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八章 星落明光台(下)

时间:2022-06-24 09:56:07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那时他才六岁,不明白了父皇为何会说这样一番话。他迄今不去细思这件事,或是也是敢想。但再是不想,十七年过去的,那些话早已在潜意识里被他消化吸收了千万遍。父皇跟所有人像,也怕有朝一日他会为那个位子站到三哥对面吧。可那时候他才六岁。皇室的残酷无情逻辑,母后跟所有人一样,也担心有朝一日他会为那个位子站到三哥对面吧。。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星落明光台(下)小说

那时他才六岁,不明白母后为何会说这样一番话。他至今不去细想这件事,或者也是不敢想。但再是不想,十四年过去,那些话早就在潜意识里被他消化了千万遍。

母后跟所有人一样,也担心有朝一日他会为那个位子站到三哥对面吧。

可那时候他才六岁。

皇室的残酷逻辑,连一个六岁孩子都要严加提防。

他不能怪母后一碗水未端平。或许母后也并不是偏心三哥,只是同时为他们两人着想。三哥已经是太子,也足够优秀,立嫡立长,亦最合祖宗规矩。自己再是天赋过人,终归没有必要再生变数,引出事端,伤了家族和气、兄弟情分。

这些都是对的。

可自己是什么性子、怎样的人,母后不清楚吗?何至于那时候就讲出来这种话?

还有晚苓。近二十年的情分,因为一个凭据不足的流言,便疑他至此。

终归在她们看来,渴慕皇位以至于兄弟反目这件事,是有可能在他身上发生的。

若母后看见如今坐在这位子上的人是他,过天长节受万民朝贺的人是他,站在明光台上眺望整个大祁国境的人是他,

她会开心么?

还是会和晚苓一样,也怀疑三哥的死,与他有关?

那么父君呢?七年前传位之时,他是何种心情,是否也疑心过自己?

这茫茫世间,或许根本没人相信,他对那个位置从未生出过渴望,一刻也没有。

但如今站在这里的,还是成了他。

真是讽刺。

又如何呢。

他对这个君位不排斥也不渴慕。三哥战死,自己临危受命登临大宝,他以为这是一份责任,一项使命,一种传承。于是他毫不犹豫坐上去了,且自第一天起就全力以赴,不敢有丝毫懈怠。

那年他十四岁。

十四岁的少年,不得不迅速适应一个永无宁日的君王世界。他全神贯注盯着着整个青川的风吹草动,从祁国内部至西南北三国。计算,防范,博弈,制衡,他没空跟自己说话,甚至没空在镜子里看看自己每个时期的模样。太多事情涌过来,日复一日。而他就这样从十四岁走到二十岁。倏忽之间。

不是没有快乐的。对于一个天生雄才大略的少年来说,能施展一身才能治国平天下,那种愉悦与成就感无与伦比。

但更多时候,是如坐针毡,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有时候他觉得那些事与自己并无关系。

可所有人都看着他。而他有能力完成他们的期许。

父君的期许,最后的嘱托。

三哥留给他的命运。

作为顾氏皇族义不容辞的责任。

他的卓绝天分所带来的无可推脱。

这些他都欣然接受。所以他全力以赴。

可是有一天,人们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他处心积虑谋来的。他们甚至相信他为此杀了亲兄。

连他身边至亲的人都这么想。晚苓。

他的兄弟们,那几位王爷呢?他们自不会说什么,但没人知道他们心中所想。因为哪怕母后,甚至是母后,都在活着的时候警示过他。那时他才六岁。

世人并不以人论事。他们以所谓经验论事。

哪怕他是儿子,是兄弟,是青梅竹马。

而如今还是他,站在这万人之上无人之巅。这便是他一生。

既如此,纠结有心或无心,怀疑或相信,还有意义么?

没有意义。

众口烁黄金。

至强,则人言不可畏。

他无需剖白解释。

四周人声鼎沸,他却浑然不觉,像沉入了极深海底,只和满天坠落的星子作伴。

直至一道清泠泠声音在耳畔响起,是近旁的阮雪音:

“世间多风雨。站在这万人之上无人之巅,更是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只愿今后无论何种境况,君上都能记起今夜宁和璀璨,相信日升月落自有时,尽人事,心安宁。”

像一颗石子悄无声息落湖心。因为太轻,不闻声响,湖面上却已经涟漪四起,经久不散。

他心里升起一种奇怪感觉,从未有过,非常陌生。他再次转头看她,见她虽在对自己讲话,眼睛却始终看着夜空中如雨般坠落的繁星,容色依然沉静,语气轻描淡写,仿佛只是随口一说,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确也算自言自语。

适才筵席上,每个人献礼时都说了祝词,那么她势必也得说点什么。她不会讲那些话,亦觉得俗气,来的路上为难了许久。直到满天星子坠落,她看着寂静夜色,忽想起自己四岁便离开崟宫进了蓬溪山,转眼便是十几年。

十几年山居生涯,除了读书观星,帮老师打理药园,她没有干过别的。她很少去想学了这一身本事、看了这许多书,以后要用来做什么。她只是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得到了快乐。

那么此时此刻,便是那些山居岁月里她偶尔会想到的“以后”么?来到霁都,入了祁宫,做了夫人,站在顾星朗身边,替老师借一样东西。

然后全身而退,返回蓬溪山,继续读书、观星、打理药园。

真的就是这样,可以只是这样么?

长夜漫漫,不见前路。

她看着那片飞速流动、璀璨至极的星空,心想这世上每个人终归都孤独。孑然而来,历事炼心,最后孑然而去。

能如老师那般,有几件喜欢的事可做,清静度一生,已经很好。

但顾星朗这样的人却没有这种福气。他或许能享尽这世间一切璀璨繁华,却难获内心安宁,甚至自出生起便同最平凡的人间温暖道了别。

这就是皇家哲学,君王宿命。可惜了,若非顾星磊离世,他的人生本该是另一幅图景。

然后她说了这番话。

她看着那些星星,最后六个字亦是在告诫自己。当顾星朗转头看她时,她隐隐感觉到了;待她也转头去看他,却见他已经重新望回那片星空。

他的侧脸很好看,比正脸还好看,眼眸跟那些星星一样亮。一个男子,竟也这么白。霁都水土果然好。

四周纷纷扰扰,赞叹议论声比先前更大。但对于站在明光台最前方,最接近那片繁星的他和她来说,此刻却异常安静。

他们各自浮沉在自己的心绪里,只和那些飞星共鸣。但又在某一刻,因为一些话,达成了某程度上的相互理解。

没由来的心意相通。

以至于这漫天星光下,仿佛只有他和她两个人。周遭人群,一切嘈杂,都不存在。

人声鼎沸中,宁王似观星有感,再次扬声诵起适才没诵完的那首《青玉案》: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