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二章 似是故人来

时间:2022-06-24 09:56:07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姐姐还说不懂舞,惜润前番跳的,恰恰绿腰舞。”一舞终了,段惜润面庞微红,稍平了气息方至小桌边,递过来婢子奉上的茶一小口喝。“我确不知道这是绿腰舞,的吧是你舞得好,才能如此贴合诗中画面。”段惜润展颜,闻言摇摇头,“这绿腰舞我曾为君上略过,君上貌似说好一舞终了,段惜润面庞微红,稍平了气息方至小桌边,接过婢子奉上的茶小口喝。。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似是故人来小说

“姐姐还说不懂舞,惜润适才跳的,正是绿腰舞。”

一舞终了,段惜润面庞微红,稍平了气息方至小桌边,接过婢子奉上的茶小口喝。

“我确不知这是绿腰舞,想来是你舞得好,才能如此贴近诗中画面。”

段惜润展颜,旋即摇头,“这绿腰舞我曾为君上跳过,君上倒是说好,”她眉心微蹙,颇怅然,“但也仅止于此了。”

顾星朗的喜好心思,阮雪音自然也不清楚,但他既钟情纪晚苓这样的姑娘,想必对歌舞的确兴趣尔尔。

“舞艺方面,我所知甚少。不过舞也好,曲也罢,甚至到诗词文章,想要精彩夺目,总逃不过一个起承转合、抑扬顿挫。适才你所作舞蹈,身段、姿态、与乐曲之相和,在我看来都无可挑剔。”

她稍顿,

“但似乎是平了些?”

她也不确定,完全信口来。段惜润却听得认真,连点头,

“姐姐说得是。我自幼被赞天分好,四岁起便开始一心一意习舞。老师是我们白国名声赫赫的大家,亦在宫中执掌歌舞多年。老师常说,相比民间歌舞,我所学乃最正统。”

她扬眸向南方,仿佛这样便能望见韵水城,那是白国都城,

“但也许确如姐姐所说,君上生于长于大祁皇室,从小看多了最好的歌舞。哪怕我舞得再好,对他来说也顶多是比他过往看到的更好,谈不上惊喜,更谈不上惊艳。”

她收回目光,

“或许,我该用更多叙事之法来作这段舞。君上读书破万卷,脑中有这世上千百年间的好故事,想必也更有共鸣。只是,”她面露难色,

“夜宴将至,我这舞已经练了一个多月,配乐自是不能再改,动作编排也经不住大动,要如何嵌一个故事进去,舞得跌宕起伏呢?”

两人皆默了片刻,未及再论,一名婢子从殿门口小跑而至:

“夫人,瑾夫人来了。”

段惜润颇意外,低头略整理了衣裙道:“快请进来。”又转身向阮雪音,

“说起来瑾姐姐与我近来都忙于排演,也有大半个月没见过了。”

阮雪音忽有些忐忑。

最早那次宫宴上见面,其实并不觉得怎么。上回六月雪长廊偶遇之后,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关于上官妧这个人。

倒不是觉得对方于自己此来祁宫的任务有阻,仅仅是——

她身上好像有什么自己非常熟悉的东西。而那东西究竟是不是一件切实的东西,她都还无法确定。

只是一种感觉。隐蔽的谙熟意味。

且她应该从头到尾都怀疑自己的肤色与疤痕,就凭那日傍晚廊下对答。

竞庭歌也许真的说了那句话。这个口无遮拦的丫头。

一时间头脑就要飞转。

她告诉自己冷静。

其他姑且不论,先看看上官妧见到自己作何反应,若能过了她这一关,天长节夜宴也便好说了。

思忖间只听一把甜糯嗓音由远及近,混着满庭蔷薇香字字清晰飘了过来:

“润儿当真勤勉。这个时辰仍是炎热,竟也挡不住你练舞。哟,这是——”

自踏进殿门,她远远便看见庭中还有一位宫裙女子,脑中先是跳出顾淳风,然后转到纪晚苓,又觉得身形和着装都不大像。直到快至跟前,仍是没能认出来。

直到此时。

话音忽止,有起无落。

与早先段惜润一样,她也瞪大了眼睛。

旋即恢复如常。

一阵显著安静。

先开口的是上官妧,“珮夫人也在。”

“瑾姐姐竟淡定至此!我故意不开口,就等着吓你一跳。还是你最近已经见过珮姐姐了?”

“润儿这说的什么话?”她展颜而笑,“咱们与珮姐姐都不是头回见,何来吓一跳之说?”

又向阮雪音,“自上次长廊偶遇,我得以与姐姐凑近说话,便觉得姐姐肤色奇怪,不像天生。只是姐姐不说,妹妹也不好意思多问。如今看来,确有原因了。”

她一边说着,有些夸张偏过头,正望上对方左脸颊,“疤痕也褪了,好得竟像是从未有过。”

阮雪音观她反应,不急开口。段惜润兴冲冲道:“我今日前往折雪殿,起初根本没反应过来,原来啊——”

便声情并茂将早先阮雪音说的话又述一遍。

上官妧全程镇定。仿佛对这样的故事早有准备,又仿佛无论此时听到怎样一个故事,她都会照单全收。“珮姐姐果非常人。”

这话不好接。也不能接。阮雪音淡笑。

场面古怪,段惜润眨眼,半晌斟酌着道:

“咱们都是千里迢迢嫁入祁宫,本该多多走动,相互照应。难得今日人齐,两位姐姐莫嫌弃,趁日光尚好,便在润儿这里用些点心,多待一会儿吧。”

上官妧俏声答应,颇具兴致。阮雪音也不便立即说要走,只颔首复坐下。就在上官妧从面前走过的瞬间——

她心下一跳。

就是这个。

不明所以的谙熟感。

上一次她没能抓住。

这个气味。

哪怕几乎被同时存在的玫瑰浓香盖住。哪怕那玫瑰调浓郁到近乎刻意。

她还是闻到了。

竟然跟老师身上的气味很像。近百种药材混合的味道,极淡,哪怕近身,若对气味不敏感,也不大能闻到。尤其还被玫瑰香气掩盖混淆。

以前在蓬溪山,她和竞庭歌身上也会有这种味道。但她们是轮流陪伴老师打理药园,一人一天,所以身上染的气味极轻。自己入霁都近四个月,素日所用又是极易辨识的橙花香,身上早没了药味。

而老师是种药制药至少三十年,才会草药气味深入肌理,终年不散。

上官妧出身世家,难道也习医术?这气味虽极浅淡,确实比老师身上的淡,却非至少十年熏染不可得。

若不是。难道她今早刚从一堆草药里钻出来?

煮雨殿内,会有药园么?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