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只盼君流眄(下)

时间:2022-06-24 09:56:07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阮雪音不太深入了解男女间这些事。但短短几句话里段惜润表情之起落,了可见一斑钟情。忆起茉莉花圃旁风露立清宵的顾星朗,她有些感叹。或许这世间所有事,不论简言之家国天下但是缘分深情,终但是一场疯狂的追逐游戏。每个人各在其位走自己那条路,便足已行成一套完美的闭环。也许这世间所有事,无论所谓家国天下还是缘分深情,终不过一场追逐游戏。每个人各在其位走自己那条路,便足以形成一套完美闭环。至于公平与否,身在局中的人从不在意,所谓愿赌服输,当局者迷。。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只盼君流眄(下)小说

阮雪音不太了解男女间这些事。但短短几句话里段惜润表情之起落,已经足见倾心。想起茉莉花圃旁风露立中宵的顾星朗,她有些感慨。

也许这世间所有事,无论所谓家国天下还是缘分深情,终不过一场追逐游戏。每个人各在其位走自己那条路,便足以形成一套完美闭环。至于公平与否,身在局中的人从不在意,所谓愿赌服输,当局者迷。

“也许君上本不是喜爱歌舞之人,能回回都含笑欣赏,已是对你爱护。我甚少见他,不太了解。但我想美好的人、事、物,人们总是真心喜欢的。”

段惜润点头。她今日所以来折雪殿,原因之一便是阮雪音不得圣宠,且依据她有限所知,对方应该也志不在邀宠。那么自己前来求助,包括讲出适才那些话,对方亦不会介意。

此刻听阮雪音这么说,她更觉放心,微笑道:

“我今日前来,便是想请姐姐移步去我的采露殿,给我为天长节夜宴准备的舞蹈提些建议。”

阮雪音先是愕然,继而失笑,“这件事恐怕我爱莫能助。想来你也有听说,我四岁入蓬溪山,开始随老师读书观星。书倒是读得不少,对于歌舞之事,当真是一窍不通的。”

她不明白段惜润为何会求助自己。哪怕找纪晚苓,她是世家贵女,哪怕不擅舞蹈,总比自己强些。

段惜润却不以为意,诚挚道:“瑜夫人向来不与人交往,我不好意思叨扰。瑾姐姐心气高,是要在此次夜宴上拔尖儿的,我与她素日里虽也常往来,相处亦算好,但这种时候,终归人家也一心在自己的事上,无暇顾及我。”

她饮一口茶,继续娓娓道:

“我素知姐姐也不大与人往来,但四月宫宴上见到姐姐,总觉得你是好相处的人。且这祁宫中四夫人之位上,只你我二人是公主出身,想来亦算有缘。”

这般费力找关联实有些可爱,阮雪音一笑,“我这个公主,徒有名位罢了。”

段惜润却认真:“姐姐虽不在宫中生活,或也不擅歌舞,但你随惢姬大人阅尽天下书,见识定是远高于我的。且姐姐基本不观宫庭舞,想来不似我这般受制于规则。我总觉得,珮姐姐能给我一些别出心裁的建议。”

这话倒说得颇合情理。今日她来得巧,来得好,阮雪音原是感激的,此番听她语出诚挚,觉得这个忙也不是不能帮。不过是看人跳舞,提提意见,举手之劳。

正欲答应,忽又想起一事:

“我因为身份的关系,连君上都远着我。你倒全不在意?”

段惜润似是没料到她会这么问出来,呆了一呆方道:

“说出来姐姐也许不信。我来霁都之前,刚巧传出崟国是送姐姐来的消息。我虽对天下事知之甚少,到底知道崟国这两年不安分,姐姐又来自蓬溪山,为此还专程问了父君的意思。父君却告诉我,姐姐此来到底为何,并无定论。且若真有什么,也轮不到我头上。让我只须开心度日,侍奉好君上便可。”

四国之中,白国最无野心,多年来与三国皆交好,是万年老好人的作派。这话也确实符合历代白君的路数。且她莫名觉得,白君应该极为疼爱这个女儿。

“珍夫人打算何时让我观舞?”

段惜润喜出望外,“不知姐姐此刻是否得空?”

采露殿内遍植蔷薇,放眼望去,品种、颜色不下二十种,在申时已开始柔和的日光里开得正盛。除了庭中依布局高低错落生长着的那些,连墙上也大簇大簇垂下来花朵,整个采露殿竟如一座蔷薇王国。

云玺看得目瞪口呆,心想折雪殿虽满是奇花异草,但因为栽种得疏落,留白多,美则美矣,到底清冷些。这采露殿才真如花团锦簇的热闹人间,叫人一看便觉世俗又温暖。

段惜润注意到了云玺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入宫时尚在冬日,庭中萧瑟,甚是不惯。君上知道后便问我喜爱什么花,他命人多找些来,待春夏天一到,颜色便能多起来。”

她说这话时脸颊再次刷出红晕,声音也轻软许多,以至于阮雪音看了,也莫名觉得甜。

白国四季如春,终年鲜花盛开,霁都的冬天她自然过不惯。只不知顾星朗对她有几分真心,毕竟,还有一位钟情多年、求而不得的青梅竹马住在披霜殿。

她正自思量,忽被一连串脚步声打断头绪,回身一看,一行十几人手里拿着不同乐器,顷刻间已全部就位,竟是一个完整的奏乐班子。庭中东侧不知何时已摆好一个小茶桌,上面点心、水果一应俱全。

“姐姐请坐。惜润献丑了。”

阮雪音这才注意到,她这身藕粉色裙衫不同于日常宫裙,材质甚轻薄飘逸,略一转身便能随风荡起。动作小时看不出什么,一旦迈大步或旋转起来,裙摆竟非常大,一层叠一层,每层都是深浅不同的粉,真如蔷薇盛放一般。

蔷薇满园,而最美的那朵正在其间起舞。画面实在养眼,阮雪音右手托腮,目光紧跟舞者每一次动作变化。

云玺却在看她。

但凡阮雪音认真想什么,或者专注看什么时,便会这样,右手托着右脸颊,斜斜一坐,三分慵懒,三分冷淡,出尘之意甚浓,仿佛根本不属于这里,亦不属于当下。

这个画面一直留在她记忆里,很多年。

而此时对方正全神贯注在段惜润身上,容色沉静,眼中隐有欣赏意味。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注)

阮雪音极少看人舞蹈,以前逢年节日回崟宫,偶尔参加宫宴,也是心不在焉,兴趣寥寥。今日受人之托,自然要认真看,且她发现看段惜润起舞十分赏心悦目,并没有以前参加宫宴那般难熬。

然后她想起来这四句诗。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