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沉香台夜谈(下)

时间:2022-06-24 09:56:06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蔚国的四月初尚是秋天,待夜深人静些,凉气便升上去。晚风吹起沉香台上一月白色一紫色两道衣袍,两个人就那么泰然坐着,谁也不明白他们说了些什么,怎么有那么多话也可以说。也基本没人明白,私下里里他们仍以你我平辈,还像慕容峋未继位时像,也没君臣,更像挚友,或这个画面在苍梧城持续了很多年,直至很久以后,还留在皇宫内值夜兵士的记忆里,以及大街上巡夜更夫的记忆里。。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沉香台夜谈(下)小说

蔚国的五月末尚是春天,待夜深些,凉气便升上来。晚风吹起沉香台上一玄色一紫色两道衣袍,两个人就那么泰然坐着,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也基本没人知道,私下里他们仍以你我相称,还像慕容峋未登基时一样,没有君臣,更像挚友,或许也有几分像恋人。

这个画面在苍梧城持续了很多年,直至很久以后,还留在皇宫内值夜兵士的记忆里,以及大街上巡夜更夫的记忆里。

以至于后世那些画工、画师在画沉香台的时候,总忍不住画上一玄一紫两道身影,仿佛后来的几百年都再没人上去过,又仿佛从始至终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夜色里看着青川大陆静谧的山河,地老天荒。

那时他们太年轻,只盼着命运的轮盘快些转起来。要很久之后才会明白,能这样静静坐着,已经很好。

竞庭歌这番话已经说得足够明确,再听不懂就真的丢脸了。“可惜了。还以为你师姐入霁都,是这场大风的青蘋之末。”

竞庭歌看他一眼:“大祁强盛了百年,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要有耐心。”

“我还是很想知道,”他也看向她,目光沉沉,“为什么是我?”

竞庭歌长吁一口气,这是她最懒得一再讨论的问题。“我不是说过了吗?要成就功名,自然得帮扶势弱一方,我若去祁国做谋士,谁会认为大祁盛世是我的功劳?”

“但要动天下版图,必定引发战争,带来百姓伤亡,惢姬大人倒赞同?”慕容峋望进深不见底的夜色,徐徐道。

此前他从未这样问过,今日竟起了这份思虑,她倒没想到。

这个问题,当年自己要下山,阮雪音那丫头也问过老师。

“老师说,她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青川大一统。”她犹豫片刻,决定回答,终归答案不影响蓬溪山的立场,“四国林立的天下太平不是真太平,战事始终会发生。长痛不如短痛,一时争斗,换千秋安宁。”

“这便是惢姬培养你们的原因?让两个女子,来搅动这场天下风云?她自己为什么不动手?”

“我不觉得这是老师的意图。下山入苍梧,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我师姐去霁都,是崟君亲自上山求的。如果我们俩都此生深居蓬溪山,相信她也不会说什么。老师不参与这大陆上的争斗,是性格使然;而收学生,是为了一身本事不至失传,这两样神器,能后继有人。”

“那为何不直接支持祁国?要天下一统,直接帮最强一方,不是最快、最稳妥?”

“如果没有封亭关血战,祁国到这一朝,确实可以考虑一统天下了。”她拿起另一个紫玉杯斟满茶递给他,

“当年顾夜城立祁国,本就占了宇文家打下的深厚基础,顾氏也确实堪称天选之族,连续三朝出明君,到定宗陛下后期,国力、兵力已储备到相当有把握的程度。谁知发生了封亭关的事,不仅损耗了国力,还折了储君。”

慕容峋缓缓饮完杯中茶,方说道:“确是天选之族。折了眼看要开启空前盛世的顾星磊,居然还有个顾星朗。都说顾星朗虽谋略过人,却不如顾星磊有帝王气,这些年下来,我看他倒并不输他兄长。”

“两位嫡子都出色至此,定宗陛下当真好福气。偏其余几位,不是闲散王爷,就是年纪太小,顾星朗没遇到任何夺嫡阻滞,就这么即位了。加上纪桓帮扶,祁国那时候竟纹丝未乱。”她也有些感慨,幽幽道:

“每每想起这段经过,就觉得大祁的气数,至少还能盛上百年。”

这话听着略扎心,也完全没有解答他的问题,慕容峋眉头微蹙:“所以呢?”

竞庭歌听他语气微异,意识到自己这番话说得有些长他人志气,缓声道:

“但老师说顾星朗野心不足,虽有帝王之才,却没有一统天下之心。”

“这是曜星幛上看出来的?”

“也许吧。这方面我师姐比较清楚。”她撇撇嘴,

“但其实瞧也瞧得出来。他这七年来恢复国力卓有成效,甚至又有提升,对其余三国的制衡防范也做得极好,可行事风格实在太过温和,不是杀伐决断的料。前年祁国水灾,为最大程度减少百姓伤亡,竟然出动了羽林军,所谓爱民如子,也不过如此吧。这样的人,你让他枉顾生民性命,发动战争,怎么看都太勉强。”

“照你这么说,他是一等一的仁君,若他日哪国为争天下发动战争,岂非成了不义之师?”

