂这句话,也就浑不在乎,再次道:“都说珮夫人容貌不佳,“这样的本事和心性,要再是位大美人,这大祁后宫也便没别人什么事了。”纪晚苓依然看着那道背影消失的方向,幽幽道。。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八章 风起于青蘋之末小说

“光看背影,还以为是位大美人。”见那主仆二人出得大门,蘅儿开口道。

“这样的本事和心性,要再是位大美人,这大祁后宫也便没别人什么事了。”纪晚苓依然看着那道背影消失的方向,幽幽道。

蘅儿没大听懂这句话,也就浑不在意,继续道:

“都说珮夫人容貌不佳,所以不得君心。我今日细瞧,其实她五官生得很是清丽,只是肤色着实黑,尤其那两道疤痕。便是再好的五官也不顶用了。”

“君上冷着她,是因为她的身份。”纪晚苓转头看她,

“怎么这会儿说话这么不知分寸?君上如何待她,不是你能议论的事。不知道的,以为我们连一位无宠的夫人都要挤兑。这种有损纪氏脸面的话,以后不要说了。”

蘅儿乍舌:“奴婢失言。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美人,还能美得过小姐么?便是她那位名动天下的八妹,也不过与小姐齐名而已。”

纪晚苓瞧她那副志得意满模样,有些无奈,忽想及另一桩:“据说她那位师妹竞庭歌,倒是极美。”

蘅儿先前在殿内听她们对话,便觉得这名字耳熟,此时再提终于彻底想起来:“是了,前年三公子从苍梧回来,便讲起过这位竞庭歌,很有些念念不忘的意思,想来是极美了。”

这几句话说得怅然,纪晚苓知她倾慕纪齐多年,只是三弟对自己身边这个丫头并无意思。进宫一年多,以为她总要慢慢淡了念想,谁知也是个痴的。

她不欲与她继续此话题,想起还有更重要的事须办,吩咐道:“问问涤砚君上何时得空,晚苓求见。”

阮雪音主仆从披霜殿出来,走进正午刺眼的日头里。远远见一位身着蜜合色宫裙的女子朝这边过来,身边也只跟着一名侍婢。

“公主殿下金安。”云玺此前一直埋头走路,思考该怎么跟君上禀报今天的事,眼见那女子走到跟前才反应过来,也来不及告知阮雪音对方身份,赶紧行礼。

先君定宗陛下只有两个女儿,淳月公主三年前嫁入相国府,成了纪晚苓的大嫂。如今这宫中自然只剩下一位公主。

阮雪音颔首致意:“淳风殿下。”

顾淳风为先君珍夫人所出,与顾星磊、顾星朗不是一母,只比顾星朗小半岁。但终归是妹妹,阮雪音便是嫂嫂,因此姿态上,她不必要恭谨,礼数周全便可。

淳风却似乎不太高兴。适才距离近些,她见阮雪音一身桃粉色描金缎裙,阳光下衬得她那黑黄的肤色更加刺眼,与左颊边两道红痕倒是呼应得极好,不由得蹙眉,心想这山野公主的审美就是一言难尽,入皇宫只知道穿金点翠,完全不懂如何通过装扮扬长避短。哪怕不因为身份,自己那位挑剔的九哥也是一万个看不上吧。

饶是如此,她还一副高冷神情,见了自己连张笑脸都没有,当真是性子也差。

这么想着,便也懒待初见寒暄,望一望她过来的方向,微笑道:

“我这位瑜嫂嫂私底下不拿自己当夫人,从不与其他夫人往来,珮嫂嫂却能从披霜殿中出来,果然好本事。”

阮雪音见来者不善,也不想多言,淡淡道:

“我入宫近三个月,一向少走动,但日子还长,总要适应新环境。瑜夫人是霁都人,很多问题向她请教,最合适不过。”

淳风微微冷笑,“整个青川都知道你入我大祁皇宫是要做什么,你倒跟我讲起这些场面话来了。”

阮雪音觉得很有意思,不由得嘴角微扬,“公主以为我要做什么?”

顾淳风一时语塞,并不想站在日头下与她辩论,冷声道:

“我虽不喜纪晚苓坏了我两位兄长的情分,也不喜她厚此薄彼,故意去伤九哥的心,却不得不提醒你,”她盯着阮雪音的眼睛,语气认真,

“纪晚苓是我九哥的心头肉,你若生了动她的心思,危险的是你。”

阮雪音很不喜欢别人用威胁、恐吓的方式跟自己说话,但一来二去,她已经看出这位淳风公主跟自己那位八妹一样:作为公主非常合格,但对天下事,只知皮毛,甚至连皮毛都没知道全,远不如纪晚苓。

整个青川都知道你入我大祁皇宫是要做什么。多么有威慑力又笼统、空洞、草率的一句话,就像哪个小宫人偷听了前朝几句议事,便到处去传那种半真半假的大话。

连你那位智谋无双的九哥都不确定我要做什么,你倒真敢说。

“公主适才提及你两位兄长的情分,看来瑜夫人与当今君上的嫌隙,确是由此而生。”她其实早有判断,今日见了纪晚苓,更加肯定,此时这么说,不过是气气对方,让她以为不小心讲出了大秘密。

