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三章 夜宴(上)

时间:2022-06-24 09:56:07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景弘八年,农历七月十五,大祁天长节。国君降诞日,自然举国相庆。的话从高空俯览霁都,会意外发现平常里那些淡雅的建筑统统被装饰点缀上了层层叠叠的艳丽色彩,从城中始终到皇宫。快速流动于纵横交错的街巷间的人们,衣着也比平常更鲜艳,一浪一浪涌过那些张灯结彩的屋檐下,国君降诞日,自然举国相庆。如果从高空俯瞰霁都,会发现平日里那些素雅的建筑通通被点缀上了层层叠叠的明艳色彩,从城中一直到皇宫。。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夜宴(上)小说

景弘六年,七月十五,大祁天长节。

国君降诞日,自然举国相庆。如果从高空俯瞰霁都,会发现平日里那些素雅的建筑通通被点缀上了层层叠叠的明艳色彩,从城中一直到皇宫。

流动于纵横交错的街巷间的人们,衣着也比平时更鲜亮,一浪一浪涌过那些张灯结彩的屋檐下,几发洪亮的炮仗声便会适时响起来。

街上孩童亦比平日里更多,嬉笑打闹声在一条又一条街巷间穿梭。绸缎铺、当铺、酒楼、面馆、城东城西的市集,乃至一众烟花柳巷,都挂出了过节歇业的牌子。

终年热闹的霁都,在这一天就像本来温度便高而终于煮至沸腾的滚水。欢腾气自街角巷陌蒸腾起来,如无形的彩色烟雾笼罩了整座皇城。

对于后宫而言,大幕到夜间才算真正拉开。而对于顾星朗来说,这注定是从清早便开始折腾的疲惫一天。

因为中午宴群臣,晚间摆家宴,这些都是经年传下来的老规矩。午宴之前还得接受群臣及地方大员朝贺献礼,便是惜字如金,尽量少说话,也得花上至少一个时辰。

十四岁以前,顾星朗不讨厌年节日,甚至还算喜欢。登基之后,一年又一年,他越发对各种节日提不起兴趣,尤其是天长节,他的生辰日。

一整天置身于华而不实、没有内容的你来我往中,洋洋洒洒如背书般的臣工贺辞,各种盆景、插屏、漆器、瓷器、织绣流水价奔腾而来,就像一出郑重无比又荒诞至极的大戏,连素日里爱吃的各色菜品羹汤,也变得寡淡无味。

他终究是不喜热闹的人。

每到此时他都会想,这些事情,还是三哥比较会应付。

尽管所有人包括涤砚在内,都认为他应付得很好。

这世上所有事情,似乎只要他做,便都能做好。这当然跟他天生认真又较真的性格有关。以至于也就从来没人问他,这件事你喜不喜欢、愿不愿意。天长日久,连他自己也渐渐忘却此类问题。尤其承袭大统之后。

去做就好了。

当暮色微微露出苗头,日光落在绵延远山上勾勒出金粉色轮廓,云也沾上那些光线渐生出粉橘色的氤氲,夜宴便开始了。

今年的开席歌舞,欢快热闹一如往年。身着耀眼彩金锻裙的舞姬们排作一朵巨大牡丹,初如花蕾,复又盛开,如此往复,花瓣越来越多,花朵越来越大,层层叠叠扩张,仿佛生生不息的盛世。

再是破阵舞。青川尚武,武舞在宫宴上常见。绮丽欢悦的曲子刚刚歇下,突然鼓声大作,众舞姬鱼贯而入,长发高束,铠甲加身,一时如策马奔腾,一时又似严阵以待,队伍阵型不断变换,配合鼓点节奏,颇有气壮山河之势。

夜宴是家宴,在座除了四位夫人,当然还有顾星朗那几位早已封王的兄弟,未出阁的淳风公主,以及如今纪晚苓的大嫂淳月长公主。

纪晚苓一身翠色轻纱宫裙,通身以金色丝线绣着大朵大朵的芙蓉,雅致不失清贵。

上官妧着绛紫,段惜润着烟粉。两人的裙装看着都有些繁复,仿佛有非常多不同走向的剪裁制造出交错的线条感,偌大的广袖,裙间刺绣花样堆叠,以至于她们坐在那里时,竟显得裙摆颇凌乱。

但也许一旦动起来就极美。应该是为今晚献礼特意所制。

只是段惜润要跳舞,这么穿也在情理之中。上官妧演奏乐器而已,也需要如此复杂的裙装?

纪晚苓坐西侧第一席,上官妧为西侧第二席,她对面的东侧第二席是段惜润。而段惜润的上席,东侧第一席坐着阮雪音。

开席不久,席间众人目光便不时投向东侧第一席。而随着时间流逝,那些目光投放的回合数不减反增。

自不是因装扮。

阮雪音穿了一身极浅的湖色轻纱软裙,裙间以极细的银色丝线疏疏落落绣着些样式简单的花朵枝叶,因过分简单,竟看不出是什么花。

相比她素日着装,其实已经妍丽了不少。但在今日这种场合,相比其他女眷盛装,仍是显得太过清简。

但清简,对于肤如白瓷的美人来说,是另一种显眼。

流光溢彩的汪洋之中,她就像远山一抹青黛色。

而这显然不是众人频顾的原因。

她的肤色,她的疤痕,那个其貌不扬的崟国公主呢?

席间人一遍遍打量,每一眼都只一瞬,但数次瞬间叠加之后,到底看了个一清二楚。然后几乎所有人都稍觉宽心。

确实是她,模样并无改变。但,怎么回事?

已经开始上热菜,几位王爷、公主的祝寿献礼也陆续结束。便到了四夫人献礼之时。

眼见众人频顾,阮雪音却安坐席间,气定神闲。未免在座者疑惑丛生以至献礼之时突兀,顾星朗终开口:“珮夫人之前有些状况,最近才恢复如常。”他看向阮雪音微笑,“你自己说吧。”

阮雪音对这一刻当然有准备。只是段惜润和上官妧已经见过她,她一直想着,或许会是淳风在宴席上挑话头;不成想顾星朗开门见山,将机会凭空抛了出来。

甚好。

她朝龙椅上的人莞尔应一声“是”,转向席间缓声道:“来霁都之前,我与家师前往库布丽沙漠找寻一种珍稀植物,在那里呆了三个月。连日暴晒,加之沙漠条件艰苦,脸上受了些轻伤。故而前两个月是那般模样。”

她再望一眼顾星朗,略颔首,复向席间众人:“失礼了。”

顾星朗知她会编排一番,也好奇她会编个什么样的故事,此时真正听到,只觉得好笑。一个女子跑去沙漠住三个月,实在荒唐;但她是蓬溪山的人,随惢姬出门,便是潜入地底住三个月也不奇怪。

世人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尤其轶闻奇谈,总是更容易相信。这层身份,倒是帮了她大忙。

但他仍觉好笑。故事好笑,她讲故事时那副淡定诚挚的架势也好笑。

他哧一声笑出来。

好在只是鼻息音,殿内又一直丝竹之声不绝,他嘴角扬时微低了头,所以除了在旁伺候的涤砚,无人听到。

涤砚很震惊。因为他很少,可以说是几乎没有看过君上如此。

倒不是说顾星朗不会笑。只是这种笑法,仿佛轻快,甚至有些,活泼?不知道能不能用这个词。

这有什么好笑的?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