“这是两码事。老师的观点我很赞同,长痛不如短痛。他若想不通这个道理,或者不愿意践行,是他格局不够大、目光不够长远。那便由更能胜任的人来做这青川之主。”

“我默认你来苍梧,是认为我可以。”

竞庭歌望向他,嘴角勾起一抹笑,“不错。”

“四国之中,蔚国最弱。”

“现在弱,不代表以后弱。”

“如果真如坊间猜测,惢姬大人跟阮氏一族有过节,你不选崟国,也在情理之中。那白国呢?”

竞庭歌思考着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突然想起阮雪音的一个理论,放在这里倒合适:

“我师姐曾说,这世上最终推动事件、走势,甚至决定历史的,不在一时之势,而只在人。如果这个人足够强,绝境也能被逆转,甚至改写天下势;若人不对,再好的势也有耗尽那天。她读史比我多,这些事情上,我是信她的。”

“这么说,你是没瞧上崟、白二君?”

竞庭歌几乎要翻白眼,“那两位都已近五旬,虽说对于帝王而言,五旬也不算高龄,但坐在那个位置上几十年也没干出什么名堂来,之后还有指望吗?且白国自端献太子夭折,至今未再立储,我冷眼瞧着,怕是也没有好苗子;至于崟国那位皇太子,”她小嘴一撇,“你觉得呢?”

崟国皇二子阮佶,是嫡是长,早早便立了太子。据闻太子殿下幼年时也聪慧,虽算不得天分卓绝,好好教导,日后即位为君,也是不成问题的。谁知小太子八岁时大病了一场,病愈后脑子竟大不如前,不至于痴傻,但总比常人迟钝些。崟君子嗣缘薄,总共两个儿子,剩下一位皇五子,向来不受待见,到什么程度呢?崟君宁愿留着愚钝的现太子,也至今没有易储。

慕容峋当然明白她意思:“饶是这样,崟君还一心要争这天下,也不知真的争到手,由谁来继承。”

“崟国的事,总是这么古怪,连老师对阮氏的态度都让人看不懂。谁知道呢,或许正因为可能后继无人,他才一心要在有生之年完成阮氏夙愿。争过来再说,万一还能老来得子呢?”竞庭歌耸耸肩,仍像五年前刚来时那样,突如其来的可爱。

慕容峋忍不住嘴角上扬,想抬手摸摸她的头,到底忍住了。

“但你还是没有回答,为什么是我。比崟君幸运,我父君的几个儿子都算不错,慕容嶙的声望甚至在我之上。”

竞庭歌正要回答,突然一怔,似乎想起来什么事。片刻后她摆摆手:

“你每天需要知道的事情太多,无关紧要的就不要问了。白费脑子。”说罢她望向远处的夜空,下意识探了探脖子,不知在看什么。

慕容峋气闷,心想你随便夸我两句也好啊,比如慕容嶙只是徒有虚名,你才是真正强的那个之类的。

“君上,已近子时,是否摆驾回去?”询问声自沉香台自上往下第三级阶梯响起来。

慕容峋没答话,还想说什么,却听竞庭歌道:“君上赶紧回去歇着吧,微臣是不用早起的人,您可得保重龙体。”

确实太晚了。他收回疑问和某些情绪,站起身来。不得不说慕容峋虽称不上美男子,倒也算英俊,最重要是英气杰济,一个人站在那里便有千军万马之势,就像苍梧城中无处不在的那些白桦树。

五年过去了,他还是那时的样子,像极了传奇小说里的盖世英雄。

竞庭歌有些满意,脸上漾出她自己都未察觉的,得意的笑。到底一身好武艺,便是智谋不如顾星朗,青川尚武,终归还得马背上夺天下。

慕容峋被她看得浑身发毛,佯咳一声道:“你也早些回去。你是用山河盘的,又不是曜星幛,天天挨到大夜里做什么。”

竞庭歌心想要不是你问题这么多啰嗦到现在,我早就回去了。

霍启就在近处,她不会把这种话讲出来。但其实在霍启看来,他们俩在他面前恢复君臣称谓完全没有必要,五年前竞庭歌来的时候,他就在慕容峋身边伺候。这两个人素日里如何相处,他应该是天底下最清楚的第三人。

他手里拿着玄色大氅,待慕容峋走近,便要为他披上。慕容峋却将衣服接了过来,又折返回去,走到竞庭歌身后,抬手似要为她披上。只一瞬,他换了动作,将大氅放到自己适才坐那张龙纹椅上,随意道:

“回去时穿上。”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