谁让你没礼貌。

顾淳风果然呆了一呆,懊恼之色顿起:

“你果然没安好心。让你知道了又如何?她是纪桓的女儿,明白轻重,就是再对九哥有怨,也不会让你利用了去,做出有损大祁的事。”

阮雪音听她越说越离谱,觉得继续这没头没脑的口舌之争好没意思,淡淡道:“我此刻困倦得厉害,便不与公主叙话了。告辞。”

语毕略一颔首,携云玺离开。留得淳风半晌没反应过来,怔在原地好一会儿,方转身去看远去那抹桃粉色,

“真是好大的脸面,那个什么山,便这般了不得么。”

“蓬溪山。”便听阿姌在旁小声提醒。

顾淳风挑眉更甚,“就你知道。”

阿姌无语苦笑,“从前好几次家宴,君上都提过,殿下不关心这些事,从来不留意罢了。”

“难道你留意?”

“奴婢随侍在侧,除了留心殿下一饮一食,可不就把这些没听过的词儿都记去了。”

顾淳风撅起嘴,越想越不高兴,一口闷气横在胸腔半天下不去。

“去挽澜殿!”

挽澜殿是大祁国君的寝殿,自太祖一朝便如此。君上的日常活动,读书、批阅奏折,包括与朝臣商议要事,也都在此进行。

太祖顾夜城喜梧桐,登基之后便将宇文氏遍植宫内的垂柳通通移除,如今从皇宫至整个霁都,放眼望去皆是梧桐树。其中又以挽澜殿中的梧桐,形态最佳,最为高大,初夏时节郁郁葱葱,阳光从宽大叶缝间洒落,光斑又被地上树叶的影子切割,影影绰绰,如坠梦中。

御书房位于东南角,与正殿不相连,淳风前脚刚走,云玺便踏了进来。

她面露忧色,语速比平时快,将上午的事迅速讲了一遍。因为缺席那至关重要的一个时辰,全部讲下来也没花多长时间。

顾星朗手握一卷书,没再往下读,静静听完,抬头看一眼涤砚。午膳之后蘅儿便递话过来,只说晚苓求见,再没提别的,看来是与晨间这场谈话有关了。

他要的答案,她略知一二。

他在心里把这话重复一遍。

他当然知道意思。只不料她一来便在这件事上下功夫。入宫三个月,几无动作,踏出的第一步,居然是这个。

那么她的略知一二是什么?火上浇油,抑或雪中送炭?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阮雪音入大祁,是受了崟君所托,别有所图。

别有所图是肯定的,她不可能只是替阮墨兮出嫁。她是惢姬的学生,若非大事何必送她来。竞庭歌已经一战成名,阮雪音的本事不会在她师妹之下。

只是,她到底承了谁的意,崟君还是惢姬,他不像其他人那般笃定。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绝对正确的猜测。只要是猜测,就有可能出错。除非事情发生,他不会把任何猜测当作事实处理。

哪怕他一直没想明白,如果阮雪音不是来替崟君做事,而是受老师所托——

惢姬她图什么?

这位已经年至五旬的传奇女子,中立于青川大陆近三十年,只答疑解惑,从不出手,没有任何倾向和立场。

竞庭歌当初为何入苍梧帮慕容峋,他也不清楚,但至少人家是做谋士,能成就功名。那场耗时长达三年的夺嫡之战,也确实让站在慕容峋身边的竞庭歌扬名天下。

但阮雪音是嫁入祁国为夫人,后宫不问前朝事,看样子她暂时也不打算接近自己。这种局面,她能做什么呢?

如果是惢姬,很多事情说不通,至少目前说不通。

那么还是崟君,如天下人所想。然三个月以来她从未与锁宁城联络过。倒是那只传闻中的粉色大鸟,出现过几次。

他自知此刻过虑。而所有这些猜想都只是猜想,没有意义。他一早拿定主意不做预判,静观其变,所以只让云玺去折雪殿,定期回禀。

但今天她出手了。而且是针对那个流言,而且先去了披霜殿。

她把晚苓扯了进来,这是他此刻突然开始分析整件事的原因。

云玺甚少见君上在听完一件事后沉默如此之久。从前她在御前伺候,见过各种人面圣禀奏,无论什么事,战事、民生、风云诡谲的朝堂局面,君上总能在极短时间内作出回应,仿佛每件事都在他运筹之中,又仿佛没什么事能真正难倒他。

这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格外敬重这位少年天子的原因。

所以她突然很紧张。

“知道了。先回吧。”

语意从容,没什么情绪。云玺仍是不安,总觉得还应该说些什么,又实在无话可说。

待她茫茫然退出去,顾星朗再次缓开口:“那本簿子呢?”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