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五章 会向瑶台月下逢

时间:2022-06-24 09:56:06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最初的那刻她会觉得心脏直跳狂跳出来。所以偌大浴盆边正穿衣服那名女子,十分白。所有能被看见的肌肤,从脚,到手腕,到因还未穿好整齐有序而露着的肩膀,除了脖子,和脸,都如白瓷通常,雪白,隐有些透明的感——像君上长年用的那个白玉杯。瑜夫人和珍夫人也很白,她因为偌大浴盆边正在穿衣那名女子,非常白。所有能被看到的肌肤,从脚,到手腕,到因尚未穿戴整齐而露出的肩膀,还有脖子,以及脸,都如白瓷一般,雪白,隐有些透明感——。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会向瑶台月下逢小说

最初那刻她觉得心脏突突狂跳起来。

因为偌大浴盆边正在穿衣那名女子,非常白。所有能被看到的肌肤,从脚,到手腕,到因尚未穿戴整齐而露出的肩膀,还有脖子,以及脸,都如白瓷一般,雪白,隐有些透明感——

像君上常年用的那个白玉杯。

瑜夫人和珍夫人也很白,她并没有比她们更白,只是观感有异。

但无论哪种白,肤白这件事出现在当前场景下,都很惊悚。

因为阮雪音不白。

然后她镇定下些许。透过袅袅重重水雾深浅,她看清了对方的脸。

眉如月,目似漆,眼睛虽不如瑜夫人大而夺目,也不似瑾夫人媚态横生,却望之如空林山涧水,清清滟滟,有种在眺极远处的深邃感。鼻子小而挺拔,一张樱桃口,和两颊一样泛着新浴后烟霞般水粉色。

还是这张巴掌大的脸,就是这个模样,但因为底色改变,所有五官像被释放了般显出精致。最重要的是,那两道红痕不见了。

极致的清丽。

若说瑜夫人是端美,瑾夫人是明艳,眼前水雾中那人便是清丽。清丽本算不得什么倾国倾城的形容,但清丽到了极致,便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就像瑜夫人是极致的端美,瑾夫人是极致的明艳。

她也并没有比她们更美,算是不相上下,但因为种种缘故,才学、性子或者通身气度?

在她看来,她比她们都美。

云玺发着呆,确切说是有些痴,保持着掀开纱帘的姿势,一动未动。阮雪音也保持着转头看她的姿势,寝衣已经彻底拉上来,遮住了先前裸露的肩头。

主仆二人就这么隔着两丈远距离,隔着空气中不断变得稀薄的雾气,沉默对峙了好一阵。

然后阮雪音的声音响起来。不知何故,还是那道音色,听在云玺耳朵里却比平时更悦耳。

“既然进来了,过来帮我穿衣吧。”

云玺这才有些醒转,赶紧低下头,一时不知该装糊涂还是认错,犹犹豫豫,结结巴巴,半晌未挪一步。

“夫,夫人,奴婢——”

阮雪音见她紧张得不轻,不想为难她,和声道:

“你闯都闯了,还怕我生气?这里是祁宫,有君上保你,我还敢责罚你不成?”

云玺闻言,更加心惊,抬头愕然望着她,竟忘了要解释。

阮雪音叹一口气,走到浴盆旁的雕花乌木架边,伸手将挂在上面的一件桃粉色轻纱裙袍拿下来。这是近日里她浴后常穿的,之前云玺一直觉得这颜色与她太不相宜,今日再瞧,竟是将她白瓷般的肌肤衬得更加莹白剔透。

眼见阮雪音要自己动手,云玺赶紧上前将裙袍接过,仔细为她穿上。阮雪音也不说什么,由着她整理好裙纱,系好所有衣带,淡然走出去,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待正殿外声响渐低,已经又过去半个时辰。此间阮雪音一直呆在寝殿,任凭云玺带着一众宫人在外间张罗。

终于安静下来。只剩下零星脚步声和搬东西的响动,想来那些侍卫已经离开,宫人们正在收拾残局。

又过了一炷香时间。

轻而缓的脚步声自寝殿外响起,小心翼翼,阮雪音拿一卷书正在灯下读,也不抬头。须臾,只听云玺的声音诺诺响起:

“奴婢有罪。请夫人责罚。”

阮雪音抬头,云玺已经跪在跟前。

“你也不过奉命行事。起来吧。”

云玺犹是不起,踟蹰片刻,

“夫人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来的第一天。”

云玺再怔,一脸不可置信。

阮雪音轻叹,“你是御前宫女,自我入宫当夜才被拨来折雪殿,若非君上有任务给你,何必拨自己的人过来。”

“夫人从不与人交际,甚至都不大跟自己殿里的宫人讲话,如,如何知道我之前在哪里当差。”

“这宫里能有几个御前宫女?你被拨过来近身伺候我,别人我可以不管,你的底细是一定要有数的。我原以为要费些功夫,还在发愁,谁知随便问了个人就知道了。”

是了,君上派自己过来,并没吩咐其他宫人不要说出自己的来历。云玺恍然。想来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过来的真实意图?

“你家君上为了知道我在隐瞒什么,也算是很拼了。”

“夫人,那个,放火这个事,君上不知,是奴婢的主意。”她默默瞥一眼阮雪音,讪讪道:

“君上吩咐,哪怕闯也得闯得合理,场面上须过得去。奴婢就想,都走水了,夫人安全最要紧,这样闯进来,总不为过。”

阮雪音哭笑不得,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好法子。

“看来大祁国库是太充实了,为了我一个人,这么好的殿宇也能说烧就烧。”

这话颇有调侃意思,云玺闻之,放松不少,“夫人不是普通女子,为您烧一座殿宇还是值当的。”

这话听着略夸张,云玺却是真心实意讲出来,因为,确实很值啊!不过只烧了半排门窗,夫人,却真的是大美人!跟了三个月,惋惜了三百次,原来没有与通身气度不符的黢黑皮肤、毁容般疤痕,这肤白剔透就像是被她一把火烧出来的,此刻她满心欢喜感,甚至想拔腿往挽澜殿回话,还得昂首阔步走进去。

阮雪音不意她这话竟答得颇具水准,既像玩笑又像真心赞美,一时语塞,半晌方问:

“你打算何时去挽澜殿回话?”

云玺再次结巴起来,“这,夫人,奴婢,”

“罢了,折雪殿走水,想来合宫都知道了,更何况君上。恐怕这会儿正等着你过去呢。”

“君上不知道夫人今晚便,便会拆穿奴婢,也还不知道奴婢是否将事情办成了,应该会等到明日奴婢过去吧。”

“你以为君上不知道我知道?”

云玺可以说是,调动了全副脑力,费了好一会儿工夫,才大约听懂这句话。

“君上,不知道吧?如果他知道您知道,还让我小心翼翼别被发现做什么?”

“君上足智多谋,整个大陆也没几人能算得过他,若真要派个人来监视我,又不想被我觉察,大可安排一个平日里不在御前走动、不被宫人们熟知的亲信。历来帝王身边,不都有这样的储备?但他却派了你,便算好了我会知道。”

“可君上,为何要让您知道?”

阮雪音放下书,望向窗外黑沉沉夜色,今夜有云,没什么风,月色倒还清亮,就是有些闷,很像崟国的天气。

“我猜他是无所谓的吧。若我不知道,便看看我都做了些什么事;若我知道了,便看看我是怎样一个人。”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